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五十五章 强悍的队友

《陨神记》 第五十五章 强悍的队友

    纱木旻握紧长笛,一张小脸紧张兮兮,满是忌惮之色,两只眼睛死死盯着女人,当见到斗篷兜帽底的真容时,她顿时感觉好像被一道闪电给击中,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简直无法相信世上会有这么美丽的女人。

    哪怕纱木旻站在对方面前也感到有些自渐形秽的压力。

    当然,其实仅以容貌来看,纱木旻是清纯秀丽,这女人则是冷艳绝美,虽然纱木旻看起来略逊半筹,但是各有千秋说不上谁比谁好看,真正巨大的差距却是来自气质方便的差距。如果说纱木旻是一个林间精灵,自然亲近,善良温和,犹如清水芙蓉般淡雅。

    这个眼前女子就是天外仙子,不染俗尘,高贵出众,她的气场实在太强,拥有倾国倾城的无双容貌就算了,其他各方面也都堪称完美,纱木旻是深山密林里的一株清水芙蓉,她就是万丈雪山巅峰孤傲耸立的一株雪莲,以默然的姿态,审视人间群芳,却不屑与之争艳。

    如此绝美的容貌,如此超凡的气质,更具备强悍实力,却偏偏这么年轻,二十岁出头样子,没半点年轻女人的脂粉气,内敛稳重,举手抬足间,有拒人千里的骄傲,虽然充满强大魅力,只能远观不能亵玩,让人根本不敢轻易靠近。

    她到底是什么人?!

    如此气度就算不看实力,也应该不是寻常之辈。

    纱木旻手心已经开始冒汗,光凭气势就能压制她,这种女人实在非常罕见。

    可这么一个美得不像凡人的女神走到三人面前,她身上却没有任何杀气,名如日月的双眼直接落在坐在地上的年轻人身上,眼神微微闪动一下,朱唇微微上挑一下,居然绽放出一个微笑。

    这一瞬间给人的震撼。

    竟不亚于一座万年冰山在眼前突然融化。

    哪怕同为女人的纱木旻都为刹那风情而看待了。

    这个女神般高高在上的女人,她对身边这个人露出浅笑,没有丝毫恶意杀气,只是一个单纯的笑容。她抬起双手缓缓把破烂兜帽放下来,让一张足以惊艳众生的面庞,毫无保留的呈现出来。

    荒野营地人无不惊艳震撼。

    还以为见到仙人。

    惜云银月看着云鹰,云鹰也看着惜云银月,两人相视一笑过后,最终是银月先开口了,她的语气很平和,没有丝毫故作冷艳,就好像偶遇一位老朋友,而口气中还略带一丝关心“你怎么?受伤了?”

    “说来就话长了。”云鹰面对眼前光芒四射的美女,他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拘谨,满脸轻松大量她一眼“嘿,四年没见,真是越来越漂亮也越来越强了,真是不给我们这些凡人留活路啊。不过现在该叫你血腥女王,还是叫你惜云银月呢?”

    惜云银月?

    这是惜云银月!

    五年多前出走天云城的超级天才!

    老酒鬼露出动容的表情,这个女人出现并一剑摧营的时候,他就猜到这个女人的身份,但是现在从云鹰嘴里得到确定的时候,他还是感到有些难以置信。

    五年前。

    她年仅十六岁就已经是震惊天运的奇才。

    无论是北辰曦、冬归雪,还是擎苍、焚阳,在其光芒面前,无不要逊色一筹。

    这位天之骄女被誉为天云神域几百年一出的奇才,她可能是天云城历史上唯一一个有望在三十岁前成为猎魔大师的人物,如果仅仅从修炼天赋来看,哪怕同为不世奇才的星光年轻时都要逊色一些,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她竟然在名声最盛的时候,突然间消失在所有人视野里,这一走就是整整五年多。

    老酒鬼打量着眼前的惜云银月,心里忽然就被触动了,这个年轻女人身上,又看到当年那一袭白衣胜雪的风骨,他忍不住喃喃自语道如此年轻就有你的风范了,真不愧是你的女儿啊。

    云鹰心里同样充满感慨。

    大概整整四年没见过面了吧。

    他记得在黑旗营地初见银月时,她充满信仰,她满怀仇恨,她高傲她锐气她锋芒毕露,她是荒野里赫赫凶名的血腥女王。现在再次与她见面的时候,银月早就不在是当初的血腥女王。

    谁也不知道银月在这三四年游历遇到什么奇遇和经历。

    此时此刻,她的美丽,她的实力,她的气质,全都经过时光洗练变得更加出众,她的身上再看不到浮躁与锐气,即使连蠢蠢欲动的仇恨与愤怒都变得如此内敛,毫无疑问,历练五年,徒步数万里,她获得真正的成长,这是任何温室里花朵都无法拥有的变化,现在是一个真正的强者,足以成为独当一面的栋梁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

    总觉得她身上少了什么。

    云鹰很快就发现她身上最大的改变,当年的惜云银月半句不离是神,满身信仰,无比虔诚,随时愿意赴死,更看不起罪恶肮脏的荒野。那种近乎偏执的信仰,如今看起来好像不见,究竟是经历太多而怀疑信仰,还是强大到已经不需要信仰了呢?

    惜云银月变了。

    云鹰又何尝不是?

    惜云银月在荒野里与他遭遇时,他是一个看起来十四五岁的少年,又矮又瘦,实力弱小,却充满求生以及抗争的力量。现在的云鹰外表来看已经是一个二十岁左右青年,他长高了,也长得更结实,实力应该也远胜从前,同样被时光洗去少年时期的锐气,那种充满抗争的斗志渐渐消失,取而代之是一种疲惫的懒散。

    一个模糊了信仰。

    一个涣散了斗志。

    这些年他们或许得到很多,比如阅历、经验、力量,或是其他东西,但是究竟是失去更多还是得到的更多呢?没人知道,也没有答案,两人有过什么经历,又有过什么样的心路变化,恐怕只有自己才知道吧。

    “岁月真他妈是把杀猪刀!”

    云鹰忍不住发出感叹!

    惜云银月目光在老酒鬼身上扫过,她看出老酒鬼似乎不简单,但是也没有太注意,毕竟老酒鬼打扮纯粹是荒野装束,当目光落到纱木旻身上的时候,她的眼神微微一动“这两位是?”

    惜云银月不认识纱木旻是肯定的。

    难道她连老酒鬼也不认识吗?

    云鹰的猜测莫非错了?

    “姐姐好,我叫纱木旻。”纱木旻在知道这个强悍的不像话的女人,不是前来抓他们的时候松了口气,又看一眼大地将整个营地一分为二的巨大剑痕,她很难想象如果这一剑劈在某个人身上,又该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她吞吞口水,满脸羡慕说,“你真的好厉害啊!比某个整天只知道吹牛,一道关键时候就靠不住的人,要厉害一百倍都不止!”

    云鹰脸顿时就黑了。

    这女人没事损老子干什么?

    老酒鬼打一个哈欠,他并没有做自我介绍,反而是反问道“惜云家的女娃娃,你没事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这也是云鹰好奇的。

    难道惜云银月未卜先知不成?正好在三个人有麻烦的时候赶到这里。

    惜云银月平静的回答说“我在查一种释放绿火的神器,目前发现活跃在荒野的一个教会与这股力量有关,几经周折后得知这种能力是教主独有的。这个教主在哪里,我却无从得知。这时有三个人被吞鱼城和教主联手通缉,自然就觉得好奇就赶过来看看。”

    原来如此。

    真是太巧了。

    云鹰对银月说“哈哈,你真是找对人了,红一老鬼很快就会追上来,我们联起手来,一起把他给解决掉。”

    老酒鬼不屑撇了撇嘴“你以为红一这么好对付?惜云家女娃娃来了,我看胜算也不到三成。”

    纱木旻听到老酒鬼的话表示有点不信。

    即使这么强大的人加入进来,最终胜算也这么低么?

    纱木旻能与红一抗衡纯粹是个例外,这种事情不可能会发生第二次,双方实力差距如此之大,惜云银月固然强大无比,但是年龄摆在这里,终究与老一辈强者尚有差距,只有星光大师这种级别的人出动才有稳压红一的把握。

    这个老酒鬼颇为神秘,他的见识与眼光应该不会错,云鹰虽然想把红一干掉报仇,但是若要为此付出生命代价,那还是忍着吧,大丈夫报仇,十年不晚嘛。

    “算了!我们走!”

    云鹰很没有骨气的怂了。

    这让纱木旻对他又多一分鄙视。

    三人出现在这个营地消息很快会传到红一耳朵里,如果现在不走红一转瞬即至,所面对情况将会非常不利,现在越靠近神域越好,红一再强也不能直接跟神域抗衡,越靠近神域红一就不得不越收敛,这样就算被追到也是有利于四个人的。

    半路一战,多半难免。

    只是三人与红一对上,结果可以说十死无生。

    现在半路加进来一个强悍的惜云银月,最起码已经有三分左右的胜算,这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营地没有车辆就直接弄来四头变异兽坐骑,四个人半刻都没有停留,立刻向着神域方向而去,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把战场尽可能选在靠近神域的地方。

    半醉游子微信公众号bzyz1234 半醉游子读者qq群125666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