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十四章 超级变异人

《陨神记》 第十四章 超级变异人

    绿蟾蜍身体好像胀气般鼓起来,从表面冒出密密麻麻的大疙瘩,犹如癞蛤蟆的毒腺,密密麻麻,极其丑陋,绿蟾蜍本身就长得够渗人,现在的样子,让人看一眼能把隔夜饭给吐出来。

    每个毒腺都能喷射出毒液,液体遇到空气就挥发,最终变成大面积毒气,所以绿蟾蜍一举一动,全都缠绕在这种毒雾之中。

    这就是北荒非常出名的瘟疫之雾。

    绿蟾蜍是天生超级变异人,这个世界基本没有任何毒素对他有用。

    绿蟾蜍非但能免疫剧毒,从头到脚,从外到内,每个器官以及组织都有丰富的毒腺,他在漫长的成长过程中觅遍荒野剧毒之物,全部吞噬炼化归为己用,现在绿蟾蜍体内毒液是整整五十年采集炼化的结果。

    天下至毒。

    莫过于此。

    绿蟾蜍的每一个细胞对普通生物而言都是极其致命的存在,普通人基本被他抚摸一下,立刻就会浑身溃烂而死。

    当绿蟾蜍激活全身毒腺,毒素效果更是会增强好几倍,致命的瘟疫毒雾,所过之处,寸草不生,所以与他战斗,决不能近身,甚至不能被碰到,否则管你是什么猎魔大师,还是什么顶尖强者,绝对会落得吃不了兜着走的下场。

    至今为止。

    绿蟾蜍都没遇到过毒不死的生物。

    “记住了,神域的小娃娃,我北荒四王之一的绿蟾王!”绿蟾蜍身体变得肥胖如球,四肢同时着地,本来宽大绿袍,现在在身上看起来,只是一件小背心,倒是真像极一只大绿蛤蟆,“你死后如果真有灵魂可以飘到神山,那就告诉那帮伪神早晚有一天,我也要让他们都全身腐烂而死!”

    擎苍脸色阴沉:“大言不惭!”

    影擎苍身体轻轻一晃,骤然间就消失在原地。

    绿蟾蜍发出狰狞而又难听的笑声:“嘎嘎嘎,你以为躲起来我就没办法了吗?看着你的小伙伴吧!”

    绿蟾蜍向云鹰喷出一道毒液,擎苍不得不现身出现抵挡,不见其人,只见刀光,半空寒光交织成网络,每一滴毒液都被快到极致的刀锋给分开了。

    擎苍虽然屏住呼吸封闭毛孔,又依靠超快速度在移动,但依然有毒气接触到皮肤,从而产生强烈灼烧感。

    绿蟾蜍嘿嘿笑起来说:“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擎苍目前中毒不深,行动能力没有什么影响,只是这样的环境之下战斗,他确实很难对付这个超级变异人。

    黑蚀也虎视眈眈。

    黑云浓稠如墨越来越多,黑云都是米粒十分之一大的小黑虫构成,如果说绿蟾蜍是毒人,黑蚀就是一个虫人,黑蚀身体奥秘至今未解,从来没有一个荒野科学家破解过,他的身体组织非常奇特,他能把任何有生命的有机物异化成虫巢,从而从虫巢里孵化出大量的黑虫。

    这种怪物严格来说都已经不是人类了。

    他的身体就是一个更大组合体,他的任何部位能脱离身体进行生存,只见黑蚀不晓得从袍子里洒出一堆什么东西,这些东西看起来都是血肉碎屑,应该是从黑蚀身体里释放出来的。

    大量碎屑就像下雨般落在战场之上。

    每个战死者的尸体,只要被这种东西接触到,其尸体立刻就开始被异化,旋即就有黑云般虫群分解而出。

    黑色虫群很快遮天蔽日。

    这种攻击是无孔不入的。

    几乎没有有效防御手段。

    两位荒野领袖在神域附近名气不怎么大,可如果在更远的北部荒野世界里,只要说出绿蟾王、黑蚀王几个名讳,恐怕没有几个荒野人不发自内心的感到颤栗。

    他们是真正的超级变异人。

    他们在荒野里面堪称王者。

    他们都曾经有过以一己之力毁灭整个聚居营地的经历,最恶劣的荒野环境里千年进化与遗传,最终将生命演绎到极致的生存者,他们绝对有能力与猎魔师对抗,也绝对有能力猎杀猎魔师。

    擎苍发现自己没有有效手段对付这种怪物。

    一个来自神域高手,一个精英中的精英,竟然会有一天会被纯粹的荒野人压制住而毫无抵抗办法。

    两尊体型巨大的石像守卫横扫一两百荒野人以后,终于在无数炮火与密集扫射中支离破碎,恐怕没有办法再坚持下去了。

    没时间耗了。。

    云鹰激发胸口的空间宝石释放出更强的精神。

    石门发光纹路加速数倍开始蔓延,最终完全布满整个大门,最终清楚的感觉到,石门在轰隆隆运作着,一道中间的长长光缝在渐渐变大。

    大门在向里面缓缓的被打开。

    成功了。

    云鹰总算大功告成收回手,他直接向着绿蟾蜍而去:“那边的黑衣服的怪物交给你,这只嚣张又丑陋的绿蛤蟆让我来。”

    石门快要开了!

    门缝里释放的强光越来越强烈。

    云鹰直接向绿蟾蜍冲了过去,绿蟾蜍丑陋大脸冷笑起来,一团绿色毒液迎面喷过来,结果犹如雨水乱射的毒液,全部穿过云鹰的身体,竟然连半点伤害都没有造成,或者说压根就没有打中云鹰。

    云鹰处于虚化状态。

    其实不管是绿蟾蜍还是黑蚀,他们都有很明显的弱点,他们的攻击本身力量不够强,所以这种人对别人来说很是棘手,却刚好被云鹰给克制。

    因为以他们的力量,无论如何都破不掉虚化。

    云鹰快速向绿蟾蜍冲过去,两条银蛇已经从袖子里钻出来。

    绿蟾蜍知道神域猎魔师有一些稀奇古怪的能力,只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能让身体虚无化的能力,若是这样一来的话,毒液根本没办法击中他。不过绿蟾王好歹是身经百战之辈,他知道在这种时候不能慌乱。

    虚无化状态不可能一直保持。

    最起码在发起攻击一瞬间,他肯定要让自己实体化。

    绿蟾王没有在行动,全力释放身上毒腺,大股大股毒液喷涌出来,周围笼像是笼罩着一层极其致命的毒罩之内。

    “蠢货!”

    云鹰出现在绿蟾王面前,他果然如绿蟾王所料,竟然直接现出身形,强烈毒雾瞬间就浸透他的皮肤,如此浓烈的毒力渗透,这个家伙几乎必死无疑。

    谁知道云鹰的行动根本没有受到影响。

    两把银蛇直接刺进对方肥胖圆滚的身躯。

    绿蟾王皮肤异常坚韧,可是能比乌钢更硬吗,云鹰有自信能将绿蟾王撕成碎片。绿蟾王一瞬间仿佛感觉到恐惧,他巨大滚圆身体犹如泄气的气球般,无数银色剑光聚拢过来之前,突然间向背后飞退而出。

    即使如此也付出代价。

    绿蟾玩两条手臂被砍了下来,他的身体被砍中十几剑,已经是身负重伤,只是相比身上这些伤势,他更骇然的是云鹰被毒侵蚀的皮肤,竟然在短短几秒钟时间恢复原样。

    为什么会这样子?

    他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擎苍对黑蚀也发起猛攻,超级虫群尚未完全成型,但已经铺天盖地,当全部聚集到身边时,犹如一个巨大的保护罩。擎苍则完全消失在空气中,只看见一瞬间十几道刀光穿过保护罩分别划向不同的方向。

    整个虫群土崩瓦解。

    黑蚀身体都被且成十几块。

    哪怕黑蚀这个怪物依然不死,他在短时间怕也没有再战的能力了。

    石门彻底打开。

    其中东西完全看不清楚。

    因为石门被打开的时候,无比强烈刺眼的光足以致盲,从里面释放出来把整个峡谷都变成光芒笼罩的世界。

    石门像一个巨大的漩涡,峡谷的空气都被迅速抽走,犹如水箱底出现一个破洞般,让水箱的水都破洞给吸进去。

    几个一些实力比较弱的荒野人直接被飓风卷起掉进石门里面世界,也不知道是活还是死,其余人面面相觑一阵子。

    “树谷开启了!”

    赤龙的任务已经失败。

    他没能将外来势力阻挡在外。

    至于流离风势力,此刻则无心再战,树谷已经开启还打个屁啊,先进去想办法占领里面再说,否则就要被审判者联盟给抢先而来。

    “别管他们了。”流离风喊道:“我们进去!”

    流离风团伙直接对石门发起冲锋,其他人自然也坐不住,这个千年传说宝藏之地近在眼前,既然已经开启,哪有不进去的道理?

    赤龙只好跟着所有人一起进去。

    冬归雪、银月都回到队伍中,北辰曦迫不及待大喊:“这破门总算打开了,大家跟我冲呀!”

    神域人一股脑发起冲锋。

    灵月云露出为难的表情,因为那个该死的云鹰把一个小孩子带到这种地方来,现在他人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这么一个小孩难道也要卷进树谷争端里去吗?

    灵月云只能先进去再说,当带着手下跟蓝一起走进巨门,只觉得像是闯进一个风暴之中,人们在这个强光世界迷失方向,几乎连东西南北都难以区分。

    有一股猛烈气流袭来。

    小女孩蓝惊呼着,从人群中被吹出去。

    灵月云跟岩川想抓住她却已经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