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送给荒野一份大礼

《陨神记》 第一百一十三章 送给荒野一份大礼

    沙洲营,这个边缘聚居地死气沉沉,窗推开就是来回巡逻的神域士兵,据说营地出口的临时刑场,人头已堆砌三座小山,尸体焚化区域的焦灰被风一吹就会飘过来,天空都被浓浓阴霾给遮蔽了。

    酒馆还是没有客人。

    二三十个孩子拿着抹布在帮忙擦拭吧台和桌椅,他们幼小的心都很清楚认识到,这个酒馆就是他们唯一生存的希望,如果离开这里,他们将必死无疑。

    天底哪有白吃的午餐?

    所以都想力所能及做点什么,只为能在这里继续待下去,只为能继续活下去,只为不用忍受饥饿与痛苦。

    露莎见到这样一群平均年龄不到十岁的孩子,全部都在争先恐后的表现自己,她不由自主感到一阵心酸,颠沛流离、漂泊无根,没有依靠,没有希望,满心惶恐不安,这种经历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会明白。

    “你们都歇着吧,最近没有客人。”

    露莎话音未落,背后一阵巨响。

    一个神域将领直接把酒馆大门踹开,几十个剑拔弩张的士兵直接冲进来,他们不由分就开始掀桌子砸东西,这样一幅杀气腾腾的样子,让酒馆里的人都惊呆了。

    孩子们更是吓得慌忙躲到桌底或吧台后面。

    几个打手见到神域官兵都畏惧的缩缩脖子,但想起老板的告诫,还是主动站出来阻止:“住手,你们不可以……”

    簌簌!

    大波弩箭过来,犹如飞蝗乱窜,瞬间爬满他们全身,这几个一个个当场被射成了马蜂窝,其余人见到这副场景,全都惊恐的大叫起来

    露莎也感到十分恐惧,这些士兵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是蝰蛇的地方吗?蝰蛇是有高阶猎魔令的,这些军人什么时候连猎魔师都不放在眼里了?!

    “蝰蛇是神域的叛徒风回,这里的人与蝰蛇有关,一个都不要放过,全部给我带走!”将军按着腰间将军剑的剑柄,以冰冷强硬口吻命令道:“敢抵抗者,就地格杀!”

    露莎脸色变得苍白如纸。

    蝰蛇养父多半是出事了,他的身份再也没法保护这个地方,蝰蛇酒馆要是没有蝰蛇保护,恐怕就再也开不下去了。

    孩子们知道大难将至,他们都惊慌逃窜。

    士兵见此拿起弩就要扫射。

    露莎不晓得哪来的勇气,猛地站出来挡在孩子们面前:“不要杀他们,他们都是无辜的,我跟你们走。”

    “无不无辜不是你说了算!”将军面冷如霜喝道,“这些小鬼留下来多半也是祸患,荒野的罪恶之种不能留,全部给我杀掉!”

    “不!”

    露莎绝望的惊叫起来。

    将军的命令已经发出,士兵们毫不犹豫抬起弩,正准备对现场展开屠杀的时候,突然一道光束从外面射进来,从这个将军的头部经过,在墙壁上留下一个大窟窿。

    其余士兵向将军看去时,他们全都露出惊怒交加之色,前一刻还凶神恶煞的将军,现在三分之二个脑袋都不翼而飞,只剩半张嘴和半个头颅了。

    “是谁!”

    所有士兵回头结果震惊的发现,本来守在外面的几个小队士兵,竟然全都在刚刚这么一伙儿功夫倒在地上,每个人都是被一刀毙命,可见袭击者都是高手。

    “小心!有埋伏!”

    这批神域士兵管制沙洲营以来,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神域军人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所以没有表现出任何畏惧,他们转过身端起弩就是一通狂射。

    强矢乱射,连连穿透,半掩的门,不一会儿就千穿百孔。

    一个带头军官抛下高压速射连弩,从背后将多功能士兵剑抽出来,直接撞开残破不堪的木门冲到外面,可是他还没有看清对手长成什么摸样,一颗脑袋就从脖子上飞起,而他则抛出去五六步才倒下。

    “可恶!杀出去!”

    其余士兵愤怒无比,全部冲到外面,只是迎接他们的却是一把把快到极致的刀,几十个蒙面黑衣人三两下就将这些士兵统统给放倒,而黑衣人只是损失两个成员,双方战斗力显然有着巨大差距。

    这时一个身材高大壮硕板寸头,穿着长长的黑色皮大衣,眼角还有几道疤,虽然相貌看起来非常平庸但是给人印象深刻的男子缓缓走进来,嘴角勾起一个平淡而温暖的笑意:“不好意思,我回来晚了。”

    “父亲!”

    露莎一下扑进养父的怀里。

    两人相处仅仅三年多,蝰蛇确实将她当成女儿来看待,无论蝰蛇是什么身份都好,露莎都已经将他当成自己的父亲来看待。对蝰蛇来说,他大概从来没有见过露莎这样干净纯粹善良的女孩,而对露莎来说,蝰蛇就像父亲像一座大山给他安全感。

    蝰蛇拍拍露莎头发:“跟我们走吧。”

    露莎抬起头满脸错愕:“我们要去哪里?”

    “沙洲营已经不安全,我们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可是这些孩子……”露莎回头看着酒馆里的孩子,“我不能就这么丢下他们不管。”

    “阿莎,你很善良,这点很难得,但帮助人也要量力而行的。我们根本带不了这么多人。”

    露莎紧咬着嘴唇。

    她知道养父说的是实情。

    可是她怎么忍心面对几十双绝望的眼神?

    “这个酒馆不要了,所有的财物食物,让他们能拿走多少就拿走多少,有这些最起码还有活下去的希望,至于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蝰蛇扶住露莎肩膀,非常温和地说:“露莎,你要懂,想救一个人不是给温暖住处以及温饱食物这么简单,他们早晚要自己独立生存的。”

    露莎知道这样已经仁至义尽,虽然心里十分难受,但是没有资格说什么,只能落寞的点点头:“是,我听从你的安排。”

    蝰蛇笑了笑:“其实我准备好一份大礼,这是送给所有荒野的大礼,你跟我一起见证这个时刻好吗?”

    露莎恍惚间点点头。

    这时一个红衣教士走到他身边:“这里面或许会残留线索,为避免神域里善于追踪的猎魔师追查,我们是不是应该把这里一把火给烧了?”

    “不,不管怎么说,是生活五年的地方,我想把它留下来做个纪念,至于神域里的人就不用担心,我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

    蝰蛇带着众人踩过无数神域士兵尸体,最终乘坐准备好的兽车队伍,从沙洲营缓缓地离开了。

    露莎经过云鹰的杂货铺时,有一个小女孩站在门口,她的衣服破破烂烂都是补丁,却有一双湛蓝无暇的眼睛。

    “蓝,请转告云鹰大哥,我要去别的地方,让他不要替我担心。”

    小女孩愣愣看着这支队伍远去。

    …………

    天色渐晚,残阳如血,沙海泛着波涛,荒山如刀削斧凿。

    露莎跟随蝰蛇走到一座高高的岩质荒山上,从这里远远地眺望过去,前方视野一马平川,血红黄昏染红半边天际。

    她若能拥有云鹰一样目力,那么她就应该能看见在视野尽头,有一条非常清晰的金色长线,犹如黄金般在地平线闪闪发亮。

    不是火烧云,不是海市蜃楼。

    这就是神域的长城。

    露莎不知道养父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但是露莎非常懂事,她并没有多问,她知道蝰蛇做任何事情都是有原因的。

    这个时候一团灰雾迅速飘过来,当凝聚在一起的时候,从里面跳出一个人影,她刚刚出现就踉跄一下,几乎站立不稳,立刻半跪在地上,满脸都是凝固的血迹,看起来应该受伤不清,但却好像浑然不在乎,喘着粗气说。

    “办妥了!”

    露莎认出她。

    此人不就是蝰蛇身边非常神秘的幽灵么?

    此刻,她的头巾口罩都没戴,青丝毫无拘束披散肩头。

    露莎三年来见过她的次数屈指可数,这是第一次见到对方的真面目,没有想到此人竟然是个女人。

    蝰蛇扶她一把,顺手把把脉搏,漆黑眉毛微皱,从怀里取出一个药瓶,“你伤的不轻,服下这个。”

    从这个不苟言笑的女人,犹如深潭死水的眼睛里,突然泛起一种充满生机的波动,她微微抬头看着蝰蛇,旋即微垂眼帘,默不作声将丹药给服下了。

    “这次又辛苦你了。”蝰蛇高大身影站在夕阳里,犹如一尊雕塑般坚毅,只是语气里有几分责备和歉意:“这些年你为我做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只是为报当年的救命之恩已经绰绰有余,我有预感我这种人下场不会太好,你现在可以选择离开,去过自己的生活,这是为了你好。”

    幽灵垂下眼帘又重新打开,从眼睛里透着一种无声的决然与坚定:“你明白的,我跟着你,不止是报恩。”

    露莎没有什么人生经历。

    可她已经看出来,这个叫幽灵的姐姐,其实是深爱着蝰蛇养父的,虽然她看起来不善言表,但是那种感情就算是旁人都能感觉出来。

    蝰蛇感觉不到吗?

    他当然感觉得到,但他没有什么表示。

    蝰蛇很清楚自己是什么人,他永远无法给人任何承诺与未来。

    露莎想到这里,她心里产生一种难过感觉,她似乎想起流离风。

    这两个男人某些方面何其相似啊,可他们身上到底背负着什么呢?

    蝰蛇默默闭眼仔细的感受,从神域里吹出来的风轻轻吹拂在脸上,让他恍惚间回到孩童时期,那是一次银月堂妹在苦修后的黄昏,共同爬到山顶里荡着秋千看夕阳,他们都很开心。

    那段岁月是他最快乐的日子,相信也是银月那个丫头最快乐的日子。

    只是开心日子永远都是短暂的。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开始变化了呢?

    诸神想将一切禁锢他们所画出来的圈子里面,可是总有些东西永远禁锢不了的,比如这风,比如这心,比如梦想与责任。

    神并非万能的。

    他们不可能掌控这个世界的一切。

    正因为神并非万能的,所以他们并非是真的神。

    蝰蛇永远忘记不了父亲失魂落魄、痛苦内疚、终日酗酒的表情,他眼睁睁看着父亲从一个强大的捍卫者,一步步走到诸神的对立面,他也眼睁睁看着昔日骄傲又快乐的银月,变成一个满心仇恨,只想复仇的陌生人。

    是的。

    他看到太多太多荒唐而又真实的事情了。

    从那个时期开始,蝰蛇意识到自己的责任。

    哪怕会因此背负罪恶与诅咒,哪怕会因此陷入万劫不复,哪怕会承受难以想象的痛苦甚至是失去生命。

    可有些事情总有人要去做。

    有些使命永远不能逃避。

    人不是家畜,人不该被圈养,人类必须站起来,人类必须走出来。

    当然圈养生活过得太久,突然被释放出来,总会有些不习惯,可如果这是唯一能改变这个世界的办法,就由他来拉开这一切的序幕吧!

    蝰蛇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天黑了。”

    露莎远远望去,夕阳完全收敛沉没。

    整个世界仿佛轰然陷入黑暗。

    突然!

    没有任何征兆。

    遥远的地平线爆发出无比刺眼的光,瞬间就将漆黑的天空彻底照亮,给人感觉就好像是太阳坠毁在遥远大地,从而发生猛烈的爆炸。

    即使是相隔着这么远的距离。

    露莎依然能感觉到强烈的震动感传来。

    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在强光中缓缓地从地平线升腾而起,轰隆隆犹如万马奔腾的巨响在许久许久以后在抵达这里,既是是相隔这么远的距离,却依然能有这样恐怖的声势,难以想象在遥远的地平线彼端到底发生何等惊天动地的爆炸。

    蝰蛇视野里的金色长线开始消失,爆炸位置是神域长城的核心要塞,蝰蛇利用长城军团主帅焦灼山阵亡,军队人员锐减间隙而造成的破绽,他偷偷潜进这个防御极其严密的地方,将核子武器埋进其中并且引爆。

    这座长城要塞几乎不可以被外力摧毁,唯一能摧毁它的就只有这件武器。

    长城中心要塞一旦被彻底摧毁。

    整个神域长城就崩塌了。

    这条千年来划分荒野与神域界限的东西,从这一刻开始荡然无存,从此以后再没有神域与荒野的区别,从此荒野人随时可以进入神域,从此圈养神域人的安全牢笼被彻底打破,这刻开始预示着一个新的时代到来。

    露莎呆呆的看着眼前这历史性的一幕。

    她当然不知道这会对世界带来什么影响,她只是纯粹的被这个场面给震撼到了,这时好几点凉意落在她的小脸上,伸手轻轻一抹,湿湿的,是水,是雨水。

    下雨了!

    只是眨眼间就变成大雨!

    露莎在荒野里生活这么多年,她知道在荒野里面,雨水比黄金珍贵万倍,从小到大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雨。

    伴随着不可思议的雨而来的,是不可思议的生机!

    从神域里仿佛有某种能量,犹如囚禁上千年的野兽,瞬间侵袭荒野大地,所过之处,枯草逢春,百花盛开,他们所处的荒山上上下下,不过是眨眼间的功夫,竟然就被喜人的点点绿意给覆盖了。

    神域长城不仅仅是象征意义。

    神域长城不仅仅是防御作用。

    为什么普通浮空船在神域里面能源无限,可是一旦脱离神域就直接坠毁?为什么神域长城区区几十米距离,长城外荒漠连天长城内山清水秀?

    因为长城不仅仅是长城,它更是诸神设下的某种能量线圈,它能够形成某种能量磁场,它能将神赐予的能源水源,以及将周围数万里,乃至数十万里,所有的生机都锁在神域。

    神域长城一破。

    万里荒漠瞬获生机。

    神域生机散失大半。

    从此荒野不再荒芜贫瘠,从此神域不再充满神迹。

    “我们在改变这个世界!”

    蝰蛇看着自己亲手缔造的一幕,目光里充满一种前所未有的狂热,从今天开始再没有神域,他高高地举起双手,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姿态呐喊。

    “从此千千万万的人都不用挨饿!”

    “从此千千万万的人都免于渴死!”

    “从此千千万万的人都将生而平等!”

    这个男人低下头看着满脸喜形于色的露出无比自豪骄傲,他知道自己做出这种事情会有什么结果,可是他做到了,无论他的结局是什么,历史都会记住它,因为他拉开了一个时代序幕。

    “这就是我送给荒野的礼物!”

    “你喜欢吗?”

    (欢迎大家在书评区评论、打赏、分享,以及通过各种渠道与方式与游子进行交流。半醉游子公众号bzyz1234陨神记公众号yunshenji读者qq群125666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