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六十七章 试探

《陨神记》 第六十七章 试探

    树谷是一个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地方,独立于荒野神域外的世外桃源。云鹰以前的理想不就是找一个这样的地方安度此生么?不过随着现在见识变广了,他也知道这种想法太天真,哪有什么真正的人间净土。

    不过,树谷这样的地方倒当真是举世难寻,他也是很想进去看看的,只是身体状况每况日下,为安全着想不得不放弃。他必须立刻前往暗核会寻找荒野科学家的救治,而纱木旻也不能长时间在荒野逗留,只能分头各自行动了。

    云鹰直到几人临行前还在反复叮嘱,让金白千万要记得点清楚尾款数目,黑晶这玩意儿再多也不压身,能多拿一点就多拿一点,这辈子能不能一劳永逸就看这一票了。

    人人都说树谷里蕴含惊人宝藏。

    既然进宝山肯定是不能空手而归的。

    云鹰又给老酒鬼准备上乘好酒,毕竟紫菱还稍微嫩了点,金白够强但不稳定,惟独老酒鬼能独当一面,这次能不能安全抵达树谷,倒是得多多仰仗这位老头子。

    纱木旻一句话都没说连道别的话都没有说。

    云鹰直到这丫头片子素来与他不太对头,只是她不是一直想要回树谷么?现在给她安排人送她回去赌个什么气?这种小女孩的心思真是猜不透也懒得猜,反正管你怎么任性,钱是不能赖掉的。

    小队趁着夜色就出发了。

    老酒鬼背着大酒葫芦,巨蜥背着好几十瓶酒,正借着黎明前夜色烟雾悄无声息的离开沙洲营。紫菱与金白紧随其后,纱木旻被护在中央,这一走就是百里左右。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快要渐渐亮了。

    几个人稍作修整,让坐骑休息休息。

    老酒鬼已经喝完三瓶酒,满脸都是醉酒潮红,正目光迷离准备将酒瓶丢掉,他突然发出一声惊疑,猛然甩手将手里酒瓶抛射向一个方向,本来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酒瓶而已,只是从老酒鬼手里射出去,却发出刺耳无比的尖啸声。

    酒瓶突然就在半空中停住。

    下一秒中间出现一条缝。

    这个完整的酒瓶无声无息被工整切成两半掉在地上。

    夜色里出现一团黑雾,黑雾渐渐地散开时,一个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黑色身影出现,只露出一双眼睛,双手握着一把笔直长刃,两只眼睛死死盯着老酒鬼。

    “小心!”紫菱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立刻掏出一张驱魔弓拉开“有埋伏!”

    刹那间,十五六个蒙面人出现,他们显然早就做好伏击准备,不晓得什么时候靠近这里,现身前几人居然毫无所觉,光凭这份匿形的本领,恐怕就不是泛泛之辈。

    为首蒙面人做一个手势。

    十几个蒙面人就好像黑暗中的鬼影急速靠近。

    紫菱猛然射出一箭,迎面击中一个蒙面人,当场将其身体贯穿。

    虽然驱魔弓干掉一个目标,只是蒙面人的速度太快,她甚至来不及拉开第二击,蒙面人就已经靠近几人一丈左右空间,他们的身体就像鬼魅般无声无息弹地而起,只是叫人毛骨悚然一幕出现了。

    蒙面人好像撞到肉眼看不见的利刃。

    当他们跳起来的瞬间就被切成好几块的碎块。

    金白轻轻地勾了勾手指,几条环绕周围丝线外放,两个蒙面人的脖子被勾住,他只是轻轻一拉,两颗脑袋就好像被风吹落的蒲公英般飘落下来。紫菱在旁边看的暗暗咋舌,心中暗道没有想到这个金白竟然也有这么厉害的手段。

    金白几根手指连续弹动。

    十几根致命丝线像游蛇般发出。

    这些细丝就算在大白天都肉眼难辨,更何况是在现在这种环境之下。

    为首黑衣人被封锁逃窜空间,随后一根根都狠狠的扎进黑衣人的身体里,每一根丝线都切中要害部位,金白手指弹动就准备将其给碎尸的时候,突然黑衣人全身爆出一团黑雾,竟然凭空的消失在原地。

    几乎在同时。

    纱木旻面前砰的一声闷响,也出现一团黑色的雾气,一把笔直长刀从里面刺出,刀锋直接向纱木旻身上捅过去。金白微微皱眉没想到这个人是个猎魔师,而且其手段是金白所没有见过的,现在想要掉头对他发起攻击,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长刀刺过来瞬间。

    突然被旁边伸出一只手给抓住。

    黑衣蒙面人头领抬头一看,只见到满脸猥琐笑出一口黄牙的家伙,他不晓得什么时候如影随形般跟在旁边,这一刀因为被他抓住的缘故,无论如何都已经刺不下去也拔不出来。

    老酒鬼抬起手掌对着黑衣人首领脑袋就是一掌。

    这一掌就要落到黑衣人首领脑袋的刹那。

    老酒鬼觉得手心一松,原来黑衣人首领,再次发动不为人知的能力,他连人带刀消失了,只留一团消散的黑色武器。这是非常古怪的能力,有短距离瞬移的本事,而且能够无视障碍物,有这种能力的杀手确实是很难缠的角色。

    紫菱连忙拔出驱魔棍就要去追。

    “别追了。”老酒鬼摇摇头说“他穿得是鬼雾袍,凭我们是追不上的。”

    紫菱非常好奇“这是什么法器,为什么能瞬间移动?”

    老酒鬼似乎对这件法器颇为了解“倒也不是真正的瞬间移动,只是一种特殊的高速遁术,让发动者能通过细小缝隙通过障碍物,但是无法在完全封闭的状态之下逃走。荒野里这么广阔,如果他一心想逃,就凭这件袍子,我们就不可能追的上,反而可能露出破绽。”

    鬼雾袍是几百年前一个魔族的法器。

    这个魔族当初造成很大轰动和祸乱,其实这个魔本身实力在魔族里属于平庸行列,只是最终足足发动几十个高阶猎魔师在两猎魔大师带领围攻才将其杀掉,这个魔之所以会这么难杀,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件袍子。

    老酒鬼摸摸下巴有些困惑“我记得这件鬼雾袍一直都被收藏在神域里,没听说赐给过某个猎魔师才对,这个人的身份究竟是……”

    “不管是谁。”金白漠不关心将丝线收回“我们必须走了。”

    没错,无论对方是谁,这次摆明是冲着纱木旻来的,只是太低估纱木旻身边几个护卫而已,谁知道这次行刺失败以后会不会来第二次第三次。这个地方不能久留了,四个人加快速度离开。

    …………

    沙洲营。

    蝰蛇酒馆。

    蝰蛇拿着布巾擦拭着玻璃酒杯,露莎则在他身边坐着,两只手撑着下巴,满脸都是高兴之色“云鹰哥哥和流离风哥哥几年不见都变成熟了,也都变得厉害了,真替他们高兴,只是不知道下次再和他们见面时候会是什么时候。”

    蝰蛇露出一个平和的笑容“他们都这么关心你,有时间一定来看你的。”

    露莎点点头,她觉得自己真的很幸福,虽然活在残酷世界里,只是从小到大遇到的人,全都是好人。她也没有什么奢望,只要这样平平淡淡过下去就好了。

    蝰蛇将擦得晶莹剔透的玻璃杯挂好,嘱咐露莎两句,随后退到房间里,他刚刚关上门,背后就出现一团黑色武器,黑衣蒙面人好像凭空出现一样。

    这个人把口罩拉下来,从里面露出一张平凡到丢到人群里就再找不到的脸,嘴角挂着血迹,显然受到一点伤,老酒鬼就算实力是不存一,却不是寻常人能轻易应对的。

    幽灵低声说“虽然云鹰没有在身边,但是另外几个是颇为厉害角色,其中有一个老人具备不输给高阶猎魔师的实力,我不敌他,只能暂退。”

    “知道了。”

    蝰蛇眉心微微出现一些褶皱,却很快就重新舒展开来了。

    幽灵低声问道“需要加派人手再试试吗?”

    “既然连你都奈何不了,光靠我手里这点人,恐怕也是无济于事的。”蝰蛇摇摇头放弃继续追击的念头,这时他打开抽屉,拿出一封信放到桌子上,“何况,现在有突发事件出现,我们有其他重要任务要做,那边的事情就先放一放。”

    幽灵立刻问“是什么事?”

    蝰蛇将桌上信笺抛出,柔软纸张脱手瞬间,变得像飞镖般尖锐,竟然画出一条笔直坚硬得轨迹,几乎能将人的脑袋给切下来。

    幽灵抓住打开扫一眼,他平凡普通的脸顿时涌现出惊容,终于明白蝰蛇为什么会这么说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也亏他还能这么震惊。

    “这样吧,你亲自去一趟长城兵团,把暗核会总部资料交给他们。”

    “你是想引神域部队攻打暗核会?你不是刚刚让云鹰去暗核会了吗?我们想要的东西不就……”

    “因为事态恶化比想象中严重,关键时刻,便宜行事,云鹰这个人未必靠得住,我们冒点风险也是应该的,快去吧。”

    “是!”

    幽灵一点头,全身变成黑雾,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蝰蛇走到过去,轻轻推开一扇窗,东升的太阳已经高刮,当窗户被打开的瞬间,让温暖的阳光就透进这个阴暗的房间,也映在他一张犹如刀削斧凿般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