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九十七章 神秘的狼剑

《陨神记》 第九十七章 神秘的狼剑

    ()

    焦灼山之战刚刚落幕,暗核城就像一窝忙碌的工蚁。

    首领狼剑却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如常出现在最常出现的图书馆里看书。

    这座图书馆建筑结构似乎非常考究,建筑选材具有隔音功效,外界声音并无法影响到里面,每当走进图书馆的时候,简直就如同走进一个新的世界。

    四周密密麻麻都是书,偌大馆内都没有其他人。

    当狼剑站在高高的阶梯俯视,海量藏书像一个漩涡般,它仿佛有某种魔力,正散发着强烈引力,让人连人带魂都给吞进去,狼剑并不算高大身影在这个漩涡里显得有些渺小了。

    这些藏书都是历史的缩影。

    这些藏书都是知识的残留。

    这些藏书都是文明的精华。

    一个小小的个体,历史、真理、文明面前就该这么渺小,让人从心底产生敬畏。

    这时丝丝缕缕的黄沙飘进来聚集,不一会儿就变成人形轮廓,猩红眼珠,狰狞漆黑,浑身都缠绕着恐怖毁灭的气息。

    狼剑感觉到魔的出现,只是依然连头都没有回,轻轻地把手里的书合上,“每次看到这些藏书时,我就不由感慨荒野里再难找出一个有这样藏书量的地方了,这可能是凡人一辈子都读不完的,这些书籍所记录尽管是文明的冰山一角,却也代表着人类辉煌的曾经。一个小小的人类文明都如此的浩如烟海,而所谓的神魔却不知道自己的过去,这不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么。”

    沙帝苍冥对狼剑这种说话态度并不排斥,只是并不赞同狼剑的观点,“无论人神魔,还是万物众生,万年都太久,争朝夕足以。过去并不重要,未来才重要。”

    狼剑嘴角微微勾起一个讥诮的弧度:“众生永远愚昧而无知。人们不知道自己信仰有多脆弱,人们不知道自己的追求有多可笑,人们不知道自己的牺牲有多没有价值。如果连过去都不知道,你又怎么知道未来是不是你想要的。”

    苍冥猩红的眼珠闪过一丝光:“你觉得自己已经看破一切?”

    “不,我只是平凡的芸芸众生之一,无非机缘巧合站在一个前人所没有达到的高度,所以能够看得更远,更清楚这个世界的本质。”

    “什么意思?”

    “就像有人能看见投射进世界的阴影,却不知道阴影之所以会形成,是因为在阴影只是,有更庞大黑暗笼罩在苍穹之上,而我不小心撇见了它。”

    这个家伙有点过于高深莫测。

    苍冥仔细品味狼剑这句话沉默良久。

    算了,管这些事情干什么,这个怪物本来就不正常,他什么心思毫无兴趣,苍冥只想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所以想到这里就没有多问,突然问一句:“这具新的躯体,前辈是否适应?”

    “不错,只可惜太弱,我的力量也能恢复到这种程度而已。”

    “桀桀桀,但这简直是世界上最疯狂的能力,您真不愧是我见过最疯狂的家伙,如果被魔渊的人知道你还活着,还不知道会引起多大轰动。”苍冥说到这里,他话音又是一转,“话说回来,魔渊有动作了,荒野里最近冒出一个拥有暗魔臂的小鬼,我想是魔渊那帮家伙找到的使徒,只是不知道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苍冥难得露出几分凝重。

    那些胆小如鼠的家伙都开始有所动作了,这就说明这个世界可能真的要乱了。

    只是魔渊那帮家伙是成不了什么大事的,苍冥从来都不屑于他们为伍,本就没打算加入他们,现在又有这个高深莫测前辈在这里,他就跟没有回去的理由了。他非但没有回去的打算,如果那帮家伙碍手碍脚,他不介意清理掉荒野里几只麻烦。

    “你不要小看了魔渊,他们中不乏参加过神魔之战并活到今天,其眼界不是你这种后生能比的。”

    苍冥对此不以为然,正准备说话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异常,立刻掏出一件东西丢给狼剑:“先不说了,有人要来了。”

    言毕。

    他就变作黄沙消失不见了。

    狼剑将苍冥丢过来东西接在手里。

    “狼剑首领怎么还在这里看书?”一个略带沙哑却充满磁性的成熟性感女声,正回响在空空荡荡的图书馆里面。有一个穿着白色研究服,戴着护目镜的长发女子走进来,灰白发色与水蜜桃般成熟的身材,让人有一种神秘而又诱惑的感觉,“荒野里的贵客已经等待多时,你如果再不出场的话,他们可就要生气了!”

    暗核会是百年来唯一成功正面作战中重挫神域军团的荒野势力!

    自然迎来一大群追随者与簇拥着,当然也不乏各方荒野巨头的侧目,他们会借着这次机会前来谈判,毕竟对抗神域是整个荒野的众人。

    狼剑顺阶梯走下,步伐很慢很缓,犹如修缮完自家屋顶的男主人,没有半点紧迫的感觉,他又恢复平时的样子,懒懒散散地说:“没事,他们既然来了,就不会轻易走,就算赶也没用,让他们等等无妨。”

    荒野里来的家伙都不是吃素的!

    彼岸花好不容易上位成功,现在已是暗核会首领级人物,所以对暗核会的未来非常看中。天云城不可能善罢甘休,暗核会就算抵挡这次攻击,恐怕也很难抵挡下一次,这些荒野势力将是维系暗核城的关键力量。

    狼剑怎么就不知道其中轻重呢?

    彼岸花想再劝几句,话到嘴边的时候,最终还是咽回去。

    说实话,无论是曾经学习过的罗斯特,还是实力高深、强大莫测的沙帝苍冥,她很少有恭敬或者说真正的敬畏之心。因为彼岸花追求的是知识,这世界如果还有什么能让他敬畏的就只有真理。

    这个看起来随随便便没有架子,捧着一部古典诗集就能品读沉醉的家伙,却让彼岸花感觉是在看一团仿佛永远无法看清楚的雾,她甚至完全无法揣测自己遇到的到底是什么人,总之绝对不是以前的那个狼剑。

    狼剑直接问:“我听说你那个最喜欢乱来的小情人放走神域的一批残兵败将,现在组织里有很多人对他不满,你该不会想把他继续留在这里吧?”

    彼岸花一愣:“原来你知道?你不惩罚他?”

    云鹰胆大包天救走一部分神域人,狼剑没有半点与身份相符的反应,就好像自家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任性的放走一群无关紧要的蚂蚁。

    “算了,只是小事。”狼剑笑了笑:“其实你我都明白,他不可能成为天云城的鹰犬,说不定未来还会成为我们的一员。我给他准备了一点东西,这是我刚刚想办法弄来的,他能改良和缓解侵入者,你就拿过去给云鹰使用吧。”

    这看起来是一个金属匣子,制作非常精细细腻,抽匣拉开能看见一个造型非常特别的注射器,整个注射器的外壳都是金属打造的,所以看不清楚里面到底装着什么,

    这给彼岸花带来的震惊可想而知。

    云鹰身体情况非常复杂,彼岸花还在研究解决方案,因为侵入者渗透太深,如果贸然清理会对云鹰造成很大伤害。现在狼剑随手拿出一件东西,竟然就自称能够解决云鹰身体的问题?他是什么时候搞定的,彼岸花完全都不知道。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可以改善侵入者?您是从哪里弄到这个的。”

    彼岸花满肚子都是疑问,她是一个求知欲非常强的人,当得到罗斯特、三眼蛛等一系列荒野科学家的知识与资产以后,她自认为荒野再没有什么人能值得她学习,现在狼剑随便抛出一个东西,竟然能解决彼岸花都需要大费周章才能解决的问题。

    彼岸花对此怎么能不吃惊呢?

    狼剑摇摇头说:“这只是走一点旁门左道罢了,这支药剂只对云鹰的体质有用,如果换成其他人就没有效果了。”

    彼岸花的问题又冒出来:“云鹰的体质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狼剑已经走出图书馆:“这点你没必要知道。”

    彼岸花心里生出一种古怪的感觉,她好歹跟云鹰有过一段时间接触,甚至还有身体方面的关系,只是她现在发现自己对云鹰的了解,居然完全比不上眼前这个家伙。

    可他明明就对云鹰非常了解,为什么偏偏装作跟云鹰不熟呢?

    彼岸花终于有点忍不住,“你究竟是什么人?”

    狼剑停止,他微微侧过脸,一只眼睛里透射出前所未有的眼神。

    这道眼神看起来倒不是说有多冷,只是充满一种前所未有的威严,让狼剑仿佛像是变了一个人,彼岸花顿时觉得脖子被掐住,有无数的刀锋在身上游走,只要她稍稍一动,立刻就会被碎尸万段。

    “做好分内的事,不该问就别问。”

    彼岸花感觉到有一个不可抗拒的意志在脑海里回荡起来,让她不得不低下头,老老实实的说一句:“是!”

    狼剑的变化只是在一瞬间,除彼岸花以外,没有人能看出来。

    彼岸花虽然不知道狼剑是谁,但是她已经知道狼剑是一个极危险的家伙,

    (陨神记官微yunshenji 半醉游子微信公众号bzyz1234 加微信可以随时与我交流,也可以及时收到各种相关动态。希望喜欢本书的书友帮忙多多分享与转发,让更多人看到云鹰逆袭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