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九十五章 仇恨

《陨神记》 第九十五章 仇恨

    ()

    三眼蛛跟流离风沆瀣一气?

    不,不仅三眼蛛,现场出现好多熟面孔。

    一个满脸横肉扛着巨斧气势雄浑的大胖子,不就是吞鱼城的城主吞天虎么?

    这个家伙怎么变成收养专业户了?真是活见鬼,也不看看是什么人,全都一股脑敢往自己身边拉,这两人可不是什么普通货色,难道就不怕养蛇为患引狼入室?

    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

    三眼蛛用心歹毒,不能被人看出破绽。

    “老子奉命调查暗核会略施小计,就把你这个愚蠢的家伙像丧家犬一样给解决掉,结果没有想到你这条丧家犬命还真大,这刚失去狗窝就找到一个新主人。”

    云鹰牙尖嘴利十分刻薄。

    三眼蛛何等自傲却被形成为丧家犬,此刻自然是暴怒如雷。

    云鹰继续回头对其他人说:“你们千万不要被这种拙劣小把戏给蒙蔽了,即使我有天大的嫌疑,现在由不得他扰乱军心制造嫌隙,此人无非是想等我们互相猜忌以求可趁之机,不要上当!”

    “对!”山海峰站出来说:“云鹰大人曾经亲自带领卑职缉拿过暗核会奸细,他怎么可能是暗核会的人?”

    战龙这种时候无论心里怎么想,他肯定是站在云鹰这边的,所以毫不犹豫说,“云鹰与我在训练营中同吃同住三年,他是什么人,我一清二楚,不要跟这亵神者废话!杀!”

    “这么急着开脱,我看更说明云鹰心里有鬼?”惜云鸿却冷笑道:“依我看,这次惨败就是他导致的,这种非常时期宁可错杀也不要放过,免得某些小人待会儿在背后捅刀子。”

    其余猎魔师面色凝重互相点点额头。

    云鹰心里顿时火冒三丈,这该死的家伙看来是存心跟老子过不去。

    从山谷里逃出来的残兵败将数量比想象多,其中包括数位高阶猎魔师以及几个高级将军,其战斗力肯定不弱,真要打起来的话,多多少少有损伤。

    猎魔师与军队产生间隙就不可能默契合作了。

    此时此刻不正是发起进攻的最好机会吗?

    吞天虎战斧开始凝聚力量。

    其他人纷纷做好战斗准备。

    “小心!”战龙看一眼众猎魔师,又看一眼前面的荒野人,他冷着脸低声对左右说:“惜云鸿这帮家伙意图不轨,待会儿打起来的时候,千万堤防偷袭。”

    飞鹏自然明白其中厉害关系。

    惜云鸿是城主亲信,其余人都是惜云家培养的猎魔师,他们所做的事情,全都是出自城主利益。从现在的局势来看,解决掉一个云鹰,比解决掉荒野人更有价值。

    至于他们呢?

    战龙、飞鹏,全都死了才好!

    这样星光城主趁机接管全域势力将会更轻松。

    惜云鸿低声对左右猎魔师吩咐:“这些军人受荒野人猛攻,注意力不可避免会分散,几位将军也休想在保护云鹰,我们一定要把握时机,万不可让此人从这里逃出去,此子是北辰天的亲信,也就是城主大人的障碍!为城主,为天云城,不惜代价和手段!”

    “是!”

    “放心吧。”一位高阶猎魔师说:“他已经是强弩之末,我们任何一个杀他易如反掌,更何况是一起出手,此子必死无疑。”

    众人都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云鹰将一切都看在眼里。

    他心里忍不住在苦笑。

    大家好不容易从最危险的地带逃出来,现在火山依然在不断地爆发中,火山灰与岩浆随时会吞没这里,谁料尚未完全脱险,却遇到这样的局面。

    今天真不知怎么收场了!

    吞天虎已经就要发出攻击命令,荒野人与神域军就要爆发最后冲突,惜云鸿等人做好出手准备。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

    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谁让你们动手,谁才是老大?全给我退下!”

    流离风冷冷扫视众人,当与其目光对视瞬间,所有人都感到一丝寒意,这个年轻人身上似乎从来不曾有过如此彻骨凌冽的寒意,人们都不由自主的停止动作。

    流离风将目光投向惜云鸿。

    这目光比剑更利比冰更冷!

    他开口一字一顿说:“今天在场所有人,如果想走都可走,惟独你,必须死!”

    一阵凛冽逼人的杀气铺面而来。

    惜云鸿万分错愕,这是怎么回事?

    这种杀意不可能是凭空出现,绝对是无比憎恨经过长期发酵而来。

    惜云鸿顺着源头锁定这个年轻人,他一直都没有认出流离风,毕竟这个人变化太大,何况当年的流离风,只是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几乎不配被惜云鸿记在脑子里,现在猛然看到他的时候,突然间觉得十分的眼熟,猛然间想起来了。

    是他!

    怎么会是他?

    当年默默无声甚至卑微的少年。

    这么短短几年时间里,他怎么就形成这样的气候?

    这是不可能的,他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的,他的背后到底是什么人?他背后有什么势力在扶持?这几年他又到底有什么经历!

    流离风死死盯着惜云鸿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他生怕只要一眨眼,此人就会消失一样。

    因为峡谷里可见度极低,惜云鸿又全身污垢面目全非,从远处根本认不出来,直到现在他才认出这个人。

    流离风眼睛里充满血丝,表情急剧变化,从震怒,到狂怒。

    最终全都变成一种刻骨铭心的憎恨在脸上凝聚。

    流离风没有忘记,他死都不会忘记,他又怎么可能忘记?

    老荆一生为善信仰虔,普普通通的小商人,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大半辈子都在奔波,他不图大富大贵,他不求奢华享受,只是给小小的荆棘花商会所有成员带来体面的生活,他一生无子无女,这辈子最大也是唯一的奢望,就是希望自己的养子能成为猎魔师光耀门楣!

    这个要求真的很高么?

    流离风自幼被老荆收养,大概是受到养父的影响,从小养成乐善好施且随性平和的个性,他没有什么鸿鹄之志,他崇拜惜云星光大师,希望能够成为一位合格的猎魔师,更多的仅仅是为报答老荆,让辛苦操劳大半辈子的他,有朝一日能以子为荣,让低眉顺眼大半辈子的他,有朝一日能挺起胸膛。

    这个理想真的过分么?

    命运对老荆是何其不公啊!

    他没有死在强盗手里,死在敬仰的猎魔师手里,他在最后该有多么绝望?

    命运对流离风何其不公啊!

    老父头颅在眼前滚落,老父热血泼洒满脸都是,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这些年堕进黑暗不断做着可怕的事情,流离风自知双手沾满鲜血,走进一条永远无法回头的不归路,可只有变得更强才能做自己想做事,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如果神灵不能给他,向恶魔祈求又何妨?

    这个畜生!

    是他杀了老荆!

    是他摧毁平凡的幸福。

    流离风梦中无数次将他碎尸万段,现在他就这样出现在眼前,这难道不是天意吗?

    流离风想到这里,双眼就被难以抑制狂怒充满:“让开!谁都不准插手!这个人我要亲手来杀!”

    “凭你?”惜云鸿感觉到自己尊严受到挑衅:“愚蠢透顶的家伙!你们也不要动手!我便要亲自铲除这个几年前从我手中漏网的亵神者!”

    双方人不明所以。

    不过却能大概猜出一二。

    吞天虎与三眼蛛有些不满。

    年轻人果然意气误事,竟白白破坏一个大好机会。

    惜云鸿没有把流离风放在眼里,云鹰对流离风此举也颇感惊愕,流离风就算进步速度再快,三年前连猎魔师资格都没来得及取得他,这样短短几年修炼能强到哪里去?

    他的对手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高阶猎魔师。

    这三年多时间也不可能会原地踏步。

    流离风紧紧握拳,手臂缠绕的绷带,全都一寸寸断裂开来,大量浓重如墨的黑气撕裂绷带,犹如一条条毒蛇般缠绕着右手,流离风本来并不粗壮的手臂,此时此刻居然变大好几圈,其上出现大量复杂符文与鳞片,一根根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