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章 背后是深渊 前路是黑暗

《陨神记》 第一百章 背后是深渊 前路是黑暗

    ()

    焦灼山大战震惊荒野。

    人们都知道暗核会神秘的总部就在生机灭绝的焦灼山,人们都知道暗核会首领狼剑确有其人,人们都知道神域在这场大战中惨败。

    两个主帅,大将十几,浮空战船数十,正规军数万。

    这些冰冷数字足以表达战争残酷,如果说真有人对数字不明感,那也没有关系,只要到边缘走一走,那种暴风雨欲来之前窒息般的压迫感,恐怕只要是一个人就能感觉到。

    神域浮空战船纷纷开出长城,正星罗棋布般分布在边缘之地,这是在为新一轮的攻势做准备,神域人可以死,但绝不可以败,这一次神域将聚集有史以来,最庞大的一支集团军展开扫荡式的报复。

    这一次恐怕是没有人能幸免了。

    虽然战斗还没有正式拉开,但是已经影响整个边缘。

    沙洲营本来井井有条渐渐秩序化,现在一夜间鸡飞狗跳,原本驻扎在此数年的监察站被撤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支数量更多也更精锐的正规战斗部队。

    整个沙洲营都被控制住并且搜了一个底朝天,所有来历不明的人,无论是神域逃犯,还是荒野的流民,只要是六岁以上,无不被关进集中营进行逐个排查。

    宁可错杀三千也不放过一个!

    血淋淋的人头很快在营地门口堆成了小山。

    从两天前开始到现在,每分每秒都有人被斩首,有多少枉死者难以估计。

    露莎完全没有神域记录和相关身份,本应该成为被处决的一员,不过就在露莎快被强行带走的时候,养父蝰蛇留下几个护卫拦住士兵并且出示一块令牌,恶狼般凶悍的士兵一看见这块令牌,立刻就恭敬地温顺的好像绵羊,从此就再没有动过酒馆一分一毫。

    蝰蛇留在酒馆里的令牌是一块高级猎魔师的资格令牌。

    这种东西代表猎魔师的特权,其刻印的标记花纹无法仿制,如果该令牌的拥有者生死,所有花纹就会自动消失,露莎曾经在云鹰手里见过这种东西,所以非常了解这种东西的珍贵程度,也知道这么一块令牌能带来的特权有多大。

    蝰蛇养父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呢?

    难道蝰蛇有神域的朋友吗?

    露莎想起养父不禁担心。

    养父上次急匆匆离开以后,他已经多日没有回到酒馆,现在荒野里这么混乱,真不知道他是不是安全。当然还有云鹰大哥、流离风大哥,露莎真希望能每天跟他们在一起,可除她以外的每个人好像都有忙不完的事情。

    为什么人人都活得这么辛苦。

    难道这个世界就不能简单点吗?

    露莎有时候会对自己的无能感到气恼。

    她几乎什么能力都没有,否则不至于什么忙都帮不上。

    今天的酒馆十分安静,竟然没有半个客人,灯光显得更加寂寞。

    露莎小心推开门,她伸出半颗脑袋,想看看外面情况。

    沙洲营充斥肃杀死寂,只有一些骨瘦如柴的小孩正在草堆里觅食,这些孩子的亲人都被抓走,其中大部分再也回不来了。

    真是可怜的孩子们啊。

    一张张长期营养不良的孩子引入眼帘。

    露莎心里最柔软部分被触动,大概是从他们身上看到曾经的自己,大多数已经饿了一天一夜,失去父母的庇护,如何在这样环境里活下去?露莎无疑是幸运的,正因为承载着这份幸运,她觉得自己应该做出力所能及的事情。

    这些孩子纷纷走进酒馆里。

    露莎叫人拿来净水与面包发给他们。

    当然露莎不会白拿酒馆里的东西,她在这里工作三年多攒下一笔钱,这笔钱她不知道该怎么花也,现在终于能用在有意义的事情上了。

    “姐姐,您是个好人。”

    露莎在人群里发现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孩。

    女孩仅仅六岁左右,她有着宝石般非常清澈的湛蓝色眼睛,只是一只纤瘦小手捂着腹部,脸色苍白满脸痛苦,小小嘴唇干裂的厉害,她看起来患上重病,几乎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露莎看着小女孩的眼睛,她觉得这双眼睛与众不同,其中有荒野人中非常罕见的一种灵性,这种眼神在接触过的众多荒野人中,就只有一个人拥有,他就是云鹰哥哥。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蓝。”小女孩见露莎拿出水和面包,她咬了咬嘴唇,突然说:“我已经不需要这些了,您能给我一只粉笔吗?”

    “你要笔干什么?”

    小女孩只是睁着一双充满灵性眼睛以祈求眼神看着她。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心愿,露莎没有拒绝这个小女孩,当然也给了她面包和水。

    露莎看着蓝步路蹒跚离开,她小小的身子,像风中一棵倔强的野草,艰难挪着步子走远,又看着眼前一张张毫无生气的脸,以及一双双脏兮兮的小手她感到鼻子发酸,连眼眶都忍不住湿润了。

    为什么要让这些纯洁的人儿受到这样的苦难呢?

    她能救这十几个人,可荒野还有多少在受苦的孩子。

    孩子没有吵也没有闹,这种地方长大的孩童,他们远比娇生惯养的孩子听话懂事得多。他们知道吵闹会让人厌烦,让人厌烦就可能招来殴打甚至死亡,他们知道玩耍会消耗体力,如果没有食物补充的话就会饿死。

    所以当他们吃饱喝足就都乖乖的在冰凉地板睡下休息了。

    露莎担心孩子会生病,她叫人拿来一些衣物薄毯,然后亲自捧着这些东西,挨个给这些孩子盖上,希望能够给他们带来温暖,反正酒馆里没有客人,她打算把房间都清理出来,让这些孩子暂时住进这里。

    她这是突然又看到那个叫蓝的小女孩。

    此事,这个小女孩躺在最角落里,她的面色苍白如纸,嘴边还有呕吐物,看起来已经神志不清,原来她患上的病远比想象中严重,纯粹是靠毅力在坚持,现在却严重虚脱虚弱,显然已经在弥留间徘徊了。

    让露莎真正呆住的是地面上一副涂画。

    这是以劣质粉笔画出的两个画人物图案,非常简单,非常生动,其中一个胡子拉渣像是个男人,另一个留着长发是个女人,这对男女都同时伸双手,正做出互相拥抱的姿势,周围则分布着一些歪歪扭扭的花花草草。

    这个与众不同的小女孩,小小的手里还拿着半截粉笔,她正静静躺在冰凉地板上,所躺在的位置就在画中间,她在爸爸妈妈的怀中蜷缩起了身体。

    “爸爸妈妈”

    小女孩无比虚弱痛苦的小脸露出回光返照般的潮红。

    那是一种无比安详的样子,此时此刻冰凉的地板,仿佛变成梦幻的摇篮,她仿佛在最后的时刻,又重新回到死去的爸妈身边,无比幸福的在他们温暖的怀抱里。

    露莎泪水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

    她疯狂冲过去将小女孩抱起来。

    救她,要救她,无论如何都要救她!

    现在沙洲营的医馆早就人去楼空,这个小女孩病入膏肓如何挽救?

    露莎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找帮助,只能抱着女孩越来越虚弱垂泪不止,只能看着这样一个充满灵性犹如精灵般的小生命静静的消逝么?

    太残忍了!

    真的太残忍了!

    露莎这一刻真希望能替代她死去。

    这时从门外走进来一个身影,露莎抬起满是泪水的眼睛看去时,立刻露出惊愕的表情:“你你怎么来了。”

    这是一个散发的青年,系着褐色的破败斗篷,左臂一圈圈缠满绷带,他弯腰查看小女孩的状态,从怀里取出一支荒野科学家制作的针剂,从小女孩的胳膊注射进去。

    这支针剂很快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让垂死小女孩呼吸渐渐平稳下来。

    露莎大喜,真是奇迹啊。

    流离风救下小女孩,他却面无表情,看起来非常疲惫,用沙哑声音说:“给我来杯酒吧!”

    偌大酒吧没有人,年轻而孤独身影坐在吧台前,只是一杯接一杯给自己灌酒,烦恼、仇恨、疲惫、伤痕,正心中不断碰撞激荡,这种时候似乎只有酒能麻醉了。

    “那个孩子病情已经稳定,真是太感谢你了。”

    流离风只是轻轻点头没有说话。

    露莎是发自内心的感谢,幸亏流离风赶来及时,否则小女孩肯定难熬过这一关,只是她看着流离风的样子,也知道流离风心情似乎不好,立刻柔声问,“风,你遇到什么烦心事吗?”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流离风抬起自己缠满绷带的左手,“只是遇到杀死老荆的畜生,却没能抓住机会杀死他,不过没有关系,我迟早会解决他的。”

    话虽这么说。

    他看起来真的很累。

    关于流离风的事情露莎知道大概,她才想起来流离风恐怕不是神域的人,他非但不是神域的人,更有可能是神域通缉犯,沙洲营已经被军队戒严,他就这样出现在这里,无疑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老荆爷爷是一个非常和蔼友善的人,如果他在天上有知,恐怕不会希望看到你为他而变成自己不想成为的那种人,所以趁一切还来得及,不如早些回头吧。”

    这是露莎的肺腑之言,真希望流离风能放下仇恨。

    流离风左手轻轻用一点力,手中酒杯顿时就被捏成粉末,“回头?回不去了!你不会明白的,永远回不去了,我的背后是坍塌的万丈深渊,我的前方是未知的黑暗迷雾,要么坠进深渊里,要么被黑暗吞噬,这是我最终的宿命,谁都改变不了。”

    “我相信只要你想回头,这世界上没有什么能阻挡你!即使真的有困难,我相信云鹰大哥还有养父都会帮你的,请你不要再这样说了好吗?”露莎不想失去身边任何一个人,她说着语气已经有几分哽咽,“求你不要折磨自己了。”

    流离风看着这个善良又简单的女孩子,从眼里流露出几分温暖与某种特殊情感,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是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吧,他对这个善良女孩产生好感,只可惜他这一辈子注定与黑暗为伍。

    “好了,不要哭了。”流离风替露莎擦去几滴泪水,他摇摇头转移话题道,目光落在孩子们身上:“其实我有一个梦想,如果未来都尘埃落定,我想在荒野开一个孤儿院,专门收养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将他们抚养长大,就像老荆做的一样。”

    露莎眼睛顿时明亮起来:“我能加入进来吗?”

    “当然。”

    “那就一言为定!我会等你的!”

    流离风笑了,这些年很少发自内心笑,他只有在面对露莎时才会完全放松完全没有防备,因为就算任何人都需要戒备,当面对露莎也没有这个必要。

    “我只是顺路,现在风头紧,不能在这里久留。”他将瓶子里剩余的酒全部饮进,从怀里掏出一袋钱币放在吧台上,“这些不用找了,其余就当做捐赠,我暂时没有时间,你就先把我们的事业做起来吧。”

    露莎没有拒绝。

    她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这个世界可能要大乱,可能会出现很多无家可归的流浪儿,她想以自己绵薄之力,为这个世界力所能及的做一些事情。

    正如老荆收养流离风,正如大铜牙收养阿莎,这一切好像是个轮回,露莎仿佛找到生命中的一个方向。

    蝰蛇酒馆外,暗夜无风,万物寂静。

    从黑暗中有一道身影浮现出来,乱糟糟的黑色碎发,灰色的大斗篷,一双眼睛仿佛比天上的星辰还明亮,他似乎早就来到这里,也听到流离风在酒馆里说的每一句话。

    流离风看见云鹰。

    云鹰也看见流离风。

    但两人却擦肩而过,没有任何的交流。

    “阿莎是个好女孩!”云鹰突然说一句:“你要是喜欢她就好好珍惜她。”

    流离风步伐并没有减慢,一句话从风里飘出来:“我配不上她。”

    “你他妈在胡说什么,无论在做什么都收手吧,有什么困难我帮你!不就是杀惜云鸿那个鸟人么?现在只要你一句话,我明天就潜进天云城帮你干掉他!”

    “别傻了,这事没这么简单,凭你是帮不了我的。”

    “流离风,你适可而止,最近屡次三番给我麻烦。我都可以当玩笑一笑置之,可你永远给我记住,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你敢做出什么伤害阿莎的事情,我云鹰发誓,追到天涯海角,也一定会宰了你!”

    流离风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黑暗中。

    今天的他好像没有跟云鹰多聊一句的心情。

    云鹰看在眼里,心里无比窝火,他真想将这个王八蛋直接拍翻在地,好好的问问他到底想干什么,可是犹豫好几次,终究还是没动手。

    (陨神记官微yunshenji 半醉游子微信公众号bzyz1234 加微信可以随时与我交流,也可以及时收到各种相关动态。希望喜欢本书的书友帮忙多多分享与转发,让更多人看到云鹰逆袭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