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七十八章 乌鸦来刺杀

《陨神记》 第七十八章 乌鸦来刺杀

    老族长死了!

    他就这么的死了!

    焦炭只觉脑子炸开。

    愤怒、绝望、仇恨、悲伤,像一把把刀插在心中搅动,又好像烈火在脑海里撞击。

    变异人发出比野兽更恐怖的咆哮,让缠绕在身上的弓弦一下就断裂几十根,一只手臂伸出来狂怒一扫,瞬间把八九个神域士兵给拍得骨头寸寸碎裂。

    当!

    这时一把巨剑挡在巨臂挥舞的轨迹之上,战龙身影快得像瞬移,截住焦炭的手臂继续摆动,从而防止造成更多伤亡。

    他狠狠地在焦炭身上劈一剑“不想吃更多苦头就老实一点。”

    不用命令。

    士兵们扑过来再次将焦炭给制服。

    “吼!吼!吼!”

    焦炭只能发出愤怒而无力的怒吼,即使拥有万夫莫当的恐怖神力,他在这种情况之下也无可奈何,只能瞪着眼睛看着这些可恶的人。

    雷鸣冷冷一笑抬起手。

    神域士兵就把十个火山族人被压到面前。

    雷鸣面对动弹不得的超级变异人“我再问一遍,城市在什么地方?”

    焦炭只是怒吼却不说话,谁知道雷鸣也不多问,他抬起的手轻轻地放下,焦炭绝望而愤怒的看到,十道剑光斩落将十个族人的脑袋给砍了下来。

    又十个人被送上来。

    雷鸣重复说过两遍的话“城市在什么地方?”

    焦炭心中充满怨恨和痛苦“别杀他们!”

    剑光斩落。

    人头落地。

    又十人送上来。

    这十个都是族中孩子,他们都吓得尖叫。

    雷鸣将重复过三遍的话再说一次“城市在什么地方?”

    焦炭终于彻底崩溃,他没有办法眼睁睁看着这些人死,只能无比屈辱的说“别杀其他人……我说!”

    雷鸣再一次将手放下。

    十颗脑袋又落地了。

    焦炭痛苦咆哮挣扎起来,他不明白他明明愿意开口,这个恶魔为什么还要杀死无辜的族人!

    雷鸣冷漠的看着他说“记住,如果有下次,别再让我问三遍。另外,你只有一次机会,敢耍任何花招的话,这里所有人都要为你而死,而且会死的很惨。”

    战龙在旁边只是嘿嘿直笑“老雷你还真有两下子。”

    山海峰也对这位将军感到十分佩服。

    焦炭没有办法记住现场所有人的脸。

    这两个带头者却已经死死烙在心里了。

    焦炭心里暗暗发誓,如果能活下来,他要用自己这双手,将他们骨头一寸寸捏碎,用自己的拳头,将他们一拳拳锤成肉泥。

    一定要让这些杀害老族长付出代价!

    一定要让这些恶魔为今天所做的事情后悔!

    焦炭心里无论多恨,现在都无可奈何,只能沦为傀儡带路。两百个幸存的火山族人被束缚住,被看押在数千神域战士的中央,焦炭已经被五花大绑,只有两只脚能够走动,他没有任何的机会。

    老族长的话不是没听见。

    他真的没有办法在这种情况之下做出选择。

    如果焦炭不带他们去火山城,族人就会因为他而被一批批全部斩首,这对焦炭来说是无法面对的,所以明知道这些人动机不轨,他还是不得不带着他们前往火山之城。他并不知道神域的可怕,虽然这里有数千战士,但是他相信火山城力量一定能对付他们的。

    这时在附近山上潜伏隐藏着一支神秘的部队。

    这支部队人数不算太多,只有数百个人而已,全部清一色黑衣蒙面的统一装束,只有最前面两个人有所不同。

    两人中一个是穿着鬼雾袍背着一把长刀的蒙面人,另一个则穿着中长宽大的皮风衣,身材高大板寸头面目看似平庸却气度出众的男子,他的眼角部位有好几条疤痕。

    “看来他们确实找到了前往暗核会总部的入口,这次暗核会在劫难逃。”幽灵压低声音对眼前的男子说,“我们也该行动了。”

    “暗核会底蕴深厚,神域想消灭他们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完成的事情,不过未来这段时间有暗核会牵制住神域注意,我们的事情做起来也会容易很多。”

    蝰蛇目光不断闪动着光芒,让人猜不透他心里想什么,也不知道他究竟想要什么。

    下一秒。

    几百人的队伍突然行动。

    从山顶一跃而下,没有交流,无声无息,这支部队的人虽然不多,但是各个都是相当实力的人。

    …………

    云鹰躺在实验室。

    从头到脚已经插满各种装置。

    十几个荒野科学家打扮的人在忙碌。

    云鹰已经被折腾大半天,彼岸花在抽取血液样本以后一直没再看到他,当再次出现的时候,手里已经多出一支装满药剂的针管。

    针管插进云鹰的颈部。

    所有药水都被推送进去。

    云鹰骤然清楚的感觉到,从头到脚不适和痛苦好像潮水般褪去,有效,有效,没想到区区一支药水能如此立竿见影?这女人真有两下子嘛!

    “你的运气很好,如果再晚几天,我也束手无策。”彼岸花却没有云鹰表现出来的这么惊喜,黛眉微凝,正在思考,“你不要高兴太早,这件事没这么简单。”

    云鹰左右晃晃脖子“我感觉不错,身体的异常消失了。”

    “因为侵入者被我特制的药剂给暂时冻结住,它们的活跃性变成正常状态的百分之一,几乎已经进入到休眠的状态。”

    “也就是说侵入者并没有被杀死。”

    “是不可能被杀死的。”

    “这种休眠能维持多久?”

    彼岸花摇摇头回答说“侵入者适应能力非常强,它们会迅速产生抗性,所以时间不会很长,最重要的是,同样的药水,没办法使用第二次。”

    这事情料想也没这么容易。

    那么究竟该怎么做?

    彼岸花非常坦白说“这几年时间里,我仔细研究过罗斯特的侵入者,甚至已经能仿制出一部分,只是还没有完全破解侵入者的特性。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侵入者本身复杂性外,最主要因为侵入者始终处于高速变异进化中。罗斯特为制造这批侵入者用大半辈子,后期以自己身体为实验体,最起码培养了这些微生物三十年,其中变化已经很难根据数据去推演。”

    这可真就复杂了。

    “最重要的是,侵入者繁殖起,它就会与宿主基因融合,因此是不能直接通过体液和血液传播,即使你把你的血抽出来注进我的体内,侵入者也没有办法在我的身体里繁殖。罗斯特为把侵入者移植进你的体内,他促成侵入者的一次脱胎换骨的突变,新一代侵入者性质已经大有不同,更因为在你体内繁衍三年,已经完全融合你的基因,所以与当初完全是两种东西。”

    云鹰挠挠头“这么复杂?我听不懂!”

    彼岸花翻翻白眼,这个没文化的家伙,她用最简单的方式解释“简单来说,侵入者并不稳定,它会根据宿主体质变化,当进到不同宿主体内,就会变成不同的侵入者。现在你体内提取出来的,与当初罗斯特的截然不同,甚至根本就是两种东西。”

    彼岸花拿出一台显微镜“你自己看看。”

    暗核城的设备比黑水基地更好,这台显微镜显然看的更清晰,那些提取物经过简单处理染色以后,非常清楚的呈现在视野里。云鹰非常清楚地记得,当初在黑水基地的时候,他看过罗斯特的血液样本,除已经异变的血液细胞以外,有密密麻麻的绿色微型微生物在身体里面繁衍,那种绿色东西就是侵入者。

    现在云鹰视野里没有绿色东西了。

    所有侵入者颜色变成金色,绝大多数并非游走状态,它们全部像宝石般,一颗颗镶嵌在正常细胞之上,让正常的身体组织已经发生很大变化。

    云鹰倒吸一口凉气“为什么会这样!”

    “这就要问你自己了。”彼岸花以一种狐疑的目光打量云鹰,“我怀疑你的体质有问题,甚至怀疑你是不是一个正常人类。”

    云鹰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不是废话么?老子不是人是什么?

    云鹰又想到自己身上一些与众不同的地方,他不禁感到困惑,只是一个普通人,他的那些特殊天赋是哪里来的?这一时间还真有些说不准了。

    云鹰摇摇头“你管我是正常人还是什么,我不想被这些侵入者弄坏脑子,你得想个办法帮我解决才行。”

    “这办法是有,只是需要时间。”

    只要有救就行了!

    云鹰松一口气。

    云鹰病情是能得到暂时控制,至于接下来该怎么治疗,又需要拿什么特殊材料,云鹰都会毫不犹豫去做,因为活着永远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

    云鹰正准备再了解一点的时候。

    轰的一声巨响!

    大门被炸开!

    数个守卫从外面被轰进来,每个人都被炸得支离破碎,当被洒进来的时候,全变成一块块焦黑碎肉。接着一大群人闯进这里,其中带头一个身材巨大魁梧,全身都是黑色,穿着羽毛般的衣服,浑身缠绕着阴森凶戾的气息。

    “是乌鸦!”彼岸花的几个手下都露出骇然之色,其中一个壮着胆子站出来“你在干什么?凭什么无缘无故闯进这里!”

    没有回答。

    一枪射过来。

    荒野科学家脑袋被打爆。

    云鹰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不过就算不用猜都知道,这些人肯定是来刺杀彼岸花的,这个女人现在是唯一能救云鹰的,他可不希望彼岸花有什么三长两短,因此连忙对彼岸花喊道“快走!”

    乌鸦冷酷地说“谁也走不了!”

    陨神记官微yunshenji 半醉游子微信公众号bzyz1234 加微信可以随时与我交流,也可以及时收到各种相关动态。希望喜欢本书的书友帮忙多多分享与转发,让更多人看到云鹰逆袭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