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十一章 开门

《陨神记》 第十一章 开门

    云鹰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战根本没法打!

    神域阵营有,云鹰、银月、冬归雪、北辰曦、影擎苍,五个最主要的战斗力,其次灵月云、岩川、屠夫等一群猎魔师,他们实力同样非常不错,除此以外就剩几百个神鹰战士。

    但荒野阵营有赤龙、吞天虎、三眼蛛,不死黑煞,地狱谷三位指挥官、乌鸦、绿蟾蜍、黑蚀等等强者,此外有流离风带来的鬼童、青蛇,吞天虎的骨干成员,以及审判教会的红衣教士,乌鸦的装甲战队。

    强者数量,部队规模,双方不在一个数量级上。

    荒野人的默契促使共识。

    树谷不管是被流离风占领,还是落在审判者联盟手里,最不济也还在荒野的控制之内,哪怕信仰动机各有不同,但最起码好过被神域占领啊。

    如果树谷落到神域手里。

    这对整个荒野都是灾难!

    这种情况只要有神域参与,哪一方都不会让其得逞的,即使彼此有多大仇恨与利益冲突,也大不过与神域的仇恨,也比不了与神域的冲突,所以都会暂时停止战斗,先集中力量对抗这些远征军再说。

    “他们就要来了!”北辰曦将大剑扛在肩膀,震荡冲击盾拿在手里,满脸都是兴奋之色,“本小姐来做先锋,从来没有打过这么痛快的架,让我先杀他们个七零八落再说!”

    银月不屑地冷哼一声。“你若送死,没人拦你。”

    北辰曦火冒三丈说:“你什么意思?你会不会人话!”

    银月的剪水明瞳里凝聚出一道目光,正落在对面一个扛旗的赤脚红衣长者身上,“这个是猎魔师军团前副团长,全力以赴比北辰海强一点,你觉得自己能战胜他,只管上去吧。”

    银月本身就是惜云家族的人,又怎么会不知道家族里的高手?

    赤龙以前在家族也算是一号人物,北辰曦当然也是听说过的。

    一个赤龙就已经很难应对,其余多数都没有交手过,但是个个弥漫着的危险气息来判断,竟然有超过十个以上顶尖高手,整个部队规模大概在神域这边的三倍以上,所以无论怎么看胜算都很渺茫。

    北辰曦顿时蔫了,只觉面子有些过不去:“即使敌人就算很强,我们也不能退缩,你要是害怕就自己逃吧,反正云鹰会留下来跟我并肩作战的。”

    银月皱起娥眉。

    云鹰无奈苦笑。

    这个魔女好好的,干嘛拉我下水。

    岩川目光如剑冷冷说:“我们神鹰兵团也不是好惹的!开始布阵!”

    十几个人扛着一面大旗冲到前面,这些旗帜里面都释放出能量,当互相连接起来的时候,瞬间就变成一个巨大的屏障。

    天佑旗。

    神域的一种战争武器。

    它能有效行成强大防御,圣殿为远征军专门准备的,这种情况之下,必然能发挥巨大作用。

    神鹰战士掏出弓弩对着天空就是轮番齐射,一波波发光的长箭冲天而起,每一只箭在坠落时速度陡然增加,嗖的一声尖啸,自动锁定目标,几乎箭无虚发。

    荒野战士在奔跑过程直接被穿体而过。

    让他们推进速度立刻减慢而且出现很多伤亡。

    当然这种程度的覆盖打击只怕没有办法阻止他们。

    冬归雪握着银白冰晶般的长枪,换换从腰间抽出一把如冰如霜的长剑,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前面,更准确说是盯着队伍里的最强者赤龙,从冰冷目光里流露出冰冷的战意。

    赤龙在焦灼山尚且有所保留,已跟冬归雪战了个平手。

    冬归雪不是普通高阶猎魔师,神域一般高阶猎魔师三两个加起来,估计也不是冬归雪的对手,但是冬归雪与对方依然存在实力差距,这足以说明这个家伙的厉害。

    “现在撤退也来不及了。”北辰曦非常急躁叫起来,她把大地使者插进地面中,释放出崩裂的力量,让山体岩石断裂,从而造成大面积崩塌,“有办法就快说啊!”

    这时天摇地动,箭雨如飞蝗过境,数以百计巨石轰落如怒兽。

    风轻舞青色长鞭再次化作一股飓风,瞬间就扫过漫天石块,让它们轰砸在防御罩之上。

    “如果援兵不能及时赶到,这种情况根本无法抵挡太长时间。”云鹰在这个时候只能站出来说:“虽然硬拼胜算不高,但是并非没有机会,我们来到这里并不是为消灭他们,所以没有必要跟他们打个鱼死网破。”

    “说的没错,只要进树谷,阻止他们就行,且看我的手段。”

    北辰曦双手握住插进地面的大地使者,整个剑刃都刺进去,紧接着奋力一挥而起,两侧山体山岩受到震击,无数碎石纷纷滚落而下,所有人都感觉到有一股无形的能量,正在从地底看不见地方向前崩腾。

    犹如一条强大的地下蛟龙。

    虽然能感觉到存在,但是无法判断位置。

    突然间,荒野人队伍后半部分,大地好像切开一道口子,竟然狠狠地裂开一条巨大缝隙,好几个荒野战士没反应过来就掉下去了,这条裂痕不断蜿蜒向前,正是向石门所在位置而去的。

    轰隆一声。

    宛如闷雷。

    这道地裂在石门三十米外,突然间戛然而止,没有办法前进分毫,犹如是被什么无形中的力量给阻挡住了。

    巨门几十米高巍峨巨大,两侧左右蹲坐着一个古老石像,雕像体型跟巨门都相差无几,右手持矛,左手持盾,十分肃穆,纵然是大地使者力量侵袭峡谷,竟然没有在他们身上造成半点裂痕。

    “如果石门有这么容易打开,他们这些人早就进去了。”

    云鹰隔着这么远都能感觉到石门的波动,这看起来好像是一座普通的石门,其实是一种强大的封印,古老神灵设立在这里的封印。

    它似乎是没有办法以外力轰开的,除非能找到核弹那种毁灭性武器,否则就算是一位猎魔大师在此,他也休想以蛮力来开启,所有轰击石门的力量,最终都会被神秘吸收。

    钥匙!

    一定有钥匙!

    门就是用来开的,不然造这个破门干什么?

    如果没有猜错打开这扇门钥匙,其实是一种能共鸣的精神力,从某种意义来讲这个石门就是一件庞大法器。

    云鹰响起纱木旻的圣笛,那是一支非常特别的长笛,他对普通猎魔师精神毫无任何反应,只能通过一种特定的精神力量共鸣,所以整整三百年没有人能吹响它,最终遇到真正的主人纱木旻。

    当然。

    还有一个人。

    那就是云鹰这个意外。

    云鹰能感觉出石门的波动与牧神圣笛很像,这说明石门与圣笛应该都是出自千年前,那一位古老的神灵手中,云鹰既然能够吹响圣笛,为什么不能打开这座石门呢?

    求救信是紫菱从树谷里面送出来,地图多半是纱木旻提供给云鹰的,他们现在情况很危急,没道理会提供一个根本进不去的地方。

    “你们都掩护我,让我过去试试!”

    云鹰话还没说出口。

    从前面乱石堆里喷涌出强烈的火焰。

    火光就像洪水般将堵路的石头全部推开,最终像是凝聚成一个巨大的拳头,狠狠地捶打在神鹰兵团结界上,瞬间让结界光芒出现明显暗淡。

    赤龙周身缠绕火焰腾空而起,手中的大旗已经完全打开,每一次舞动的过程中,就会产生强烈的能量流,让射过来的箭被弹开,火球好像雨点一样不断打过去。

    银月召唤出圣光十字剑冲出结界范围。

    她,白衣胜雪,飘然升天,虽然看起来很慢,但是实际非常快,冷弹暗箭,不躲不闪,全部任由打在身上,只是连一根汗毛都没有伤到她。

    耀眼光剑与翻滚战旗凌空对击。

    两人双双被弹开了。

    惜云银月一字一顿的问:“红一在哪里?”

    “圣光剑,天圣神衣……真没想到,银月你都长这么大了。”赤龙一张悲悯像苦农的面孔露出淡淡缅怀,他还记得上一次看见这个女孩,她才刚刚开始接受猎魔训练,现在却穿着绝尘衣服拿着绝尘的武器,已经拥有跟他一战的能力了,“为什么要问红一下落。”

    银月回答道:“杀他!”

    赤龙本就苦农相的脸上又流露出一丝苦涩:“我当年做错很多事情,红一也做错了很多事情,难道就不能给我们一个赎罪的机会吗?”

    “最好的赎罪方式就是……”银月隔着十几米距离,她迎面一剑就把赤龙逼退数米:“死!”

    赤龙当然不会告诉银月这个答案,她以后肯定会比红一更强,但是现在还不够,即使拿到绝尘全部的传承,她跟红一交手也是没有胜算的,更何况红一现在已经成为荒野联盟的领袖。

    冬归雪长枪一抛而出化作冷芒射来。

    赤龙挥旗挡一下。

    冬归雪抢在银月前面,右手接住弹回来的长枪,左手一把如冰如霜的剑,两件武器同时劈在赤龙的战旗上。

    “他交给我!”冬归雪冷冷说一句:“你对付下面的!”

    这个时候,吞天虎、不死黑煞、地狱谷指挥官、整整五个强者,他们开始率领荒野战士与地狱谷战士展开反击。

    这纯粹是硬碰硬的消耗战。

    神鹰兵团面临压力可想而知。

    北辰曦需要操控大地使者不能擅动,银月和冬归雪直接没理云鹰就出去打架了,至于擎苍连影子都不晓得到哪里去了,现场猎魔师这么多,波动紊乱,让他无法分辨。

    “妈的,你们这些人有点大局观好不好,别光顾着自己打架爽啊!”

    云鹰早知道指挥不动他们,既然如此只能靠自己,他握住胸口的空间怪石,直接一个瞬移跨过长长的战线,瞬间移动来到巨大的石门面前。

    树谷里肯定早有侵入者,他们到底是怎么进去的,云鹰现在不得而知,但若连云鹰都不能打开这扇门,就真的没有办法。

    那时只能想办法再找一件超级武器来将其炸毁。

    这武器可遇不可求,哪里还来得及?

    (番外预告:陨神记的微信公众号将连载一篇番外,主要讲述云鹰在地狱谷三年发生的经历与故事,如果正文没有看爽的朋友,快关注公众号阅读番外篇。公众号就是陨神记拼音:yunshen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