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五十四章 风雪遇故人

《陨神记》 第五十四章 风雪遇故人

    因为流沙鱼线路都不一样,三人不可能回到黒猿旅馆了,也不晓得在什么位置,只能漫无目的的走着,只是荒野这么大,聚居地哪里这么好找?

    一走就是几天几夜。

    半个鬼影都没有看到。

    茫茫荒野,死气沉沉,没有水没有食物,更没有找到一个聚居地。

    云鹰的怪石空间里储备一点食物和水,总算是没有被渴死在荒野里,可是即使如此也不是办法,纱木旻和老酒鬼也就算了,云鹰无时无刻不在忍受痛苦,这段时间几乎都没有合过眼。

    第四天时。

    云鹰扛不住在夜里稍微睡了几个小时。

    当他醒过来就发现舒服了很多,痛苦感依然持续着却渐渐进入勉强能忍受的地步,不一定是一件好事,大概侵入者已经初步完成对身体异化,所以才会显得症状没有那么强烈。

    云鹰夜视能力就不差,现在发现看的更加清楚了。

    夜,无星无月,没有任何发光物,周围的环境一清二楚。

    他甚至能见到在空气当中,有一小片一小片晶莹剔透的雪花在飘扬。

    难怪有点冷,居然下雪了。

    荒野一年到头没有几场雨,至于下雪就更加罕见了,反正云鹰在荒野里生活见过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云鹰能在黑暗中看到每一片飘落的雪花,这种能力是以前所不具备的,可见身体变化已经开始明显。

    不能再拖下去了。

    云鹰必须前往暗核会。

    暗核会是荒野里已知最大的探索者组织,其中有大量最出色的荒野科学家,云鹰身上问题是基因层次变化,神域里暂时没有解决的办法,因此唯一的希望就是前往暗核会,而暗核会的总部从来没有人知道,云鹰如果准备前往那个地方,他就只能回沙洲营找蝰蛇。

    现在距离沙洲营到底有多少路程?

    沙洲营到暗核会总部又有多少路程?

    若是因为中途时间跨度过大,恐怕就算最后能找到暗核会,也没有办法解决身上的问题。罗斯特身上并不算太强的初代侵入者就已经把他改造成一个强大无比的怪物,云鹰体内这些升级版的侵入者又会把他变成什么样的生物。

    纱木旻发现云鹰醒来忍不住说一句“别倒在地上装死了,你看起来也没有这么严重嘛,我们要抓紧时间赶路了。”

    云鹰嘿嘿一笑,双手枕着脑袋“你急什么?是不是很担心我呀!”

    “放屁,我巴不得你早点死了,我是担心追兵追来。”

    纱木旻气得直咬牙,这个人怎么就不知好歹?

    这一路走来,云鹰吃得苦头,她都看在眼里。

    虽然碍于脸面嘴巴没说,但是心里确实颇为感到担心。纱木旻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关心这个混蛋死活,不过他到底还是为自己找回部族重要的圣物,如果就这么看着他饱受折磨而死,还是于心不忍的。

    所以想要早点回去。

    云鹰刚想调侃几句时候。

    黑暗中传来几声轻鸣,小怪鸟拍着翅膀回来,云鹰顿时露出喜色“小家伙找到聚居地了!走,我们走!”

    黎明时分。

    一个聚居地远远出现在视野。

    “终于有酒喝了。”老酒鬼忍四天没有喝酒,几乎快要被折磨发疯了,“希望这里的酒不会太难喝。”

    云鹰在旁边直翻白眼,这会儿就算是马粪酿的酒,他都能喝的进去。

    老酒鬼却是典型的没心没肺一走进聚居地就找酒去了。

    纱木旻赶紧打听位置,原来这里距离天云神域最少有四五天的路程,原来已经彻底偏离黒猿旅馆的那条路线,不过依然属于北荒的区域。

    “既然确定路线就不要浪费时间了。”纱木旻一手拿着笛子,她虽然已经很疲惫,但是没有在聚居地休息的打算,“我们弄一辆组装的车子,立刻就出发回沙洲营吧。”

    她看一眼云鹰,连忙又改口说“这里终究是吞鱼城势力范围,我好不容易逃出来,可不想被抓回去。沙洲营是边缘地区,我就不信吞他们敢在神域的势力影响范围内这么嚣张!”

    谁知道云鹰这次却没有调侃,只是微微叹息一口气“恐怕有点麻烦了。”

    纱木旻微微一愣,没听懂他话里的意思“你怎么了?”

    这时一片指甲盖大小的雪花,正缓缓地飘落到面前。

    云鹰伸出手轻轻的抓住,雪花在与手掌接触一瞬间,立刻就变成一团小小的水渍,只听云鹰自言自语道“难得的雪天,倒也是一个适合杀人的好天气。”

    纱木旻也该反应过来。

    周围氛围非常不正常,他们进来以后,竟然安静的可怕,聚居地人明明不少,却没有丝毫的交谈声。这个时候环顾四周发现,几乎所有人都虎视眈眈看着他们,一双双目光皆透着森森绿光与贪婪之色。

    砰!

    酒馆的门破开!

    四五个人几乎是同时倒飞而出的,重重砸进对面的房子里。

    一个醉醺醺的瘸腿老者踢着几瓶酒,正晃晃悠悠的从酒馆里走出来,他拿起手里酒瓶将剩余小半瓶酒全部喝光,心满意足的打一个饱嗝,哼笑一声说“你们这帮杂碎也想抓住我们?”

    聚居地里的人见行动败露,不晓得谁大喊一句“动手,围住他们!”

    数以百计的人,从四面八方涌出来,每个人都拿着刀枪弓弩,杀气腾腾对着三个人,满脸都是狂热之色。

    原来三人逃出吞鱼城同时。

    吞鱼城连续对外发出十几只信鹰,审判教会与吞鱼城联合发布通缉令,以高达十万金币悬山代价只为活捉三人。

    一个是美貌年轻穿绿衣手持长笛的女子。

    一个是黝黑干瘦猥琐瘸腿又酗酒的老头子。

    一个是穿着皮甲灰斗篷经常戴着面具的黑发青年。

    这三个人的特征实在是太醒目,当通缉令一发出,整个荒野都骚动,因此短短几天时间里,数以百计的猎人和各路高手,全部从附近区域集中在这附近,关注着每一天的风吹草动,结果让他们玩玩没有想到的是,这三个人面对这样致命的通缉,非但没有立刻躲起来,反而是主动出现在聚居地。

    不是羊入虎口是什么?

    荒野里,一个神域金币足能买一条人命或买一个身材姿色上乘的女奴,十个金币就能招募一群人拿着刀枪跟你干,一百个金币就足以组建起一支小势力,一千金币已经是寻常人连想都不敢想的巨款,更别说这次悬赏高达十万!

    吞鱼城这是要不惜付出倾家荡产的代价也要将这三个人拦截在附近区域啊!

    “虽然不知道其中缘由,但既然你们的性命这么值钱,就断然没有放你们离开的道理。”一个低沉声音从人群中传来,这是一个穿着皮大衣的中年男子,面容冷峻,气息内敛,一看就是个荒野里的绝顶高手,“在场的几位老伙计,你们也该出来了吧。”

    “嘿嘿嘿!”

    “没想到猫头鹰你也在这里。”

    四周不同方向各出现一群人,其中为首者分别有三个人,一个是背着两把刀的凶悍,一个是提着一挺堪称手炮的矮子,还有一个则是女子,她身上缠着一条毒蟒,让她看起来格外的危险。

    四个人都是荒野里赫赫有名的人。

    他们带来手下要是全部加起来,足足有八十几个人之多。

    中年直接开口“这次猎物不是我们任何一个人或一方势力能单独吃得下,我提议在场人人有份,如何?”

    “没问题!”

    几个荒野首领都同意了。

    三个能值得吞鱼城付出如此巨大代价去悬赏的人,绝对不会是简单的货色,他们搞不好会全军覆没在这里。但是其中利益实在是太诱人,哪怕明明知道有致命危险,但是依然希望能尝试一下。

    这种情况之下要是还互相掣肘就太不理智了。

    十万金币啊!就算参与者人人有份,也足以分到价值惊人的财富了!

    一个手提着钢炮的矮个老者嘿嘿笑起来,他目光看向三个人,随时做好攻击准备“我们四人闯荡荒野几十年,什么狠角色没有见过,劝三位还是乖乖投降,否则虽然吞鱼城要活得,但偶尔缺条胳膊少条腿也是没有问题的。”

    众人都露出极其贪婪的目光。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清冷淡雅而又充满威严的声音远远传来“这三个人给我了,你们可以滚了。”

    什么?

    谁这么嚣张!

    她的声音听起来还是一个女人!

    众人都愤然向其望去,只看见在聚居地门口,正站着一个穿着破破烂烂斗篷的女子,从头到脚都充满风尘仆仆的感觉,十分高挑,身材完美,头被破烂的兜帽给遮住,只能看见瀑布般倾斜出来的乌黑秀发。

    不等其他人多说一句。

    嗡嗡嗡!

    一阵剧烈嗡鸣!

    女人手里爆发出璀璨光芒,赫然是一柄完全有光芒凝聚成的宝剑,众人脸色无不剧变,这显然是一个猎魔师啊!不过就算是猎魔师又怎么样?如果是寻常目标放弃也就放弃了,这次哪怕是与猎魔师与神域作对,他们也不会轻易拱手相让的。

    可是还不等大家衡量。

    女人猛然间抬手,光剑再次光芒大声,一道猛烈的能量冲天而起,几乎直插云霄,接着直接扫落下来,营地大门被直接劈成两半,地面裂开一条巨大的沟壑,这条沟壑从营地大门,一直穿越到营地的尽头,途中六七间石屋被一劈而开,只要是阻挡在面前的东西,无论是什么都碾成了齑粉。

    一剑摧营!

    何等的力量?!

    所有人都露出骇然之色!

    四个荒野里鼎鼎大名的人物也呆住了。

    他们一直都在荒野里横行霸道,就算有威胁有对手,但也并非不能抵抗,如今在这个女人的面前,所感觉到的是深深的无力感,这种力量,这种气势,让他们完全没有半点抗衡的念头。

    女人惜字如金,不愿多说一个字,只是吐出一句“滚!”

    财富虽可贵。

    性命价更高。

    这个女人拥有一剑摧营的能力,她完全拥有独自将大半个营地杀光的能力,这种人确实有资格让他们滚。四个荒野首领互相对视一眼,从彼此眼睛里看到无奈,最后只能老老实实的退开了。

    女人换换走过来,破破烂烂斗篷飘扬,偶尔露出一点皮肤,如雪般雪白,如玉般细嫩,一根根飘逸发丝在半空游走着,她每走一步仿佛都有无穷的压力迎面而来,让营地里的众人忍不住倒退一步。

    雪依然在飘。

    风依然在刮。

    女人已经走到三人面前。

    云鹰见到对方戴着手套,手里握着一个十字架,也感受到熟悉的神器波动,他有些苍白病态的脸色上,终于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半醉游子微信公众号bzyz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