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峰回路转

《陨神记》 第一百一十五章 峰回路转

    这次天天云城大乱,死伤十倍于塌陷事故,云鹰不是幸灾乐祸的人,但不得不承认这场突发灾难搞不好救了他的命。

    就因为这个,火刑被推迟了。

    两天后又收到送审圣殿的通知。

    云鹰再次走进雄伟的悬空大厅,现场的氛围十分凝重而严肃。

    大祭司天云明持平而坐的人,除左边灰色朴素长袍的惜云星光城主,右边多出一个人虎背熊腰的家伙,此人满头白发,不怒自威,即使坐在那里不动,也给人一种莽荒巨兽般的压迫感,可不就是天云城全军总帅北辰天。

    一个是信仰领袖,一个是行政方面首脑,一个是军事最高级指挥官,天云城地位最高的三个人,此时此刻神域高层人员全部到齐。

    北辰曦、影擎苍等人纷纷被送进大厅。

    当见到云鹰活蹦乱跳,北辰曦显得十分激动,这段时间心情不断大起大落,她才发现原来自己这么在乎这个家伙。

    臭小子真是命大啊。

    他说有能摧毁城市的恐怖武器,结果就在行刑前一语成谶。

    现在爷爷又刚好返回天云城,所以出现很多变数,一切都还有希望,现场氛围压抑而凝重,她为不惹乱子强忍着没有说话,云鹰尚未渡过难关,今天是唯一的机会,绝对不能再搞砸了。

    这次发生事情被波及的不仅天云城,所有城市都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现在到处都是一片混乱与惶恐,无论如何都没法将事情给含糊的掩盖过去。

    现场早在云鹰来之前就在讨论这件事情了,云鹰听见有一个精瘦的老者似乎在叙述事情经过。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了。”

    “简而言之,叛徒朗逸带着其子风回以隐居名义偷偷潜伏荒野,前前后后利用几年时间,打着传教布道名义建立邪教审判教会。朗逸化名红一在各处威逼利诱收买荒野势力,而风回五年来一直化名蝰蛇潜伏在沙洲营以酒馆老板身份作为掩护,实际上却在精心策划针对神域的阴谋。”

    “从我们收集到的情报来看,风回早年有丰富军旅经验,所以有培植大量亲信的条件,他故意将暗核会情报泄露给长城军团,先误导驻扎长城要塞主帅北辰海出兵,最终结果是大家所知道的,焦灼山战败。”

    “众所周知,长城军团规模虽大,但是防线非常长,如果出战所能动用的就是要塞驻军,这次战败直接导致固若金汤的要塞出现防御漏洞,他借着漏洞来不及回填之际,暗中利用军中培植的亲信,潜进长城要塞核心区,安置足以摧毁要塞的毁灭性武器,最终导致这些事情的发生。”

    “神域长城是伟大诸神联手布下的奇迹,它不仅仅能保护千千万万神域人,更能将邪恶的荒野势力与残留的魔族阻止在外,更是构成整个神域体系的重要结构。当神域内能量场瞬间失去平衡,所以导致各种灾害造成惨痛损失,现在我们虽然已经恢复部分秩序,但是更多地方依然处于混乱中,最严重的是失去长城保护,我们将完全暴露在荒野之中。”

    “……”

    这个人是天网机构的最高负责人,天网则是天云神域的情报机构,他在说话的时候,额头都在直冒汗,因为严格来说会出现这种事情,完全是他们天网严重失职导致的恶果。

    “废物!”犹如一个闷雷炸药般的声音在上面响起,北辰天看起来怒气冲冲难以自制,目光凌厉像要将小老头给劈成两半,“你们早干什么去了?天云城养你们这些情报机构有个屁用!”

    “总帅大人注意言辞,天网固然后知后觉,但如果北辰海不冒然出兵进攻焦灼山,也不会留下这么大的漏洞让人钻。”

    这个说话的是惜云星光一边的人,是惜云家族的某个旁支代表人物。

    北辰天须发倒竖瞪着这些家伙怒道:“叛出神域的是谁?设下陷阱的是谁?炸毁神域长城造千秋之罪的是谁?是你们惜云家族的人!天云神域会出现今天这个局面,你们这个专出叛徒和亵神者惜云家族脱不了关系,所以应该被烧死的不是云鹰,而是你们这些卑鄙的伪君子!”

    众人都噤声不语。

    惜云家一方的人都脸色铁青。

    天云城敢对第一家族如此不留情面的斥责,恐怕也就只有这个脾气极端暴烈的全军总帅北辰天,不过这件事情确实是如此,谁又曾想到地位无比尊崇的前猎魔军团的军团长会公然叛出神域呢?

    星光城主没有生气,“这次事情所有人都有责任,但我们今天在这里不是谈这个的,而是必须求证一些事情,另外谈一谈接下来的计划。”

    “我不管这些。”北辰天毫不收敛:“我要求是放人!”

    星光城主没有理会他,从平台俯视悬空大厅,目光落在云鹰身上,“云鹰,你可以说明一下事情的经过吗?

    云鹰见机会终于来了。

    若没有发生这几天的事,若总帅没有在这里,他就算把自己说得再清白都没有用,他出生卑微是永远无法改变的事实,神域又确实需要一个替罪羊来背黑锅,所以无论如何都逃脱不了死的结果。

    云鹰又不是真想不开。

    死随时都可以,还没活痛快呢!

    特别是在经历这次事情以后,让云鹰一下子有很多明悟,他决定好好抓住这次机会并且活下去。

    “我奉总帅命令调查审判教会,先顺藤摸瓜在吞鱼城发现红一,最终在激战中识破红一的身份,也识破审判教会真正的目的。所以我在返回沙洲营以后,立刻让山海峰前往长城军团报信,这一点相关人员可以提供证明。”

    一个人立刻追问:“兹体事大,为何不亲自报信!”

    “我也想亲自回来,但是当时情况不允许。”云鹰脑子转的很快,“这是因为在调查其他党羽过程中,我发现蝰蛇十分可疑,他在很早以前就在打听史前武器的消息,我当时就怀疑他与审判教会沆瀣一气,又听闻史前武器威力恐怖,想到此事非同小可,所以想搞个明白,否则毫无准备,岂不是不堪设想?”

    “你既然调查蝰蛇又为什么会出现在焦灼山?既然送出这么重要的情报,为什么没有及时送达神域?”

    云鹰迅速组织起应对的话:“因为蝰蛇自知败露决定孤注一掷,他直接引开长城军团就是为阻断情报传入争取时间,同时又利用长城军团攻打暗核会的时候偷取史前武器,最后又利用战争而制造可趁之机,这是一个一箭三雕的计划。只可惜在跟踪抵达焦灼山时,战斗已经打响了,蝰蛇已经得手,我还是去晚了一步。”

    这些话真假混杂,让人无法分辨虚实。

    虽然未必没有破绽,但是起码能圆过去。

    北辰天派云鹰调查审判教会是事实,云鹰查出红一的身份并且找山海峰送信也是事实,这两个核心的点能站住脚,让人无法反驳就足以形成支撑了。

    “我当时就预感蝰蛇极可能袭击神域,所以火速赶回来就是想在悲剧发生前阻止它,后来发生的事情你们都应该知道。其实即使第二次被关进天牢时依然还有机会,我反复强调,可是你们呢?”云鹰摆出一副非常沮丧懊恼又很气愤的样子:“你们却不相信存在能摧毁一座城市的史前武器,你们错过最后一次挽回悲剧的机会!”

    大人物们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听到了吗?!”北辰天冷笑着说:“若能及时重视加强边防,这场大灾难根本不可能爆发。这样的忠勇之人,却被你们这些草包窝囊废当成魔族奸细进行缉拿,到头来只有北辰曦愿意相信他!虽然云鹰有过错,也造成一些损失,但我认为根本罪不该死,反倒是白白断送最后一次机会的你们,简直应该自己绑到火刑柱烧死,以告慰万千伤亡的神民!”

    神域人怎么会相信旧时代的史前人能发明这么厉害的武器?

    现在这件武器确确实实在神域爆炸了,这就像是一道响亮的巴掌拍在所有人脸上,让他们被打得目瞪口呆哑口无言,也不得不选择相信了。

    北辰天趁热打铁一挥手:“把人给我带上来”

    两个人被带进圣殿,一个是长城军团副军团长战龙,另外一个则穿着低级军官盔甲,体态臃肿肥胖,满脸战战兢兢,每走一步仿佛都临渊履冰小心翼翼,他可不是别人,正是胖子士兵山海峰。

    胖子忍不住发抖。

    他不晓得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兴奋。

    他只是一个基层军官而已,最大梦想就是能当一个普通将军。谁曾想到有朝一日,竟然能走进这圣殿之中,普通将军是不肯能有资格进圣殿的,哪怕是长城军主帅都没有几次机会进入这里。

    此生如此,死而无憾!

    战龙略显有些局促,这种场面与压力不是普通人能扛得住的,但是战龙毕竟不是普通人,所以走进悬空大厅,目光扫过周围高台,立刻大声地说:“末将战龙,长城军副帅,我可以作证,云鹰出现在焦灼山并非与亵神者勾结,非但如此是云鹰救出了我们。”

    山海峰单膝跪下想了想,他与战龙干巴巴作证不同,居然绘声绘色描述起来:“卑职山海峰,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我军在焦灼山陷入焦灼恶战,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就在这样僵持不下紧要关头,是猎魔师大人云鹰出现找到我们并且发出警告,让我们知道自己可能落进一个陷阱,所以战龙军团长在关键时刻,他不顾可能遭到的非议,充分表现出以为将军该有的谋断,让卑职带千人退守出口,最终侥幸保住两千余战士,否则焦灼山一战就真的要全军覆没了。各位尊敬的大人,如果这样的人都是奸细,我山海峰就再不相信有好人了。”

    北辰天对这个胖子投去赞许目光:“我听说云鹰发现红一身份的时候,正是让你前往长城军团报信的对吗?”

    “没错没错,正是卑职。”

    北辰天说:“你就简单描述一下吧。”

    “各位大人,记得当时是这样的,猎魔师云鹰大人风尘仆仆赶回沙洲营,他似乎刚刚经历一场大战死里逃生,所以看起来仍有很严重的伤势后遗症,可即使是如此依然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继续留在荒野执行任。这种精神让人敬佩,这种执着可歌可泣,卑职虽与云鹰大人相处的时间不多,但也被云鹰大人这种精神感动,他高尚而又具有牺牲精神的人格,就像灯塔照亮我前进的路,为我驱散前路的黑暗。”

    山海峰说到这里的时候,竟然还夸张的挤出几滴泪水,然后捶胸顿足十分夸张的嚎啕起来:

    “可是卑职受此重任,却没能完成传达,有愧云鹰大人的重托,有愧众神赐予的荣誉,有愧这身军装有愧神域百姓。我本想自刎以谢罪,但是想到有太多黑暗与邪恶没有扫荡,想到云鹰大人居然蒙冤受罪,我感到无比的内疚与痛苦,所以苟活至今,只为说出这番话。”

    云鹰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战龙也忍不住想要扇这家伙一巴掌。

    死胖子他妈的居然还有戏剧演员的潜质?这唱戏般抑扬顿挫的语气,真是最专业的演员都比不上,让他当兵真是屈才了!

    “山海峰,起来吧,这不是你的错,你无愧于一个军人。”

    北辰天对这个耿直憨厚的低级军官感到非常满意,山海峰听闻此言,嘴角都抽搐起来,他这也是兵行险招,万一这帮大人物真借坡下驴让他去死可就悲剧了,现在听到北辰天总帅的话,非但松一口气,而且差点跳起来。

    总帅大人居然叫出他的名字,还挡着这么多人的面夸他。

    山海峰感觉就算真死去,他也没有任何遗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