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零九章 一场骗局?

《陨神记》 第一百零九章 一场骗局?

    深中道获得的力量有多强,所承受的痛苦就有多么强,可是对这位年逾七旬的老者来说,这点痛苦与他这辈子承受的相比,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大概几十年人生加在一起,都比不上这几分钟的价值。

    人生经历漫长而又孤寂的铺垫,最后短暂瞬间迎来怒放与爆发吗?

    深中道想轰塌整个地下世界让所有人都陪葬,哪怕无法曾受这股力量,哪怕很快就会死去,但是对于现在的局面来说,即使能做到这一点也应该够了。

    云鹰没有想到不起眼的老人能爆发出这样的能量,现在想要阻止却已经太迟,因为所有的支撑物,全部都迎来了崩塌,最终造成一系列连锁反应,让这个几百米深地底世界将顷刻消失。

    难道要与所有人一起被活埋在里面吗?

    云鹰视野里已经完全被灰尘遮蔽,虽然什么东西都看不清楚,但是从轰隆涌动的爆裂炸响,他也知道有一块块遮天巨岩下坠,这是承压几百米厚度的岩层,如果崩塌坠落将会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

    云鹰握住胸口的空间怪石,此时此刻云鹰依然还有机会逃生,只要发动空间怪石的话,他能抛下北辰曦等人独自离开。

    真的已经尽力了。

    结果不是他能改变的。

    云鹰出生卑微的废墟拾荒者,他最基本的信条就是好好活着,既然如此又何必留在这里陪葬呢?还是快点撤吧!

    这个时候又有一个声音在脑海里回响,正在极力阻止云鹰这种临阵脱逃的想法,现在还有时间,事情还没到极致。虽然不知道留下来会怎么样,可是如果这一次逃走了,云鹰以后该怎么面对自己的灵魂!

    正在这个时候。

    四面被震塌的支撑物春笋般拔地而起,它们不断地增高并且在头顶分裂成网状结构,竟然一举拖住下沉的岩层。

    北辰曦单膝跪在地上,双手紧握着大地使者,剑刃整个插进大地里,光芒以脚底为中心,正向四面八方蔓延开来。

    这种环境里大地使者的效果能发挥到最大。

    北辰曦一个人的力量,想维持整个空间不崩塌,太勉强了。

    只见北辰曦细腻皮肤里正在渗血,她竭尽全力大喊:“这里由我撑着,不要让他得逞,不要让他……”

    话没说完。

    深中道隔空一拳向她轰来。

    北辰曦根本无法走动,只能腾出一只手,反手抽出盾牌,同时打开能量结界来抵挡,但奈何绝大多数的力量都用来维持空间,她所形成的防御非常有限。

    防御结界轻而易举碎裂。

    神器盾牌出现一块凹陷。

    北辰曦身体里发出一阵类似玻璃断碎的声音,这股余力足以把普通人碾成肉酱,哪怕以北辰曦的身体素质,多半也断裂了不少骨头,她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受过这种伤,可是一股不服输的倔强涌上心头。

    深中道脚底地面像是融化开一样,岩土就像液体般流淌而上,正覆盖在深中道的身体上,正企图将其活活变成雕塑。

    深中道身体一抖,全部轻而易举破碎。

    云鹰见到这样的场面,立刻压下临阵逃跑的念头,北辰曦这个刁蛮的大小姐都有死战到底的骄傲,他又怎么能丢下不管自己逃跑呢?

    深中道就要再次对北辰曦出手。

    云鹰掏出驱魔弓凝聚出一股巨大力量。

    砰的一声,弓弦断裂,弓脊碎开,一道强劲能量轰在深中道胸口,让深中道被打得踉跄几步,他身体周围的能量减弱些许。

    但还不够!

    云鹰暗暗心惊!

    这家伙力量到底达到何等地步?

    一般魔族差不多也就是这水平了。

    这种实力绝非三两个高阶猎魔师实力的人能对抗,最起码要有一整支战斗力极强且接受过专门猎魔训练有针对性战术的猎魔部队。

    深中道攻击被打断。

    云鹰来不及再次攻击。

    这时有一道快如闪电的身影掠杀而至,凌冽无匹的刀芒,撕裂空气与所有物体,当经过切开刀枪不入的防御,瞬间就在翻腾不止的能量流切出一道口子,让保护身体的能量又减弱一分。

    影擎苍身影在半空浮现,双脚踩在一块下落的大石头,猛地一发力,大石四分五裂,他以四十五度斜角再次切下,又是一抹急速的锋芒掠过,所攻击部位与刚刚完全相同。

    黑色能量装甲被撕开,深中道身影已经若有若现。

    差不多,只要再补几刀,就能干掉这个难缠的家伙了。

    影擎苍微微停顿,正欲再次发起攻击,深中道终于锁定他的位置,从嘴巴里喷出一道势若惊雷的能量,影擎苍没有来得及做出闪避动作,只能挥舞疾影迎面劈上去。

    最终一声爆炸巨响。

    影擎苍被轰进岩壁中。

    影擎苍是很强的,只是防御能力太弱,现在挨了这么一道重击,即使没有死多半也不能再战了。

    铿一声。

    长刀脱手而出到半空,像一颗坠落的星辰。

    深中道以近乎割裂的声带里面发出一阵嘶吼:“全都去死吧!”

    这个老人已经没有什么自我意志,现在纯粹是在靠着一种惊人的毅力在支撑罢了,原来人的一个执念能如此可怕。

    可就在这时。

    有一道人影出现半空,双手接住下坠的长刀。

    这道人影不给深中道半点喘息的机会,他代替影擎苍发动疾影瞬斩,一道狠狠劈在黑色能量巨人的胸口,终于在这一道彻底的撕开深中道的防御。

    深中道认出是云鹰。

    虽然已经神志不清,但是在愤怒趋势下,他锁定住云鹰的位置,右臂高高地抬起,手掌缠绕着黑色雷息,一道攻击杀出快若闪电,更有奔腾的能量先行,云鹰的速度比影擎苍还要慢一些,连影擎苍都躲不开的攻击,他凭什么能躲开?

    只差一点!

    就只差一点!

    云鹰被毁灭能量覆顶时,从心里涌现强烈的不甘。

    北辰曦嘴里吐出一大口血,不顾后果猛然爆发大地使者力量,十几根地刺拔地而起,全部击打在深中道的身上,虽然没有造成什么威胁,但是让深中道笨拙身体一偏。

    这道崩腾的能量没有击中云鹰,从身边呼啸而过,让背后一块区域被震碎。

    云鹰顺利落地以后,立刻一个翻滚冲到前面,全身皮肤都开始泛红,冲刺出比平常快几倍的速度,两秒就成功冲破音速,犹如一颗人形炮弹再次飞起。

    深中道现在被北辰曦干扰而无法攻击他。

    云鹰与影擎苍联手破开防御还没有修复。

    现在就是千载难逢的绝佳机会。

    这一次一定要成功。

    云鹰就只有一次机会,正因为如此毫无保留,他不仅仅发动全力,更激发空间怪石的精神增幅,云鹰现在力量就已经不弱,又从空间怪石借力发动神器,自然是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

    大地重力束缚仿佛对云鹰已经失效。

    他变成一条线,一条一往无前的光线,一道割裂天地的疾影,刀锋彻底的破开一切桎梏,刺进深中道的身体,从能量中心推出来,黑暗能量顿时失去支撑,而全部破碎爆炸开来。

    深中道被钉在几十米外的岩壁之上。

    云鹰被炸得全身喷溅出大量血迹,几乎从头到脚没有一块好肉,可是现在还没有结束,他不顾自身的伤势,凌空倒翻好几十下,双脚踩在落下的石头再度前进,再一次来到白发老人的面前。

    “你,你……”

    白发老人本就不强壮的身体,现在更是不断的干瘪下去,本来还算高大的骨架,居然在很短时间内萎缩了近一半,从身体每个部位都在涌出黑色的血。

    他还失败了!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深中道伸出一只手,用尽余生最后力量:“你早晚有一天……会明白……”

    他话还没说完就萎缩到孩童半大小,最终再也无法发出声音来了。

    云鹰曾经从地牢里救出来老者。

    现在又死在云鹰手里。

    云鹰在附近找到卵状物体,当他看到这件东西的时候,那上面古数字跳动已经只剩三秒钟了。

    不好!

    太迟了!

    云鹰瞳孔剧烈收缩!

    传送穿越到异界去也来不及了!

    云鹰不知道怎么办,他用一个最笨的办法,提起刀一刀劈在上面,云鹰不知道这么做到底有没有用,说不定下一秒这颗炸弹就会爆炸,让他连灰都不剩下半点,但是情急之下别无选择。

    结果云鹰非常惊愕的事情发生。

    这个东西比想象中更脆弱,居然就真的被一刀给劈开,更因为刚刚连续收到冲击内部已经完全损坏,所以直接碎裂成了好几节,其中根本没有什么复杂结构,而是被填满一大堆石料。

    这东西连个普通炸药都不是!

    为什么会这样!

    引爆器的倒计时归零了!

    一秒,两秒,三秒,时间不断流失,可什么都没有发生。

    云鹰猛然意识到,根本就是假的,它完全不会爆炸。

    是深中道被骗了,还是蝰蛇被骗了?

    或者这件武器根本子虚乌有。

    “我顶不住,就快塌了!”北辰曦艰难地拔出大地使者,“快走,别管其他的,否则来不及了!”

    (半醉游子公众号bzyz1234陨神记公众号yunshenji读者qq群125666571欢迎大家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