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六十二章 荒野大事件

《陨神记》 第六十二章 荒野大事件

    白发男子自信,除非有法器护体保护,否则直接承受猛烈斩击,哪怕是猎魔师也不可能还站得起来,现在这个家伙非但站起来并且看似没有受到重创,这未免也太颠覆尝试了吧。

    云鹰的身体已经开始发生变化。

    这种变化是荒野里都闻所未闻的,他的肌肤变得烤过一样变得发红,周围弥漫着丝丝肉眼能见的蒸汽,好像整个身体就是一台高速运作的蒸汽发动机。另外云鹰身上出现很多类似变异组织黑色鳞片,本来漆黑瞳孔彻底变成暗金颜色,周围则缠绕代表嗜血狂暴力量的血丝。

    瞬间变异?

    变形领域的进化者?

    巨剑大汉就不信邪,他闯荡荒野这么多年,什么变异人没见过,至于稀奇古怪有异能的生物也领教过不少,遇到这种情况,首先不能胆怯,否则气势就先输了,直接一箭过去,管他什么妖魔鬼怪,当场一剑砍死就是了。

    巨剑大汉提剑而起,身体腾空而出,由上至下劈落,向着云鹰的脑袋斩去,他倒是想看看这个年轻人是不是真有刀枪不入的躯体,他也想看看这个年轻人是不是真杀不死。

    云鹰变得眼珠微微闪动暗金光芒。

    双眼内弥补血丝更加密集,几乎完全被红色充斥。

    他的右手快到极致的抬起来,剑刃一握,捏入手中。

    锵一声巨响!

    周围荡起一层气流,人人都能感觉到这股力量的强大,可云鹰雕像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手臂变得漆黑泛着类似金属般坚固冷光。

    这道巨大无比剑刃就被他死死握在手里,一缕缕鲜血顺着剑锋淌下来触目惊心。

    流离风也好,巨剑大汉也罢,哪怕是云鹰自己都呆住,因为这个举动纯粹是条件反射般下意识的动作,云鹰在没有发动任何法器力量的情况之下,竟仅仅靠徒手就抓住连钢铁都能砍断的一剑,右手只是略微受伤,一根手指头都没断。

    这手指异化是怎么回事?

    云鹰看着自己变得漆黑右手就觉得眼熟在哪里见过一样,他脑子里蹦出一段遥远的记忆,当初在荒野里遭遇沙帝,这个魔族外表给他造成很深印象,哪怕是重型狙击枪都没办法造成丝毫伤害,现在再看自己的右手竟与其相似之处。

    白发男子面露惊恐之色。

    血肉之躯,硬接重斩。

    这种情况要么在顶尖武者身上出现,因为武者掌握真力技巧任何一个部位都能发力,因此能在接触瞬间释放力量来缓冲抵消,要么就发生在高度进化的超级变异人身上,这种变异人已经不能算是人类,他们身体已经强悍到超越普通生灵的地步。

    他属于那种?

    咔嚓一声。

    巨剑断裂!

    白发男子慌忙撤退。

    云鹰将半截剑刃夹在手中,猛然弹指向对方抛过去,白发男子慌忙把断剑横在胸前,半截断刃打在断剑上面,大块金属一起炸裂成碎片,白发男子好像被炸弹炸中,当场被震伤倒退,无数碎块像子弹般洒向周围。

    流离风见此情形不得不出手。

    他抬起左臂,纹身般纹路泛起光芒,从手臂释放某种能量,瞬间锁定住所有碎片,他在眼前划出一个大圆,无规律乱射的碎片就好像受到磁铁牵引,全部聚集到流离风面前,互相交织压缩,最终变成一块铁坨。

    咚一声。

    砸在地上。

    白发男子这才落在地上,他捂着胸口就开始倒退,只是充满惊恐和骇然。

    这不是人,是一个怪物。

    云鹰一双眼睛冷冷的扫视在场其他人,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起来,这个年轻人虽然已经身负重伤,但是却依然给人一种能大杀八方的凶悍。

    生命潜能到底有多大?

    这是一个谁都无法回答的问题。

    从简单到繁复,从弱小到强大,无尽岁月里,生命奇迹每时每刻都在看不见地方演化,每分每秒都在不经意间体现出来。

    云鹰现在算是彻底明白,自己的体质天生就不一般,只是以前所表现并不明显,现在每个细胞在侵入者改造中疯狂异变进化,最重要的是在侵入者渗透的过程中,让与生俱来却一直潜伏的某种天赋苏醒了。

    这种天赋一直都有的。

    类似纱木旻的力量,一直深藏体内,需要某个契机觉醒。

    云鹰小时候跟老头子在荒野里求生时就没有生过病,也很少被感染或出现其他症状。如果说这些状况并不明显,可以以身体比较结实健康来解释,那么后来发生的事情就无法合理解释了。

    当得到空间怪石以后。

    云鹰拥有很强的恢复能力和均衡进化天赋,还具备类似某些荒野人的狂暴能力。后来随着云鹰见识增长,他逐渐理解这种狂暴能力的本质,云鹰在使用狂化过程中,其实是刺激身体产生更强力量过程,这种能力就是武者真力的雏形,所以每次发动云鹰在力量速度方面都会有很大提升。

    现在机缘巧合之下。

    云鹰身体潜能进一步苏醒了。

    此时此刻,构成身体的细胞,每个都犹如发动机般在运动,这个过程中释放出强大动能,让每一拳每一脚都能挥发喷洒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力量,浑身发烫甚至冒出蒸汽,血液好像快要沸腾,着其实就是一种在侵入者刺激之下,所产生的升级版狂化能力。

    只是发动机功率再强大,也需要燃料来维持。

    云鹰身体的能量无法维持这种力量,最终结果只能透支潜并且燃烧生命,如果长时间这样下去,恐怕身体会迅速衰老下去,最终将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

    另外侵入者的关系,让云鹰处于一种极不稳定状态,他怀疑自己身体随时会崩溃,这种战斗绝对不能持续下去,他必须要控制住否则不堪设想。

    纱木旻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只是感觉到云鹰身体越来越烫。

    这绝非什么好现象。

    纱木旻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时,云鹰灵机一动,把她忽然放下来,从地面踢起一把匕首,横在娇嫩的脖子前,然后对流离风说“全部滚开否则就要了她的命!”

    流离风和纱木旻都是一呆。

    云鹰直接回答道“她是唯一知道树谷所在并且能打开树谷的人,你们说如果我把她给解决了,你们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众人脸色都大变。

    这小子是想玉石俱焚啊!

    流离风十分冷静说“我很了解你,你不会这么做。”

    “那是你还不够了解我。”云鹰呼吸渐渐平稳,体温在迅速下降,身体异相逐渐恢复正常,他感觉到一阵强烈晕眩,只是强打着精神说“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我不是一次做了,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流离风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云鹰这个人不管怎么变,他骨子里狠劲儿是始终存在,这种人要是被他给彻底惹怒,自损三千杀敌八百的蠢事不是干不出来。云鹰看起来好像很没骨气很没斗志,其实骨头硬得很,一旦把他逼急了,恐怕未必做不出来。

    流离风正在思索解决办法。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感觉身体一颤,脸色微微发生变化,回头想营地看去,只见一道绝美身影,正拖着一道绚丽剑光杀来。

    “又出什么状况了?”

    流离风闭目仔细感知,只发现黑煞躺在地上,浑身抽搐,难以动弹,他的身上布满剑伤,每一道深深剑伤里都泛着白光,让它难以愈合。原来惜云银月的圣光剑对这种死侍有克制作用,死侍几乎无法以任何手段杀死,惟独圣光剑造成伤口难以愈合,不死黑煞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战斗力了。

    惜云银月落在云鹰身边,伸手一抓,提起两人,从重围中跃起,随手一剑甩出,三四个不知死活的人,当场被她劈断。

    几人顺利突围。

    鬼童直接说“追!”

    流离风摇头“先不要追了。”

    鬼童露出不满表情,为什么不追呢?这个女人明显没多少力量,至于那个年轻人就算有古怪,只是状态极不稳定,凭现在人手,未必不能解决。

    流离风看着三人渐渐远去身影,他的眉头已经皱到一起,犹豫几秒钟,最终叹息道“黑煞经过红一一战就快损耗殆尽,又被那女人的光系神器所创,已经不能在战斗了,以我对云鹰的了解,他不会把女人交给神域,我们先保存实力再说……何况,还有一件重要事情可以做。”

    老酒鬼也已经全身而退了。

    吞天虎望着大战结束,满目疮痍的营地,满脸颓然之色。

    一个身影走过来,正是那个莽夫团的青年。他把绷带一圈圈缠绕在左手上,用漫不经心的态度看着这个人,直接开门见山说“这次失败行动对于我们来说,只是失去一次机会,但是对于你来说,得罪红一那个老怪,荒野里你还有容身之地吗?”

    “你是来嘲笑我的吗?”

    “不,恰恰相反,我想帮你。”

    吞天虎眯起眼睛看着眼前这个不过二十岁上下的青年,他早就已经看出来了,虽然莽夫团的老大,名义上是实力强大的黑煞,但是实际上真正有话语权的,应该是这个年轻人才对,他不知道其中原因,但是年纪轻轻就能管理这样一支团队,这个年轻人绝非等闲之辈。

    流离风以看似平淡的口吻说“事到如今,你只有一条路,就是加入我们。”

    吞天虎脸色陡然一变,随后脸上涌出一股怒意。

    “你先别急着拒绝,我想以你脑子应该不会想不到其中关键。”流离风语气平静,好像没有什么劝说意味,只是在阐述一个基本事实“你只要成为莽夫团一员,我们势力联合起来,红一也要忌惮三分,唯独如此有一线生机。我的邀已经发出,至于接不接受,全看你自己。”

    吞天虎到底是一个心机深沉而且聪明的人。

    当他仔细权衡其中的利弊以后,发现自己确实无路可退。

    最终只好做出决定。

    这一天。

    审判教会主教身份曝光。

    这一天。

    吞天虎接受流离风邀成为莽夫团成员。

    审判教会的真是身份一旦公开必然会掀起轩然大波,而吞鱼城与莽夫城融合两大荒野势力合二为一,又会为这个混乱世界增加一份变数。

    黄昏,流离风站在沙坡上,风吹乱了头发,一双目光充满疲惫与复杂,他不知道这样的生活何时能结束。不过有些路,一旦踏上就没法回头,注定只能一条路走到黑。

    “我只是想帮帮你。”

    他远眺荒漠尽头,望着天云城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