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十八章 神墓之谜

《陨神记》 第十八章 神墓之谜

    树谷被群山峻岭环绕,牧神结界依托群山所建,总共有四个关隘出口,现在开启其中一个,三个处于无法开启状态。

    树谷内部以森林为主,所覆盖面积非常庞大,正中央伫立着神树,树族人在枝杈以及树洞里筑房生活,这棵三千多米高的擎天巨树最多容纳数十万树谷人生活,只是树谷千百年来严格控制生育率,所以总人口依然保持在十万左右。

    “慢着,我又不是来树谷旅游的,你不用给我介绍你们这里的风土人情了。”云鹰打断纱木旻的介绍,他只想听自己最关心的事情:“你就说怎么才能弄死你们大长老那个孙子吧。”

    “我正要说呢,你插什么嘴!”纱木旻瞪他一眼,这个家伙还是这样子一点都不礼貌:“树谷有一个禁地在神树之下,这个禁地是整个树谷核心,只有族长和大长老能打开禁地。”

    “树谷大长老没有在神树上?他去禁地干什么。”

    “当然是因为我们的关系。”紫菱帮忙解说道:“我们来到树谷就遭到袭击,当时这个老家伙没想到老酒鬼前辈的实力,所以被我们硬生生杀出一条路,我们这段时间一直躲在森林里,那个老东西找不到我们,所以很不放心,因为禁地是可以关闭结界的。”

    原来如此。

    大长老想打开树谷,让树族人走出小小的树谷。

    可树谷族长能打开关隘结界,自然就有能力重新关闭结界,如果树谷结界被关闭,大长老辛苦不就全都白费了吗?

    为防止纱木旻这么做。

    他现在肯定二十四小时在核心控制中枢守着,从而决不让纱木旻有半点可趁之机。其次禁地是树谷里最安全最隐秘的地方,树族大长老跟蝰蛇现在多半就在里面进行谈判。

    “神树禁地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么。”

    纱木旻点头说:“当然,这是神圣而又伟大的牧神安息地,传说在神墓地宫里隐藏着树谷最大的秘密,只是千百年来从来没有人能够破解,大长老他一直都企图解开秘密,这次来了几个很有能力的外来者,我怀疑他们可能会趁机对此下手。”

    云鹰惊道:“原来你们的牧神就被埋在神树底下?”

    云鹰到目前为止就没遇到过神,魔倒是遇到过一个,让云鹰见识到其阴险狡猾与强大,但总的来说神魔在云鹰眼里始终是非常神秘的存在。

    特别是神。

    云鹰不知道神长什么样。

    云鹰不知道神的生活方式。

    他只知道神是一个极具创造力的团体。

    从天云神域,从牧神树谷,这些神创造的地方,无不体现出神族强大的创造力。现在获知千年前脱离神山的牧神,竟然就葬身在树谷中央,云鹰怎么能不吃惊?

    云鹰忍不住问:“禁地可以看到神的尸体么?”

    “你在胡说什么!”纱木旻露出虔诚表情,她对云鹰用词表示不满,一张脸上浮现出愤怒之色:“伟大的牧神为创造树谷耗尽全部的力量,最终长眠在神墓里,它是树族人的精神支柱,我们都是牧神的后裔,不准你对牧神这么无礼。”

    金白和老酒鬼都没有什么触动。

    紫菱则感到难以抑制的激动,神也是会死的吗?树谷里居然埋着一个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算啦算啦。”云鹰耸耸肩:“我们还是做正事要紧。”

    牧神是一个叛神,这本身就值得寻味。

    神到底是怎样的存在?一位强大的神灵为什么叛离神山?

    牧神创造树谷目的是什么,树谷里隐藏千年的终极秘密又是什么?

    牧神不惜以生命为代价打造树谷结界,他究竟是想保护什么,又或者说想隐藏什么?

    云鹰的好奇心非常旺盛,特别是对一直处于传说中的神族,如果有可能的话,真想把神墓挖开看看牧神长什么样子。

    当然,这种话只敢放在心里,否则以纱木旻这个脑子一根筋的性格,她非跟云鹰同归于尽不可。

    现在数以百计的栖龙藏在神墓禁地附近以及神树之上。

    正因为如此所有企图靠近的都会受到栖龙群起进攻。

    纱木旻有办法打开禁地,她也没有能力靠近神树。

    云鹰暗暗庆幸没有冒失的闯过去,否则现在多半已经受到栖龙群的群起进攻。现在遇到的问题十分棘手,神树禁地里有大长老和蝰蛇,云鹰的能力最多带着纱木旻一个人避开栖龙。

    可靠他的力量根本都不过蝰蛇团队。

    当几个人都在思考对策的时候。

    从密林里面传来一阵声音。

    难道有人潜伏在附近?

    云鹰抬起石咒弓。

    “住手。”

    话音刚落,一个身材高挑金色美女出现在森林里,数以百计密密麻麻金属片,犹如精美的花瓣般环绕着身体分布,云鹰不用眼睛都能感觉出来,神器暴雨飞花,是灵月云。

    灵月云带着两个少女走出来,其中一个身材娇小、可爱的卷发,十分乖巧腼腆。另一个则身材高挑,气场很强势,有着火红色的头发。

    金白见到灵月云微微一笑:“好久不见。”

    “也没有那么久。”灵月云与云鹰一伙关系始终不怎么好,但是好歹是同吃同住三年的人,所以对彼此都很是熟悉,“我听到这边有打斗的声音,这几位是?”

    紫菱见到灵月云连忙自我介绍说:“我是猎魔师公会的猎人紫菱,这是老前辈是……”

    “咳咳!”

    云鹰咳嗽几声。

    紫菱顿时闭上嘴。

    老酒鬼身份公布出来,只怕会引起骚乱的。

    两个年轻人哪里承受得了这种打击,所以还是不要讲出来好了。老酒鬼却毫不在意,他对灵月云几人咧嘴笑了笑。

    铃铛见到这里有这么多人,她紧张又忐忑的心情顿时有所好转。

    这里对从来没有走出过神域的她来说太诡异了,虽然铃铛在猎魔学院里成绩不弱,但是学院考试是包括精神能量在内的综合考量,她在实战能力是小团队里面最匮乏的。

    灵月云队长是当之无愧的精英猎魔师。

    可是这次战斗里遇到的敌人都太强太可怕。

    地狱谷叛军一个个都这么厉害,荒野强者也强大的让人心惊胆颤,只有跟着云鹰这样的前辈才有安全感。

    云鹰真是一个怪人。

    他在神域里可谓是臭名昭著。

    所有相关传闻几乎都是极其负面。

    云鹰简直堪称猎魔师中败类的代表。

    灵月云小队起初都对云鹰很不顺眼,现在经历一场战船空战以及峡谷激战,他们发现云鹰跟想象中顽强不一样。他能把一个普通小女孩呆在身边保护,这种人怎么会是自私卑鄙的人渣?

    云鹰前辈的实力惊人,不仅仅反应敏捷而且有丰富的战斗经验,这种素质想必是长期生死磨砺才能形成,他们这些刚刚从猎魔学院出来的人,恐怕连人家一根小指头都比不上。

    “各位前辈好,我叫焚婉。”

    焚宛主动站出来打招呼,云鹰、金白、甚至紫菱,对她来说,全都算前辈。至于貌不惊人的老酒鬼,以及穿着奇装异服的纱木旻,直接被忽略掉了。

    云鹰看着少女调侃道:“你不久前还叫着要我送进军事法庭,现在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懂事了。”

    焚婉感到有些羞愧难当。

    她有什么资格对云鹰说这种?

    焚婉是猎魔师学院第一名毕业的,所以难免非常傲气,现在这一路走来,她终于明白自己多么渺小,这种真正的战斗中,她的力量太渺小了。

    云鹰名声很烂却毫不在乎,从来不为自己辩解什么,名誉荣耀对他来说,仿佛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只是一个毫无荣誉感的人又怎么会成为神鹰指挥使,又怎么会为这次任务几次舍生忘死?

    真是一个非常矛盾的人。

    焚婉完全看不透他。

    “你们来的正好,我们需要帮手。”

    云鹰把关于神墓的事情说一遍,几个人都感到很震撼,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树谷里面居然会埋葬着一位神。

    凡事跟神扯上关系,恐怕都不那么简单。

    神域人对神的信仰不比树族人弱。

    只是树谷里偏偏是一位叛神。

    这对神域人的认知造成很大冲击,因为在神域人眼里,神始终是完美的代名词,他们对人类给予无私的帮助,从来都没有要求过任何的回报,可现在得知连神之间也会发生背叛时,他们难免感到有些失落以及说不出来的复杂感情。

    灵月云几人的力量根本不够。

    云鹰需要聚集更多的人。

    正在这个时候,虎鹤两兄弟冲过来,两人还抬着一个人,这个人浑身是血,看起来伤的很重,“铃铛,救人!”

    铃铛将一条晶莹剔透的手链缠绕手腕。

    水晶手链挂着一个六面体的宝石,从宝石里绽放出莹莹光芒,当笼罩在伤口上面的时候,本来深可见骨的伤口就在肉眼可见速度里愈合了。

    云鹰对这种力量感到好奇:“这是……”

    灵月云解释说:“圣愈手链,铃铛有罕见的生命天赋,所以可以使用这种生命属性神器,其效果就是快速治愈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