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六十六章 分头行动

《陨神记》 第六十六章 分头行动

    荒野蛰伏隐藏势力无数却都忌惮神域武力而不敢露面,这百年来唯一敢与天云城作对数十年而不被毁灭,只有暗核会一家而已。不过也就只能搞搞恐怖活动,比如袭击、爆炸、下毒、破坏,乃至盗窃抢掠,全都是些下三滥的阴招,小打小闹对神域根本无法造成伤筋动骨的影响,反而让神域人对荒野势力更加憎恶,从而内部变得更加的团结。

    云鹰有时甚至怀疑星光会不会是故意留着荒野势力不铲除,就是为让神域时时刻刻都有些威胁和压力却有不至毁灭的地步,正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所以神域齐心向上又能人辈出,另外暗核会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能——背锅。

    云鹰在地狱谷呆了三年,他深刻认识到挂着暗核会名义干事那叫一个方便。

    反正这些大人物的心思和想法,绝非云鹰这种渺小到地缝里的人能猜透,云鹰也没有绝尘那种死脑子,凡事不求甚解,平日难得糊涂,是一种好习惯。

    云鹰满心只想怎么进去,这个组织行事作风与严密周全是出名周全,从地图上来看其总部,更是在环境极其恶劣地方,哪怕潜行功夫了得也不一定能进去。

    最主要难点是与暗核会难分难解的恩怨。

    这样冒失进暗核会别说是寻求帮助,弄个不好就是自投罗网,历经千幸万苦没治好病,结果到头来还得吃子弹,太不划算了。

    不过暗核会与寻常荒野势力是不同的,不仅仅是形态不同,其内核也不同。

    普通荒野势力不管在强大,终究只是一群莽夫而已。

    暗核会这个组织聚集大量荒野科学家,拥有数以百计科学家与学者,所以充斥着大量通古晓今的文化人,因此有着与众不同的思想信仰,所以说从本质就与普通荒野势力不一样,这是一个地道的探索者势力,既然是探索者相对普通扫荡者来说会冷静很多,只要找对方法未必不能坐下来好好聊聊讲讲道理。

    事不宜迟。

    不能再拖了。

    那就尽早出发吧。

    蝰蛇把云鹰送到门口。

    两人已经商量好相关事宜。

    这个时候云鹰感觉到熟悉的波动,从漆黑街道里走出一个穿着破破烂烂斗篷的女子,虽然光线昏暗而且带着兜帽,但是依然能看见对方明亮的目光。

    蝰蛇看了银月一眼。

    银月也迎上目光。

    两人视线在空中碰撞,竟然犹如实质般,仿佛可以擦出火花。蝰蛇微微皱皱眉,他低声笑两声“是你的朋友么?你身边果然都是人中龙凤各个都很不简单,我就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吧。”

    蝰蛇说完就退回酒馆。

    银月眯着眼睛看着他远去。

    蝰蛇和银月是第一次见面,不过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强大。蝰蛇没有想到云鹰身边会有这样的人,银月没有想到小小边缘营地也会这样深藏不露。

    “我要走了。”

    银月开口就是要走。

    红一老鬼卷土重来怎么办?

    这样一走了之也太不讲义气了。

    老酒鬼以前再厉害都没用,现在战力还比不上银月呢。

    “放心吧。”银月满脸淡然一副你惹的事情跟我无关的架势,她也看出云鹰的担心,这家伙为活命没有什么出格事情做不出来,只好对他解释清楚“红一本就身怀旧伤,现在没有痊愈情况之下,又经历这一场恶战。我没有立刻动身追杀他,他恐怕已经暗暗庆幸,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再出现。”

    “真的假的?”云鹰表示十分怀疑,不过银月这个人有一说一,从来都不会开玩笑“我就放心了。”

    “如果现在就掉以轻心就为时太早了。”银月对云鹰说道“现在几支荒野势力都盯上纱木旻和树谷宝藏,但是这些在明处的敌人不足为虑,你们现在要特别防备暗中势力。如果我是你就不会把纱木旻带在身边,否则迟早会出事的,不如早点送出去。”

    云鹰点点头,又问“你说的暗中势力似有所指,难道除吞鱼城和莽夫团,现在还有其他势力能对我造成威胁?”

    “无论是荒野还是神域,所蛰伏势力都比你想象中多,你要是以为对树谷感兴趣的就只有他们就大错特错,但我多年没在附近荒野里活动,新生势力出现我也不了解,只是知道有一个人,你不得不小心防备。”

    “是谁?”

    “他叫风回。”

    云鹰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就觉得非常耳熟,因为在天云城乃至在地狱谷训练的时候,风回这个名字经常跟银月、北辰曦、冬归雪等超级天才并列,所以想必也是一个非常杰出的年轻天才。

    惜云银月轻轻叹息一声,她似乎想到什么往事,略有些沉重黯然“风回算是我的族兄,他是朗逸的独生子,其人行事作风非常缜密且有手段,从小到大都是天云城耀眼的新星,只是几年前与朗逸一起退隐,至今下落不明,朗逸重伤未出,有可能会派儿子对你动手。”

    说到这里的时候。

    银月感到有些唏嘘。

    风回算是她的兄长,也是族内关系最好的人,银月小时候性格跟现在截然不同,活泼而且调皮,每次闯祸都是风回替她拦下。她印象中的风回是一个温和而又缜密的人,犹如四月暖风,俊逸高大,与人和善,虽然才华横溢,但没有什么心机。

    现在到底在哪里?

    他会卷进上一辈的恩怨里去吗?

    云鹰感到几分危机感“这个风回跟你比如何?”

    “如果论修炼速度,他略逊了半筹。”云鹰听到这里脸色虽然不太好看但多少放心了,既然修炼天赋比银月弱一些,那么就不是那种无法抵抗的存在了,谁料银月又补充一句说“但是他毕竟比我大好几岁,所以修炼时间更长,若真要动起手来,我未必是其对手。”

    “好了,别说了,你们家族都是一群妖孽,难道这年头天才都喜欢扎堆吗?”

    银月见他愤愤不平样子,忍不住浅浅的一笑,刹那风情绚丽夺目,只是没有人看到罢了“你的天赋不在我之下,只可惜没名师指导,也没有足够资源辅助,不过即使如此区区三年成长到现在这种地步也不简单,但是力量越大,所背负的就越沉重,这是宿命,逃不掉的。”

    “你就别说我了,你有想过自己吗?你总不能一辈子都复仇吧。”

    她略微做出沉思样子,这副美女思考的画面美绝人寰,除眼前这个少年外,怕是不曾展露在任何人见过,所以让人很难想象像她这样完美的人,这样飘飘然仿佛仙人遗世独立的人,也会被俗尘琐事所困扰么。

    “今后事今后再说,我只做眼前该做的事,至于成败结果都不重要了。只要在路上,我的脚步就不会停下,只要抵挡在前面不管敌人是谁,我的剑都不会停止。”

    “如果挡在前面的是我,你也会砍我么?”

    “照砍不误。”

    “靠!”

    “所以,你要努力变强,真有拔剑相对一天,最起码要让我砍不死你,这样即能问心无愧,也能于情无愧。”

    这女人倒是想的够好。

    “嗯嗯,就冲你这句话,我到时候会留你一命的。”

    银月有点哭笑不得。

    真是给点颜色就开染坊了。

    这都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呢?太久没有跟人好好说话,一说起来就没完可不行啊!

    银月摇了摇头,再没有多说什么,说了一句告别的话,随后留一道潇洒背影就离开。

    月光洒在她的身上。

    她的步伐很轻,但是快而坚定。

    这个女人总是这样喜欢独来独往,一旦认定的东西就难以改变,一旦决定去做的事情就会坚持到底,千山万水也难以阻挡,云鹰可没有这种精神。非但没有这种精神,反而是一个怕麻烦的人。

    说起麻烦。

    最大的麻烦是该解决了。

    纱木旻和紫菱两个人在屋里吃饭,老酒鬼则坐在一边只顾着喝酒,这老家伙真是半分钟都离不开酒,只怕这么喝下去不要说他本来就元气大伤命不久矣,就算是个正常的大活人也得给酒精给醉死了。

    “老前辈,你就能不能振作点?”紫菱一边趴着饭一边对这个毫无武圣风采的糟老头子循循善诱“你要相信奇迹,哪怕再重的伤势,只要找对方法,一样能医治的。可你这些年为什么就不想想办法?光喝酒就能治好伤势?!”

    老酒鬼咧嘴一笑“我这种情况虽说不是完全没有希望恢复,但简直难于登天,就算是天神下凡,恐怕也回天乏术。”

    紫菱却说“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

    老酒鬼翻翻白眼“无知的女娃娃懂什么。”

    “老爷爷,不如你跟我去树谷吧。”纱木旻眼珠子一转,突然想到什么,这个老头子就算废了,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依然比云鹰那混蛋厉害,而且对神域已经死心,为什么不拉他回树谷呢,有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镇守,树谷以后会更安全,“我们牧神的后人都是好人,一定会好好招待你的,说不定还能找到治好你的办法呢。”

    紫菱就不干了,她与云鹰是坚定的利益同盟“老前辈是前辈来的人,你这是在挖前辈墙角。”

    纱木旻对她抗议表示无视,她越想越觉得这事可能能行,连忙又说道“只要你带我去树谷,我保证给你找好多好酒,我们树谷的百花酒是天下一绝。”

    紫菱顿时就不高兴了。

    这个女人也太过分,前辈辛辛苦苦帮了她,现在却还要拐走前辈来的高手,这简直就是白眼狼啊。

    “别人小丫头这么有诚意,你就答应了她吧。”云鹰从门外走进来,他看一眼满地空酒瓶“他妈的,也不能让你白占便宜,喝了我这么多酒,总该帮我干点活。”

    老酒鬼微微一愣“你想送她回去?”

    这不是废话么?这女人就是个不定时炸弹,如果继续留在身边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紫菱,金白,你们两个也走一趟。”

    纱木旻一下就放下碗站起来,“你真要送我回树谷?”

    “不然留你在这里能有什么样?你是能暖床还是能帮我生娃?”云鹰有点不耐烦的摆摆手“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老酒鬼、紫菱、金白,你们三个负责送她回去,金白记得给我把尾款讨回来,一块黑晶也不能少。”

    纱木旻早就归心似箭了。

    现在云鹰这摆明是嫌她麻烦要把她送走,连半点挽留的想法都没有,更别说什么离愁别绪了。好歹是一起战斗过出生入死过的,他这做法让纱木旻没有理由的感到很恼火。

    云鹰却没有商量的打算。

    她绝对不能再留在这里了。

    纱木旻心中充满抵触,只是一想到树谷里族人在遭受劫难,而她这次出来的使命已经达到,找回部族遗失多年的圣器,又能趁机把老酒鬼紫菱几个可靠的人带回去,金白虽然是一个疯子,但应该不是邪恶的坏人。

    有这样的三个人前往树谷又有圣笛的辅助。那怪物应该也是能对付的了。至于云鹰?不去就算了!

    这个满脑子都塞满黑晶的混蛋。

    你这么对我一定会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