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五十八章 火雨

《陨神记》 第五十八章 火雨

    流离风的左臂是一件非常特别的法器,据云鹰推测其主要能力就是吸纳与释放,只是天灭之火是普通的能量吗?流离风左臂在吞噬天灭之火后,其表面就开始出现大量惨绿的痕迹,出现大量绿色龟裂痕迹,好像随时都会碎开一样。

    流离风脸色一沉。

    骤然发动力量。

    绿色蛛网般龟裂痕迹纷纷聚集手掌,最终凝聚到指尖之上,化作一道绿光射出,地面被割出一条长长的燃烧痕迹。

    云鹰见此微微错愕。

    这个小子倒确实有两下子嘛!

    红袍主教在获得天灭审判以来,鲜有人能抵挡这种攻击,云鹰是依靠自身体质的特殊性强行抵抗消融,这个青年却是利用某种特殊的植入型法器生生将其逼出,如此奇特的法器应该属于魔器的领域,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背景?

    流离风总算明白这个老东西有多可怕“退下!”

    红袍主教却没打算放过他们,一团绿火挡住惜云银月的火焰,一根长杖挡住老酒鬼的攻击,从百忙中就要抽出力量再次对他们出手,绿色火焰刚刚在身边凝聚成形,让他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

    流离风身侧始终没有活动的黑皮肤男人终于出手了。

    不死黑煞通体缠绕黑气,瞬间在原地遗留一道残影,其速破音,瞬息百米,右手一掌徒手劈开凝聚中的绿色火焰,左手五指变成五道危险而又漆黑的能量刃,以惊人的气势与惊人的威力,骤然向红袍主教扫去。

    红袍猝不及防而被撕出一条口子,红一却是身经百战之辈,他在伤害尚未彻底加身前,长杖迅速挥出,骤然幻化出几十道重击,全部轰然打在黑煞的身上,当场就把黑煞给轰进周围一栋屋子。

    轰然巨响。

    整间石屋轰然倒塌。

    此人徒手撕裂天灭之火是必死,被千钧万化杖给全部击中也是必死,天灭审判力量不用说,千钧万化杖也是一件极厉害的法器,每次攻击都重如千钧却偏偏能千变万化,以红一的力量能发挥出恐怖的威力。

    惜云银月抓住机会。

    圣光十字剑光芒暴涨。

    她提剑拔地起,画弧掠空而出,凌冽锋芒直逼红衣主教。

    红一匆忙持杖抵挡,猛烈力量将他推出十多米远,几乎有些握不住手中发起,他对此感到暗暗心惊,原来还是低估对方实力,这个女人比想象中更强。

    这个时候石碓爆开了。

    黑色身影一跃而出。

    不死黑煞半边身体燃烧着惨绿火焰,全身多处被打得凹陷断裂,他却好像浑然未决般,双眼充满死一样的冷静,浑身都被漆黑的气息所环绕,他再一次对红袍主教发起悍不畏死的攻击。

    红一脸色微变。

    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惜云银月再次出击了,光剑冲天而起,一剑裂开绿火,凌冽强悍的剑锋直刺而下,其声势之浩瀚凌冽,几乎要活生生的贯穿虚空一般。老酒鬼见此机会也全力出手,他将真力提升到极致,手中一棍震荡空气,化为一股冲击波汹涌喷出。

    前有老酒鬼。

    后有不死黑煞。

    惜云银月,凌空一剑,惊艳如天外飞仙。

    三人三个方向封锁红袍主教所有的退路!

    风卷残云,呼啸轰鸣,恐怖气势与力量同时而至,几乎将其置之于死地。

    这位红袍主教脸色阴沉可怕,长杖插地,荡起灰尘,双手重重地合十一击,红色袍子膨胀起来,惨绿色火焰从全身每个部位喷出,让他在眨眼间就变成一个燃烧火人,而火焰脱离身体以后继续蔓延,犹如一个被吹起来的绿色气泡,以惊人声势和速度寸寸蔓延吞噬周围一切,所过之处都变成绿色火海。

    轰!

    一声巨响!

    营地中央炸开!

    老酒鬼挥出冲击波率先击中。

    让绿色火焰气泡骤然爆炸开来!

    不死黑煞一头撞进火焰里给红袍主教一道猛击就被弹开,圣洁的白色剑光轰然而至,几乎一剑将火焰贯穿并且劈成两半,所有绿火纷纷扬扬被抛到半空。

    刹那间,营地就下起一场骇人的火雨。

    流离风、青蛇、鬼童,以及云鹰、纱木旻都狼狈寻找地方躲避。

    纱木旻一边跑一边对身边这个没用的家伙喊道“喂,你怎么这么没用,现在正打到关键时候,难道就不能出上一点力吗?”

    云鹰呸一声,理直气壮“老子是伤员!”

    话音刚落,好几道流火落过来,正要向前面纱木旻而去。云鹰一咬牙挡过去,火焰一道道打在身上,瞬间就钻进体内,一阵强烈的痛苦过后,惨绿火焰就消失在身体中。他心里颇有些郁愤不平,如果不是老子你都不晓得死多少次了,现在竟然还敢数落我!

    两人退到安全距离的掩护之下。

    纱木旻催动圣笛企图控制变异兽过去帮忙,哪怕没有办法打倒红一,最起码能想办法扰乱其阵脚,只是她很快发现战场周围地面密密麻麻布满绿色火苗,变异兽一靠近就会被绿火点燃,它们在这股恐怖的力量之下,几乎是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

    云鹰则提起手中驱魔弓。

    现在身体状态不允许近身作战。

    不过这不代表云鹰就真的要袖手旁观,总不能被身边这个丫头片子给看不起吧?云鹰缓缓拉开弓弦,他知道对红一这种对手只有一次机会,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势必绝杀,不能留给他任何生机,但是现在却还不是最佳时刻,虽然肉眼看不太清楚,但是云鹰能清楚感觉到,红一身上危险气息并没有减弱多少,这说明惜云银月三人联手一击,其实并没有打倒这个可怕的家伙。

    矮坡之上。

    一个红衣教士对前面胖子怒目而视“吞天虎,战斗已经陷进僵局,现在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是啊!”吞天虎眼睛里流露出复杂与迟疑,只是很快就就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坚定和决绝,“是时候出手了!”

    红衣教士大喝“那还不快上!”

    吞天虎一把抡起巨大神器战斧,骤然划出与斧头体型不相称的极光,直接撕裂虚空,划出半圆的弧线,红衣教士骤然瞪大眼睛,因为他的脖子就是寒光所经过的区域。

    “你……”

    另一个红衣教士大惊失色,腰间驱魔棍刚刚拔到一半,白色碎发巨剑大汉提剑而起,以凌厉无比的一剑,当场将这个红衣教士拦腰斩断了。

    其他四个红衣教士意识到发生什么事,只是想要反抗却为时已晚,吞鱼城数十高手一拥而上,最终经过不到一分钟的战斗,以付出六人死亡,五个人受伤的代价,从而彻底将红教的几个爪牙纷纷拔取。

    这时营地中央战场局势渐渐分晓。

    黑煞大半身体都在燃烧惨绿火焰,惜云银月站在一座倒塌建筑废墟之上,老酒鬼则喘着气站在一堆火焰的中间,虽然黑煞是杀不死的,但是绿火不断分身在迅速抵消他的力量,让他的速度攻击都开始减弱,老酒鬼虽然还没有受到致命伤害,但是被惨绿火焰包围之下,他显然已经陷入危险的境地。

    惜云银月是唯一实力保存尚且完好的人,犹如仙人般婷婷而立,手持连天灭火都能劈开的圣光剑,只是经过刚刚一轮番的战斗,哪怕是她也消耗一小半的力量。

    红袍主教出现在火海中央,他身上袍子出现多处破损,嘴角也挂着一丝血迹,头发变得凌乱不堪,但也仅仅是如此,哪怕是三个如此强劲的对手联手一击,也没能将他真正的杀死,不死黑煞和老酒鬼都不足为据,惟独惜云银月刚刚一剑刺穿天灭绿火形成的防御罩,在他的胸口造成一处伤口。

    “那次战斗以后,我已经很久没有受伤了。”红一低头看着胸口,脸色依然十分平静,红一这种强者的身体自然无比强横,伤口再深都没有一滴血流出来,反而是迅速的愈合,“但也仅仅是如此。”

    不死黑煞一时半会没法干掉。

    那就先解决掉最容易解决的老酒鬼吧。

    这三个人都拥有者超越寻常高阶猎魔师的战力,三人联手与红一的胜算是五五分,但只要集中力量解决掉其中一个,那么剩下两个就不可能战胜这位强大的红袍主教。火焰骤然间沸腾起来,无数绿色火焰就像千万条毒蛇淹向老酒鬼。

    正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刻。

    从远处射来一道光芒,直挺挺插在老酒鬼面前,这不是别的,赫然是一根铁杖。老酒鬼一愣,这不就是他丢失在吞鱼城的武器吗?老酒鬼无暇猜测到底怎么回事,他毫不犹豫握住铁杖,四面八方爆发出一道光芒壁垒,瞬间将绿火蔓延阻挡一下,哪怕只是阻挡片刻,也足以争取时间了。

    一道耀眼剑光直劈而下。

    火海硬生生被斩出一条通道。

    老酒鬼拔出铁杖顺着通道一跃而出。

    惜云银月收回圣光十字剑,她的目光里却已经充满惊讶,看着老酒鬼手里的铁杖,“这是……曙光守护者?”

    红一总算明白支援为何迟迟不到,他的眉头微微皱起“真没想到,你竟然有这样的魄力和决断,我倒是一直小看你了。”

    吞天虎冷笑,依然观战不前。

    两虎相争是两败俱伤的结果,到时凭他手里所拥有的力量,足以灭掉剩下一番,那个时候红一死掉,树谷也就归他吞天虎所有,如此诱人的结局和收获,为什么不冒险搏一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