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三十二章 以身试毒

《陨神记》 第三十二章 以身试毒

    “草,为什么油灯都不点?”

    狡狐大声嚷嚷着,肥硕身躯挤进小屋一

    云鹰能感觉到女王身体的温暖柔软,乃至呼吸之间喷在后颈部的潮湿温热,那一双修长玉软双手,还有藏在破毯里的坚硬锐器,

    害怕、惊悚,紧张?

    云鹰不知道怎么形容此刻心情,反正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刺激感,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感觉

    狡狐有些恼怒叫起来“你是死了么,也不出个声,怎么还躺着床上?起来!”

    “你干什么?”云鹰不敢露出任何异样,更不敢从床上起来,只是故作虚弱说“我需要休养,不要打扰我!”

    “我呸,擦破点皮而已,小子怎么就这么娇气?战利品也不要了?”狡狐一边走一边把银灰色毛皮丢过来,赫然是一张相当完整的狼皮,从体型来看肯定是在头狼身上剥下来的“你看,不错的皮,保暖又坚韧,还能做一套品质上乘的皮甲,真是便宜你了对了,枪也不收回了,当做是战利品吧”

    “你说什么呢,这本就该是我的战利品!”

    头狼是云鹰杀掉的,枪也是云鹰捡回来的,这死胖子拿着本该就是云鹰东西,居然还一副打赏他的样子!

    “你别不识趣,没老子据理力争,你以为这些东西落得到你手里?喂,老子跟你说话,你他妈敢躺着……”狡狐说话到一半,突然就现床上轮廓,虽然光线不好看不太清楚,不过依然能分辨是个人体,而且多半是个女人,从姿势来看,正在搂着这个混蛋小子,他忽然露出一个**而又怪异表情“哎哟,你小子开窍了嘛,家里藏了个女人,让我看一看”

    现了!

    女王紧绷起身体,锐器又顶了顶

    云鹰觉得尖锐末端就快刺进皮肤了,他立刻冒出一身冷汗,慌忙喊道“我找女人,你要你管?我……我没穿衣服,你走,快走!”

    “哈哈哈!难怪火气这么大,这干活时被打搅,我也会生气的,大家都是男人,理解,理解!咦,你这女人身材看起来不错,长得怎么样,够不够骚,让我看看,现场顺便教你几招,我是这方面高手”

    女王身体微微颤抖起来,她又气又怒已经到临界点

    云鹰也吓得亡魂直冒,死胖子简直是想害死他,他感觉说道“胖子,你不会是想跟我抢女人吧?”

    “呸!你没出息样子,老子要多少女人没有?犯不着跟你这小子抢!”狡狐好像受到侮辱,破口大骂即使,觉得也很没趣,“这次本打算叫你参加庆功宴,既然忙着对付女人,也就罢了,我们走!”

    狡狐骂骂咧咧离开小屋,外面佣兵都叫嚷起来

    “这个小鬼也有女人了?”

    “真是稀奇事情啊!”

    一个个猥琐的脑袋探头探脑的往里张望,他们很好奇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鬼能弄来什么样的女人

    “看什么看?别人是雏儿,这么多人看着,还怎么干活?”狡狐大声叫几句“女人有的是!”

    雇佣兵在大笑离开

    云鹰又紧张起来,立刻对背后女人解释说“别生气,我想快点支开他,没有冒犯的意思”

    女王的手无力垂下

    她没有任何动静!

    云鹰忍不住用胳膊碰了碰她“他们走了!”

    女王身体渐渐像虾米卷曲起来,没有出任何的声音,这下有点不太对头了!

    云鹰才现女王脸色苍白嘴唇青,几簇乌黑秀被汗水凝在脸颊上,浑身都在轻轻地颤抖,正在忍受着某种剧烈痛苦般

    “难道是伤势有复了?”云鹰赶紧把油灯点上,只见她却紧咬牙关,对于刚刚不敬言辞,她也没有任何心思愤怒与追究,“你伤在哪里了?”

    云鹰扫过女王妙曼起伏身躯时,他在腹部衣服现几个破洞,立刻把女王衣服拉开一截,只见紧绷平坦的小腹似乎有伤口,伤得不算深,有溃烂迹象,周围本富有弹性的白皙肌肤变成大块大块青黑

    这是怎么回事?

    啪!

    血腥女王一掌拍开,她强忍痛楚喝道“把你的脏手拿开!”

    “这明显是了毒,而且情况蛮严重的,这么下去内脏都会烂掉的”云鹰终于明白血腥女王为什么这么虚弱了,他露出为难而又奇怪的表情“不过伤口不像被咬的,到底怎么回事?”

    血腥女王很不领情说“你别管,滚!”

    “你怎么就不知好歹!”云鹰火气也上来了,“老子两次救了你,你非但不领情,还摆着这副臭脸哦,对了,你刚刚更是想杀我妈的,若不是看你知道荒野外世界的秘密,你以为我他妈想救你!”

    女王被气得直哆嗦“你……”

    “别逞强了,你撑不了多久,再不治疗会死的”云鹰摇摇头说“我也不妨直说了,你要是死在我这里,只能把你扒光开膛破肚,你长得这么漂亮,我相信做成标本放在营地里,还是很有纪念价值的”

    “你敢!”

    “不敢?我有什么不敢?”女王越来越虚弱,没有反抗之力,云鹰的胆子也大起来,总之这个女人不能死在这里,他还指望从这女人身上套出离开荒野的方法和路线呢,“不想死,就请你配合一点!”

    血腥女王剧烈咳嗽,猛地一口血吐了出来

    哇,这么严重,她不会真快咽气了吧!

    女王闭眼深深呼吸几下,当再次睁开来时,眸子里没有情绪,已经变得异乎寻常的平静,用一种冷淡口吻说“三天前,我追踪魔的踪迹,找到他的一个据点却不慎暴露,因此遭到他的手下围攻,虽然我杀光了他们,却也付出一些代价,还被一个用毒镖暗算所伤”

    当说到这里

    她把手里一支短镖递出来

    “你这刚刚就是用这东西顶着威胁我?”云鹰接过来,毒镖形状流畅,材质也是上乘,布满倒刺,非常锐利,还涂着一层墨绿颜色,现在有一些凝固血迹在上面,这东西不像是普通荒野人能拥有的武器,“妈呀,真是好危险!”

    女王果然心狠手辣!

    若刚出了点岔子,云鹰必然就没命了!

    “他这么多手下被杀,必然现了我的存在了,只是不知底细也不知有没有其他猎魔师在关系,以魔狡猾的秉性不会轻易出手,所以选择暗观察并且试探”血腥女**音变得非常沉重“今天的扫荡团领就是他的手下之一,这次进攻目的根本不在营地”

    虽然早就猜到了

    但是还是感到很吃惊

    “难怪明明不太费劲打败对手,你却偏偏要做到如此地步!”云鹰恍然大悟说“你是在虚张声势啊!这么明显你觉得他会看不出来?”

    女王闻言微微一愣,她自信扮演非常完美,没有露出破绽才对,这个家伙怎么能感觉的这么清楚?

    她应该是已经骗过了对方

    否则今天不可能这么结束!

    “这魔到底是什么?”

    “魔,残忍暴虐、歹毒狡猾,一切灾祸根源,更是人类的夙敌,我作为一个神恩沐浴之下猎魔师,猎魔是天职,你们这些没有荣誉、没有信仰的人是永远不会明白的”血腥女王说到这里,又缓缓地闭上眼睛“我也不知道这只魔的实力如何,我甚至不知道今天表演能否骗过他,你救了我两次,给你一个忠告吧,赶快离开!”

    云鹰一愣“什么?”

    “黑旗营地非常不安全,现在处境像游走在钢丝上,若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他在荒野上势力很大,摧毁黑旗营地并非难事,也许是明天,也许是现在”血腥女王重新睁开双眼,黑宝石般清澈的眸子透出一股凝重,“现在趁着一切还来得及,离开,逃吧!”

    云鹰依然无法理解“魔”是什么存在

    这位猎魔师的女人没道理骗他,不过她连魔都没有见到,只是跟对方几个手下交手就受伤如此,这说明这位年轻的猎魔师与那个魔绝对是存在很大差距

    黑旗营地或许真的危险了!

    云鹰忍不住吞一口唾沫,“他妈的,害得老子感觉背后凉飕飕的,不过你伤成了这样为什么不跑?没胜算的!”

    “逃跑?”

    血腥女王半靠着墙艰难坐起来,此时此刻十分虚弱的她,却有一种撼动人心的凄美感,她的目光炯炯有神,其充满狂热坚定和信念,更有对这个无知者嘲讽不屑

    “荒野蝼蚁又怎么理解猎魔师的信念和觉悟!”

    “好了,好了,我怕你了,我是蝼蚁,我是臭虫,你是高贵的猎魔师,你是高高在上女王,这件事大家心里知道就好了,请你不要老挂在嘴边了行不?”云鹰有些不耐烦,“不管怎么样,我先把你的伤治好,外面团里有一个家伙,他叫螳螂,你应该听过,这家伙整天喜欢研究毒草毒虫,他有办法帮你治疗的,我把他叫过来偷偷帮你治疗?”

    “不行!”血腥女王冷冷回答“这个荒野里没人能信任的,不能让任何人看到我现在的状况!”

    这个女人太倔了

    那该如何是好啊!

    从血腥女王的情况来看,这种毒应该不会很强烈,否则也撑不到现在淬毒武器并不是毒性越强越好,实际需要考虑更多的是时效性,有些毒素可能很强烈能见血封喉,但是持续效果非常短暂,突战斗过程不是随时都能抹毒的

    云鹰端详短镖几秒“我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

    女王话都没有生活玩,让她目瞪口呆的事情生了

    云鹰抓起毒镖对着手臂一刺,利刃在胳膊立刻造成一道伤口,女王瞪大眼睛看着这个少年“你,你干什么……”

    “等着!”云鹰痛得直冒汗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仿佛对自己这种天才般的主意而自豪“我回头来救你!”

    说完

    推门而出

    “救命,救命啊,我毒了!”

    “螳螂呢?螳螂在哪,叫他来救我!”

    女王呆呆看着狼狈冲出去背影,竟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这个家伙脑子有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