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九十六章 大战终歇

《陨神记》 第九十六章 大战终歇

    ()

    流离风借黑煞之力与惜云鸿硬拼一道,现在已经受到不小的反噬伤害,现在多位猎魔师对流离风出手,他绝不可能再次抵抗。? ??

    云鹰想帮忙却帮不上。

    十多件法器同时释放力量。

    流离风眼见就要被轰成碎片。

    可无穷无尽的仇恨似乎吞噬理智。

    即使不能全身而退又何妨?最起码能争取同归于尽!

    惜云鸿没有想到这个家伙这么疯狂,宁愿粉身碎骨也要拖着他下地狱吗?惜云鸿感觉到强烈的死亡威胁,他就算做梦都想不到,大半辈子奇险无数,更是身经百战,最终会这样死在这里。

    一把布满霜纹的宝剑带着寒流从天而降插在地上。

    蓝白能量似光似雾扩散开来,所有猎魔师法器都被寒霜覆盖。

    这层寒霜十分独特,竟对身体造成伤害一般,对法器却能造成直接影响,猎魔师神器都停在半空,其中加持孕育的力量也荡然无存。流离风的手臂也是法器一种,所以也顷刻间失去进攻力量。

    冬归雪带着其余猎魔师迅降临,所有人都是灰头土面的样子,只有冬归雪依然百甲银枪一尘不染。

    落地瞬间。

    他一只手拔起地上的剑,另一只手挥舞着银色长枪,枪身如闪电蛟龙般弹出,重重拍在流离风胸口,流离风被打得倒飞数米,他从嘴里口中吐出的血都碎冰般冒着寒气的渣滓。

    “没事吧!”

    冬归雪拉起惜云鸿。

    惜云鸿身体都被彻骨寒霜给覆盖冷得抖,不过真正让他他感觉震惊的是,自己的精神与法器联系与共鸣被完全切断:“这就是凝霜的真正效果吗?竟是专门克制法器的一剑法器!”

    冬归雪天降一剑。

    瞬间凝结数件法器。

    所有法器力量都被切断。

    凝霜覆盖的法器都丧失共鸣能力,除非其持有者的力量能远远过冬归雪,否则就不可能强行重开封印,只能等待凝霜剑的力量自行消退,正是因为如此救了惜云鸿一命。

    云鹰有辨别法器波动的能力,自然能感觉到别人感觉不到的东西。

    这把剑果然有些特别,本身威力不出众却专门克制法器,难怪冬归雪能一剑劈开沙帝苍冥的沙子。

    冰雪咏叹枪是破坏力非常强的冰系法器,又有凝霜这样强大的辅助类型法器作为佩剑,冬归雪这个家伙果然是越来越难缠了呢。

    流离风连忙退回人群。

    黑煞、青蛇、鬼童,立刻呈三角将其护住其中。

    冬归雪左手持剑,右手提着长枪,白玉般甲胄闪闪亮,圣洁的白披风迎风飘扬,一张俊逸冷漠的脸满覆冰霜,双眼更是深如寒潭,让人难测身前,即使孤身一人挡在前面,他也足以给众人带来强烈的压力。

    三眼蛛睁开第三只眼睛打量此人一眼,他的脸色不禁有些难看,没想到神域里面,竟然有这样的年轻人物。

    吞天虎面对冬归雪也没有太大把握,更何况冬归雪将剩余猎魔师都带来,虽然以他们这边的准备未必不能一战,可这种情况下,即使能战胜又怎么样?最终两败俱伤得不偿失!

    “只要我流离风还在世一天,你的噩梦就将延续一天!”流离风捂住胸口站起来,他脸色阴沉狠狠看着惜云鸿:“记住了,我会永远在黑暗里窥视着你,我会永远在恶魔前诅咒你,直到你死无葬身之地,灵魂永生永世不得翻身!”

    吞天虎与三眼蛛对视一眼:“我没走!”

    冬归雪面对迅退走的这帮人,一双浑如刷漆的剑眉微微皱起,倒也没有出追击的任务,冬归雪实力虽然很强,但是跟强敌赤龙一战,现在根本没剩什么力量,现在比云鹰也只是略好。

    其他猎魔师,伤的伤,疲的疲,绝非合适的进攻契机。

    冬归雪利剑般的目光刺过来,绝谈不上多友善,两人过节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云鹰却不怕他,毫不闪避,直目相对,反而笑一声,以讥诮口吻说:“真是华丽的出场,这么长时间没见,你这个手下败将怎么还是这么摆谱?我都替你觉得羞耻!”

    众猎魔师勃然大怒:“你说什么!”

    云鹰对他们视如草芥:“说什么?当然是在说你们的冬归雪将军!”

    战龙当然知道云鹰指的是三年前一战,当时云鹰能打败冬归雪,纯粹是靠黄泉小队把冬归雪耗尽才做到的,他见云鹰拿这种胜之不武来搞事,不禁替他感到几分汗颜,连忙低声让他少说两句。

    万一真打起来。

    真就不好收场了。

    谁知道云鹰根本不怕。

    云鹰非常了解冬归雪,这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你越是这样挑衅,他越不会动手。因为冬归雪肯定不服输,他会找一个公平决战机会来雪耻。

    当然,现在这个局面,他想杀云鹰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云鹰实力刚刚大进,至于进步多少自己都不知道,未必不能跟冬归雪一战。

    现场的猎魔师都是冬归雪的手下,云鹰说这种话对他们而言简直是侮辱,其中最为生气的是城主助手惜云鸿,冬归雪是星光的高徒,云鹰侮辱冬归雪,就是在侮辱星光,这比侮辱他本人还不可原谅。

    冬归雪就像一座冰雕,没有半点表情变化,只是淡淡地说:“今天不杀你,给你时间休养,我们公平的打一场。我会让你知道,自己有多么愚蠢。”

    “好,就这么说定了,我也想再次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云鹰的性格免不了两句不痛不痒的风凉话。

    可现在实在不是什么好的场合。

    四周岩浆就要吞没这里了。

    如果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冬归雪没有逞口舌之利,提着冰雪咏叹走在最前面,哪怕是深深地岩浆湖也毫不犹豫踩下,战靴与湖面接触的瞬间,整整一层岩浆就被纷纷凝固凄厉,从而开出一条笔直的大道,其他人沿着这条路穿过这个最危险的区域。

    云鹰带着战龙等人顺利脱离焦灼山脉就与他们分别了。

    战龙等人接下来会面临一系列麻烦,云鹰也有些很重要事情要处理和搞清楚,所以决定暂时不回神域了。

    “这是北辰海老将军的佩剑!”战龙临别前将折断元帅剑交给云鹰:“军团长一死,北辰家半壁江山就塌了,北辰家族半壁江山塌了,神域军方的半壁江山就塌了。此战过后,星光必然会瞬间得势,我希望能在这种时候站出来。虽然星光城主雄才伟略,但是天云城一家独大总是不好的。”

    云鹰明白战龙的意思。

    他是希望云鹰亲手将断剑送回总帅府。

    他也希望云鹰能够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对抗星光。

    云鹰收下这把断剑,至于其他的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

    焦灼山脉一战,数万神域军战死,地狱谷兵团叛变,每一件事都是惊动神域的大事。因此这样的一场战斗,绝对会给荒野神域乃至这个世界格局带来巨大冲击。

    焦灼山脉火山喷持续几天几夜,当火山喷渐渐停止以后,整个世界渐渐地又恢复平静,山谷内凭空多出数以千计的雕塑。

    其中有神域人有荒野人,涅槃系统启动后,他们来不及逃离,最终在猛烈高温中,又被炙热火山灰瞬间覆盖包裹,最终凝聚成一具具人形雕像。

    他们多数都保持着生前最后状态。

    有人逃跑,有人绝望,有人祈祷,有人依然在战斗。

    这场灾难般的力量完美保留大半的战场,让瞬间的画面永远沉淀在这里变成永恒,千千万万的生命,就这样因为信仰与生存,永远的沉睡在这里。

    云鹰再次回到山谷,整个世界依然被灼热火山灰笼罩,估计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他是通过小怪鸟视野,远眺山谷看见到这副景象。

    多么壮观。

    多么残酷。

    大自然真是最伟大的艺术家,这种画面就应该让更多人看看,让他们知道战争多么残酷,让他们知道生命多么脆弱,可是在知道这一切以后,他们就会停止战争停止杀戮吗?不,不会,永远不会!

    战争结果是带来更多战争。

    杀戮结果是带来更多杀戮。

    最终战无可战杀无可杀,历史就会翻开新的篇章,可一切又会重新开始轮回,大势前人力是何其渺小,谁都无法阻止历史的车轮。

    一个身高三米犹如岩石堆砌雕凿而成的巨人站在身边,他身体多处好几道伤疤,看起来恢复的不错,真不愧是级变异人。

    焦炭说:“我决定不出去了。”

    云鹰非常惊讶:“改变主意了?”

    焦炭低头沉默几秒说,用依然不太流利口吻说:“我不能跟着你走了。”

    云鹰微微皱眉。

    他已经想到原因了。

    “我看见你你救走两格人,但他们是焦炭的仇人,焦炭过誓要亲手杀死他们!你是焦炭的朋友,我不想让朋友为难,所以我不能跟着你。”

    焦炭费很大的劲才说出这番话。

    云鹰明白他的意思,焦炭把云鹰当朋友,只是族长被杀的仇,是非报不可的血仇,如果跟着云鹰,只怕云鹰会为难,因此决定放弃跟随云鹰离开。

    焦炭问:“我杀他的时候,你会阻止吗?”

    云鹰反问:“有人杀我,你会阻止吗?”

    “你是朋友,你救了火山族,焦炭自己可以死,但不会让你死。”焦炭说这句话的时候态度非常坚定,“我懂了,我明白该怎么做了,我会在你不在场的时候杀死他,这样你就不能阻止我了。”

    焦炭并没有对云鹰隐瞒心思,他就是这样单纯,心里有什么,就会说什么。

    云鹰没有无聊到想感化焦炭放弃复仇的地步。

    焦炭想复仇是对的,这是他的责任,也是他的使命,没有人可以指责。如果就因为战龙是云鹰的好友,他就阻止焦炭这么做,这是非常自私的,也是非常愚蠢的。

    云鹰心情有些沉重:“你接下来的打算是什么?”

    “我要加入暗核会。”焦炭毫不犹豫地说:“我修炼,我要变强,因为只有更强,我才能够报仇!”

    焦炭本身就是天赋异禀。

    云鹰从来没有见过有谁,光凭进化变异就能达到焦炭这种地步,如果焦炭留在暗核会里修炼,他将得到更系统的训练,甚至能培训成一个武者,更有大堆科学家辅助,为他进一步强化身体,让他学习与掌握各种兵器。

    焦炭闭关出来那一天。

    他将变成何等恐怖的存在?

    云鹰简直不敢相信,但是相比这个,他更担心的是,焦炭必然会被暗核会当成一颗棋子来使用。云鹰都避之不及充满阴谋的圈子,焦炭一脚陷进去以后,谁还能把他给拖回来?

    有些选择一旦做出。

    恐怕就再没法回头了。

    云鹰却没有资格对焦炭说教。

    暗核会确是焦炭目前能找到的唯一容身之地,暗核会也确是焦炭快变强拥有势力的唯一途径。

    这个时候,轰隆巨响,数艘荒野空艇出现焦灼山脉山空,正在迅向山脉深处进。云鹰远远地看到这些空艇,他就知道每艘空艇多半代表着一个荒野势力。

    焦灼山脉一战,拉开荒野与神域对抗。

    暗核会因此一战而声望大振,现在荒野各方势力都聚集于此,这恐怕是数百年来,前所未有的一次碰头,谁也不知道荒野巨头们会酝酿出什么乱子来。

    云鹰只知要越来越乱了。

    他无法推测世界以后的走向。

    不过,今天这样的场面,云鹰也想去看看,毕竟归根到底,他也是个荒野人。

    (陨神记官微yunshenji 半醉游子微信公众号bzyz1234 加微信可以随时与我交流,也可以及时收到各种相关动态。希望喜欢本书的书友帮忙多多分享与转,让更多人看到云鹰逆袭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