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判决

《陨神记》 第一百一十二章 判决

    圣殿不仅是天云城中心。

    如果视野足够大,从高空俯视神域,那么会发现圣殿也是全域圆心,哪怕以最精确的标尺一寸寸一厘米一厘米去衡量,最终肯定会无比惊讶的发现不差毫厘,人类根本无法理解,唯有以神迹来形容。

    天云城民早晚都要对圣殿祈祷一次。

    神域其他城市以及其他城民都是如此。

    天云神域教堂朝向必须向着天云城的方向。

    从没人想过为什么会这么做,这似乎是千百年来传承的传统,这座悬浮在半空的金色庙宇,它承载着两千万神民的信仰,也是他们最大的精神支柱。

    云鹰心情比较复杂,所以在走进圣殿以后,没有心思观察里面壮丽瑰丽的场面,但是有些东西就算不用眼睛看也能够感觉出来。

    圣殿外形已经很大,可当走进里面以后,云鹰有一种错觉,圣殿内部空间比外面看起来大好几倍,这是不合常识的,就好比走进一个三米高的房子里,却发现里面天花板有六米多高,但是在圣殿里面事实确实如此。

    岚麟把云鹰等人送到一个十分宽阔的悬空大厅,整个大厅都一尘不染十分,周围都是深不见底的高空,只是云蒸霞蔚般笼罩着薄云,这云看起来竟然是彩色的。

    十几座黄金打造神像分布在四周围,每一座都有一百多米高,这个悬空大厅所在的高度,正好是这些神像身前并且在中间,让人感觉多有神像都在低头俯视着自己,所以在走进来的时候,让人有种窒息的压迫感。

    云鹰确定并非是的错觉。

    圣殿内部空间绝对比看起来大好几倍。

    这应该是建造使用某种未知的空间技术,让圣殿在原本固定体积,硬生生填充进更大的空间,让一个本来只有十立方米的地方,能硬生生装进去一百立方米物体甚至是更多。

    这完全违背物理常理,神的能力又有谁说得清楚?

    人类觉得不合理的东西,只因为人类太无知罢了。

    云鹰经过一条长桥,这条桥完全被彩云遮罩,所以经过上面的时候,有种从云端走过的错觉,最终来到恢弘而又大气的悬空大厅。

    众圣武士就退到左右,一个个都按着手中剑,犹如雕塑般屹立不动。

    云鹰顺着白玉阶梯看上去,最上面好像有几个人影,其中坐在最高座位的,好像是一个须发皆白、慈眉善目、仙风道骨的老者。

    老人下一集的平台,左右各站两个人,其中一个长袍火红,手持一根庄肃的黑色权杖,另外一个长袍水蓝,手里捧着一本光辉的圣白法典。

    一个白袍老人,一个红袍持杖神官,一个蓝袍捧书神官。

    这分别是大祭司与两位神官长。

    岚麟在他们面前都要毕恭毕敬,虽然神官长与他是平级的,但是作为神职人员,本不该以职级区分,他们都有命令圣武士的权限,更何况是地位更高的大祭司天云明。

    云鹰发现自己根本看不清楚他们的样子。

    这并非因为距离太远,也并非有彩云遮罩,云鹰视力早就比老鹰敏锐,更何况经过不断进化与强化,寻常云雾烟尘都能一定程度看破。

    只是冥冥之中有一种干扰着云鹰的视线,让云鹰看到的是一团模糊,无法仔细无法仔细分辨他们的面貌。

    几分钟以后。

    四周彩云渐渐但却一些。

    云鹰发现诸位天云城大人物在云端出现了。

    他们应该坐在一个可以移动的高台座位上,可是云遮雾绕的关系,让他们看起来像腾云驾雾有一种魔幻般的奇妙感。惜云星光大师就在其中,正以俯视角度看着大厅的人。

    “这几天发生的事,我想就不需赘述了。”

    星光大师坐在距离大祭司最近的高台上,两人高度是完全持平的,一个是神域的精神领袖,一个是神域的行政最高长官,如果抛开神职不谈,两人职级方面差不多,他率先开口,独特的平和声线在大殿回荡,能够清楚的传到每个人耳朵里。

    “今日就当着大祭司的面,把这件事情处理一下,诸位有什么想说的吗?”

    “这件事我认为没有争辩的必要,既然事实明确而影响又如此恶劣,我看可以直接定论了。影擎苍虽为执法,但没能阻止灾难发生,需负连带责任,应该酌情处罚。北辰曦明知云鹰是逃犯,却依然与其一起闯下大祸,应该负次要的责任,应该剥夺圣武士称号,撤销身上一切荣誉与职责。至于云鹰作为始作俑者,且来路不明履历不清,身上疑点重重,只能查清以后给予重罚。”

    “我认为理当如此!”

    “我同意!”

    这个责任关系判定很公平,所以众人纷纷同意。

    “我不服!”一个声音从下面传出来,北辰曦不顾被镣铐手铐锁住,她第一时间挣扎着站起来,“大祭司,云鹰是冤枉的,他根本无过,只是想救天云城啊,你们这样推卸责任,太让人心寒了!难道黑暗势力在天云城底下生长,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就真的没有一点责任吗?”

    众人听闻此言大多数都勃然大怒。

    虽然早知道北辰家的女孩刁蛮任性,但是都到了这个份上了,她居然还想给其他人泼污水,这件事是自寻死路。

    “跪下!”岚麟一脚踢在北辰曦的膝盖,让北辰曦重新跪在地上,他狠狠瞪北辰曦一眼,低声说:“你少说两句。”

    北辰曦痛得汗珠不断地滴落,咬咬牙想要重新站起,她知道如果这关过不去,云鹰就死定了,谁都救不了他。

    岚麟使一个眼神。

    两个圣武士将其按在地上。

    云鹰看到北辰曦还想开口,他摇摇头露出苦笑,轻轻地一弹指,支起一个小小的寂静领域,北辰曦被寂静领域包围,她就再也没有办法发出声音了。

    云鹰知道事已至此无可挽回,北辰曦这么冲动,只会给自己惹麻烦。

    这一幕非常不起眼。

    所以其他人都没发现异常。

    这个时候正襟危坐闭目养神的大祭司,突然睁开眼睛,眸子发着光,凝视着云鹰,却依然不说一句话。

    城主大人开口问:“云鹰可要辩解?”

    “这件事情不关北辰曦的事,她完全不知道我是逃犯的身份,而进地下也是我诱导她的,所以该承当的责任我来承当就是了,你们要惩罚就罚我,与她没有什么关系,一人做事一人当!”

    这么多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云鹰眼里却没任何恐惧。

    他知道他所说的话在这种场合根本无关紧要,因为在场这些大人物如果想做什么决定,根本不会因为他这个小人物所言有所改变。

    既然如此逃避责任是没有用的,只会让他们更加咬定云鹰。

    可北辰曦确实确实是被连累。

    这次判断失误酿成苦果,全是他毕竟太年轻了,还没有足够的经验,如果以后有这种事情,绝不能这么冲动蛮干了……如果还有以后的话。

    云鹰事到如今,别的都做不了,他作为一个小人物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但是最起码还有骨气和倔强。

    你们扣黑锅给我?可以!我背!

    最起码不能让朋友因为他而受到连累!

    北辰曦听到云鹰的话,她瞪大眼睛看着他:“云鹰,你这个混蛋,你疯了吗?这种时候你说什么胡话!”

    她被云鹰噤声了。

    所以声音根本传不出去。

    云鹰已经站起来,他面对着众人,他面对着各方强者,他面对着高高在上的大祭司,他面对神圣的神像,虽然只是一只渺小的虫蚁,却依然抬起反抗的头颅,大声地说道:

    “这件事会闹得现在这个地步,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辩解的,但是我想告诉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家伙,你们实在是太小看荒野人了,荒野人虽然弱小,但是千年以来时时刻刻都在为生存而斗争,他们拥有的潜力不是你们这帮沉浸和平与繁荣里的人能想象的。”

    “我只是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让这个世界少点野心与争斗,让这个世界少点无辜的牺牲者,我所做的事情未必符合价值观,但只求得一份内心的宁静,所以我始终认为我没有做错什么,你们可以惩罚我,但是我绝不会认罪!”

    北辰曦听到云鹰这番话。

    她表情不由得凝固了。

    她没有想到云鹰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她觉得自己好像从来就没有清楚的认识过这个人,他的内心,他的思想,他的执着,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只是虽然被深深的掩埋起来,但是依然时刻影响着他的行为。

    影擎苍抬起头看云鹰一眼,漆黑深邃眼睛也透出一丝敬佩。

    即使是到这个时候,他也不为自己而辩解吗?

    卑微或许只是这个男人的外表。

    但他的骨子里有一种谁都比不上的骄傲。

    星光城主没有再继续追问云鹰,只是目光扫过其他人,众人经过一番讨论以后,最终绝大多数人通过这样的一个判决。

    “云鹰判处火刑!”

    “由圣武士团代团长岚麟监刑。”

    至于其余人等研究以后再做判定。

    判决已下,城主、大祭司、神官长,全都没有提出反对意见,这件事情基本就已经定论了。

    北辰曦在听到这道判决的时候,眼泪终于从眼眶里涌出来,当她抬起头看着云鹰,看着她这个唯一的朋友时,她忍不住喃喃问道:“你觉得值得吗?”

    她到底是在问,你傻乎乎的万里迢迢回来救天云城,结果反而被当成罪人来对待,受到这种不公平待遇值不值得?还是再问为她担下所有责任,不为自己做任何辩解,只为不拖累朋友的行为值不值得?

    或许二者都有吧。

    “不值得!”云鹰干脆利落的做出回答,漆黑如星眸子里却闪着笑意,“但是很痛快,这就是我内心的选择,而我一向都是如此,你不用觉得难过,保重,再见。”

    云鹰被两个圣武士押走了。

    他的背影看起来这么孤单。

    北辰曦又抬起头看到那些大人物,她的眼睛里流露出恨意,她第一次觉得神域里所有一切,竟然是这么荒唐丑恶与无理,如果真的有神存在,为什么要让云鹰去背负这些委屈?

    她只恨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欢迎大家评论、打赏、传播,以及通过各种渠道与方式与游子进行交流。半醉游子公众号bzyz1234陨神记公众号yunshenji读者qq群125666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