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三十一章 危险的女人

《陨神记》 第三十一章 危险的女人

    为了这个目标一

    她孤身离开神恩沐浴的沃饶大地

    为了这么目标

    她时年十六岁,毅然抛弃显赫出身和放弃光辉前程

    为了这个目标

    她在这个被抛弃和遗忘的荒野,整整生存一年多的时间

    血腥女王深知任务的危险,但作为一个虔诚的战士,作为一个高贵的猎魔师,作为荣耀的神之子民,她早已经视死如归!

    “你在说什么?”云鹰完全摸不着头脑“魔是什么?”

    云鹰说出口就立刻后悔了,因为一道不屑又充满厌恶目光落到自己身上,犹如是在看待一只无知而又嗡嗡乱叫的苍蝇,这种感觉让云鹰觉得如芒在背很是不爽

    女王冷冷一哼

    荒野之人,太无知,太愚昧,毫无荣誉,毫无信仰,不知神恩,也不知恶魔,女王觉得跟这种无信仰的人,哪怕多交流半句都是莫大罪过,这是对伟大神灵的莫大亵渎

    一阵剧烈虚弱感又袭来

    血腥女王不知道能坚持多久,绝对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现在必须做个了解赶紧离开,她双眼看着眼前的荒野少年身上,从目光里微微透露一丝犹豫,目光几经变幻之后,最终是铁一般的冰冷坚定

    妈的!

    灭口之心依然不死?!

    云鹰连忙退几步“你想干什么?”

    血腥女王冷漠道“我受伤的事不能被任何人知道,否则一旦走漏风,整个黑旗营地转瞬间会屠灭,我必须断绝任何可能存在的隐患放心,你是为神的事业而死,我会为你的灵魂祈祷,让你下辈子成为一个沐浴神恩的神域子民”

    “喂,这是人说的话吗?!”

    血腥女王向前走一步

    云鹰清楚感觉到,女王通过手套释放出一种,波动散播到周围的空气,这种波动在扩散过程,让空气里物质都受到冲击,让每一个空气分子都开始震动起来,让其固有频率生改变,琴弦般震动声音响起

    女王手里凭空出现一条火光

    云鹰被彻底的震撼到了,这到底是什么力量啊!

    不过现在好像不是该关心这个的时候吧,云鹰连忙大声喊道“我可是救了你命!从那里出来的人都是忘恩负义的吗?难道你们的神就是这么教导你们对待恩人的吗?”

    “神说荒野之血是罪恶的!对荒野人无需怜悯!”女王伤势似乎迅加剧,“我不能冒险!”

    她的脸色苍白几分,从细嫩白皙脸颊渗出晶莹汗水,正在艰难压制着某些痛苦,手套散波动越强烈,周围空气震动越来越厉害,一股炙热感觉铺面而来

    女王手套的印记亮起光芒就要出手了

    云鹰绝非坐以待毙之人,女王快伸手过来的刹那,他突然大叫一句“狡狐!救我!”

    嗯?!

    女王微微一怔

    狡狐是黑旗营地出名的人物,此人阴险狡诈素有耳闻,难道他就在这附近?

    女王分心的刹那,云鹰一头迅捷的豹子般扑了过去

    该死!

    这个狡猾的家伙!

    血腥女王立刻一伸手抓取,手套附着能量足以把一头食人魔变成焦炭,哪怕轻轻触摸到对方身体任何一个部位,这个荒野小子也会瞬间变成焦灰的

    云鹰连忙一侧身,手套擦肩而过,女王身手并不逊色疯狗,甚至还要强得多,否则怎么能徒手接住扫荡团领风驰电掣的一刀?

    只是现在实在太虚弱了,所以动作异常的迟缓

    砰!

    云鹰避开攻击瞬间,狠狠一拳打在完美脸颊之上!

    荒野长大的人,哪知怜香惜玉?我管你是什么倾国倾城的绝色大美女!

    云鹰只知道这是一个想要自己命的家伙,如果不下狠手,死得肯定是自己,因此出手一点都不留情,这一拳直接把女王被打得眼冒金星

    “混蛋!”

    血腥女王勃然大怒,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荒野小子如此机警,也如此的胆大包天她是一位猎魔师啊,是一位神之战士,今天在这里被一个未成年的荒野人打脸,这是何等的奇耻大辱?

    “这就是忘恩负义的下场!”云鹰没想到真能打到对方,这让他的信心顿时大增,既然这个女人这么不老实,那就趁她没有反抗之力时候,先把她给揍趴下,然后绑起来,好好拷问自己想要的消息

    云鹰绝不是一个懦弱胆小之辈

    一个懦弱胆小人又岂敢整天幻想走出荒野?

    第二拳直接冲着高挺鼻梁起攻击!

    血腥女王快退避,看似缓慢却恰到好处避开拳击,同时右手一抓,云鹰的手腕被死死握住,血腥女王显然是受过真正的正规训练,哪怕现在的状态非常的糟糕,最起码对付云鹰这种半吊子没有问题!

    不好!

    云鹰顿时被吓得亡魂直冲天外

    血腥女王的力量剩余无几,最起码干掉这个小子是足够了

    云鹰清楚地有一种波动或震动蔓延出来,犹如触电般的感觉,瞬间就遍布了全身,它能影响身体每一个最细微粒子,使其生震动,改变原有频率,从而释放出高温高热

    这种攻击是什么?

    又是怎么形成产生的?

    云鹰不知道,更没心情知道,脑里就剩一个念头完了,完了,被烧成灰了!

    当云鹰以为必死无疑的的时候,突然感觉到石头出现了反应,让血腥女王通过手套释放到体内的奇怪能量,好像是水遇到海绵般,全被石头吸了进去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力量传导到小子身上就突然消失了?

    血腥女王就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因此一时间也是反应不过来,这时一根冰冷的东西猛地顶到胸前

    “你最好不要乱动!”云鹰手持一杆粗糙简陋的猎枪,虽然满头大汗心有余悸,但是目光死死地盯着血腥女王“这把枪很容易走火!”

    女王目光闪动几下,她十分平静说“开枪试试!”

    云鹰现自己腹部被什么锐器顶到了,低头一看,两眼圆瞪,女王不晓得什么时候抽出一把短镖,现在再进半寸就能刺进云鹰体内了

    云鹰强笑着说“小小东西未必能杀死我,但我不信你能挨得过这一枪!”

    女王冷冷地说“那我就赌枪里根本没子弹!”

    云鹰的枪里确实没子弹,虽然被血腥女王说了个正着,但云鹰却没有丝毫表现到眼神或表情上,反而按扳机手指增加几分力气,摆出一副就要扣动的样子

    血腥女王想诈一诈云鹰,这个荒野小子心理素质比想象高,虽然她料想这把枪里多半是没有子弹的,只是面对眼前这种情况,却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女王不怕死!

    她怕死得毫无价值!

    云鹰心里也很忐忑,他知道自己是在虚张声势,虽然女王已经非常虚弱,但是云鹰不觉得能打得过对方这垂死猛兽怎么说也是只猛兽,无论如何不会输给一只虫子,何况是一只不怎么强壮的虫子!

    怎么办?

    云鹰不知道该怎么打破僵局!

    不过就在氛围就要凝固起来的时

    外面传来一阵嬉闹声,雇佣兵们回来了,云鹰甚至听到狡狐夸张笑声,还有佣兵在叫她

    “小鬼,小鬼,出来!”

    “快看看我们给你带什么好东西!”

    这次轮到女王脸色大变,没想到狡狐真的来了!

    一个阴险狡诈狠毒又实力出众的家伙,女王当前情况不可能有能力对付他,更何况狡狐身边带着其他雇佣兵,若是被现在这里,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可恶!

    怎么办?

    难道真要栽在这些肮脏低贱的荒野人手里?

    云鹰见女王一张绝美脸颊血色迅褪去,又听着雇佣兵越来越近脚步,无数念头在脑海里碰撞,他非常了解狡狐这个死胖子的作风,这家伙毫无底线而且好色又狠辣,女王落在他手里,谁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哎!”云鹰把猎枪放下来“躲起来吧!”

    女王微微一怔,我都准备杀他了,他居然现在还想帮我?

    云鹰看着她说“你还不能死!快点躲起来,如果被狡狐看见就糟了,他是一个变态色情狂!”

    狡狐好色不是秘密,几乎整个营地都知道

    只是,云鹰的小屋一张破床破桌就占一半空间,这里哪里有能藏得了一个人的地方!

    “床上!”

    雇佣兵已经近在咫尺

    云鹰顾不得太多,他猛地把女王推到床上,用带回来破布和破毯子把她盖住,接着自己也躺到床上去,这张床本来就很小,两人几乎挤在一起

    这怎么能藏得住人?

    只要不瞎都能看得到好不好!

    女王没时间想,因为小屋门被野蛮推开,狡狐大大咧咧就要闯进来

    云鹰赶紧往里面挤了挤,血腥女王比云鹰还高一点,她的修长又不失丰满,柔软而又不失柔韧,让人能清晰感受到蕴含在其间母豹般的强大爆力

    第一次跟女性有亲密接触

    云鹰紧张之余心里又泛起奇怪涟漪

    这是没有过的感受,只是无暇细细品味

    这个女人实在是过于危险,两人身体侧着完全贴在一起,女王双手自上下穿过来,乍看好像从背后抱着他

    本是一个非常亲密暧昧的动作

    云鹰这个未经人事的少男充分感觉到年轻美好的妙曼身材,却没有办法想入非非,女王手里一支锐器,顶着云鹰下颚位置,冰凉锐利触感,让人不敢乱动,生怕会招来可怕的后果

    这个女人太可恶,居然还是不信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