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十七章 大长老的阴谋

《陨神记》 第十七章 大长老的阴谋

    全部概括起来就两个字:阴谋!

    树谷与世隔绝信奉牧神,树族子民严守戒律,千年来控制生育率保护生态,因此传承不衰,人们衣食无忧,从来没有忧患意识,所以树族人个体战斗能力非常弱,当然当衣食唾手可得的时候,他们不再需要为生存而挖掘人性丑恶面,所以大多数树族人都非常善良。

    一切都在几年前悄然改变。

    首先树谷族长夫妇先后死去,其次是树族长老荆棘叛逃。

    其实族长夫妻死亡有疑点,但是生性善良的树族人没深究。

    树族长老荆棘背叛牧神叛逃行为本身,虽然可恶但在树谷千年历史中,有过厌倦树谷生活,或者对信仰以及牧神产生质疑,又或者是触犯重要戒律的重犯,然后以各种方法逃到外面世界的先例。

    荆棘作为长老。

    有这能力不奇怪。

    这不是首例也不足为惊。

    最重要的是荆棘把圣物之一给偷走了。

    树谷没多久开始出现古怪各种现象,其中最为让人感到恐惧与不解的是,这个完全封闭的生态环境里,有一种闻所未闻的生物出现。

    它是被树谷人称为栖龙的怪兽。

    人们相信这是圣物遗失触怒牧神而受到的惩戒。

    栖龙能以黑晶果实为主食,又喜欢以人类脑髓为零食,它拥有强大力量和刀枪不入的鳞片,树谷人制造的武器对它根本没有用,整个树谷陷进前所未有恐慌,栖龙开始三天两头关顾部族。

    树族人并不善战。

    为保卫家园却不得不战。

    最终付出惨痛伤亡代价,栖龙依然逍遥快活,每天都要吸几份脑髓。纱木旻即将继承族长位置,所以就是在这种背景之下,她临危受命带着全族人的希望,正式开启一处结界关隘,带着几十个族人到外界求助。

    不过前面就说了。

    这事情没这么简单。

    一切一切都是阴谋。

    现在阴谋已经浮出水面,其始作俑者就是树谷大长老。

    纱木旻以前做梦都想不到,一个德高望重的老者,居然会有这样的野心,更没有想到这位曾经让她非常尊重的老者,竟然会为野心而做出一系列可怕的事情。

    父母都是被大长老给害死。

    纱木旻本极有可能是下一个受害者。

    谁叫纱木旻出生就与圣笛产生共鸣,从而被所有树谷部族人寄予厚望呢?大长老一心想要改革树谷,让树谷宝藏物有所值,他不可能容忍这种明显的保守派成为人们的精神领袖。

    荆棘盗走圣笛的行为。

    纯粹就是为保护纱木旻。

    纱木旻没有圣笛对大长老的威胁就大大降低。

    因此就不会急着除掉她,因为纱木旻以后还有用。

    这个时候该是栖龙出场了,大长老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弄出一头可怕的栖龙以制造大量混乱而引起恐慌。

    其目的就只有一个!

    那就是顺理成章打开树谷结界!

    虽然树谷结界并非十全十美,经常会有流动性的漏洞,这种漏洞出现需要天时地利,荆棘以及历代叛逃者就是利用这种漏洞逃走。

    可漏洞终究不可控。

    大长老想要彻底开放树谷,那就只能打开结界关隘,只是牧神曾经有过预言,树谷结界开启时候,就是树谷陷入混乱的时候。

    除族长谁都没有权利这么干。

    族长也必须取得所有树谷部族的同意。

    大长老就算一直德高望重,他也不能在这件事情力排众议。

    所以就在树谷里先制造灭亡危机的假象,从而迫使树族子民为生存不得不向外界求助。

    这里不得不说。

    纱木旻运气真的很好。

    大长老表面是交代纱木旻寻回失落的圣笛来对付栖龙,其实却安排杀手,只要关隘打开,她就没利用价值,死在树谷里太可疑,所以最好办法就是在外面杀死。

    谁都没有想到树谷队伍刚刚出去就遭遇沙暴了。

    这些树族人哪里见过沙暴这种东西?

    几个杀手就在沙暴里意外死亡。

    其他手下也都不知所踪。

    纱木旻一个人稀里糊涂来到沙洲营,有稀里糊涂的遇到开起杂货铺的云鹰,所以有了后面一系列事情的发生。

    “你们说的就是这头栖龙?”

    云鹰踢踢脚下脑液横流的大家伙。

    “废话!不是它还会是谁?”纱木旻恨恨说:“就是这种东西!”

    云鹰忍不住笑起来,同时觉得很奇怪:“这玩意儿虽然厉害,但不至于无法战胜吧,老酒鬼两三下就搞定它,你们怎么拖到现在?”

    老酒鬼拧开一个葫芦准备喝酒,结果发现葫芦里早就空了,他一脸苦相嗅了嗅酒气又重新拧上,“其实算上这头,老头子我已经解决八头,金小哥解决两头,就连紫菱也干掉过一头,总共加起来十一头吧。”

    “十一头?”云鹰倒吸一口凉气,“你们是说这东西还他妈是群居动物!那到底有多少只?”

    老酒鬼摇摇头:“不晓得,保守估计,大概三五百吧。”

    纱木旻一脸黯然。

    其他人也长长叹息。

    云鹰差点一口血被气得喷出来。

    “你们夸张也有个限度好不好,这东西要是有三五百头,树谷人还不早就被吃光了!何况有三五百头这样的怪物,还找个屁外援啊,找多少人都没用,直接迁移逃走算了,或许还能留点火种!”

    云鹰刚刚领教栖龙的实力。

    这种东西似乎对能量攻击有超强抗性,所以灼烧、冰冻、雷击、腐蚀,乃至于石咒这类神器攻击,全都很难对它造成伤害,最好办法就是以霸道力量将其击毙。

    云鹰捉摸以他的能耐,最多同时对付三头左右,如果超出这个数量打起来就很麻烦也很危险,现在老酒鬼居然说树谷里保守估计三五百头这样的东西,那还打个屁啊!

    纱木旻对云鹰这副大呼小叫态度感到不满:“最初威胁部族的确实只有一头栖龙,我拿到圣笛回来以后,大长老露出丑恶真面目,只是他没有想到老爷爷和金白紫菱实力,所以被我们给逃掉了。从这个时候开始所有栖龙就被放了出来,三五百头只是保守估计,我觉得数量只多不少。”

    云鹰张张嘴不晓得该说什么好了。

    老酒鬼则啧啧说:“除非是圣殿武士团一次出动一半以上,否则无论是什么部队与之对抗都会付出惨痛代价。”

    废话!

    云鹰早知道树谷骨头难啃,他没有想到会这么难啃,坦白说现在他都有脚底抹油的打算了。

    “等待,栖龙是野兽,既然是野兽,你的牧神笛不是刚好能用?”

    “如果有这么容易,我们还会找你吗?”纱木旻长长叹息,一张小脸都是挫败感,“我尝试过以牧神笛控制栖龙,但是我在控制它们过程中发现,所有栖龙都被一个统一的强大意志主宰支配,如果不解决掉这个障碍的话,圣笛无法直接操控栖龙的思想。”

    云鹰下意识问:“这个人会不会是大长老?”

    “有可能。”纱木旻不是很确定,她想到大长老,满脸怒火,咬牙切齿,“可如果是大长老,他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如果不是大长老,那会不会有其他力量操纵栖龙群。”

    “现在最起码能肯定,这件事情跟大长老有直接关系。”云鹰算是找到一个突破口:“那么这个大长老又在哪里?既然直接与栖龙群对抗根本不可能,我能想到最好办法就除掉这个家伙。”

    “最近新出现很多变数。”紫菱对云鹰说:“我们几个根本做不到,所以派亲信去找你。”

    纱木旻点点头。

    如果可以不这么做。

    鬼才想求这个家伙帮忙呢!

    云鹰是不知道这个死丫头的想法,否则非得跳脚大骂不可。如果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他会愿意冒着被几百头栖龙蹂躏的风险来趟这浑水?

    云鹰又抓住一个关键词:“什么变数?”

    “大长老在结界开启以后就开始他的计划。”纱木旻说:“他悄悄与外界一支势力建立起联系,这支势力最近受到大长老的邀请来到这里,他们里面高手众多,我们没有机会靠近。”

    紫菱说:“这支势力派来的代表,我觉得前辈您肯定认识,非但认识而且还很熟。”

    “谁?”

    金白替代回答说:“就是蝰蛇!”

    审判者联盟!

    果然是他们!

    蝰蛇已经开始与树谷大长老接触了吗?

    树谷不仅仅蕴含足以改变战局的暴增,这个里面更是潜藏着足以扭转战局的庞大力量,从现在情况来看任何一方势力想以占领树谷方式来获得树谷都是不可能的。

    树谷大长老本身是一个很有雄心的人,正因为如此才不甘心在小小树谷里终老,他不可能会轻易屈居任何势力之下,但如果要在审判者联盟跟神域远征军间选择一个。

    审判者联盟是最佳选项。

    因为相比强势无比的神域,荒野联盟势力更适合于树谷合作。

    蝰蛇是一个何等精明而又危险的人?双方要是真顺利谈成,那么对神域远征军来说,未来情况就大大的不妙了。

    云鹰想起神域里哀鸿遍野的场景,同时想起山海峰老母亲的墓碑,一种前所未有感觉在心中酝酿起来。

    “这次不能再让蝰蛇得逞了!”

    “无论如何都不行!”

    云鹰暗暗发誓。

    审判者联盟现在仅仅是一个松散的荒野联盟。

    无非是一群神域叛徒聚合一堆荒野人,再从北荒找来一堆加盟者,这种力量根本不足以抵挡北辰天,但如果再加上一个树谷,这场战胜负就很难说了。

    (欢迎大家评论、打赏、传播,以及通过各种渠道与方式与游子进行交流。半醉游子公众号bzyz1234陨神记公众号yunshenji半醉山庄qq群125666571游子之家qq群227832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