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史无前例的灾难

《陨神记》 第一百一十四章 史无前例的灾难

    云鹰在天牢被圣武士监守,玄水都没资格前来看他。

    圣殿判决已经宣布,现在木已成舟,谁都无法推翻,总帅回来都没有用,所以云鹰的结局基本可以说已经确定。只是因为疑点太多,所以迟迟没有行刑而已。

    天云城会对所有疑点刨根到底。

    比如云鹰的来历,荒野里的关系,与暗核会的关系,与魔族的关系,这些都将成为重点审问的对象。可是云鹰怎么肯说?反正都已经被判处火刑,如果他把真相全部说出来,非但对此事于事无补,更可能连累总帅和其他人。

    圣武士无论怎么逼问都死不承认。

    云鹰这些年什么折磨没受过?他倒是想尝尝圣武士酷刑跟地狱谷比起来如何。可让云鹰略感意外,圣武士不晓得是自持身份,还是对他有所特殊照顾,只是普通的严刑拷打一番,倒没做出什么特殊的逼问方式。

    这种手段怎么可能逼云鹰服软呢?

    云鹰一路跌跌撞撞伤痕累累走到这里,他早就已经皮厚如城墙,挨点打对他来说跟挠痒痒没区别,所以圣武士始终没能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云鹰享受着人生的最后几天。

    他也没有闲着,虽然身体不能动,但是脑袋还能动嘛,所以一直都没有停止思考,特别是想来到天云神域以后的种种经历。

    这些年看起来经历丰富却总觉得少点什么。

    这些年或许得到一些东西,但是也失去了很多很多。

    云鹰略加思索就得出结论,他已经彻底失去理想与信念。

    他开始随波逐流,犹如行尸走肉,犹如牵线木偶,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过什么生活。他总是迷茫而又懵懂,犹如身处大雾,找不到路在何方。

    其实内心深处,某种支撑轰塌,就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了。

    这就是成长的烦恼吧!

    但大概以后不用继续烦恼了,

    云鹰面对即将到来的处决,非但没有任何恐惧,反而有种解脱的快感。他其实是很怕死的,但是这样一个世界活着这件事本身,未必就比死亡更可怕。

    “云鹰出来!”

    云鹰被从天牢里押送出来了。

    圣武士团不打算继续盘问,为避免节外生枝,趁着总帅即将回来,先把这个家伙送往火刑场直接烧掉算了,反正也问不出什么名堂来。

    岚麟亲自带队,数个圣武士按着剑跟随其后,云鹰被禁锢之链束缚着,从天云城大街步行前往刑场举行火刑。

    现在是黄昏时间,本来街上人很少,大概是云鹰要行刑的消息传开,所以把附近乃至其他地方的人都给吸引过来。

    几条街道被围得水泄不通。

    云鹰所经过地方,全都是人满为患,大家都跑出来要亲眼看看这个害得天云城损失惨重的罪魁祸首。

    “恶魔!你这个恶魔!”一个披头散发两眼通红的中年人冲出来,直接将一块石头往云鹰脑袋砸过去,“我的老婆只是带着孩子上街买新衣服,就因为你这个恶魔,他们都了都没了,我的女儿才五岁啊,你这个畜生,还给我,你把他们还给我!”

    虽然被卫兵拦住,但是云鹰的脑袋,还是重重挨了一下。

    这个丧妻丧女中年人出现,让四面八方围观者怒火被彻底引爆,他们纷纷拿出石头、鸡蛋、各种投掷物,一边以最恶毒的话诅咒,一边将他们打在这个罪该万死的人身上。

    岚麟没有阻止。

    圣武士们一脸漠然。

    这个过程本就是刑罚的一部分。

    云鹰惹出事害得天云城造成数千伤亡,民怨之大,绝无仅有,总要有人出来背黑锅,总要有人出来承担怒火释放民怨,云鹰很不幸成为众矢之的,甚至他死以后就算十年二十年,依然有人对其坟墓唾骂不止。

    云鹰连寻常子弹都不怕。

    云鹰面对刀枪箭雨也不惧。

    这些石头、臭鸡蛋之类东西不可能造成伤害。这份屈辱比子弹刀枪更加伤人,这份侮辱比毒箭毒镖更加阴毒,然而这一切加起来都不如他们的言语更能伤人。

    云鹰目光扫过去的时候,是一张张憎恨而又愤怒的脸,黄昏暮色映照异常狰狞。

    面对诅咒辱骂。

    他始终保持沉默一言不发。

    面对抛物投掷。

    他始终默默承受不躲不闪。

    云鹰一辈子受的苦够多了,他早就已经见惯人类仇恨与愤怒,也早就领教过人们歇斯底里的样子,只是不知道究竟是麻木了,还是人之将死无所谓了,他已经不想做出任何反应。

    “你们够了!”

    从人群中传出一道咆哮。

    北辰曦披头散发冲出来,她一把拔出大地之剑,犹如一头愤怒狮子,挥舞着剑好像要砍他们,“你们这些蠢货,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们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谁要是再敢上前,我就杀了他!”

    “北辰曦!”

    岚麟身形一晃,人们都没看清其动作,一把金黄色的圣武士剑就出鞘,瞬间舞出的光华仿佛照亮天地,只用一剑就把失控状态的北辰曦武器击落,两个圣武士一左一右冲过来,当场将北辰曦给按在地上。

    “你还嫌这次事情不够大吗?”岚麟将佩剑插回腰间,“你给我回去,好好反省!”

    “反省?你要我反省?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这个世界就真的没有公道了吗?这就是您教给我的正义吗?”北辰曦抬起泪流满面的脸对着圣武士代团长问道:“老师,请你告诉我,这就是我们坚持的正义吗?!”

    “你已经不是圣殿武士了!”岚麟眉头皱一下,“给我带走!”

    他给左右两个圣武士使一个眼神,他们强行把北辰曦给带走,北辰曦刚刚被释放出来没多久,她的伤势还没有痊愈,所以根本没有力气反抗,只能绝望喊着云鹰的名字。

    这是她唯一的朋友啊!

    只能这样眼睁睁看着他枉死吗?

    云鹰嘴角抽了抽,最终轻轻一叹,这个关头突然想起还欠北辰曦钱呢,幸亏有交代金白,希望那小子别私吞那笔钱才是。

    这个插曲被很多人看在眼里。

    其中包括附近楼上一对师徒。

    冬归雪白色长袍便装,他默默地北辰曦被送走,又默默看着云鹰在无数骂声中,缓缓地走进刑场,最终忍不住开口:“师尊,我还是有点不明白云鹰这个人。”

    一个灰色素袍鬓角斑白的长者站在旁边,他微微的笑了笑:“云鹰是个有意思的孩子,他的潜力远超所有人的想象,只是没有找到自己的方向。不过年轻人嘛,难免有迷失的时候,当他经历过苦难,经历过屈辱,经历过悲欢,经历过离合,经历重生以后,所有都会变得不一样,大器多磨才能绽放神韵。”

    冬归雪一愣。

    这是老师第一次给人这么高的评价。

    “可他就要死了。”

    睿智长者没有说话,他的目光渐渐放远,犹如在眺望天边流云。那固执而又愚蠢的弟弟,虽然不可能有所作为,但是起码是有价值的。

    云鹰已经被绑上火刑柱。

    岚麟看着从始至终面无惧色且不发一言的年轻人,心里也感到一些惋惜,北辰曦在圣殿修行几年,他是北辰曦的剑术老师。

    北辰曦曾经不止一次提到这个年轻人,这个丫头刁蛮无比一向自视甚高,甚至扬言早晚要将他这个老师打趴下,从来没有对其他人加以颜色,可惟独把这个出生卑微的年轻人挂在嘴边,能被她这么高看的人,想必不是简单人。

    岚麟何尝不知云鹰很冤。

    可有些事情是说不清的,如果事事都要讲道理,哪有这么多道理讲去?这次要怪就只能怪他的鲁莽,如果他没有处死的话,或许以后会大有长进,只可惜没有机会了。

    “行刑吧!”

    岚麟发出命令。

    这个时候,让人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从头顶猛然传来刺耳尖啸。

    有一艘在天云城上空经过的浮空船,突然毫无预兆猛地失去动力,犹如一颗导弹般笔直坠落下来,正好砸进那些围观者中间,只听见恐怖的巨响,整个船体支离破碎,无数碎片溅射附近到处都是。

    怎么了?!

    圣武士纷纷拔出剑。

    “我的天呐,诸神在上,你们快看天上!”

    天上一艘又一艘浮空船不断地坠落,天云城外巨大的浮空码头,竟也在瞬间失去平衡,犹如一座大山般从天空狠狠的翻倒下来,当场将天云城精美绝伦犹如艺术品般的城墙撞出一个大窟窿,那震耳欲聋的轰鸣撼动整个城市。

    天云城里顿时一片骚乱,所有灯光同时熄灭了。

    四季常青旺盛植物一下都出现枯黄的迹象。

    天云城的湖泊受到某种潮汐力印象,突然掀起一个个好几十米高的巨浪灌进城中一下淹没好几个街区,很多城民来不及逃走,全都被卷进水里被冲走了。

    太突然。

    太可怕了。

    这场骚乱比塌陷更加触目惊心!

    整个天云城都陷进黑暗、洪水、坠物带来的恐慌之中,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什么。

    “行刑取消!你们几个把他送回去!”岚麟迅速做出决定:“其他人快跟我阻挡灾情,快!”

    云鹰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

    这种场面可以用灾难来形容。

    天云城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难道老子的冤屈连老天爷都看不想去,所以搞出大乱子,让我命不该绝?

    云鹰惹出来的事相比就不算什么事了。

    这样的巨大转折之下,或许有变数与转机。

    (欢迎大家评论、打赏、传播,以及通过各种渠道与方式与游子进行交流。半醉游子公众号bzyz1234陨神记公众号yunshenji读者qq群125666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