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抛剑

《陨神记》 第一百一十七章 抛剑

    “我想在最后宣布一件事情。”大祭司天云明话锋骤转说:“从天云城最近发生的事情来看,我们有理由相信神圣伟大的神域光辉普照下,已有前所未有的邪恶黑暗在看不见的地方渗透,为防止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我决定以圣殿的名义推荐一个人。这个人诸位应该都不会陌生,她将接受圣殿诸神的委托,从此协同诸位的工作。”

    众人闻言骤然色变。

    圣殿不干涉天云城的军务政务,不插手天云城的决策与政治,纯粹是一个信仰和精神的寄托,这是千百年以来养成的默契传统,现在却要选出一个代言人,这是想释放什么信号?

    难道大祭司天云明已经不在相信在做坐的诸位了吗?还是圣殿准备借此机会,尝试改变自己在神域里的地位,从一个精神意义存在像实权机构转变?又或者圣殿有其他打算?

    这件事情听起来好像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实际上却可能对神域未来影响深远。当然这都是各大家族该关心的问题,云鹰则更好奇是什么人能被圣殿选为代言人,是两位神官长,还是圣武士岚麟?

    大祭司天云明没有给大家思考提问时间:“进来吧!”

    众人感觉到一股逼人的气势,一袭白衣,飘然如尘,惊若翩鸿,高贵中充满优雅,人们见到这道身影的时候,只觉得呼吸仿佛都停止,犹如恍惚间仿佛跨越时光,与当年一个惊才绝艳却又豪放不羁的身影融合在一起。

    绝尘?!

    不,当然不是绝尘!

    这是一个很像绝尘的人。

    她身上的圣白战袍与当年绝尘身上是一模一样的,犹如瀑布般乌黑的头发披散在肩头,从头到脚都有一种利剑出鞘般的锐气,她身体的每寸仿佛都凝聚造物精华而成,这是一个完美到极致的女人,无论是容貌气质,还是力量精神。

    云鹰瞪大眼睛。

    北辰曦瞪大眼睛。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

    她确实家喻户晓,只是整整失踪四五年,以至于人们快要将其忘记神域出过一个举世无双的奇才,八岁参加猎魔训练,十四岁就成为高阶猎魔师,打破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被认为会是历史第一个在三十岁前封为猎魔大师的绝世奇才——惜云银月!

    银月走到悬空大厅最前,她连看都没有看云鹰一眼,好像与云鹰根本不认识,她单膝跪下十分庄重行一个礼,清冷声音回荡在大殿,犹如冰刀切削,冷冷地干脆利落:“惜云银月拜见圣殿大祭司!”

    “好,真不愧身怀天云城最强大的血统,真不愧为传奇猎魔师的后代,我能感觉到你身上那种冲破一切桎梏的决心,我能感觉到你心中那种一往无前的无畏,我也能感觉到你的强大力量与高尚精神。”

    大祭司天云明缥缈又充满神圣的声音在悬空大厅回荡着。

    “无需置疑有高贵血统以及虔诚之心的银月,是这代人中最杰出的代表之一,荒野里五年历练,让她成长成为足以独当一面的人物,所以天云城里适合代表圣殿的人只有她。”

    云鹰看不清星光的表情。

    惜云银月五年没有回神域,结果回神域以后却没返回家族,反而直接投奔圣殿。这其中的关系不是外人能弄清楚的,云鹰现在意识到天云城势力间的关系,也许并没有想象中这么简单。

    大祭司天云明对星光说:“高贵而强大的星光城主,银月是惜云家族不可多得的天才,我本不该不经星光城主就将其纳入圣殿,可是城主府人才辈出又有冬归雪这样年轻人杰为代表,我想不如就让银月留在圣殿,你看如何?”

    惜云星光点点头说:“银月能有圣殿全力栽培,她以后的前途将不可限量,这是她的造化,作为惜云家主的家主,我也感到很欣慰。”

    大祭司天云明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那么勇敢而又坚定银月,你是否愿意成为圣女,从此不惜割舍个人的情感、自由、甚至生命,从此化身为神的使者,捍卫神无上的荣光以及神域两千多万神民的安宁?”

    惜云银月单膝跪在地上,“我愿意。”

    大祭司轻轻的点头:“非常好,你将成为神之使徒,希望你能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为捍卫神域而奋战在第一线。”

    她始终没有再说一句话。

    大祭司天云明的这个宣布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圣殿原则不该参与政务军务,可是现在这样的敏感时期,其他人实在无法提出反对的意见。何况被选择的人可是惜云银月,这绝不是一般的女人,还有谁比她更适合这个身份呢?

    圣殿会议到此为止。

    云鹰出悬空大厅时又回头看一眼,孤独的白色身影依然默默站在空旷而寂寥的圣殿大厅里。云鹰很想知道此时此刻惜云银月在想着什么,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众人离开圣殿以后都松一口气。

    北辰曦十分气愤跺跺脚:“这个臭女人终于回来了,居然还成功抱上大祭司的大腿,不过不要以为这样我就怕她,我看着她这副装酷样子就不爽,早晚要将她打得满地找牙!”

    云鹰想起北辰曦跟惜云银月似乎不对头。

    两人都是美女,两人都是奇才,北辰曦争强好胜,银月骨子里极好强。前者是烈焰熔岩,后者就是洪水冰山,所以互相看不顺眼甚至爆发过矛盾也是很正常的。

    这两个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灯。

    北辰曦感觉到云鹰的心情,她立刻横着眉将眼睛一斜,作势要逼云鹰站队。云鹰见此暗叫不妙,两人都是云鹰的好朋友,他可不想卷进这种女人间的斗争里去。

    幸亏在关键时刻,总帅府幕僚墨先生出现,他走到云鹰面前对云鹰说:“云鹰,总帅大人请你们过去。”

    云鹰松一口气。

    可同时又紧张起来。

    现在面对北辰天老爷子还是有点心虚的,今天在圣殿北辰曦可是不惜以性命和荣誉来给他担保。这个家族正面临青黄不接后继无人的局面,北辰曦可不仅仅是总帅大人最宝贝的孙女,更是被给予在未来复兴北城家族的重要人物。

    现在被云鹰外来小子拖下了水,这简直是不能容忍的事情!

    这位以霹雳烈火性格在天云城出名的老爷子,他能吞下这口气么?希望老爷子别一时没忍住将他给拆了,毕竟北辰天这种存在,绝对不是名气大而已,如果说老酒鬼以前被称为天云武圣,那么北辰天就是天云战神般的存在,云鹰在他面前一点抵抗能力都没有。

    没办法。

    不见也得见。

    云鹰想起什么,从空间石取出一把断剑,这是战死焦灼山的北辰海持有的帅剑。北辰海是北辰家族硕果仅存的人物之一,这把剑作为北辰家族的遗物,终究是要物归原主的。

    墨先生带着云鹰穿过大殿,他们来到后院一个人工湖泊前,总帅大人苍老却不失威武的身影就站在亭子里,正在望着眼前泛着银波的湖面。

    “总帅大人。”

    让云鹰感到意外,总帅并没有表现出暴怒如雷的样子,他回头看云鹰一眼,落在云鹰手中的断剑上时,目光骤然飘忽起来,最终沉沉的叹一口气。

    这一瞬间云鹰有种错觉。

    这个人根本就不是怪兽般火爆的总帅大人,他只是一个非常疲惫的老人罢了,北辰家族偌大的家业失去又失去一根顶梁柱,从此无比沉重的压力都压在他的肩膀上。

    云鹰似乎能理解为什么这位老人在天云城表现的这么强势了。

    因为总帅大人是唯一能支撑起这个家族的人,他要是认老了,北辰家族就老了,他要是疲惫了,北辰家族就要衰退了,他要是倒下了,北辰家族就不可避免要崩塌。

    所以总帅不能老也不能疲惫,更要表现出强势逼人的姿态,他并不是一个人,他需要为整个团体负责,为整个家族负责,为祖上荣光负责,这种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其实北辰海的资质并不惊艳。”北辰天看着眼前湖说:“你知道他为什么会成为长城军团的军团长吗?”

    云鹰想了想说:“不知道。”

    北辰天对着湖泊中央一个练武场说:“他八岁开始从旁系子弟中被选出来,当时的他只是默默无名的一个人,与他同期的人中一个个很快就开始崭露峥嵘,全都争先恐后的施展着自己的才华与抱负,而他却好像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只是在这个地方专心练剑。”

    云鹰有些惊讶:“只练剑?”

    “没错,只练剑,只要睁开眼就开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风雨病痛不能阻,他的眼里只有剑,没有朋友,没有娶妻,没有子嗣,没有享乐,从没有走出去过,你猜他练了多少年?”

    “三年?五年?”

    “是四十年!”

    云鹰脸色大变。

    “是的,他天赋并不惊艳,只能以这种方法来自我提升,默默地承受四十年的寂寞,四十年来始终默默无名,最终在全域全军比武大赛中一鸣惊人。”北辰天目光越来越飘忽,好像又回到那个时刻:“大半生枯剑独守,四十载风雨艰辛,剑出勇冠三十万,一剑光耀十七城。谁都没有想到,这样一个默默无名的人,竟然能在短短几年时间,直接成为长城军团的军团长。”

    云鹰看着手里的断剑若有所思:“他怎么能承受这种寂寞?”

    “因为他的心里有信仰与信念,当一个人信念足够坚定的时候,无论历经什么样困难与耻辱都不足以动摇,当一个人信念足够强大的时候,他可以抛弃信念以外的一切。当一个人能为信念而牺牲一切的时候,哪怕是在平凡的生命也能绽放无上光荣。北辰海此生无一日显贵,也没有妻子孩子,他早年受尽嘲笑与耻辱,但是都无所谓,对他来说,这辈子有这件剑,就够了。”

    北辰天说到这里低下头。

    “你明明有着与众不同的天赋有才华,你明明有着可以改变这个世界的能力,请你告诉我,你的信念在哪里?我在你身上只感觉到迷茫,你为什么不扪心自问一下,你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呢?”

    云鹰露出恍惚表情。

    他想起自己当年的理想。

    他曾经以为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实现,可是现在听到这把断剑主人的故事以后,这对他造成很大的冲击。

    北辰天看着云鹰说:“你知道你当初最让我欣赏的地方是什么?野性,不屈,骄傲!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我认为你就是一头桀骜的野兽。可这些年来,你的力量不断增长,你的成长让所有人吃惊,你的野性去了哪里呢?”

    云鹰也在想这个问题。

    “人总是这样,看似不断成长,看起来拥有的东西越来越,殊不知不觉间丢了自己最重要东西。”北辰天对他说:“你还很年轻也很有潜质的,如果整个世界都不能让你满意,就用你的力量去改变它,你有这个能力!”

    云鹰沉默良久。

    他猛地一抬手。

    只见一把伤痕累累的断剑高高抛起,它旋转着画出一个优美的弧线,仿佛折翼蝴蝶再完成毕生舞蹈以后,正在享受着最后飞翔,最终落进了湖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