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三十五章 卑微者的信仰

《陨神记》 第三十五章 卑微者的信仰

    傍晚一

    训练结束

    佣兵又三五成群找乐子去了

    云鹰蹑手蹑脚潜进螳螂工作室,趁着里面静悄悄没有人,抓紧时间翻箱倒柜在几十种药水里搬出几罐,按记忆调制出清理毒素和恢复身体的药剂,螳螂天天把老子呼来唤去,今天偷了点药水就当辛苦费吧!

    云鹰不是一个救苦救难的圣母,更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君子

    黑旗营随时面对强敌来袭!

    这才是云鹰该考虑的问题

    女王战斗力更强,营地就会更安全,营地更安全,云鹰更安全,何况讨好女王也算投资,说不定能多学一点东西,归根到底还是为了自己

    搞定!

    云鹰得意洋洋抱着两罐药水就要离开

    转身一瞬

    他猛见到一道高高瘦瘦的身影站在背后,犹如一个幽灵般没有半点声息,整个人就像嵌进幽暗的黄昏里的一幅画,静谧无声,沉默阴森,看不清脸上表情,两块镜片闪烁着寒光的镜片

    云鹰当场吓了一大跳“你是鬼啊!”

    他到底什么时候出现?竟完全没有任何感觉!

    这时螳螂目光落在药水罐上,云鹰被抓了一个正着,想藏也没有地方可藏,只能情急胡乱瞎编了一个生硬的借口“我觉得我的伤还没痊愈,弄点药水回去用用,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螳螂一张千年冰块脸任何表情,根本无法分辨是否在生气

    嗖!

    螳螂走了过来,当跨出第一步,指缝弹出一把森寒的手术刀

    云鹰瞳孔骤然收缩,偷了点药水而已,这家伙不至于要杀人吧!

    螳螂脚步就像猫般无声无息,身形像鬼影般飘忽莫测,又像一道划过耳畔的森寒刀刃,从云鹰身边无声息经过,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自顾自走到工作台前,戴上手套,拿起工具,点燃油灯

    他一如既往开始工作

    云鹰现衣服已经被冷汗浸透,这么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里,真有一种被毒蛇盯住被死神笼罩感觉,不过反应过来之后,一股恼怒涌上心头“你什么意思,故意吓唬我?!”

    三个队长没一个好东西

    狡狐阴险狠辣,疯狗残暴成性,螳螂更是莫名其妙

    不过螳螂接下来一句话,让云鹰怒火顿时全消,目瞪口呆,愣在原地螳螂说话口吻一贯平淡冰冷,犹如在讲一件兴趣缺缺的小事,其震撼却不逊色一道雷电击了云鹰

    “她的世界,你进不去,我们生于黑暗和荒野,永远属于黑暗和荒野”

    “你说什么?”

    螳螂手术刀熟练刨开一具尸体,用拒人于千里之外冷淡口吻说“记住,走吧”

    云鹰足足怔五秒,螳螂没有再抬头也没有在说话,犹如专心沉浸在研究之云鹰对螳螂的风格比较熟悉,这家伙惜字如金,但是从来不说废话

    这个神秘兮兮家伙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东西?

    云鹰想问却又忍住了

    螳螂不想说的东西,云鹰无论如何也问不出来,何况这些暂时不重要,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女王,哪有这么多时间在这里纠缠?云鹰立刻抱着药水离开了螳螂的工作室

    ……

    黑旗营地央是一套大宅,这套建筑不仅大,而且非常坚固,堪称是营地最体面豪华的住宅

    云鹰想到能接触到更多荒野外的东西,甚至学习到荒野之外的技能,心情越来越振奋而激动他摸了摸挂在胸前的石头,猎魔师也许能挥石头的能力,这也是为什么非要跟血腥女王学习的原因,虽然不知石头来历,但是相信不一般

    当云鹰就要走进血腥女王私宅

    嗖!

    一支箭横空从云鹰鼻尖擦过,四分之一订进身边地上的大石头里,箭羽还在震颤抖动如此强劲的一箭,若要是偏差几个厘米,云鹰脑袋都要被贯穿

    “这里不是你能靠进的,滚!”

    一个巨汉带着数个精英图成员走过来,巨汉是云鹰见过并且认识的,正是精英团的队长,熊!

    这是一个不逊色黄泉几位队长的顶级高手

    云鹰不要说对付熊了,恐怕任意精英团成员都能将其击败

    “你们凭什么拦我?”云鹰不卑不亢争辩“血腥女王让我来的!”

    “哈哈哈!”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女王会让你这小子来这里?”

    几个精英战士都冷嘲热讽了起来

    “一个黄泉菜鸟就也敢来这里闹事?”熊犹如一座铁塔般走过来,俯视着眼前的小家伙,那怒目圆睁的样子像一头择人而噬的怪兽“哪怕狡狐也不敢再这里撒野!老子没有火前,滚回你该呆的地方!”

    云鹰不为熊气势震慑,两只眼睛死死瞪着他

    “找死!”

    熊顿时勃然大怒,正准备动手的时候,从楼里传出一个沙哑嘶沉得声音“让他进来!”

    这个声音像几百条毒蛇同时出的嘶嘶声,让人浑身汗毛都不由自主竖了起来

    熊的表情顿时凝固,满脸困惑和不解“女王,这……”

    血腥女王的声音嘶哑难听却不容置疑,“你有意见吗?”

    “没……没有!”

    熊出连忙恭恭敬敬让开,周围黑旗营地大名鼎鼎的精英团第一队长,女王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这让云鹰不得不佩服女王,因为熊这样的人物不是一般人能轻易驯服的,正比如狡狐疯狗一样,虽然血腥女王力量让他们恐惧,但是要说自内心服从血腥女王,不可能!

    云鹰大摇大摆走进女王私宅

    熊眼浮现出深深嫉妒之色,他跟随女王意见快一年了,却从没有机会进女王死宅,这个黄泉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废物为什么被女王如此的青睐,这到底是凭什么?凭什么啊!

    几个精英团战士纷纷不满的嘀咕了起来

    “女王数日未归,这一回来又是怎么了?”

    “熊老大都没有进过女王房间,这小子凭什么进去?”

    熊喝道“闭嘴!”

    众人面面相觑,悻悻的闭上嘴吧

    血腥女王为什么能在黑旗营地站的这么稳?这压倒性的个人实力是远远之一,其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精英团的鼎力支持

    熊老大是精英团的领袖,为什么对女王如此忠心耿耿?

    其实熊老大的心思,精英团里早已不是秘密无奈血腥女王冷酷冷傲视荒野人皆如蝼蚁草芥,从来都不会正眼看他们一下,精英团的兄弟替熊感到有些不值得

    熊的一双虎目流露出复杂之色

    血腥女王刚来到黑旗营地时,曾经有过一次非常偶然机会,熊见到血腥女王的真面目,可以说他也是营地里第一个见到血腥女王真面目的人哪怕惊鸿一瞥而已,这种不属于荒野甚至不属于人间的美丽,却犹如一道烙印般死死烙在熊的心里

    熊不知道血腥女王来历,不知道血腥女王经历,不知道血腥女王的目的,他对血腥女王一无所知,这些都并不重要,从看到血腥女王的第一眼起,熊就仿佛找到了黑暗残酷世界的神圣净土

    这不完全是卑微者的爱

    这更是一种信仰,每个人都有自己信仰

    熊认为自己看到天地最美丽的东西,世界上最完美无瑕的宝石,黑暗里燃起一道信仰之火,他决定以全部力量和精力去捍卫,虽然肮脏卑贱的他,不配拥有这份神圣珍宝,但是他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任何东西去玷污,哪怕是一点点都不允许!

    “这个小子……”

    熊老大的铁拳不由自主的握紧,只觉得吞几十只腐蛆般恶心!

    这个肮脏卑贱的拾荒者,有什么资格受到女王青睐,又有什么资格进女王的私宅?

    “熊老大,我们不如找两个兄弟把他……”

    一个精英队员察言观色之下,小心翼翼的暗示一句

    熊略加犹豫就说道“你们小心黄泉,狡狐很护短的”

    精英队员笑着说“熊老大放心吧,我们干脆利落,没人会怀疑到我们头上”

    熊老大想起了狼,若狼老二没有死,精英团何必这么忌惮黄泉佣兵呢?他已经失去甘愿两肋插刀的好兄弟,绝不能再容忍心目圣地被肮脏的老鼠破坏,这是活在这个荒野这个黑暗世界里最后的精神支柱了!

    倒霉的云鹰就算做梦都想不到,熊对血腥女王会有着病态的痴迷,他更想不到就因为这点小事儿,他居然彻底把黑旗营地精英团给得罪了

    “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血腥女王一头乌黑秀湿漉漉散落肩膀走了出来

    她没穿斗篷和皮甲,只套着一件长袍,白嫩修长雪颈天鹅般高贵而骄傲,胸前微微乍现的沟壑足以激任何男人兽性,那一双笔挺的雪白长腿若隐若现,堪称最完美的艺术品,更映衬出高挑冷艳的身姿与气质

    唯一煞风景的就是鬼脸面具了

    云鹰懵懵懂懂没有被眼前惊艳,更有诱惑力的东西死死吸引住了他,浴室里整整一大缸的净水似乎已经用完,正在缓缓地被排进管道里面

    “你刚刚在洗澡吗?”云鹰眼睛几乎都快瞪的炸裂“这么一大缸净水,你就用来洗澡了?”

    (ps今天跑长沙去跟总编辑吃了顿饭,回来的有点晚,所以耽误了一下,不好意思哈,下一章马上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