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九十四章 又狭路相逢了

《陨神记》 第九十四章 又狭路相逢了

    ()

    惜云鸿认出云鹰。??

    云鹰自然认出惜云鸿。

    云鹰不记得两人间存在过什么过节,只是此时此刻惜云鸿的眼睛里充满敌意。

    这个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自然没有无缘无故的仇恨,惜云鸿对云鹰的敌意,最早出自冬归雪,冬归雪非常笃定云鹰未来很有可能会成为星光城主的心腹大患。

    惜云鸿对家主的忠诚无人可比。

    他相信家主星光是神域里最伟大的人,谁会对星光造成威胁就是惜云鸿的死敌。

    冬归雪的一次次计划里,云鹰非但全身而退活下来,反而还获得越来越好越来越滋润。而云鹰成长度不在冬归雪以及天云城其他天才之下,恐怕不需要几年就会成为独当一面的人物。

    惜云鸿忌惮北辰天。

    他不该冒险拿云鹰开刀。

    可又担心再过一阵子,他就再奈何不了云鹰了。

    现在这批军人能幸运在浩劫里逃生都靠云鹰,他以一个人的能力救回一两千千人,这将会成为这场惨痛的战役中唯一一个值得称道的事迹!

    几位中更有神域的实权将军。

    这份功劳足以在天云城扬眉吐气了。

    云鹰对他们有救命之恩,无疑能收获一大堆盟友,从而促使羽翼渐渐丰满。

    其实仔细算算。

    这场战是不亏的。

    虽然暗核会没有被干掉,但元气大伤没办法兴风作浪了。

    这次战斗的战果是惨败无疑,但是正所谓福祸相依,惨烈败局之下,其实影响深远。

    长城军团守护军团神鹰兵团,全都是北辰家族直接掌控势力,现在这些力量几乎全部折损在这里,这对本就日暮西山的北辰家族而言,更可谓是顷刻间塌陷掉半壁江山。

    北辰天这老儿始终与星光城主掣肘。

    这个老头子可以说是星光城主唯一的麻烦。

    现在他还有什么底气与城主府叫板呢?倒是云鹰这个小子,本就是北辰家族培养的新人,他很有可能会在这种关键时刻委以重任,再结合冬归雪的预言,让人不得不防。

    无论从个人角度出,还是为家族利益着想。

    这个家伙不该活在世界上了。

    惜云鸿脑海闪过无数念头。

    这些思绪看似复杂却一闪而过,他就以实际行动来表达思考结果。一道薄如蝉翼近乎圆月的精美弯刃泛着光芒升起,猛烈而凌厉的杀机,骤然从里面爆出来。

    没有提醒!

    没有预兆!

    这一击突破两倍音带着惊人力量向云鹰劈去!

    此人一死,北辰家族更加弱势,星光必能独掌天云城!

    战龙经历一系列打击以为自己心脏已经麻木,现在见到惜云鸿对云鹰出手一幕时,他再一次让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同时出一声暴喝:“住手!”

    飞鹏右臂袖子里弹出一抹银光,银蛇般弯曲的剑刃,瞬间交织成剑网,瞬间挡住弧形飞刃。

    云鹰一惊之下,满肚子莫名其妙。

    这个家伙脑子到底犯什么毛病?

    老子不记得杀了他老父或者干过奸他妻女的事情啊!

    “此战损失惨重,必是奸细作祟!”惜云鸿眼睛不眨就给云鹰扣一个罪名,“我早就怀疑此人是奸细,现在更企图以这种低劣手段来掩饰,绝对不能让他活着回到天云城!”

    “你他妈胡说八道!”战龙十分愤怒:“你可有证据?”

    “证据?三年多前,他来到天云城,手持沙之书,自称屠魔苍冥!”惜云鸿果然心思敏捷,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云鹰身上一个破绽,“今天魔族苍冥却持沙之书出现,若非此魔阻挡,我等早就攻下暗核会。还说他不是与魔勾结?否则以他的实力,三年前如何取得沙之书,又为何沙之书重新回到苍冥手中?!”

    言辞果然锋锐。

    云鹰一时有些哑然。

    这种事情从哪里解释起呢?

    云鹰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过镇定自若:“我自会把沙之书的事情解释清楚,那个事后要杀要剐自然有天云法典决断,可你这家伙这么心急想弄死我,难道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要杀我灭口么?”

    战龙坚决信任云鹰!

    云鹰怎么可能与魔族勾结?

    若非云鹰,这些人有几个能逃得出这里?他真是魔族奸细,又为什么要把他们救出去?这分明是颠倒黑白血口喷人!

    山海峰等军人也是有血性的,虽然惜云鸿所说却有疑点,但是没有搞清楚状况就以此作为杀云鹰的理由,难道不觉得太过分也太草率了吗?

    对方到底是猎魔师。

    更是货真价实的高阶猎魔师。

    普通将士哪里敢上前抵挡,只能以沉默来抗议。

    神鹰指挥使飞鹏则以手中剑来表明自己的立场,他全名北辰飞鹏,是货真价实的北辰家人,他怎么会不知道惜云鸿此举目的?

    惜云鸿控制飞刃连续动数次进攻,神鹰指挥使虽然已经半废,但是好歹有一条胳膊完整,他所舞出来的银色剑网无懈可击,至于周围军人则完全不听他命令,这让他感到大为光火。

    不过没有关系。

    不是还有十几个猎魔师么?

    “全部上!今日他必须死在这里!”其中有一个高阶猎魔师和十几个精锐资深猎魔师,这种阵容难道还会不够去杀一个小小的云鹰?

    十几个猎魔师不明所以,但都是惜云家族培养的猎魔师,所以对惜云鸿的命令无条件执行,全都掏出法器就要展开一场毫无理由的围杀。

    “各位云鹰拯救了所有人,难道看他不明不白死在这些猎魔师手里?”战龙大声地喊道:“是非曲直自有天云法典决断,就算他是城主的亲信,也没有权利剥夺另一个猎魔师的生命!如果你们还有一点血性维护正义,那就给我站出来!”

    山海峰感觉一股热血直灌脑门,他虽然只是一个小人物,但是绝对相信云鹰,更不屑惜云鸿这种做法,所以第一个抽剑站出来。

    刷刷刷!

    军人们纷纷拔剑!

    他们都没有说话,无声沉默就是最有力的反抗!

    现场一个人略微迟疑起来,这个人就是军团前锋将军雷鸣。

    云鹰已经认出雷鸣,雷鸣自然认出云鹰,他知道云鹰来自荒野,他也依然记得多年前那场追杀,是他军旅生涯中含有的一次失败,这个人底子真的干净么?不过疑问归疑问,他也认为云鹰不该被杀死在这里!

    十几个猎魔师见此情景都有些犹豫,难道真要跟军队的人在这里打起来?现在大战刚刚经历惨败,又互相内斗厮杀,这传出去像什么话?

    “你们敢动我兄弟试试!”战龙见将士们纷纷用行动表达自己的观点,心中不禁感到十分欣慰,立刻举起老将军留下的断剑,正出中气十足的大喊,“惜云鸿企图杀害有功之人,居心叵测,给我拿下!”

    这些人的表现让云鹰的心里多少有些感动。

    云鹰走到现在并不容易,所以很珍视自己每个朋友,从来没有这么多人肯为他出头,这一刻他真正意识到团队的温暖。

    山海峰与千余士兵都蠢蠢欲动起来。

    猎魔师是高不可攀,战龙才是军团指挥官!

    军人先要服从的是命令,其他东西都没有这么重要。更何况他们也认为,猎魔师对云鹰出手毫无道理。惜云鸿见此就知道今天是不可能得手,其他十几个猎魔师也放弃出手打算,这场僵局与闹剧眼看就要结束的时候。

    从峡谷里传来一个声音。

    “这么久都没人出来,我还以为你们都死光了,原来都在忙着内斗啊。”流离风终于到出场的时候了,他带一大群人从峡谷里走出来,当见到神域军人与猎魔师剑拔弩张的紧张氛围,他嘴角勾了勾,露出不屑笑容,“神域狗咬神域狗,真是狗咬狗一嘴毛。”

    众人都是一惊。

    战龙低喝:“什么人?”

    流离风咧嘴一笑,露出一排白牙:“当然是给你们收尸的人,只是看你们吵半天都打不起来,所以就亲自出来帮你们一把,送你们这些丧家犬上路。当然,举手之劳,你们不用太感谢我。”

    云鹰一怔:“流离风!”

    为什么总是在关键时刻,这阴魂不散的家伙就会出现?

    流离风本来是没有现云鹰的,毕竟这些人都被火山灰覆盖厚厚一层,所以看起来几乎都是一样的,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他在这个队伍里,甚至连他们差点内讧也是他所引起的。

    “妈的!”流离风表情古怪:“哪都能遇到你!你就这么喜欢凑什么热闹!赶紧滚,我不想看到你!”

    这话应该老子来说才对!

    两人亦敌亦友,更多却是对立面,这个世道真他妈讨厌,不想遇见的却总是冤家路窄,比如云鹰跟流离风,想要遇到的却总是恩深缘浅,比如流离风与老荆。

    三眼蛛见到云鹰自然也认出他。

    三眼蛛落得现在的地步,虽然说罪魁祸是狼剑和彼岸花,但是云鹰在其中肯定是起到推动作用,因此自然对云鹰满怀憎恨。

    他是何等聪明的人物?

    立刻就分清楚在场众人的关系。

    云鹰只怕跟流离风有些交情,流离风甚至有放过他的意图。

    这怎么可以?得罪三眼蛛的人,又岂能让他以后的日子好过?

    三眼蛛心里生出一个歹毒念头,他就从人群里站出来,两眼瞪着云鹰喊道:“云鹰,你与狼剑、彼岸花勾结,将我从暗核会排挤出来,现在却又跟神域人走在一起,简直就是个两面三刀的小人,我三眼蛛活了几十年,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厚颜无耻的家伙!”

    此言一出。

    众人无不色变。

    战龙等人露出惊愕之色。

    云鹰暗叫不好,老东西想阴我。

    (陨神记官微yunshenji 半醉游子微信公众号bzyz1234 加微信可以随时与我交流,也可以及时收到各种相关动态。希望喜欢本书的书友帮忙多多分享与转,让更多人看到云鹰逆袭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