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三章 疯狗

《陨神记》 第三章 疯狗

    从油纸里散出的淡淡谷物香味钻进鼻孔,那种感觉让人心醉神迷如梦如幻一

    两块黑硬面包,一瓶轻污染的水,这么精良的食物是拾荒者连见都没见过的,每个拾荒者都笼罩在前所未有的幸福感

    云鹰用一双颤抖双手慢慢揭开油纸,犹如虔诚的朝圣者打开圣物,两块硬面包就这样浮现在眼前,谷物清香更加浓烈了,迅刺激唾液分泌——面包,这是面包!

    他就在书里见过

    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传说的美味,竟然会出现在自己手里这两块面包在废墟里起码值一条,哦不,最起码值十条人命!

    他小心翼翼的捏一小块放进嘴里

    云鹰闭上眼睛仔细感受,先用口水把硬邦邦的面包浸泡软化,独特清香弥漫在整个舌尖,美妙的感受不真切,让他感到沉醉,犹如在梦一样

    这个美梦却被不之客打断了

    一个精壮身影提着砍刀走了过来,他脸上有一条丑恶的刀疤,这个人不是其他人,正是昨天抢走兽肉的家伙

    这家伙也来参加行动了!

    云鹰捡起短剑,一双充满敌意目光像被激怒的幼豹,昨天是因为吃饱肚子也就没有必要拼命,今天不一样,谁敢抢他的面包,哪怕拼的同归于尽,也要把剑捅进对方心窝!

    “我对你的食物没兴趣!”

    “那你想干什么?”

    刀疤目光有些诡异,闪烁着点点寒光,“你看见了吗?挖掘者就三人,车里有很多面包和水,而我们手里都有武器,为什么不拼一下?”

    挖掘者仅仅三人,都没有枪械

    这些挖掘者招募他们多半是派去送死,拾荒者与其坐以待毙,为什么不联手干掉他们,食物、武器、水,这些荒野上最重要的东西,几乎就唾手可得了!

    当想起面包那让人回味无穷的美妙滋味,每一个拾荒者眼睛血丝蔓延起来,一股贪婪和杀气迅在心聚集起来

    杀光他们!

    把他们剁成肉酱!

    每一个拾荒者都站起来,刀疤瞪着犹豫不决的云鹰“你到底去不去?”

    人都是有**的,特别是贪欲和求生欲,其实云鹰想加入,只是多年荒野生活的经验,让云鹰没办法信任刀疤他们一个未成年的拾荒者就算抢到面包和水,刀疤他们会分给他吗?

    答案很明显

    这个刀疤绝不会给哪怕一个面包屑,大家反而会联手杀掉队伍里的弱者,因为少一个人,其他人就能多分一分了

    还有……拾荒者真能成功吗?

    这个疑问看起来十分愚蠢,二十多人对付三个毫无悬念,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一种不好的直觉!

    云鹰偷偷看黑人一眼

    这一撇之下顿觉头皮炸,仿佛有冰水从头浇下

    因为面相凶狠的黑人大汉,竟然也直勾勾的看着这群拾荒者,他仿佛能听到这些人说话一样

    两人对视瞬间

    云鹰感觉被闪电击,脑子里可怜的词汇,无法形容这一双眼神!

    那凌厉目光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威慑力,感觉不像一个人而是一头可怕变异兽,**裸的直接宣布和警告你们不过是群小小的猎物,微不足道,不值一提!

    他感觉自己每一条肌肉都不由自主紧绷,犹如一只绝境的幼兽,虽被逼到绝境,却仍下意识想要反抗!

    “别去”云鹰用出全部力气,终于将目光转移回来,他现自己已经出一身冷汗,只能压低声音说“你们会死的!”

    “没用的废物!”刀疤狠狠吐一口唾沫,对其他拾荒者说“我们先弄死那几个挖掘者再回来收拾这废物!”

    “好!”

    二十个拾荒者开始行动,一双双沉默的目光里寒意凛然,荒野长大的人都懂这种眼神的含义这些拾荒者已经化为一群狼,准确说,是一群锁定猎物的饿狼

    疯狗不急不缓,一口口抽烟,这群饿狼般的人在他眼里都只是空气

    他看着一个默默蹲在矮墙啃着面包的瘦弱少年,这个拾荒者有点意思,如此的敏锐,就像一只野兽,目光充满了不屈野性,竟然敢与自己对视这么久而不崩溃

    最重要的是,他能嗅到危险气息,所以才没有过来送死么?

    真是有点意思呢!

    “干什么!找死吗?”

    “不自量力的贱虫!全给我滚回去!”

    两个雇佣兵现拾荒者行动,拔出自己的武器,满脸恐吓怒骂,拾荒者没有反应,反而越来越近了

    “嘿嘿嘿,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嘛!”疯狗的浑厚嘶哑笑声像夜枭,丑陋大脸一道长长疤痕就像丑陋蜈蚣在扭动,随手把烟头丢在地上,用脚尖碾进泥里“正愁没点乐子,你们两个菜鸟让开!”

    “疯狗老大,这……”

    两个雇佣兵与疯狗对视一眼,突然闭嘴,悻悻让开,一副怜悯的样子望着愚蠢的拾荒者们!

    疯狗咧嘴笑起来,双手缓缓地拔出两把雪亮砍刀,刀型有点像狗腿刀,不过刀背直而刀刃弯,刀刃很阔,头重脚轻,挥舞起来势大力沉,非腕力过人不能使用,不过让人感到吃惊的是,疯狗把刀拔出来就随手丢在地上,随后举起双手向前走去

    为什么要丢掉武器?

    为什么面对十几二十个面不改色?

    为什么敢孤身向一群手持兵器的拾荒者走来?

    拾荒者早就失去理智,满脸嗜血、充满杀意,这些违背常理的事情早就不在考虑,刀疤大吼一声“杀!”

    几十个拾荒者像群饿极了的鬣狗扑了过来

    刀疤手持砍刀冲在最前面,左边一个拾荒者手持铁棒,右边一个拾荒者手持斧头,三人是最强壮最敏捷的,所以率先起攻击!

    砍断他的头!

    劈碎他的骨头!

    把他所有东西都抢过来!

    刀疤是这样想的,他确实这么做了,不过刚举起刀,所有动作就停滞了

    疯狗闪电般伸出右臂,五指扣住对方手腕,一扣一扭,咔嚓一声,手腕就折成反方向直角,那断裂骨头刺破皮肤,大量鲜血疯狂涌出来

    右腿一扫

    犹如铁鞭般抽在刀疤小腿上,整个身体都矮了一截,腿都成反方向折了成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角度,腿骨干脆利落断成几截

    最后是一拳!

    刀疤胸膛完全凹陷,七根肋骨粉碎,犹如一个抛飞的沙包,瞬间撞翻数个拾荒者

    铁棍右侧袭击而至

    疯狗信手捏花般,一抓一抽一送,先把铁棍先被强行夺过来,接着猛然塞回去,狠狠捅进这个人嘴里,先粗暴把满嘴牙齿捣的稀碎,接着用力一顶,噗啦声脆响,铁棍穿颅而过从后脑勺出来,整个脑袋都捅出一个大窟窿!

    “啊!怪物!”

    那一个持斧的拾荒者见此,立刻肝胆俱裂扭头就跑

    疯狗是不会放过他的,跃起一人多高,右腿抬过头顶,犹如一柄重锤砸落下来,铁靴重击在拾荒者头部

    咔嚓!

    颈椎彻底断裂!

    那一个脑袋被恐怖怪力塞进胸腔,不可思议力量让拾荒者双腿都嵌进泥土,犹如打地桩般被钉在地而没有倒下去,当然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哈哈哈!”疯狗满脸狰狞癫狂之色,犹如吸食迷幻剂般,似乎已经神志不清,“来,继续来呀!还没玩够,老子没玩够!”

    两个雇佣兵见此心里暗叫不妙,老大已经进入状态了,这种情况之下是非常危险的,这也是“疯狗”绰号的由来!

    两个雇佣兵菜鸟不敢靠近了!

    刀疤还躺在地上艰难哼着气,疯狗直接一脚踩过去,那整张脸都凹进去,满颅的红白之物仿佛早就厌倦躯体,急不可耐的冲了出来,喷洒周围到处都是疯狗就像踩碎一个鸡蛋般,轻松踩碎一个人的头颅

    整个过程不到五秒钟,疯狗以极其残忍血腥暴力方法,瞬间击把三个拾荒者虐杀了,那干脆利落的杀人手法显然是千锤百炼锻炼出来的,那根本不属于人类的力量叫人毛骨悚然!

    这不是人

    是恶魔啊!

    拾荒者一个个吓得魂飞天外,几个胆小的更是当场尿裤子,云鹰也是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他简直不敢相信有人能强到如此地步!

    疯狗猛冲过程踢起刀疤的砍刀一把抓住,正准备大开杀戒的时候

    轰隆隆!

    沙丘掀起漫天的沙尘,那一亮刺猬般的组装车从前方沙丘跳了出来

    胖子叼着烟坐在颠簸的车上,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从腰间抽出枪,几乎是身处半空,所有动作一气呵成,他连瞄准动作都没有,甩手对疯狗就是一枪

    一颗子弹划过几十米距离

    啪!

    疯狗手里刀刃被精准击断成两截

    云鹰又一次被震惊了,这个看起来没什么本事的胖子,竟然有这样恐怖的枪法,那种不可思议的精准度同样不是人类能够做到的!

    几辆车子冲回到临时营地

    “疯狗你怎么搞的!”大胖子看见惨烈无比的三具尸体,“杀一两个玩玩就算了,你准备把肉鸡都杀光吗?”

    “一时没控制住!”疯狗用力晃晃脑袋,似乎已经清醒过来“这不是没杀光么?”

    胖子知道疯狗的毛病,这家伙一杀人就容易狂,幸亏自己回来的及时

    “狡狐,你弄来这些垃圾对我们有什么用?”疯狗已经十分不耐烦,“我觉得你纯粹是在浪费时间!”

    “没诱饵怎么钓鱼呢?好了,不要再说了!”胖子拍拍疯狗肩膀“这次任务的金主不一般,报酬可是很丰富的!”

    疯狗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这胖子转过头望着拾荒者们“好,现在人都到齐,你们这些肮脏的拾荒者听好了,我给你们半个小时准备时间!”

    “我不去了!”

    一个拾荒者满脸恐慌喊起来

    这些挖掘者跟平时雇佣拾荒者干活的不同,他们简直就是一群怪物啊,如果跟着他们,绝对没有生还的希望

    砰!

    没人能看清胖子是怎么开枪的

    胖子是自己组装的枪,子弹也是特别制作的,那巨大威力直接把人脑袋击碎开来,拾荒者直挺挺的倒在地上,破碎头领里面红白之物流淌一地,浑身在反射神经作用一下一下的抽搐着

    拾荒者噤若寒蝉

    云鹰依然坐在矮墙旁,他一边看着一边把最后一小块面包缓缓塞进嘴里,接着喝光剩下的水,老头子说过的话在耳边回荡

    人可以成为棋手,也可以成为棋子

    棋手有选择,棋子却不能

    每一个人都有成为棋手的机会,因此要慎重做出每一次的选择,因为一旦变成棋子就身不由己了愤怒、无助、恐慌,是没有用的,如果成为棋子的时候却不自量力,依然把自己当棋手,以为还有选择的权利,那么结果就会跟刀疤这些人一样

    所以,云鹰决定扮演好棋子身份,期待挑出棋盘再次成为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