>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五十一章 牧神的拥抱

《陨神记》 第五十一章 牧神的拥抱

    老酒鬼灵巧如猫纵身跳开,下一秒两股火焰猛烈撞击,从中迸溅出无数火苗,周围凡沾染到这些火苗的人,立刻就被惨绿火焰给点燃,火势根本没有办法扑灭,最终只能在凄厉惨嚎中被烧成灰烬。

    “快撤!”

    老酒鬼像一个被沸水泼中的狗,连滚带爬大叫着退回来,其样子真是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红一的实力深不可测。

    天灭审判更是恐怖无比沾者立毙。

    云鹰是一个罕见的例外,却绝非真的免疫这种攻击,他能承受限度也是固定的,现在也已经快接近极限,真没什么底气再硬挡红一的一次攻击了。

    不过屋漏偏逢连夜雨,地下湖聚满奇形怪状的怪物,多数都失去控制发狂,有些在湖里开始互相撕咬厮杀,有些则直接从水里冲上岸,对岸上的人类发起猛烈的袭击。

    “你想往哪撤?”

    云鹰没好气的对老酒鬼说。

    这次会出现这种困境责任都在这个老不死的。

    现在好了,别说是抓一只流沙鱼驾驶离开,几个人跳下就跟向满是游鱼的池塘里洒几颗饵料没什么区别。

    红一右臂随手就扣住一个企图近身刺杀的死士,不见有什么多余的动作,惨绿火焰顺着手掌流淌而出,瞬间就把一个大活人变成一个人形火球,大量被分解的灰烬从手掌中不断飘落在地上。

    这还不止。

    红一向前轻轻推手,让惨绿火焰烧光这个不自量力的蠢货以后,被催动着沿着地面开始前进,笔直向着被逼到绝路的四个人面前,竟然形成一道弧形的火墙,把他们左右都给封堵住了。

    现在群兽肆虐的地下湖在背后,周围都是燃烧着惨绿火焰的火墙,现在这种状况无论是向着什么方向突围都是死路一条的结果。这个时候地下湖里的怪物又一只接着一只爬上来,哪怕就算红一不再动手,光是看这些怪物轮番而上,也迟早会将几个人给耗死。

    几人走投无路,吞天虎心里略微松一口气,有种大仇得报的感觉,老瘸子就算了,其他几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卷进这种事情来!老子私人领地被搞而变得一团糟!

    咦,这个女人手里长笛不是收藏品之一吗?难道刚刚就是用这支笛子使方圆数千米的怪物都暴乱?如此看来这果真是一件难以想象的奇宝,但是为什么会落在这些人的手里!

    吞天虎目光落在云鹰身上,他想起这个小子又会隐身又会穿墙,所以有能力潜进宝库盗走宝物并不奇怪,“让他们死得痛痛快快太便宜这些混蛋了,我要把他们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红一没理吞天虎,但也没有急着动手,他的目光在纱木旻身上停留片刻“你们应该是树神谷的人吧,这么杀了你们太可惜,选择效忠我,可免你们一死,当然除那个老东西以外。”

    树神谷?!

    吞天虎露出惊愕的表情。

    关于树神谷宝藏的传闻,他也早就有所耳闻了。

    难道说眼前这几个人里面就有树神谷走出来的人?真是这样子的话,价值简直无法衡量,荒野里最大的宝藏连神域都会为之眼红,更不用说是他们这些在荒野里苦苦经营和发展的势力,谁能得到树神谷谁就有底蕴与神域真正的较量。

    纱木旻虽然涉世未深,但是并不是真傻,她哪里会相信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所谓免他们一死无非是想利用他们找到树神谷,如果纱木旻或荆棘真的这么做了,他们的利用价值也就到此为止了。

    即使是死也要保护部族!

    这是纱木旻早就做好的觉悟!

    虽然对面的人没有回答,但是从眼神里已经给出答案,红一没有因此而有所不满,因为还有的是办法让他们开口,他示意吞天虎派人包围上去,准备将老酒鬼以外三个人都活捉。

    云鹰脸色变了又变。

    这回似乎是真遇到大麻烦了。

    这个红一是个深不可测的家伙,云鹰目前精神基本面临枯竭,所以很难再使用出空间穿越的能力,即使能用出来,现在这个距离,云鹰也是没有机会的,因为发动穿越需要很长的时间,几乎足够红一打断他一百次了。

    怎么办?

    云鹰暂时没想到太好的解决办法。

    先假装投降再想办法把纱木旻救出来,最不济也能自己逃之夭夭?

    如果换成平常肯定能做到,现在云鹰状态如此不稳定,他也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而对面红一显然是个老狐狸,自己在他眼皮子底下能耍出这种花招么?他真正想要的是树谷宝藏,如果被他知道自己并非树谷人,恐怕第一个就把他给灭掉了。

    云鹰心中烦躁“老酒鬼都他妈怪你!你想死就算了,还把我拖下水!”

    “现在说这些又有啥用?”老酒鬼翻翻白眼,摆开战斗架势“死拼到底吧!”

    纱木旻心情沉重,好不容易拿到圣笛,最终却因为无法使用,而落得现在这个局面,她很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多少族人还在期盼着她能把圣物带回,多少孩子和老人正在等待救援。

    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吗?

    吞天虎厉声命令“抓活的!”

    数百个战士同时围过来,红一的火墙在迅速消逝。

    纱木旻握紧笛子,满脸都是凄然之色,反正都是死,不能被活捉,否则不知道会承受多少侮辱与折磨。

    这件牧神遗留的圣物也不能流失在外,沦为其他人的玩物,她已经尽力了,事已至此没有办法,既然不能活着回去,好歹要选择一个体面的死法。

    “你们不会得逞的!!”

    纱木旻向尚未熄灭的火墙扑去。

    云鹰被纱木旻举动吓一跳,这个平日里胆小如鼠的女人,竟然会变得如此悍不畏死,这是云鹰所没有想到的。

    纱木旻或许胆小懦弱,不过责任和信念足以让任何懦夫都变成勇士。

    纱木旻为保护树谷,可以付出所有一切,如果说到非死不可才的地步,她会毫不犹豫的去赴死。不过就在这个关头,一个身影骤然挺身而出把纱木旻给拽回来,纱木旻重重地向后面甩去,正好落到云鹰的怀里。

    “即使要死也不该由你先来。”荆棘拖住一心赴死的纱木旻,推到了云鹰的身边,他看着云鹰说“年轻人,少族长就交给您了。”

    云鹰有些没反应过来。

    这算什么?把她托付终身给我了?

    不过这个家伙不就是个实力平庸的医生吗?这种时候逞什么风头啊!

    荆棘孤身走到火墙前,隔着火墙与对面相望,目光落在地上一个个已经战死的死士部下身上,他的目光没有恐惧没有愤怒,只有决然和解脱,终于还是走到这一步。

    “他想干什么?”

    这个问题同时出现在所有人的脑海里。

    荆棘掏出一颗绿色珠子,毫不犹豫就吞服而下。

    纱木旻顿时想到什么,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牧神的拥抱?!”

    荆棘身体爆发出绿色光芒,让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他身体好像忽然被某种生机给撑破一样,竟然有大量苍绿的树枝和疼忙从荆棘体内不断钻出来,犹如千百条巨蟒迅速缠绕在周围,这些藤蔓直接穿过火墙封锁,分别落在地上的死士尸体上。

    每一具死士尸体都绽放出光芒,下一秒爆发出大量的藤蔓,无数藤蔓很快就充满整个空间,犹如一个巨大的屏障,硬生生将三个人给笼罩起来。

    吞天虎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这是什么?神器?”

    “是类似神器的东西,但是却又有所区别。”红一微微皱眉淡然地说“树谷人看来有一些不为人知的能力。”

    言毕,他挥出一团天灭之火,惨绿火焰打在藤蔓上,瞬间就点燃一大片,只是这些疼忙非比寻常,哪怕是天灭审判也不能一下子将其摧毁,如此强大防御堪比顶尖神器,只是付出代价是血肉与生命。

    荆棘以生命为代价激发一种叫做“牧神的拥抱”的防御。

    这是树神谷里世代流传的最强防御,只有对牧神族虔诚的人才能够施展出来。

    只是却要为此付出非常惨痛的代价,非但要吞服一枚珍贵的神树种子,而凡是能激发这个防御的人,必须经年累月服用特殊药物和特殊改造,被当成死士来培养和打造,这个过程需要忍受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

    最终以身体作为献祭,随时做好成为“牧神的拥抱”祭品的准备。

    荆棘把自己也打造成死士,早早就做好牺牲的准备了吗?

    这种连生命都不在乎的人又怎么可能成为叛徒呢!

    纱木旻看着无数藤蔓缠绕中间的经济,他大半的身体都变成藤蔓延伸出去,只有胸腹以及头部依然保持着原来样子,犹如展开一双巨大手臂,平静而又坚定环抱着中间这个少女。

    纱木旻眼里开始流泪“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为什么不解释清楚。”

    “没时间了,不要难过,好好活下去,一定要回到部落。”荆棘说话间咳出一口血,“你父母的死,没这么简单,我偷出圣笛,是为了保护你……你要小心大长老!”

    说完。

    他的仅剩身体部分开始植物化。

    绿色,多么美好颜色,跟梦境中颜色一样。

    纱木旻呆呆看着这个不善言辞男人一点点变成植物,她的眼睛里已经噙满泪水,缓缓地举起长笛放在嘴边,这一次已经完全心无杂念,她真真切切感觉到牧神伟大的力量与共鸣。

    荆棘意识彻底消失前的一刻。

    他终于听到笛音,这是一种超越感官的声音,能直接冲击进人的内心与灵魂,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这辈子,倒是值了,只可惜不能看着她长大,希望以后的路,能好好的走下去。

    还一章明天一起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