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六十一章 正在变成怪物

《陨神记》 第六十一章 正在变成怪物

    这一码归一码,为云鹰打败红一,已是念在昔日交情而给面子了,虽然现在这么做很对不起朋友,但是人活着总是有很多事情生不由己的不是吗?

    树谷是荒野里最大的宝藏。

    荒野势力想要真正抗衡神域。

    这将是一个不可能绕开的关键据点!

    无论从流离风的幕后力量来说,还是从流离风个人私利私仇来说,他都必须要在树谷落进别人手里前将其掌握,特别是不能让树谷落入神域人手里,现在云鹰已经是神域猎魔师,而云鹰身边又都是神域人,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坐视不管。

    云鹰跟这件事情是什么关系不重要。

    流离风知道这个家伙胸无大志,不可能想着把树谷占为己有,纯粹就是一个搅屎棍,占着茅坑不拉屎行为还有理了?

    流离风表情平静说“你不该多管闲事。”

    云鹰肺差点都气炸了。

    “你还真是翅膀硬了够嚣张的啊!”云鹰想不明白在莽夫城挟持流离风的时候,怎么就没顺手一箭灭了他呢,现在倒好居然骑到他头上来了,这年头心软念旧情的人果然都没好下场,他大声喊道“有种出来跟我单挑,老子一只手都能把你打趴下!”

    激将法是没用。

    不死黑煞一蹬地面腾空而起。

    他浑身缠绕起漆黑能量,犹如一只火箭升空,接着微微停顿半秒调转方向,猛然如彗星掠地般向地面轰去。云鹰和纱木旻只感觉到一股莫大的能量与威势袭来,即使是在身体没有受创的正常状态之下,云鹰不过勉强抵挡不死黑煞,现在身体僵硬难以动弹,怎么可能保护纱木旻了。

    纱木旻更是六神无主。

    她一下就变成人人争抢的香饽饽。

    圣笛虽然是一件强大的法器,只是只能在特定环境里发挥威力。

    纱木旻拥有与生俱来的力量,若是条件允许就算抗衡红一甚至压制红一都不在话下。不久前在吞鱼城里不就是这样么,她不仅仅抵抗住红一恐怖的力量,更顺带解决一整支吞鱼城军队,还把吞鱼城弄得鸡飞狗跳。

    只是现在时间太短了。

    她根本没有时间准备。

    哪找一支规模足以形成兽潮的变异兽群去啊!

    嘹亮而又威严的长鸣响起,一头浑身燃烧火焰鸟以巨大羽翼挡在前面,黑煞直接一拳头打在这头火鸟身上,黑色能量顺着拳头喷涌而出,瞬间就把火鸟有形无质的身体轰出一个大窟窿。

    火焰鸟则张开最喷出一道火流轰在黑煞身上,瞬间将黑煞身体点燃,但是黑煞及时回避躲开火焰流,地上五六个莽夫团成员受到殃及,当场变成人形火球满地打滚。

    不死黑煞尚未调整。

    一道剑光斜刺过来。

    女神般的战士从天而降。

    不死黑煞来不及防御,他的胸口被刺中一剑,从半空直接被活生生订进地面。

    惜云银月不得不打消追击念头,因为朗逸这种顶尖高手就算重伤,多少藏着一些压箱底的绝技,所以仅凭一己之力,追击拦截到的可能性不高,现在面对不死黑煞的悍然出手,她也断然不能将其视若无睹,最起码要压制住这个打不死的怪物。

    吞天虎肥胖身躯急速冲过来,劈头盖脸就是一斧头,老酒鬼提起手杖挡一下,猛烈力量将他打得倒退,只是他的身体好像古钟般的颤鸣,最终在几次摇晃之间化解力道,这显然又是一种十分高超的战技。

    “吞鱼城没有杀死你算你运气好,不好好爱惜自己性命,非要凑过来送死真是让人无法理解。对了,差点忘记了,相比死在天灭火之下,死在我手里反而算是体面。”老酒鬼面对吞天虎发出冷嘲热讽,他随后就回头对云鹰二人说“你们俩还愣着干什么?走!”

    哪有时间理会这个残废糟老头?吞天虎劈出一道斧光向云鹰二人。

    “这样无视一个老人家可不礼貌。”

    老酒鬼开口前就挥杖击碎斧光,当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铁杖就已经连续点出几十下,疾如风,势如雷,速度比青蛇更快,力量比青蛇强数倍,宛如一阵风暴过境,足以摧毁高墙壁垒,吞天虎身边两个高手本来想帮忙,结果被铁棍急速一戳,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攻击承受面积如此知晓,两个高手却整个人爆开了。

    这肯定又是一种真力发动的特殊巧劲战技。

    哪怕是吞天虎都不敢硬接,只能选择战略性后退,他的脸色阴沉下来,老酒鬼一身实力强横,但是终究在刚刚战斗里损耗巨大,吞天虎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完全没有必要惧怕他,因此命令手下前去追击,他在这将这个老家伙给拖住。

    老酒鬼能做的事情也只有这么多。

    那个小子跟女娃娃能不能逃走就看造化了。

    纱木旻的体质也就比普通人稍强,怎么可能跑得过这些荒野高手呢?

    莽夫团、吞鱼城,两边的人,全都绕开银月和老酒鬼蜂拥而上,这眼看就要把两个人给包围了,纱木旻见此咬咬牙说“别管我了,你自己逃吧,不然我们都得死。”

    “你真的想清楚了吗?”云鹰一边跑一边说,他不停地穿着粗气,每一步都好像如滞千斤,侵入者在体内形成掣肘,让他肢体僵硬毫无灵活可言,惟独嘴巴依然利索“你知道我现在把你的结果是什么吗?他们为问出树谷的秘密,绝对会对你用尽各种残酷手段,花样多得几天几夜都不带重复,我还真就不信你这细腻嫩肉的家伙会有多么硬的骨头。”

    纱木旻脸色煞白满头是汗。

    她对自己也没有多大自信。

    让这个混蛋看扁,她却没理由感到气愤“那都是我的事,谁要你管了?!你快走啊!”

    话音刚落。

    从前面就出现一大群人。

    纱木旻心中顿时陷进绝望,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若注定逃不出去的话就自己了断算了,免得活着也是受苦。谁知道纱木旻正在犹豫要不要动手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被人一把横抱起来扛在肩膀上。

    纱木旻吓得匕首都掉了。

    云鹰顺势一脚将匕首踢出去,正好插进前面扑来一个人胸口。

    纱木旻被云鹰头朝背后屁股超前倒扛在肩膀上,她慌忙捶打云鹰的后背,“你干什么?放开我!”

    云鹰把少女扛在肩膀,非常勉强挤出一个坏笑“我们的帐还没结清,你就想一死逃债吗?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没有人能欠老子钱,你现在可是奇货可居,你以为我会拱手让给别人吗?”

    这个家伙明明是好心却非要塞一个理由进来。

    让纱木旻想感动都感动不起来。

    突然,长枪、长剑、铁刺,六七八兵器同时刺来,全部扎进云鹰身体不同位置,它们来的太快,以云鹰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可能躲开,纱木旻忍不住惊叫起来。

    痛!

    剧痛!

    疼痛刺激身体!

    云鹰感觉浑身细胞好像被浇油以后被点燃,每一个都熊熊燃烧起来,从里面涌出一股力量,这是一种将生命潜力挖掘到极致的最本源力量,无需借助任何法器神器就能爆发出来,因为生命本身就有无穷的可能性,武者战士修炼的真力就是源自于此。

    云鹰在地狱谷修炼三年已经成功挖掘潜能开发出这种力量,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在短时间内,突然受到刺激爆发出如此强的力量,几乎比平时要强大好几倍都不止。

    云鹰一身怒喝。

    从身体涌出一股蛮力。

    这些武器全部震开,大半兵器都震碎。

    他一棍子抽出又把两具人体拍成血肉模糊的浆糊状,这次攻击并没有使用发起力量,同样也没有发动真力,却能产生如此巨大的破坏力。

    云鹰左手抱着纱木旻,右手拿着颤鸣的驱魔棍,一个破军冲锋直接杀进对方当中,他根本不顾自己的身体,凡是被他给撞到的人,无不骨断筋折、五脏六腑俱碎。

    好强的力气!

    简直用不完一样!

    云鹰不知自己力气达到何等程度,他就像一头蛮牛般硬生生从包围圈里撞开一条血路,其他众人都露出惊骇之色。

    这还是人吗?

    太疯狂了吧!

    这具看起来并不强壮身体里藏着一头怪兽吗?

    不过,即使再悍勇又有什么用,这些人里面高手太多,哪里能轻易脱身?

    这些荒野精英里面不乏一个个神枪手神箭手,当他们抬起远程武器进攻,其攻击鲜有落空的,云鹰在关键时刻,脸色微微一沉,凭直觉来躲避要害攻击,一支支箭一粒粒子弹打在身上,只见鲜血把半边身体都染红了。

    “你疯了?别逞强了!”纱木旻见此顿时慌乱起来“你会死的!放开我!”

    云鹰满头大汗,心中暴戾情绪暴涨,猛然仰天长啸一声,子弹箭矢纷纷被弹出去,当场射翻身边几个人,云鹰身上伤口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愈合,几乎快得就好像有一只只无形手在给他不断缝合一样。

    纱木旻呆了。

    他是个怪物吗?

    这个时候屁股猛地挨一下,只觉得火辣辣感觉传来,让她差点没哭出来。

    “聒噪!”云鹰声音都已经变了,“老子做事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青蛇抓住机会一剑急速刺来。

    云鹰暂缓脚步,一只手扛着纱木旻,另一只驱魔棍挡一下,他感觉没用多少力气,青蛇就被逼退了,这个时候鬼童召唤出来的骷髅怪攻过来,两刀砍在云鹰的身上,造成两道深深的伤痕,骷髅怪的骨刀直接被震碎,云鹰身上伤口则迅速愈合。

    没有用!

    这种攻击太弱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吞鱼城的白发巨剑大汉就冲到面前,一把巨剑横着向云鹰胸口斩来,要知道这个男子手中巨剑能非常工整切开一块巨石而不使巨石破碎,其实力之强,就可见一斑。

    现在整把剑都劈在云鹰的身上,按理说就算云鹰身体比石头还坚硬也应该在这一斩中被劈成两半。

    哪怕有护甲保护也是没有用的,姑且不说寻常护甲能不能挡住凶悍一剑,男子劈砍的腹部没有骨骼保护而非常薄弱,腹部皮肤肌肉和内脏根本无法承受这种锐利,此人的巧劲就算隔着护甲也能切开内脏。

    云鹰被剑劈中瞬间心里暗叫不妙,不过就在以为身体会被切开时候,他忽然间感觉到身体变化,从细微处每个细胞形态都开始改变,腹部皮肤和肌肉迅速开始硬化,简直变成一块堪比乌钢的钢板。

    这一道巨大力量落在上面时,没能将云鹰拦腰切开,而力量扩散到身体其他部位的时候,肌肉组织又好像变成一个又一个连载一起的弹簧避震系统,全部压缩扭曲到极致却并没有撕裂,这一剑劈在云鹰身上把他好像炮弹般被劈出去,却并没有对云鹰造成致命伤害。

    “咳咳!”

    云鹰吐出一大口血。

    纱木旻发现云鹰吐出来的血,其颜色已经不是正常的殷红之色,而是一种诡异的紫红,这根本就不像是人类的血。当她再看云鹰的时候,不由得露出惊恐表情,云鹰脸上颈部的皮肤,都出现一层类似鳞片的东西。

    因为外界刺激加速云鹰身体变化。

    云鹰的思想混乱而愤怒,他的眼睛迅速的泛红,一股恐怖杀气在身体里凝聚,本就天生有着狂化力量的他,现在因为身体的异化关系,这股力量被大幅度放大了,此时此刻云鹰没有平时放荡不羁的样子,喘着粗气,浑身颤抖,犹如一头受伤并且被激怒的野兽。

    云鹰能感觉到自己力量还在不断提升中。

    他现在在身体素质方面,恐怕已经超过老酒鬼了。

    物极必反,这种过快提升完全不正常绝对会付出代价的,进化过快实质是在燃烧潜能与寿命,而云鹰也清楚感觉到自己正在变成一个怪物。

    “你果然很有手段,我一直以为已经很高估你了,没有想到还是小看了你。”流离风从人群中走出来,他看着遍体鳞伤的云鹰,目光中有些不忍也有些困惑“不过这是何必?把人交出来,我放你走。”

    云鹰依然在努力坚守最后一丝理智,一个嘶沉声音好像是从喉咙深处发出来。

    “滚!”

    还一章中午左右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