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九章 峡谷入口

《陨神记》 第九章 峡谷入口

    地狱谷三艘战船进入低空航行。

    风轻舞发出一道命令:“全部弃船。”

    战士垂直降落到地面,战船再次升空,拐出一个直角,正向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风轻舞不愧是个母狐狸,她深知无法摆脱追击,干脆连自己的战船都不要了!

    六塔搭载的超级战舰,有超快速度与强劲破坏力,除非能提前设好陷阱以偷袭手段攻其不备,否则正面根本难抵挡这艘战船的。

    三艘空船会继续吸引神鹰号注意,从而引导向错误位置,当追上并且搞定它们时,三位指挥官早就不知道把云鹰给带到哪里去了,所以他们注定会扑一个空。

    大官果然不好当。

    只能自认倒霉了。

    谁让遇到的是地狱谷这三个人!

    云鹰事到如今只想知道,当时冲撞地狱谷指挥船的那艘运输船,究竟是哪个王八蛋开出来的,这不是要了老子的小命么?

    两个红衣教士以禁锢锁链锁着他,风轻舞、甲半山、刀千刃,三人就站在面前,周围全部都是沉默而充满戾气的地狱谷战士与荒野精英。

    云鹰头部伤口已经愈合,血已经在脸颊凝固,头发凌乱,灰头土脸,非常的狼狈,此时此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哪里还敢在他们面前嚣张。

    “三位教官果然厉害,小弟输得心服口服。”

    不管这么多。

    先认个怂!

    云鹰有接着说:“不过刀教官怎么能这么快就恢复了行动力?”

    风轻舞一个眼神。

    刀千刃掰着手指,满脸狞笑走过来,他手腕与肩膀伤口没有完全愈合,大部分肌腱依然处于断裂状态,但是奇怪的是还能走动:“亏你还在地狱谷学了这么久,这种靠肌腱拉动肌肉产生行动,是低级生物的活动方式。武者修炼出真力以后,每个肌肉细胞都蕴含力量,别说切断的只是肌腱,你就算打断骨头,只要能巧妙运用自己力量,一样能把你的脑袋拧下来,懂了吗?”

    原来如此。

    是有奇怪的武者秘术么?

    这次真是太大意小看这个家伙。

    如果有下次直接把你四肢整个砍断,我倒是看你是不是还能靠放屁来驱动身体。

    刀千刃一拳直接云鹰想说的话打得咽了回去,这一拳显然也是动用某种武技,虽然打在腹部,但是云鹰感觉全身都被震裂一般,他的身体连半寸都没有后移,所有力量被身体结结实实吸收了。

    云鹰只是在见过老酒鬼那里看见过这种技巧。

    王八蛋三年来果然在藏私啊,这些真本事根本没有教他!

    刀千刃抓住云鹰的领口提起来,满脸狞笑的说:“你今天不是很嚣张吗?现在是怎么了?”

    风轻舞站在后面淡淡地说:“别浪费时间,让他把东西交出来。”

    云鹰满脸困惑:“什么?”

    “别他妈装傻!”刀千刃怒气冲冲吼道:“树谷的地址在哪里?给我交出来!”

    云鹰感到十分纳闷。

    地狱谷兵团不就是审判者联盟派出来组织云鹰前往树谷的部队么?既然红一会派他们三个来阻挡云鹰,就说明审判者联盟已经有人正在夺取树谷,他们三居然不知道树谷的位置。

    懂了。

    红一并不完全信任他们。

    树谷夺取,关系重大,谁能掌握树谷能坐拥宝藏,还能在接下来的战争里占据非常有利的位置,对神域以及荒野来说都是咽喉之地。

    正因为树谷重要性,红一必须派最信任的人去占领,至于地狱谷兵团则完全不知道树谷所在,只能作为拦截力量来阻止其他势力。

    云鹰看着三人问:“你们要去树谷干什么?”

    刀千刃已经开始有点不耐烦:“这你就管不着了,不要妄图挑战老子耐心,你应该知道我们的手段。”

    云鹰没把地图收进空间石,无论愿不愿意,只能老实交出。

    风轻舞扫一眼:“这是真的吗?”

    “这位大姐,我倒是想拿一份假的给你们,可现在都已经沦为你们的俘虏了,我哪敢啊。”云鹰一脸无奈说:“何况我又不是先知,哪能提前知道这里情况而造假?”

    风轻舞一言不发把羊皮纸收起:“带他一起走。”

    刀千刃重新把云鹰提起来:“你给我老实点,有任何小动作,我就先把你的老二给割下来!”

    地狱谷三位杀死两位神域军团长又重伤前神鹰指挥使,北辰天不可能会放过他们,所以地狱谷兵团的叛变不可能回头了,正因为如此他们会在荒野联盟里被重用。

    三位指挥官随时会面对来自北辰天报复,他们显然也不甘做受人摆布沦为棋子。现在对联盟有用或许会被重用,万一在将来失去用处岂不地位很尴尬。

    依靠别人终归不行。

    所以想要趁机夺取树神谷。

    地狱谷兵团最大软肋就是没有自己的地盘,只能依附在其他势力之上,如果能顺势夺取地狱谷,他们就能在荒野真正站稳脚跟,不管红一高不高兴,他都不得不接受地狱谷兵团驻扎地狱谷的事实。

    野心不小。

    这叫人心不足蛇吞象。

    地狱谷是很强,但也就欺负欺负云鹰。

    他们想从红一和北辰天手里躲树谷,这不是虎口夺食行为么?

    不过若地狱谷兵团真成功夺取树谷,他们以后将会扮演一个至关重要的角色。

    地狱谷兵团挟持着云鹰前进速度很快。

    一天左右时间就走到地图标注的峡谷了。

    云鹰环顾左右悬崖峭壁,山岩陡峭,高耸入云,天空在视野里变成一条线,大概被阳光照射时间很短,幽深峡谷里面始终笼罩着一层阴冷的气息,这里面没有任何植物。

    刀千刃有些怀疑:“传说树神谷是荒野里的奇迹,它有着比任何绿洲更加旺盛的生机,我怎么这里这么荒凉阴冷怎么看也不像是树谷。”

    云鹰没好气说:“地图就标记在这里。”

    刀千刃哼:“你最好祈祷树谷在这里,否则就只能当你在耍我们,那么后果很严重。”

    云鹰心里在骂娘。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必须想办法从这脱身。

    可是想要在三位指挥官眼皮子底下逃脱谈何容易?

    他们这种人不可能会犯低级错误给云鹰机会,更何况云鹰的力量已经被封印住了。

    峡谷越走越深。

    四周迅速阴暗。

    众人脸色突然一变。

    从前面传来激烈的厮杀声。

    风轻舞对其他人都做一个手势。

    刀千刃第一时间将刀放在云鹰身上:“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有人在这里战斗!”

    云鹰一脸郁闷说:“你问我我问谁去?”

    刀千刃狠狠瞪他一眼。

    众人开始小心侦察。

    峡谷最深也就峡谷尽头位置,居然伫立着一块巨大而古老石门,石门在此不晓得多少岁月,其表面都是岁月残留的痕迹,但是即使是如此也能看见上头密密麻麻的古老符文。

    地狱谷兵团小心翼翼摸索前进,一点点靠近这个区域,此时此刻战斗双方,从他们样子就能大概分辨出来,这两支势力都并非来自神域。

    “居然是流离风他们!”

    云鹰一眼就认出,战斗双方之一,正是流离风一伙,流离风与暗核会,大概是最早知道纱木旻身份的势力,所以以流离风对树谷志在必得的态度,他肯定会想方设法打听树谷,只是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找到这里,这个小子果然很不简单啊。

    流离风把能带的人,几乎全部都带上了。

    吞天虎、三眼蛛、不死黑煞、乌鸦等等,全都在场。

    这是一支非常强悍的力量!

    除焦灼山脉里面的暗核会,只有审判教会势力能抵挡,这一股力量则多半是后者,因为云鹰在其队伍里发现一个关键人物——暗核会二把手赤龙!

    云鹰在焦灼山脉大战中见过赤龙出手,此人没有出全力就能跟冬归雪这样的高手打成平手,这足以说明这个猎魔师军团的副军团长并非浪得虚名。

    这一个人就已经很难应付了。

    何况,赤龙队伍还有两人,一个穿着绿袍,一个穿着黑袍,云鹰对这两个人有过一面之缘,他们是曾经到过暗核会的荒野势力领袖。虽然是纯粹的荒野人,但是战力强的惊人。

    刀千刃见到前面情况啧啧说道:“赤龙、绿蟾、黑蚀,这三个家伙不好对付啊,另外一边是流离风团伙,同样有很多厉害的角色。”

    风轻舞蛾眉轻敛,仔细思考几分钟,最后说:“他们还没发现我们,先静观其变,不要轻举妄动。”

    只能如此。

    流离风一伙也好,赤龙一伙也罢,虽然队伍中不乏高人,但是双方激战正酣,地狱谷兵团又都是经验丰富之人,所以谁都没有发现他们的存在。

    云鹰满脸郁闷。

    真他妈活见鬼了。

    他以为当上神鹰指挥使,带着几百个神鹰战士,再带着几千军队,基本就能横行无阻拿下树谷,现在看来实在是把问题想象的太简单了。

    树谷是必争之地。

    现在暗核会没有出手外,几乎所有势力都盯着这里,云鹰带来这点人根本不够用,现在更他妈被俘虏,还怎么进去救人,更别说占领树谷!

    正当云鹰感到非常焦躁的时候。

    他身体微微一震,猛然间感觉到什么,两眼目光微微闪动,嘴角挂起一丝笑意,等了这么久,终于要来了么?

    啪的一声!

    云鹰身体锁链统统断裂开来!

    三个地狱谷指挥官都大惊失色,云鹰明明被地狱谷战士困在中间,他不可能有办法挣脱禁锢锁链,当他们回头看去的时候,只见困住云鹰的两个红衣教士,全都无声无息倒地变成两具尸体。

    一道黑色人影出现在云鹰身边。

    这个人黑发黑面罩黑衣服黑手套,从头到脚都是漆黑之色,手持一把短剑,剑刃燃着紫黑犹如烈焰的东西,正是他无声无息潜行到地狱谷战士的中央,杀死两个实力不弱的红衣教士,又在瞬间替云鹰解开束缚。

    “冥蝎!”风轻舞认出短剑,“他是影擎苍!”

    云鹰嘿嘿一笑:“多谢了!老兄!”

    擎苍冷淡吐出一个字:“走!”

    两个人同时潜行消失了。

    刀千刃怒喝:“哪里走!”

    这时整个峡谷剧烈摇晃起来,大地冒出一根根尖刺,犹如树林般拔地而起,瞬间遍布人群中间,让地狱谷的人没有办法追击。

    “大地使者!”

    这回就连风轻舞脸色都变了。

    她知道大地使者出现在这里意味着什么。

    这个又一道圣洁白色光芒冲天而起,割裂黑暗,割裂空气,割裂岩壁,最终化作一道惊虹倾泻而下。几乎是与此同时,一道银白色的冷芒喷涌而出,所过之处纷纷结冰,从地面向地狱谷兵团而去。

    这回又是谁?

    究竟有多少高手?

    他们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欢迎大家评论、打赏、传播,以及通过各种渠道与方式与游子进行交流。半醉游子公众号bzyz1234陨神记公众号yunshenji半醉山庄qq群125666571游子之家qq群227832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