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八十七章 一盘很大的棋

《陨神记》 第八十七章 一盘很大的棋

    天云城,两个巡逻侍卫经过城主府花园,有位身穿灰色素袍的长者又坐在亭子里了,他的眼前摆着一个大大棋盘,有两色棋子分布在其上,星光大师并没有对手博弈,只是一个人坐在棋盘前看着什么。

    年轻侍卫忍不住多瞧一眼“城主大人在干什么?”

    “嘘!小声点!”年长侍卫压低声音瞪他一眼,“不要打搅城主大人,你难道没看出来他在下棋吗?”

    “下棋?下的什么棋?”

    “当然是天云棋盘,这棋盘是颇有来历的,传说神魔大战刚刚结束的时候,神民开始聚集在众神创造的城市里,生活日渐富裕充实起来,可是在当世几乎没有消遣活动,人们的生活都感到很单调。”

    这个在城主府已经十几年的老兵忍不住卖弄起自己的见识来了。

    “你知道吗?当时第一任天云城城主是参加过神魔大战的传奇猎魔人之一,也就是惜云家族的先祖,夜观星辰运动轨迹与大地良田千顷阡陌纵横的场面,突然脑子里有一道灵光闪现,结合天地经纬纵横,万物生生相围的现象,创造出天云盘,一直传到现在,这不仅仅能消遣娱乐,更蕴含着非常深奥哲理与智慧。”

    年轻侍卫恍然大悟,没想到这棋盘是怎么来的。

    “天云盘分为三个等级,下级纵横十道,中极纵横十五道,上级纵横三十道,其中规则相当复杂,黑能夺白,白能夺黑,攻城拔寨,互相吞并,能演绎各种精彩的格局,无论是政治还是军事,据说都可以全盘缩影其上。星光城主智慧过人又深谋远虑,他早在年少时期在天云棋道就已经能打遍神域无敌手了。”

    两人都对星光城主佩服不已。

    人家年轻时候就能打遍神域无敌手,他们在这个年龄当上城主府侍卫,就已经非常满足甚至觉得光宗耀祖,不过也确实如此,城主府侍卫不是谁都能当的。

    年轻侍卫忍不住问“可既然是下棋,为什么没有对手呢?”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除冬归雪大人以外,星光城主早不轻易与人下棋了。”年长侍卫说到这里,突然间又满脸困惑说“不过说来奇怪,城主大人总是独自坐在花园亭子里,双手各持一色轮流落子,棋盘犬牙交错分布,激战极其酣畅淋漓,就好像,就好像……”

    年轻侍卫替他说“城主大人在跟自己下?”

    这是说得过去的,毕竟已经天下无敌,干嘛还跟别人下棋呢?

    “不,不是的,说来你可能不相信。”年长侍卫左右看看,他把声音压得更低,满脸都是神秘“我在城主府已经十几年,城主经常一坐就是大半天,我总感觉城主大人一直都在跟一个看不见的对弈,城主大人只是代为落子而已。”

    年轻人顿时感觉背后凉飕飕“真的假的。”

    “最重要的是,这个看不见的对手极其强大。”年长侍卫脸色也古怪奇怪“据我的观察,星光大师次次都输了。”

    年轻人瞪大眼睛。

    这实在是太诡异了。

    不过这种事情只是年长侍卫一厢情愿的猜测罢了。

    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人能赢得了星光城主?莫非是神魔么!

    今天,惜云星光倒是没有在跟所谓的看不见对手下棋,他将黑白两色棋子摆在棋盘上,白色代表神域一方,黑色代表荒野势力。

    白色棋子足足上百道,全部都分布在一个区域,非常密集整齐,势力也很强大。

    黑色棋子则散落在外,只有区区一二十而已,且星松散凌乱,又各自为政,但如果能全部集合起来的话,这依然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

    神域与荒野的势力分布,就这么被星光大师随手呈现在棋盘之上,虽然非常抽象,但是细细观察,人们肯定会惊骇的发现,这个棋盘所展示出来的惊人表现力,从而被星光大师的智慧所折服。

    星光大师将几颗白字迅速打进一个区域。

    这个区域环境奇险难以落子,所代表的就是焦灼山脉。

    惜云星光微微眯着眼睛,他盯着棋盘看几眼,眼角微微的浮现皱纹,他知道一场大战已经要展开。接着,让人无比震惊一幕发生了。

    他拿起第一颗被消灭的白色棋子,这颗棋子代表的是北辰海与他的长城军团。

    他拿起第二颗被消灭的白色棋子,这颗棋子代表先后增援的部队。

    他又拿起第三颗被消灭的白色棋子,这颗棋子所代表的是北辰天派出的地狱谷兵团。

    接着。

    他略加思索。

    抽出几颗黑子。

    最后,他盯着代表着冬归雪的那颗白棋,眼角微微地跳动一下,轻轻地叹息一声,突然间好像变得非常疲惫,从座位缓缓地站起来走几步,两只眼睛凝视着一望无际的天空。

    神域的天空。

    永远这么蓝。

    但,天早晚会变得,风暴会在晴朗时在看不见的地方聚集,所以晴朗的时间越长,风暴来临时就破坏力就越猛烈。

    …………

    焦灼山脉。

    火山城外。

    焦炭觉得掉进一个深渊,外来白头老者太强大,这股力量出现在面前时,除愤怒与恐惧以外,什么都做不了,只有深深无力……可是,我不想死啊,我怎么能这么死去呢?

    最尊敬的老族长,还有几百个族人,全都眼睁睁惨死在眼前!

    更有几十个族人因为我的愚蠢而陷入危险,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死去。

    另外不是已经计划好了吗,一定要去外面的世界闯闯看,难道还没有来得及看一眼,就要倒在这里了吗?

    无比憎恨,无比不甘,最终变成无比的求生意志。

    焦炭像摔进深渊却拼尽所有力气,双手紧紧拽着悬崖边缘的人。深渊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有一股强大吸引力吸引力,更仿佛有无数只恶鬼的手,正在拽着焦炭往下面拉。

    他已经没有力气支撑了,摔下去只是迟早的事。

    但一旦摔进去就再回不去了。

    无助,绝望,恐惧。

    焦炭就快崩溃的时候,突然一只手把他从永坠深渊的边缘给拽回来。

    焦炭感觉自己恢复身体意识,他渐渐地苏醒过来,耳边充满轰隆巨响,大战显然还在持续,睁开眼睛首先看到一张非常熟悉的脸。

    一个面目清秀黑发黑眸的青年,双手环抱在胸前,满脸惊讶看着他“嘿,真没想到,你这个家伙长得是个大块头,可是生命力却跟蟑螂一样顽强,内脏几乎都被捣毁了还能扛过来。不过你可得多谢我,若非手里有点好药,无论如何你都死定了。”

    焦炭能幸存不完全是运气。

    这一方面是焦炭强横的身体素质让他的致命伤势并非完全不能修复,另一方面是焦炭有着异乎寻常的求生欲望延长死亡时间。当然最重要一点还是云鹰即使发现了他,再偷偷地把他送到一个隐秘地方,掏出各种神域药品进行续命,总算是把他从地狱边缘给捞回来了。

    云鹰本来还想跟焦炭开开玩笑,当见到焦炭醒来以后,没有意料中死而得生的喜悦,反而满脸沉重之色,目光充满悲伤与自责。他这才想起焦炭倒下地方,满地都是火山族尸体,虽然没有看到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但是就算用猜也能猜到结果。

    “老兄,振作点,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救你,是要你好好活下去,而不是自暴自弃的。虽然你的族人都不幸遇难,但是你并不是一个人。除暗核城里几十个人外,你不是还有我这个朋友么。”

    焦炭目光顿时恢复聚焦,幸亏遇到云鹰,如果不是云鹰,火山族就真要灭绝了。

    “火山为证……你永远是……火山族朋友!”焦炭用并不是很流利的预言说“外门一定会报答你的,我一定会报答你的!用生命报答!”

    云鹰看着大块头唏嘘不已。

    这个世界已经很少能像焦炭这样单纯的人了。

    哪怕是纱木旻还不是背负着责任与乱七八糟的事情?

    焦炭虽然外形与人类相差很大,但是却是云鹰见过最单纯简单的人。

    简单的生活,简单的头脑,简单的理想,他很容易满足,也很容易高兴,可是命运为何如此?非要跟这种人过不去呢。

    虽然火山族的智商与正常人类差不多,但是焦炭从小就没有接触过外界关系,他归根到底还只是一个孩子。现在他经历这一切,无疑给心灵抹上一道阴影。

    这道阴影对人的改变会有多大?

    流离风就是一个例子。

    云鹰拍拍焦炭“报仇的事情,等以后再说,你现在就老老实实把伤养好,其他的事情什么都不要管了。”

    云鹰把焦炭安顿好就重新回到战场边缘。

    这场战斗已经整整打一个小时,整个山谷地貌都快被破坏殆尽。现在非但没有停止的趋势,反而已经越来越激烈。云鹰本来是不太想插手的,一方面是他个人实力实在有限,很难以一己之力改变战局,另一方面无论是帮哪一边,云鹰都不会有好下场。

    现在已经不得不做个决定了。

    暗核会情况非常不妙。

    狼剑好像已经受伤,沙帝苍冥固然强大,谁能想到半途杀出一个冬归雪?冬归雪几年不见变得比当初更强,如果只是冬归雪一个人也就算了,冬归雪偏偏带着一整支猎魔师部队。

    一般神域人认为,有着猎魔大师称号的猎魔师,才有能力独自战胜魔族。

    冬归雪显然还太嫩,如果只是他一个人,恐怕根本无法构成威胁,现在问题就是冬归雪身份之一是猎魔师将军,他肯定是奉命前来支援,所以率领一整支猎魔师战斗团队。

    这支团队都是经验丰富的猎魔师,其中高阶猎魔师就有多达四个,再加上冬归雪,也就意味着至少五个高阶猎魔师,再加上三十多个精英猎魔师,彼此法器又合理搭配能互相配合,攻守兼备,十分完整。

    哪怕强如沙帝也会被拖住的!

    暗核会已经开始陷入颓势。

    冬归雪来到战场不久,又有好几艘神域战船出现,从这些神域战船里面,放出好几千人队伍。这几千人穿着刻满花纹的白色战甲,每个人手持武器不是普通的士兵剑,而是一把笼罩着淡淡白光的清一色大剑。

    光辉骑士团?!

    云鹰一拍脑子!

    冬归雪三年前远击荒野立下战功,他已经升任为光辉骑士军团的副团长了,虽然这个军团数量远远比不上神域里规模最大的长城兵团,但是个体战斗力却明显强过长城兵团,现在冬归雪带着几千个光辉骑士登场,这无疑会给本就脆弱的战局,带来难以想象的变化。

    这也会成为压垮暗核会的最后一根稻草。

    暗核会就快顶不住了!

    不行,绝对不行!

    暗核会不能被摧毁!虽然暗核会在绝大多数人眼里是邪恶组织,但是云鹰不是什么大英雄,所以考虑问题首先想到是他自己和他的朋友,现在要阻止一切就只有一个办法。

    云鹰目光快速在战场巡视起来。

    这支最早兵团实力依然非常充足,最起码有接近两万左右,目前依然是战场的中坚。因为这支部队都是最普通的标准士兵装备,插着军团标志的战船也已经被击毁,云鹰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来自神域什么部队。

    不过,那个厉害的老头子已经重伤无法管理军队,云鹰现在要做的就是将神域重要将领一个个解决掉,如此一来失去指挥的兵团,肯定会瞬间陷入崩溃的。

    云鹰目光扫了扫。

    先落在最前面一个戴着银白面具的人身上。

    从这个人盔甲样式来看,此人的地位肯定不低,估计是先锋将军之类职位。

    云鹰盯着面具仔细看几眼,突然间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他猛地响起三年半前,在灯塔营遇到的一支神域部队,当时率领这支部队的一个大队长。原来是他,这家伙升职够快的,看来不是简单人物。

    这家伙跟老子有梁子,他活该死在老子刀下。

    不过,他不是第一目标,现在军团长重伤深陷敌阵,所以指挥全军的任务一定在副军团长身上,只要解决掉这个副军团长,整支兵团就失去枢纽,到时再逐个击破。

    云鹰不一定打得过高阶猎魔师。

    但是以偷袭情况,这群神域将军对付起来,应该不会太难。

    云鹰在战斗中,最大难点就在于,绝对不能暴露身份,只能浑水摸鱼一击毙命。他的目光扫过时,终于一个魁梧高大目标,当盯着这个副军团长打扮的人背影时,云鹰的嘴角刮起一丝冷笑。

    害火山部落这么多人无辜惨死。

    今天解决你也是活该!

    云鹰想到这里,他的身体一点点开始透明消失了。

    陨神记官微yunshenji 半醉游子微信公众号bzyz1234 加微信可以随时与我交流,也可以及时收到各种相关动态。希望喜欢本书的书友帮忙多多分享与转发,让更多人看到云鹰逆袭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