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六十三章 老酒鬼的真实身份

《陨神记》 第六十三章 老酒鬼的真实身份

    云鹰因为担心流离风那孙子追来,他的状态好不容易平稳下来,实在没有办法再打一架,因此整天没有休息全速赶路,终于顺利的回到沙洲营。

    沙洲营算是云鹰的半个地盘,有山海峰带领五百神域士兵驻扎,距离神域长城也很近,莽夫团和其他荒野势力,即使再嚣张也没胆子在这里闹事。

    “我本来以为只是一次普通的任务,结果一不小心就丢了半条命,如果不是运气好现在已经交代在外面了。”云鹰满脸后悔之色“如果早知这么危险,我就算打死也不会参加进来,那个丫头片子是时候把费用结算一下了!”

    云鹰回去路上满腹抱怨。

    真是个没有骨气的家伙,真是替他觉得丢人。

    三个队友包括老酒鬼在内都懒得理他,云鹰见自讨没趣,只好悻悻闭嘴。不过不管怎么说,纱木旻是麻烦的代名词,绝不能轻易暴露在任何人视野里,否则指不定还会引来更大的麻烦!

    当回到沙洲营以后。

    第一件事情就是买来面具让纱木旻戴上。

    云鹰又揪住一个巡逻的士兵,让他把山海峰给叫来,让山海峰调集一两百个人,全面封锁周边区域以防不测。

    荒野势力不管在强大,只要在沙洲营这种地方,云鹰都有自信能勉强挡一挡,所以现在最需要担心的反而是神域,如果是神域出手来抓人,他就真没有任何办法。

    天云城高手如云,姑且不提老一辈强者,哪怕是年轻一辈中,都有一大堆难缠的角色,云鹰是玩玩不想与他们交手的。只是现在任务报酬还没有拿到手,直接把她送走是不太可能的,万一她回去以后拒不付款,云鹰上哪里喊冤去?只好封锁消息,秘密藏在沙洲营。

    杂货铺前有一个干练利落的短发美女,当见到云鹰带着几个人出现,她立刻兴奋的大喊一声,立刻小跑到云鹰面前,“太好了,你总算平安回来了,我还一直在替你担心呢。”

    云鹰对她做一个噤声手势。

    让小怪鸟四处巡视,当确定没人跟踪窥视,立刻走进杂货铺里面。现在已经是黄昏时分,店里根本没有什么客人,金白百无聊赖坐在铺子里刺画,有两个美貌又勤劳的女店员在忙上忙下布置货物。

    老子在外面出生入死。

    这个家伙倒是过得舒坦。

    金白感觉到有人走进来,从脚步就能听出其中一个是云鹰,只是云鹰脚步比以前跟沉重凌乱,似乎是受伤或不在状态,另外几个脚步声中分辨,似乎有两个顶尖高手。他微微抬头侧目,目光在瘸腿老酒鬼和一个绝色美女身上扫过,却也没有多问,又重新低下头,继续做着手里的事情。

    “你怎么才回来?调查的怎么样?”

    云鹰被胖子山海峰和紫菱搀扶中到摇椅上坐下来,只觉放松的一瞬间,浑身骨骼劈啪作响,正发出散架般发出一阵,现在状态就像一滩烂泥,拍在椅子上就再也抠不出来了。

    完了。

    该不会瘫了吧。

    云鹰感觉动弹不得。

    前天一场大战后,反而没有那么痛苦,只是云鹰深知侵入者的厉害,它对身体影响依然在持续,现在已经到火烧眉毛不得不解决的地步。因此已经没有什么时间在这里耽误了,面对金白的文化,清清嗓子说。

    “我已经查清楚了,没想到红一这老鬼居然是惜云朗逸,难怪他能创办审判教会,难怪他手底有这么多猎魔师,毕竟以前在天云城,这老儿可是猎魔军团的军团长。怎么样?佩服不佩服?这次我能活着回来真是命大,如果换成是你早不知死多少次了!”

    惜云朗逸!

    金白闻言一愣。

    紫菱则脸色大变。

    哪怕是想象力在丰富的人也无法将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吧?

    惜云朗逸是什么人啊?天云神域第一猎魔家族的中流砥柱!

    虽然没有惜云星光名气大,好歹是天云城最强猎魔师的代表任务之一!

    这家伙的实力在整个神域都可以排进前十,其身份更是无比尊崇高贵,怎么会跑到荒野里做这种事情?可现实就是如此,信不信都一样,反正都不会改变,北辰总帅交给云鹰的任务算是调查清楚,只是却还不算完成。

    “这件事情关系重大,如果贸然把消息在神域传开,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结果。”云鹰有些为难的揉了揉太阳穴,他想起初到天云城时遇到的事情,又想到这个任务虽然是北辰天下达,其实星光城主也在密切关注,只是关注程度无法预料,“为安全起见,你们暂时不能对其他人泄露,胖子。”

    山海峰一个激灵,手忙脚乱站出来“卑职在,问有什么吩咐?”

    云鹰将自己的猎魔令牌丢给他“你去长城军团找副军团长战龙,把这件事情告诉他,让他回天云城转述给北辰天。”

    山海峰一张胖脸顿时涨得通红,额头都渗出汗水,几乎激动要跳起来了,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交给他来做,这明显是要赏他一份功劳啊。长城军团副军团长对山海峰来说已经是高不可攀的大人物了,这么惊天动地的消息若能经过他传进天云城更大大人物耳朵里,这对他来说将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收获。

    “是,是,是!”

    “卑职就算赴汤蹈火也要完成这一重任!”

    山海峰生怕云鹰会收回命令,连续叫三声,一抱拳倒退,然后扶着头盔离开,立刻准备去执行任务去了。

    紫菱有些难以置信对云鹰说“这么重要的事情,前辈你怎么可以让这个不靠谱的胖子去做?”

    “这死胖子看起来愚钝,其实是外粗内细,精明的很呢。”云鹰摇摇头说“正因为这个家伙是个小人物不起眼,而他所管理的监察站本身就隶属长城兵团,由他去传这个消息最合适不过。当然,我们还搞不清楚神域是什么态度,让这胖子去试试也好,万一他有个三长两短,我们也能从中抽身。”

    众人一阵无语。

    这家伙还真是腹黑之人。

    总之关于朗逸的事情必须慎之又慎,朗逸好歹是天云城里赫赫威名的大人物,他就算已经叛逃神域,但是在神域里面肯定还有很强的能量,要解决他们几个,真不是什么难事。

    惜云银月没有做任何表态,从走进来以后,她的目光就始终落在旁边一个糟老头子身上,冷不丁的忽然开口说道“坤离前辈,你到底准备装聋作哑到什么时候?”

    老酒鬼正打开一瓶酒满脸陶醉的嗅着,惜云银月这句话,让酒瓶微微一颤,却依然一言不发,自顾自喝一口。

    云鹰这才想起来。

    这个老头子身份不明。

    难道他也有什么问题吗?

    惜云银月面对其他人诧异的表情,她藏在破烂袖子下面一只手微微握起来,隐隐约约有一股火热的能量辐射开来,让整个房间内温度莫名提高好几度“坤离以前圣殿武者团的最高指挥使,手持曙光守护者,指挥数百圣殿武者,尊为天云武圣。”

    天云武圣?

    靠!好响亮的绰号!

    云鹰顿时被吓一跳,这么一个响当当的名号,用在这个猥琐而且又瘸腿的落魄老酒鬼身上真的合适么!金白也露出诧异的表情,虽然在地狱谷期间,他们专门研究过天云城里各大家族的资料与大人物们的情况,只是仅仅局限天云城以及其他一些主要城市军团。

    圣殿是一个比较忌讳的机构,虽然没有直接的实权,但是能影响到每个人,据说圣殿是一个可以直接跟神沟通的地方,所以有着超然而且机密的地位,地狱谷也没有资格对圣殿指手画脚。

    云鹰想起北辰曦。

    北辰曦不就是圣殿武者吗?

    北辰曦的实力已经够强大了,现在眼前这个糟老头子,居然是圣殿武者团的前任团长,他巅峰时期的实力能达到多么恐怖的程度?这样跺跺脚都能在神域引发地震的大人物,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幅模样呢。

    “天云武圣?呵呵呵呵呵。”老酒鬼顺了顺额头前稀疏的枯发,一脸满不在意的样子,犹如是在说上辈子的事,“现在废人一个,孤魂野鬼而已,银月侄女你真是太抬举我了。”

    老头子这句话也算是承认了。

    惜云银月面无表情盯着他“那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所有人都看着他。

    老酒鬼轻轻地叹息一声。

    他知道今天是肯定瞒不过去了。

    老酒鬼将瓶子里的酒咕咚咕咚喝个精光,“这件事情牵扯之重大,绝非绝尘的死这么简单,你们确定要听么?小娃娃们,不要怪我没有警告过你们,有时候愚昧的活着没什么不好,有些事情一旦卷入进来,就再也没办法脱身了。”

    “有这么严重?那算了!”云鹰浑身也不瘫软了,一个鲤鱼打挺就跳起来,立刻说一句,“我还有事,回头再见。”

    惜云银月瞪他一眼。

    纱木旻也恶狠狠的看着他。

    云鹰面对大家不同目光,最终只好悻悻坐回去,心里却在咒骂乱七八糟的麻烦事怎么总是一件一件找上来?让昔日武圣变成这副德性,这种事情会是寻常的事情么?一心想要平平稳稳安安乐乐过日子怎么就这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