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零三章 越狱

《陨神记》 第一百零三章 越狱

    (游子近期有个人的专题访问在公众号连载,不仅持续爆照,还能让大家了解游子写作经历和各种八卦哦,感兴趣的可以关注看一看,微信官微是yunshenji)

    ——————

    影擎苍能成为影子部队副首领,全是因为年轻充满潜力,被视作家族重点培养下一代家主,他在影子部队和家族是二号人物,可在家族里实力绝对排不到第二名。

    擎苍实力比三年前明显进步一大截。

    如果不是云鹰具备反暗杀能力,体质刚好又能克制神器冥蝎,否则能不能对付他都还是未知数,所以云鹰绝没有自信到能从天云城第一杀手的眼皮子底逃走的地步,他就这样被影子部队给押走,所有装备自然都被收了。

    附近角落里,水雾聚集起来,最终变成一条朦朦胧胧的人影,没有人能看清楚他的正面目,更别说分辨性别和年龄了。如果将天云城里最可怕的人做一个排名,此人绝对可以名列前三的。

    他就是影子兵团的影帅,他的名字非常奇怪:影千面。

    千面是名,也是绰号,千面有千种面孔,从来没有人见过影子兵团这一任影帅的正面目。千面现身在角落里以后,他缓缓地抬起头,似乎感觉到什么,伸手随便一抓,动作轻描淡写就好像摘下一片树叶。

    这时一只圆滚肥胖的金色怪鸟,正口衔着一块小石头,优哉游哉经过附近,突然就被一股强大的吸引力拉扯过去,被握在前面的手里。

    小怪鸟拼命挣扎起来。

    千面模糊的脸上看不出表情,但是想必是带着一丝讥讽,这种瞒天过海的把戏,骗骗小辈还行,难道还想骗他?可笑!

    当他刚准备将小怪鸟嘴里石头给抠出来。

    这时影擎苍带着个娃娃脸女孩走过来:“家主,这是他的装备,需要全部收走吗?”

    黎小猫看着这位充满传奇的刺客,她的心里充满紧张与激动,影千面一直以来都她个人心目中的偶像,只是进影子部队以来,她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靠近过他。

    真如传说一样。

    他的脸好像蒙着水雾,竟然连五官都看不清楚。

    云鹰装备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珍贵的东西,惟独一件影子斗篷或许对家族有点用处,毕竟影子家族都精通匿形潜行,这件神器对家族其他人来说是很有用的。

    北辰天现在自顾不暇了。

    擎苍不认为云鹰这次能活下来。

    擎苍跟云鹰没有什么过节,只是云鹰在几年前,曾经杀死过他一个族弟,这件事情被擎苍一直记在心里,所以擎苍对云鹰没有任何好感可言,这件斗篷留给影子家族作为补偿也是理所应当的。

    千面正准备点头,突然发现什么特别东西,从模糊脸发出一个中性的音节:“面具。”

    娃娃脸女孩眼睛一亮,这位影帅真是滴水不漏,他说起话来都让人分不清是男是女,而且非常干涩怪异,不像活人发出来的。

    云鹰上缴装备里有一个面具,擎苍单独拿出来递到家主的面前,倒也没有问为什么,大概沉默寡言是他们家族传统。

    千面将面具拿在手里似乎陷入某种沉思。

    黎小猫不晓得是错觉还是什么,她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这位偶像,某一个刹那突然间有几丝颤抖,他轻轻地抚摸面具,像是抚摸着一段回忆,最终将面具丢回来,再没有拿这些装备的打算:“这些装备一起送天牢。”

    “是。”

    擎苍还是没有问为什么,他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

    千面抬头看一眼天空,他轻轻松手把俘虏的小怪鸟放了,小怪鸟慌忙歪歪扭扭的快速飞走了。千面没有在停留,像蒸发的水汽般,被风轻轻地一吹,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牢地牢是不一样的概念。

    地牢关押着的都是普通重犯,天牢就比较特别了,其中都是猎魔师以及地位尊崇的大人物。当初金白就是被关在天牢里的重犯,后来被冬归雪给放了出来,因为关押犯人都不是等闲之辈,所以天牢的看守更加严密。

    最近天牢监狱来一个新的狱长。

    狱长非常年轻,出生世族,实力强大,外表十足英俊,至于能在天牢担任狱长,其实力自然是无需质疑的。关于狱长某些私密癖好,所有人都讳莫如深,比如一些长相清秀俊朗的狱卒,甚至是关在里面的罪犯,全都会得到狱长特别照顾。

    难怪年轻又有能力会被发配当个狱长。

    这种癖好要是丢在其他地方惹出乱子,他的家族在神域可就抬不起头了。

    不过这位狱长确实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只要是被亲自审问的犯人,几乎就没有撬不开嘴的。他特别精通刑具攻势与心理攻势,不要看他一副娘娘腔的样子,其手段狠辣凶残程度,绝对是前几任狱长都比不上的。

    人们很好奇狱长上哪里学来这些手段,狱长一次偶然不小心说漏嘴,好像是在一个叫什么地狱谷的地方。这个地方对狱卒们而言完全陌生,神域里怎么可能会有叫地狱谷的地方呢?

    “这份工作真是越来越枯燥无聊了,我倒是开始怀念三年里的日子了。”

    这个年轻的狱长一边修着手指甲一边百无聊赖的抱怨了起来。

    “狱长大人,影部刚抓一个重犯回来,现在已经关进天牢里了,影子部队一个小姑娘时候了,让狱长你亲自照顾他。”

    “影部的小姑娘?是飞天猫那妮子吧!这个小妮子一直是个记仇的人,多半是这个人跟她有仇,所以想让我好好照顾,真实的讨厌,我有这么好驱使?如果是小白白要求还差不多!哦,当然,鹰老大也行,她算什么东西!”

    “狱长大人,您在说什么呢?”狱长碎碎念手下一个字都没听明白。

    “算了,去看看吧!”

    狱长大人停止修指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趁机看看能不能找点乐子。

    狱卒直接带着走进天牢最后一层。

    狱长大人有些惊讶了,他上任这么多天以来,还从来没有见过什么犯人被关进这里,这个妮子的仇人看起来颇有来历嘛,勉强产生几分兴趣:“在哪?”

    “前面就是。”狱卒头目小心翼翼说:“因为能关进这里的都是高手,虽然神器已经被收走了,但按照规定应该以铁链锁骨以防止会越狱而逃。不如等锁住了,您在进去看看?”

    “没这必要,一个连神器都失去的家伙,难道还能从本狱长手里逃走?”狱长大人翻一个白眼,他大摇大摆走进去,“让我看看是哪个倒霉的……”

    话还没有说完。

    突然间就愣住了。

    后面半句全吞回肚子里。

    狱长大人直勾勾盯着眼前的人。

    几个正在拿刑拘铁钩锁链之类的狱卒见此都一愣,他们随机想起狱长大人不可描述的特殊癖好,一个个都面露尴尬之色。这个新关进来的犯人看起来很年轻,而且看起来也还挺英俊清秀的,该不会……

    狱长大人回过神来,“他他,他犯了什么事?”

    一个狱卒头目将文件交到狱长手里:“这是资料,是特级重犯,这里已经三年没有出过级别这么高的重犯了,上面要求我们必须严加看守,绝对不容许出现问题。”

    狱长扫一眼文件,额头冒出细汗:“这不可能啊,那个……这里没事了,你们都下去,我要亲自问他一些问题。”

    狱卒都知道这大人的癖好,全都逃命般从里面撤出去。

    这时犯人开口说话:“我还纳闷小猫为什么非要把我关进天牢,原来现在这个地方归你这个死娘娘腔管着呢!”

    如果换成别人说出“死娘娘腔”这四个字,玄水肯定要将他骨头都一根根拆下来,可是面对眼前这个人,他只好讪讪一笑:“这不是我的名声太臭么,只能丢在这里发霉了,不过话说回来鹰老大什么时候成魔族奸细了。哎哟哟,这可是不得了的重罪啊!”

    “放屁!这种事你也信?”云鹰一把将束缚双手铁链挣脱,“我是总帅府的人,我看多半是城主府某个王八蛋污蔑我,你也不去问问阿龙能活着从焦灼山脉回来靠的是谁!”

    玄水肯定不相信云鹰是什么奸细。

    最近因为焦灼山脉战败,总帅势力受到很大打击,城主府对总帅的人下手,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何况云鹰本身就跟城主府一些人不对头,所以陷害起他来肯定更加变本加厉。

    “那是,那是,一定是城主府那帮王八蛋嫉妒鹰老大的才华与英俊。”玄水说完又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他压低声音凑过来问:“话说回来,亲爱的小白哥最近怎么样了?为什么一直没有他的消息,这么就没见怪想念的。”

    “我没有时间跟你叙旧。”云鹰翻翻白眼,这家伙还贼心不死,难道不怕阴罗将他碎尸万段?他也没有时间跟这个娘炮插科打诨,所以开门见山的说:“死娘娘腔,你信不信我?”

    “废话,鹰老大是精神领袖,玄水是玩恩负义的人吗?你说吧,想要我做什么!上刀山下火海,我眼皮不眨一下!”

    “放我出去!”

    “啊?!”

    玄水顿时懵了!

    云鹰却必须要出去。

    他本就没有被抓进来慢慢等待审判的打算,今天要不是影部老大在现场,他恐怕挡着擎苍的面就逃了,哪里会被抓到这里来?哪怕是被满城追杀,也总好过跟着这座城市一起炸上天。

    “鹰老大,鹰爷爷,鹰祖宗!您不能这么坑我啊!您老人家是特级重犯,我的狱长位置丢了不要紧,这问题是您的罪名根本没有坐实。如果在牢里我能照顾一下您,拖延时间等总帅大人亲自出面就能解决问题了。”玄水说到这里停顿一下,“可你知道从这里逃出去多大罪行吗?那时就算真什么都没干,恐怕也休想脱身了!”

    云鹰看着他说:“少废话!你帮不帮?”

    玄水皱皱眉:“您真的想清楚了?”

    “我这么做自然这么做的理由,这件事情真的不能再拖了,否则恐怕后果不堪设想!”云鹰对着他说:“放心,我不会连累你的,只要把装备存放位置告诉我,至于其他的事情就不用管了。”

    玄水还是有些犹豫。

    “死娘娘腔,你想够了没有?我真的没时间了!”云鹰暴躁的对他吼一句,“你要是连这点小忙都不帮,你这辈子都别想再见到小白了!”

    玄水苦笑说:“鹰老大,你还是这么喜欢胡闹,好吧好吧,这次算我倒霉,谁让你是老大。”

    玄水亲自安排把云鹰装备放到一个好取的地方,随后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回去睡觉了。

    晚深夜时。

    玄水被一阵强烈的警报给吵醒。

    “不好了,重犯越狱,快给我找!”

    鹰老大就是有本事啊,这么严密防御都能金蝉脱壳?

    玄水翻一个身,继续睡觉,没有理会外面动静,虽然玄水接下来会遇到很多麻烦,但是云鹰的麻烦肯定更大,云鹰都不怕,他还怕个什么!

    (游子近期有个人的专题访问在公众号连载,不仅持续爆照,还能让大家了解游子写作经历和各种八卦哦,感兴趣的可以关注看一看,官微是yunshen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