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十九章 复杂的处境

《陨神记》 第十九章 复杂的处境

    云鹰发现铃铛的治愈能力强出乎意料。

    一个重伤垂死的人,几分钟就已经稳住伤势。

    神器治愈效果比已知的任何药水都有用,如果云鹰能有一件这样的神器,他以后跟别人厮杀起来还怕个屁,无论受多重的伤势,只要精神够强大,分分钟就能够愈合。

    “丫头,你这也是稀有能力啊,光靠这个能力以后你就是各方势力重点招揽的对象,特别是在现在这种混乱时代,你以后就跟着哥哥我混算了。”

    铃铛小脸顿时红扑扑,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她不确定云鹰是不是开玩笑,她是刚刚毕业出来的信任,云鹰已经是神鹰指挥使,神鹰兵团是仅次影子兵团的强大部队,她这么个没有军队经验的信任,又怎么能直接跟着他混呢。

    何况铃铛现在是灵月云小队成员。

    “我就这么跟你说吧。”云鹰明目张胆厚颜无耻的挖起墙角:“我以前在特训的时候,曾经是你们队长的队长,所以你跟着灵月云修炼,还不如让我特招加入神鹰兵团,从此以后我带着你去执行任务。”

    焚婉露出羡慕的表情。

    云鹰亲自特招加入神鹰兵团,不管怎么说也得混一个不错的职位吧,铃铛的家族背景比较一般,这对她来说可算是出人头地了。

    铃铛要是说完全不心动是假的。

    现在是战时状态,远征军已经成立,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远征军都会在荒野里战斗,神鹰兵团作为远征军的一把利剑,未来建功立业的机会多得是。

    铃铛自己没有什么功利心,只是家族辛辛苦苦将她培养长大,难道不该建功立业报答养育之恩吗?

    焚婉立刻在旁边起哄:“铃铛,这么好的事,你还犹豫什么?”

    灵月云先瞪焚婉一眼,她直接拦在铃铛面前,有些忍无可忍对云鹰:“云鹰,你不要太过分了!”

    这么激动干什么?

    云鹰感到不解。

    灵月云对铃铛说:“你不准进什么神鹰兵团。”

    焚婉觉得灵月云这个做法是不对的,铃铛有更好前途为什么不让她去呢?

    铃铛也感到非常不解,灵月云队长平时性格很好,为什么现在这么激动强势?至于进不禁神鹰兵团又有什么区别?现在不也是跟着神鹰兵团执行任务?铃铛天性乖巧,只好遵从队长命令。

    云鹰悻悻打住了。

    灵月云本性难改。

    这个脾气很冲的刺头一旦被彻底被激怒,说不定又要跟云鹰动起手来。她也不想想自己地狱谷执行任务的时候,云鹰曾经救过她多少次?不过是要一个治疗能力的人,用得着这么生气么,这女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云鹰没办法便转移话题:“这个人情况怎么样?”

    铃铛微微松一口气,心里有些患得患失,不过面对云鹰的问话,她赶紧回答说:“虽然伤的不轻,但是都是普通的物理伤害,这种伤口治愈起来很容易,所以已经无碍了。”

    云鹰感觉到伤者身上神器波动,非常熟悉,以前见过,说明这个人是神域里的猎魔师,而且是云鹰认识的猎魔师。

    “咦,这不是冬归雪将军身边的猎魔师吗?”

    南鹤南虎兄弟发现,此人异常狰狞恐怖,本来就长得凶眉恶目更是被丑陋疤痕布满,犹如一个破布娃娃拆成碎片以后重新拼接起来,那没有一寸完整皮肤,让人有一种非常强烈的不适感。

    这些都是旧伤,究竟是什么样的伤害,居然可以造成这样的伤痕。

    其实以神域手段能彻底清除伤疤,此人却偏偏选择全部保留下来,只能说明这个人内心十分坚定而又可怕,他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目光,而每一道疤痕持续不断的痛苦,全都代表着永远铭记的教训,让他从痛苦中汲取力量,寻找报仇的机会。

    当一个人对自己都能这么狠的时候。

    其为人怎么样就可想而知了。

    屠夫恢复意识,只觉人影走动,他猛地睁开双眼,如突然苏醒的恶鬼,一柄短锤作势就要轰出去。

    铃铛慌忙了退开。

    屠夫发现自己伤势普遍愈合,数处骨头断裂部位也已经修复,他目光环视周围,落在少女铃铛的身上,看见铃铛的手链,明白怎么回事。

    “多谢!”

    他的声音嘶哑却雄浑,给人狠辣凶悍的感觉。

    虽然明明在道谢却更像野兽发出威胁低吼。

    铃铛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凶的猎魔师。

    云鹰吹了声口哨:“老熟人呀!”

    云鹰、灵月云、金白都认识屠夫,他们不仅认识,彼此印象深刻。

    屠夫无论如何都忘不了这个金白小白脸施加在自己身上的痛苦,所以当他看见金白的时候,从凶狠目光里释放出滔天的恨意与杀意。

    “你想再试试变成骷髅天使的滋味吗?”金白感觉到屠夫身体涌现出浓浓杀意:“如果我是你就不会这么做。”

    屠夫冷笑着说。

    虽然大家实力都提升。

    但他承受的痛苦比任何人都多,而他早就学会从痛苦里汲取力量,所以屠夫不认为自己比地狱谷训练营里的任何人差,他一直都对这些人感到不服,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找机会试一试。

    “你放心,我早晚会打碎你的脑袋,我会让你明白背叛者需要付出的代价,但不是今天。”屠夫舔舔裂开的嘴唇,其眼神像是一头嗜血凶兽,又好像一头凶恶而又忠臣的獒犬,“我是一个猎魔师,绝不会把私仇放在任务的前面。”

    紫菱、焚婉、纱木旻摸不着头脑。

    这个家伙与金白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这种自制力倒是叫人刮目相看,无论其他人怎么看他,屠夫始终是最称职的猎魔师,所以不会让任何因素阻挡自己完成任务。

    哪怕恨不得把云鹰碎尸万段。

    哪怕恨不得把金白千刀万剐。

    哪怕有再多的怨恨,如果会对任务造成一丁点影响,他就绝不会让情绪来左右自己,因为猎魔师的天职与使命永远比个人荣辱恩仇更重要,这是一个典型的恶犬般的男人。

    云鹰无所谓。

    他也不想打击屠夫。

    这个家伙估计就是战龙的水平,他根本就不是金白对手,更不用说对付云鹰了。

    “你还没说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我在穿过结界之门时与将军走散,独自密室在森林的过程中,我发现审判联盟的集合信号,所有极好都指向一个方向,所以我估计他们在集合。”

    纱木旻连忙问:“什么联盟?是什么人?”

    紫菱金白最近一直在树谷,所以对此情况知之甚少。

    云鹰简单的解释一下:“你们离开时间里,神域发生很大的变故,审判者联盟就是红一创建的荒野联盟,荒野跟神域局势非常紧张,双方剑拔弩张随时都会开战。蝰蛇就是联盟的成员,他的真实身份是朗逸的儿子风回,这次带队闯进树谷的人是红一的副手赤龙。”

    紫菱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蝰蛇居然是惜云风回?

    这真是太疯狂了了!

    “树族大长老邀请进谷的只是蝰蛇,其余人都被堵在出口之外,结果引来各方势力进攻,赤龙在阻拦无效的情况之下,他们也就只好跟着进来了。这支荒野人实力很强,高阶猎魔师级别以上强者就有好几个,还有从荒野里网罗的众多强者,更有一支来自神域的精锐叛军。”

    纱木旻骇然惊慌:“他们万一跟蝰蛇汇合起来,那树谷岂不是……这可怎么办呀!”

    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树谷大长老邀请蝰蛇进来谈判,他肯定想不到结果大半个荒野联盟高手都来了,另外顺带有流离风一伙和神域的众多一流强者,他能不能应对这种场面?

    无论大长老多么可恶。

    纱木旻相信他的出发点是为让树谷更繁荣强大,万一因此而给树谷引来祸水,那可真是悔恨都来不及了。

    云鹰也不怕打击到纱木旻:“这仅仅是开始,我估计远征军还会有高手赶到,如果北辰总帅知道这边情况,我相信他老爷子也会亲自来的。”

    “呵呵呵!”老酒鬼忽然幸灾乐祸笑起来:“北辰天老头子可是一个人形怪兽,他要是进了树谷来,那就真是有好戏可看了。”

    树谷变数太大。

    局势非常复杂。

    北辰天距离太远不一定会来,云鹰就担心红一会更早赶到,暗核会的人是什么态度现在也不清楚,如果苍冥也卷进这场争斗中,三方必有一场激烈的交锋。

    云鹰对屠夫道:“你接着说。”

    屠夫继续说:“荒野人多半也是走散,所以要花时间慢慢聚集,我认为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所以想找到他们的聚集位置,再去通知远征军的人,最好能趁着他们没有完成集合前进行一次奇袭打击。”

    原来是这样。

    那么接下来发生什么就不必说了。

    屠夫在靠近荒野人过程中,他遭到几个高手攻击,最后勉强重伤逃离,正好昏倒在这个附近,他也是运气够好,居然没有被栖龙吃掉脑子。

    树谷栖龙作乱已经很难办了。

    现在卷进这么多势力,岂不是火上添油吗?

    现在局面一团乱麻,云鹰手里力量根本不够用,蝰蛇不是一个简单角色,树谷大长老也堪称枭雄,哪有这么容易得手。

    紫菱提出意见说:“我们去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杀你个头。”老酒鬼直接翻翻白眼,“你知不知道赤龙修为有多高?地狱谷三个家伙也不好惹,更何况他们人多势众,就凭我们几个送死去还差不多。”

    纱木旻提议说:“云鹰,你不是带人来了吗?你放神域的信号箭,这样就能把神域人都聚集过来了。”

    “这是行不通的。”灵月云回答:“我们进来的时候遇到风暴乱流,几乎所有人都分散了,大家位置都不同,短时间无法聚集,何况神域这次实力并不占优,我们这么做反而暴露位置,容易被敌人伏击。”

    灵月云说的有道理。

    若是放信号引来埋伏怎么办?

    纱木旻发现自己想不到一点解救办法,她急得好像热锅蚂蚁,满头都是汗水,树谷部族的人都被大长老控制住,他们对现在处境本来就已经很危险,现在又该怎么办啊。

    “老师,天上有很多东西。”

    大家头疼的时候,蓝两只眼睛穿过缝隙,正一直盯着上面天空,原来在黄昏的暮色中,竟然有十几个黑点飞过来。

    老酒鬼皱皱眉说:“是栖龙,我们刚刚杀死一头,其他栖龙肯定感应到,所以会在这附近展开搜索。”

    “不管怎么样先离开这里。”云鹰说:“我们像无头苍蝇一样乱窜是不理智的,我觉得为安全着想,暂时不宜立刻行动,先找个安全地方修整一夜,喝点水,吃饱肚子,好好睡一觉,不管有什么计划明天再说。”

    现在必须蓄力待时等待时机。

    云鹰一路都在打打打,又独自开启树谷的关隘结界,现在精神损耗非常大,其他几人也很疲惫,现在夜幕即将降临,无论有什么计划,现在都是难以实施的。

    只能如此了。

    几个人在密林开始穿梭。

    谁知道刚刚走出去没有多远,云鹰的小怪鸟突然发现丛林里潜伏者一个绿色的影子,全身的鳞片晶莹剔透,犹如绿宝石的光泽。

    云鹰立刻提醒:“有栖龙埋伏!”

    灵月云与云鹰是同时感觉到的,因为心灵项链具有感知情绪能力,当栖龙贪婪狂暴的情绪出现在附近,灵月云很容易就会有所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