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五十九章 一场乱战

《陨神记》 第五十九章 一场乱战

    吞天虎反了。

    他迟早是会反的。

    一个欲望野心极大的人,贪婪成性,没有信仰,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背叛是必然的结果,只是无论背叛意图多强烈,只要是被压制的状态,他就不可能自寻死路。吞天虎与天云城也有情报方面的联系,只有他能平稳坐住现在的位置,正因为吞天虎尚有足够的利用价值,红一明知道对方有问题依然用他。

    毕竟论眼光、手段、实力,他都相当自负。

    你就算真的是一头猛虎,只要小命被捏在我手里就不敢轻举妄动。毕竟野心越大欲望越多却缺乏信仰支撑的人比常人更加惜命。

    今天发生的事情是一个纯粹的例外,红一没有想到能吹响圣笛的树谷传人会出现在吞鱼城,而树谷偏偏蕴含着雄厚的底蕴与资源,若想集结荒野与神域分庭抗衡,树谷就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依仗。

    这位素来稳重而且颇有谋略的红袍主教,难得冲动冒险一回,没有平衡吞天虎心态,就贸然强行发起追击。因为红一看来只要能拿到树谷,吞鱼城就不那么重要了,吞鱼城不那么重要了,吞天虎还有存在的价值吗?让他去管理树谷?这种话就算红一是认真的,吞天虎也不会相信的。

    因此矛盾在这里就已经激化。

    红一依然有把握暂时稳住吞天虎,毕竟实力的差距摆在这里,吞天虎不可能敢冒着触怒他的风险而做出什么非常举动。这次唯一失算的地方就在于云鹰一伙在半路遇到惜云银月,这位五年前出走神域的天之骄女突然回来,她的实力已经成长到难以想象的程度。

    让红一更没有想到的是,莽夫团这个最近蠢蠢欲动的势力,竟然也会在这种时候卷进乱局中,而不死黑煞强大的战斗力直接平衡局势,让红一受到牵制而给吞天虎机会,所以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顺理成章。

    大半营地都陷进绿色火海。

    惜云银月依然高高在上,傲然持剑而立,气息丝毫不减。

    老酒鬼拿回自己的铁拐杖,战斗力已经大幅度提升,不起眼的铁杖不断闪动光芒,一阵有一阵强烈的波动弥漫开来,他以此对高处的惜云银月以及不远的黑煞一指,从铁杖里面射出一道霞光,两个人同时被光晕给笼罩在其中,非但获得能抵挡一次猛烈攻势的防御罩,更发现移动速度、力量都得到提升。

    云鹰错愕。

    好神奇的法器。

    他倒是没想到这件曙光守护者,竟然是一件辅助类型的法器,本身的破坏力差强人意,却能够用来提升整个团队的战力,这种法器实在不多见,老酒鬼拿回发起,三人实力提升不止一丁半点。

    谁也不敢因此而大意,这位神秘的红袍主教深不可测,从刚刚打到现在都没有探明其真正实力,何况红一的法器实在天古怪了,这天灭审判绝非寻常法器能媲美,想必是一件从古老的神魔之战中流传下来的传奇力量,哪怕强如惜云银月也不敢被此火沾到一点。

    红袍主教没有因为吞天虎忽然背叛而气急败坏,他的目光先落对面惊若翩鸿的身影上,深邃的目光里闪过一丝恍惚与复杂,“你会来找我,我一点也不奇怪,更不会为此愤怒烦恼,恰恰相反我替你感到高兴,这几年历练让你真正成长,更窥探到这个世界幕后的一丝真相,只是光有这种程度是远远不够的,你还是太年轻了一点。”

    惜云银月冷艳如冰山的面孔变得更加阴寒,“你既然知道我会来找你,就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来找你,我要一个答案。”

    红一握了握拳头,周围火海似乎被灌注新的力量,犹如渐渐煮沸的热水,正在一点点沸腾起来,他却并没有回答这个女人的任何问题,只是将目光落在不远处黑煞身上,他身上惨绿火焰已经渐渐趋于熄灭,即使是如此也没能杀死这个怪物,“他们会站在我的对立面自有他们的理由,只是我无法理解的是,你们莽夫团为什么要趟这趟浑水?虽然我暂时不知道你们幕后是谁,但是我们或许可以合作共同开发树谷。”

    惜云银月身上散发出森然杀气。

    好,既然你不回答,那就打到你回答位置。

    惜云银月伸出左手握住圣洁的光剑轻轻擦拭般一抹而过,燃烧天使内蕴含恐怖能量疯狂被融进圣光十字剑内,让本来圣洁的白色光剑燃起一层熊熊火焰,红白交织成赤金色,恐怖的能量让空气都扭曲搅动起来,犹如一把掌握在天神手中足以诛杀世间万魔的神剑!

    红袍主教知道这个天云城赫赫有名的天才要开始全力以赴了,破破烂烂的红色袍子再次无风抖动起来,两只粗糙的手高高提起来,仿佛要涌入整个天空,本来就已经呈沸腾趋势的惨绿色火焰,这个时候全部都从地上漂浮了起来,全部环绕着红袍的身边开始选装,犹如在酝酿一道恐怖的地狱火风暴。

    这是一幅让人难忘的画面。

    一位飘然出尘的绝色美女居高临下,手持燃烧着赤金色火焰的圣剑。

    一个浑身燃烧着绿色火焰连双眼都在喷火的老者在地上,双手托起漫天惨绿的鬼火凝聚成风暴。

    “让我看看你到底变强了多少!”

    红袍主教森然恐怖的声音回荡在天地间,惜云银月面对这恐怖的滔天气势,她丝毫没有退却的意图,她或许跟几年前相比有所改变,但是仅仅是变得更理智更完美,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出色的战士,她永远都不会后退的,哪怕对手强大的可怕。

    惜云银月发动全力。

    一道燃烧着赤金色火焰的剑光暴涨到十多米长。

    哪怕这股力量在红袍主教凝聚的鬼火风暴面前依然显得弱小,但是却充满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悍然气势。

    鬼童手捧着葫芦,从葫芦里不断放出能量,周围已经出现十几个骷髅怪物,每一个骷髅怪物手里都拿着一面巨大盾牌,正好将他、青蛇、流离风三人护在其中,任凭雨点般的惨绿火焰袭来而岿然不动。

    只是红一这一招太强了。

    恐怕会波及到他们三个。

    鬼童立刻对流离风说“我们必须撤退,否则会损失惨重,最后就算能胜也难逃黄雀在后的结果。”

    流离风看着天地无色的一幕有些发呆,这才是真正的强者么?他很快就恢复正常“现在说什么都太迟了,你觉得以目前的阵势,是我们想逃就能逃的吗?”

    鬼童皱皱眉“你打算怎么办?”

    流离风咬咬牙说“不管这么多,凭他一把!”

    鬼童听到流离风计划以后,他觉得实在是太冒险,只是却也无从选择,最终也只能执行。他轻轻地拍拍葫芦,周围十几个骷髅怪全部行动向前面的不死黑煞而去,不死黑煞与此同时开始向风暴中央奔跑。

    骷髅怪全部开始散架,一根根骨骼就像零件般,全部缠绕在不死黑煞身边,一条条一块块,最终竟然编织成一个无比紧密且厚实的四米高外骨骼。不死黑煞完全被包裹在这层外骨骼里面,变成一个更加巨大的骷髅怪物,从这个巨大人形骷髅怪身上弥漫出黑气,双眼充满宛如深渊般的力量。

    老酒鬼见此阵势就知道惜云银月准备跟红袍主教硬拼,他抬起曙光守护者,一道光芒落在惜云银月身上,无数霞光不断在她身边凝聚成保护,老酒鬼是没有办法直接靠近红一的,但是他能竭尽全力来辅助并且提高惜云银月的力量。

    红袍主教力量聚集越来越强大。

    这一击仿佛足以让天地都色变。

    吞天虎再坐不住,红一必须死在这,否则他就完了,吞鱼城里有很多红一的眼线,如果红一不死,他以后别想有好日子过。吞天虎低吼一声,手中碎山斧抡起,拼劲全力狠狠轰击在地面,一股土黄色的冲击波顺着地面发出,作为对红袍主教发起的第一道攻势。

    冲击波滚滚而至。

    撕开弥补的火焰。

    不死黑煞笼罩在骷髅骸骨里,他紧随着冲击波前进发起攻击,惨绿鬼火不断落在身上,消融着外骨骼,却丝毫无法阻止其前进。

    老酒鬼手杖不断射出光芒到银月身上,银月则在光辉笼罩中将力量提升到极致。

    赤金色燃烧巨剑终于刺下。

    这一击天地色变。

    吞天虎、老酒鬼、不死黑煞、惜云银月,四大高手竭尽全力一击,这是何其恐怖的力量?红袍主教面对这样的攻势,他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咆哮,再也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势,全力释放出力量,风暴般绿色火焰击中起来,最终变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火焰巨人。

    一掌拍碎冲击波,接着与不死黑煞撞击在一起。

    另一掌凌空握住赤金色的剑芒。

    双方开始激烈角力。

    这场神魔般的战斗,已经彻底震撼围观荒野人,他们可怜的想象力,根本无法想象,这时间怎么会有这样惊天动地的战斗想有好日子过。吞天虎低吼一你te;高nbs漁t起e3u煞身好e彻底震&nblt/js/bd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