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十二章 争取时间

《陨神记》 第十二章 争取时间

    吞天虎斧头释放出强光准备一举击溃神鹰兵团的防御罩,可突然一道光柱从天而降阻止他前进,光束瞬间刺在前面的位置,高温的光刃旋即开始向他推进过来,所过之处地面都被切开了。

    “给我破!”

    吞天虎肥胖身体里蕴含出人意料的爆发力,瞬间就将眼前袭来的光芒给劈碎,第二道光剑却从头顶狠狠地斩落下来,吞天虎不得已只能双手抡起巨斧来抵挡,这一击威力之大,他差点没握住武器。

    他赶紧发动防御神器,周围立刻出现防御罩。

    这才勉强抵消这一道攻击的力量。

    惜云银月凌空而至,白衣飘飘,犹如仙人,右手提着渐渐暗淡的圣光十字剑,左手伸到背后,又拔出一把剑。

    此剑与圣光十字剑不同。

    圣光十字剑是完全由能量构成的光剑,这把剑则是一把真正的宝剑,它看起来相当华丽而高贵,从剑柄到剑刃都异常华丽,其刃材质并不像金属,反而像是高透明的玻璃或者水晶,其中隐隐还流淌着能量。

    吞天虎认出这把剑:“绝尘大师的无尘剑?”

    天云城稍微有些见识的人都知道,昔日绝尘大师最出名三件神器就是,天圣衣、无尘剑、圣光剑。圣光剑就是圣光十字剑,这件神器早早的就传给银月,至于天圣神衣以及无尘琉璃剑,就随着绝尘大师陨落而失去消息。

    三大神器都被银月拿到了。

    这个女人已经彻底得到绝尘大师的衣钵传承!

    银月挥舞着仿佛水晶般透明的无尘剑,只用一剑而已,防御就碎开了,无影无形却非常猛烈的力量,让吞天虎被击退出数米远。

    地狱谷三位指挥官以及不死黑煞围过来,全都发出猛烈攻击。银月独自迎战,一身圣光洁白的战衣,右持光芒万丈的圣光剑,左持纤尘不染的无尘剑,整个人就像一个不可亵渎更不可战胜的女神。

    双剑同时斩出。

    剑锋所指之处,无人敢试锋芒。

    银月基本以一个人的力量,竟是硬生生挡住五大高手。

    刀千刃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年轻人,他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不过也很快发现银月的弱点,银月攻击实在是太霸道太横绝,几乎不给自己留任何余地,这种一往无前有死无生的战斗方式,虽然让人很难抵挡,但是消耗实在太快。

    “这种打法又能坚持多久?我们不跟她硬拼,耗光她的力量再说!”

    “你想得太简单了,这根本行不通的。”风轻舞脸色十分凝重:“天圣战衣是惜云家族最强神器之一,它是神魔之战时期,众神送给传奇猎魔师也就是惜云家族先祖的一件神器。”

    刀千刃一愣:“它有这么厉害吗?我怎么看不出来!”

    “因为这件神器作用并非战斗或防御,所以在战斗中体现不出来。”

    “不是战斗和防御?那它到底有什么用!”

    风轻舞解释说:“天圣神衣是一件能储存精神力量的神器,换句话来说只要穿上这件战衣,那么精神力量就会源源不断涌出来。惜云银月每消耗一些力量,战衣就会将消耗部分补充回来,所以想将她给耗死根本不可能!”

    刀千刃惊呆了。

    猎魔师破坏力非常强。

    哪怕是最普通的猎魔师,只要有能力击中刀千刃,也以驱魔弓将将其射伤甚至射死。可猎魔师的破坏力强归强,但是猎魔师力量并非有限的,而且恢复过程相对比较缓慢,一场大战精神力很容易耗尽,这样一来猎魔师就基本散失大半能力了。

    现在冒出一个人能源源不断快速恢复,岂不是根本不可战胜?

    当然没有什么真正无穷无尽的能量,天圣神衣里面的精神能量,全都是惜云银月在非战斗进行封印的,她最多封印相当自身十倍规模的力量,整个过程需要耗时数天。

    银月大概能给自己连续完整恢复十次,但如果战衣里面的能量耗尽,她就没有办法再继续恢复了,所以说并非不能把她耗死,可是光凭这几个人根本做不到。

    五人明明各个都是高手。

    现在被银月势如破竹的气势杀得节节败退。

    北辰曦见银月以一个人就挡住五个强者,她对此也感到非常吃惊,这个疯女人怎么这么厉害?她该不会是吃了什么兴奋药物了吧!

    赤龙跟冬归雪战斗也已经全面展开。

    冬归雪的攻击凌厉,一杆长枪就像百蛟出海,瞬间封锁住赤龙周身空间,左手凝霜连续劈砍,每次接触都会给战旗带来一层冰霜,凝霜的特殊效果能大幅度压制神器威力,从而削弱赤龙强大的力量。

    这就是冬归雪让银月对付其他五个人的原因。

    冬归雪知道天圣神衣的力量,所以知道银月的战斗力将变得非常持久,特别适合对付五个弱一线的强者,但如果对付赤龙这种强一线的人,反而无法发挥出天圣战衣的优势。

    反倒是冬归雪有神器凝霜,这把武器每一次攻击,他都能削弱赤龙的力量,从而让对方战力下滑到与自身相近的程度,从而以冬归雪一个人压制他,让赤龙没有办法分心去对付其他人。

    赤龙战旗被冰霜覆一层又一层,这种冰霜并非寻常意义的冰霜,只是一种特殊的能量形态,能够压制精神共鸣的东西,所以并不能单纯以温度来驱散,几个回合打下来赤龙就发现,他要发动同样的攻击时,竟然要消耗比以前多一倍的力量才行。

    “年轻人,你这么想杀我,只因我曾背叛过星光吗?”

    “我曾当过星光大师的助手,我也像你一样崇拜过他,但现在却甘心跟随红一退出神域,放弃家族姓氏,放弃荣誉名誉,放弃所有一切,你想知道其中的原因吗?”

    冬归雪绝非话多的人。

    正如平时一贯的风格,他在战斗时绝对专注,立刻抓住赤龙开口说话而露出几个破绽,所以回答赤龙的,只是更猛烈的疯狂进攻。

    赤龙有条不紊抵挡着对方的进攻,他能够感觉到在这个年轻人看似冷若冰山的外表之下,其实隐藏着非常强烈的戾气,他肯定隐藏着什么秘密,这种秘密连他都能看出来,星光那种人难道看不出来吗?

    不管怎么样。

    树谷不能被神域拿到。

    赤龙骤然提升力量,火焰旗熊熊燃烧,瞬间喷发出仿佛能横贯整个天穹的强大能量,犹如一条火龙般从头顶降落下来,全部向冬归雪身上轰过去。

    冬归雪脸色一沉,哪怕是在被凝霜压制力量的情况之下,他还能爆发出这样的战斗力吗?冰雪咏叹好像旋风般在手中旋转起来,他直接迎面想这条坠落而下的火龙正面抵抗。

    寒冰与烈焰交织。

    瞬间蒸腾的水汽弥漫整个峡谷。

    北辰曦也没有闲着,她始终利用大地使者力量,正在不断破坏峡谷里的地形,正在源源不断的制造山崩地震,更偶尔爆发出大面积地刺来阻挡进攻部队,只是敌人的数量实在太多太多,光凭北辰曦一个人抵抗不住。

    云鹰混小子到哪里去了?

    这种时候怎么不出来帮忙!

    北辰曦刚刚产生这种念头的时候,她忽然感觉到峡谷震动,这种震动并非她用大地使者造成的,它来自峡谷的最深处,当她远远地看过去时,巨型石门浮现出密密麻麻发光的纹路,犹如古老而神秘的咒语,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峡谷里弥漫。

    石门有反应了!

    一定是云鹰!

    正是云鹰!

    云鹰把双手都按在石门之上,他的精神力量正在迅速与石门共鸣,只见石门正中间出现一条光缝,光芒从下至上缓缓地开始衍生,整个门迅速出现各种纹路,看样子云鹰要成功了,只要在给他一点时间,一定能打开这扇门。

    云鹰独自深入敌后。

    这些人哪有这么容易让他得逞?

    流离风暗魔手臂缠绕起黑气,当他见到云鹰努力开门时,眼睛里出现一丝嘲讽:“你太让我失望,我以为你早晚会站在我们这边,结果还是彻底的成为神域走狗。”

    云鹰皱皱眉,现在不能停手,否则就前功尽弃,

    三眼蛛冷冷地命令:“乌鸦,杀了他!”

    人造人乌鸦二话不说,抬起一只手臂,就准备发起攻击,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把短剑从虚空中刺出来,直接插进乌鸦的心脏部位。

    乌鸦身体硬如金刚。

    一般武器根本伤不到他。

    这把剑却好像刺穿豆腐般刺穿身体。

    三眼蛛的竖眼猛地睁开,他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咬牙切齿地说:“该死!”

    这心脏位置被穿透,按理说是致命伤害,何况是被冥蝎给贯穿,但是乌鸦并没有倒下,他的身体早就没有内脏这种东西了,所以冥蝎的毒素并不能伤害他,从眼睛里猛地射出一道死亡光束,直接向藏在阴影里的人发起攻击。

    擎苍一身瞬身,出现在云鹰背后。他将冥蝎插回短鞘,顺手抽出长长的疾影,缓缓摆出一个战斗的姿势。

    他淡淡的问:“多久?”

    云鹰回答:“最少两三分钟”

    擎苍看着三眼蛛、乌鸦,流离风、只是这几个人,他应该还能够抵挡。可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两个人走过来,一个穿着绿袍,一个穿着黑袍,他们好像是典型的荒野变异人,即使是擎苍在他们的身上,也感觉到了危险。

    最少要以一敌五。

    可他根本不擅长正面对决。

    毕竟影擎苍不是银月这种女战神,擎苍并没有惊慌,他是一个冷血的杀手,杀手是不会有强烈的情感波动的,只是当目光落在流离风身上,他的瞳孔微微收缩一下:“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