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二十章 奴役之环

《陨神记》 第二十章 奴役之环

    栖龙智商极高,性情十分狡猾,特别擅长偷袭。

    猎物发现栖龙的瞬间,栖龙从密林闪电般跳出来,双翼犹如刀锋般扫过,大片大片灌木齐齐被斩断,简直堪比神兵利刃。

    云鹰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最担心就是被栖龙群埋伏。

    这头栖龙看起来却是个体,只是在密林里觅食而已,绝非人为操控与云鹰一伙遭遇。

    云鹰老酒鬼对视一眼,这种东西老酒鬼来对付最合适,毕竟能够栖龙的鳞片能抵抗灼烧、冰冻、腐蚀、高温、电流等一系列打击,猎魔师很多手段对它们来说毫无作用,反倒是武者蛮力能产生有效的伤害。

    老酒鬼却是一副懒得动手的样子。

    这时两道矫健的身影快速冲出去。

    紫菱以闪电般速度连踏七步,每一步都把地面给踩得碎开,犹如传说中步步生莲,有一股强劲的力量在体内激荡提升,瞬间就达到一个惊人的地步,一道驱魔棍扫过去,栖龙直接被拍在地上。

    屠夫一张丑陋无比的脸升起惊色。

    这个猎魔师激发驱魔棍程度来看,她的精神能力普普通通,也就比几个新人强一些,但她所施展出来的武技却超过绝大多数猎魔师的水平。

    猎魔师虽然也锻体练武挖掘潜能,但是与纯粹进化肉身的武者战士比起来,猎魔师更侧重精神方面的提升。

    结果紫菱好像刚好反过来了。

    她身为猎魔师反倒是武技更出彩。

    灵月云近战能力也是很强的,两个人直接牵制住栖龙,让它无法攻击其他人。

    云鹰见到紫菱一击忍不住就问:“紫菱比一个月前变强了很多嘛!那招是什么名堂,为什么爆发力这么强?”

    “这招叫做七步破魔,攻击时一共踏出七步,每增加一步力量就会叠加一分,这是一种非常上乘的武技。”老酒鬼砸吧砸吧两下嘴巴,犹如在回味着什么,“当初绝尘以请我喝惜云家绝品佳酿为诱惑,我没办法只好破例把这招教给她,当时说好决不能外传的,谁知道他这么不老实,居然把圣殿绝学传给一个小丫头。”

    老酒鬼显然是说漏嘴了。

    屠夫的身体微微一振。

    绝尘?他指的是那个绝尘大师?绝尘大师向他请教武学,这是在开什么玩笑,他难道不会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吗?

    焚婉、铃铛、虎鹤兄弟,四人专心看着战斗,所以并没有注意这个细节。

    云鹰知道老酒鬼应该不会在这种事吹牛:“那就怪了,既然是好用的招数,我怎么没见她女儿用过?”

    “懂个屁,你以为是个人就要学圣殿绝技吗?”老酒鬼看着紫菱说:“这个丫头成为猎魔师可惜了,如果早十几年被我遇到,我可能就直接收她做徒弟了。”

    云鹰打死都不信紫菱天赋会比银月更好。

    银月可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她各方面都超越了她的老子绝尘大师,大概也正是因为如此,她在猎魔师道路能直追星光,所以也就必要花费这么多时间去学习这种复杂的武技了。

    天云武圣听起来好像很威风。

    最后还不是被星光大师给打残了?

    紫菱一棍将栖龙击退,栖龙就知道碰到硬茬,所以扭头就想要逃跑,紫菱对此也感到很是愤懑,这家伙的防御力太高了,这么猛烈一击都不能将其秒杀掉么?

    栖龙眼见要逃走

    紫菱准备再来一次。

    “住手,让我来对付。”

    灵月云越过紫菱,从前面冲出去,她快速抛出一件东西,乍看好像是一个手环,脱手而出以后迎风渐涨,最后犹如一个项圈般套在栖龙的脖子上。

    栖龙想要挣脱却已经太晚。

    灵月云抬起双手,精神能量释放出来,项圈开始出现光芒并且收缩,正死死卡在栖龙长长的脖子。从里面释放出某种能量,让栖龙非常痛苦的在地上打起滚来。

    几十秒钟左右。

    栖龙的挣扎渐渐地安静下来。

    焚婉铃铛几个猎魔师新人见此场面,全都激动万分的为队长鼓掌。

    这回换成老酒鬼露出惊讶的表情:“这是什么?”

    焚婉激动回答说:“我们队长的新神器——奴役之环!这件神器能控制任何野兽,甚至能控制意志力比较弱的普通人。”

    紫菱发现栖龙居然被灵月云控制住,她露出非常羡慕的表情,这肯定是精神类型的神器,紫菱跟灵月云一样拥有精神神器的天赋,只是精神类神器本身就非常罕见,所以价格极其高昂甚至有价无市。

    紫菱运气好弄来一套读心针。

    可是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可言。

    紫菱出生寒门,没有家族底蕴,没有雄厚财力,所以很难有适合自己的专属战斗神器。

    灵月家族没出过几个猎魔师,所以也没有合适的神器传承下来,可是没有关系啊,有一个财大气粗首富老爹就够了。

    灵月鹏别的没有。

    他就只剩下钱了。

    先给她弄来集预警侦测一体的心灵项链,现在又重金收购来这样一件特别的神器。另外还有暴雨飞花这样的战斗神器,若非正规渠道的神器交易受管制太严格,灵月鹏恨不得买十件八件把女儿武装到牙齿。

    现在栖龙变得异常温顺了。

    纱木旻的圣笛都控制不住栖龙,为什么被这个猎魔师一个小小的圆环给控制住?这点纱木旻也感到破受打击。

    其实二者概念不同各有利弊。

    牧神笛是一种大范围无差别的思想干扰,奴役之环则是直接强加的思想操控,前者无视数量与规模,却容易被更强力量干扰,后者只能单一控制一个,其好处就是非常的稳定。

    总体来说圣笛品质要比奴役之环高十倍百倍,二者不是一个层次的神器,只要未来纱木旻的实力足够强,她就能够发挥出更加不可思议的力量。

    蓝见见到这个喜欢吃脑髓的大怪物,正凶神恶煞一步步走过来,她吓得赶紧躲到云鹰的背后。

    栖龙情绪与思维很稳定。

    灵月云的这件神器确实很好用。

    云鹰盯着这头栖龙时,心里泛起一个念头。

    “栖龙彼此间是不是有感应能力?”

    “从我们这段时间观察来看,栖龙会受到一个绝对主宰意志支配外,另外它们本身有着独立生活的习惯,所以彼此可以以一种特殊方式交流,所以我们杀死一头栖龙,就容易把周围栖龙都聚集过来。”

    云鹰看着被俘虏的栖龙开始思索。

    紫菱很好奇:“前辈有什么计划吗?”

    云鹰直接问紫菱:“你的读心针是不是有传递信息的能力?”

    紫菱先愣一会儿,旋即立刻点点头:“读心针分主针与副针,主针用以读取记忆的,副针有传导的效果,所以确实具备一定的传递能力。”

    云鹰眼睛顿时明亮起来:“既然如此,我们可不可以利用这条栖龙,向其他栖龙发出需要支援类似的信号?”

    大家一下就明白云鹰想做什么。

    纱木旻也张张嘴,这个家伙太疯狂了,他该不会是想欺骗栖龙,从而利用栖龙来攻击荒野人吧?

    云鹰就是这么个意思:“怎么样?能做到么!”

    紫菱感觉所有人目光都看着自己,顿时感觉到很大的压力与责任。

    现在在树谷里面最大障碍之一就是栖龙群的活跃,如果能在主宰的最高意志反应过来前,暂时欺骗这些栖龙诱导它们,说不定可以发挥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觉得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好,很好,我们慢慢来,先找地方好好休息一下。”

    其他栖龙可能会赶过来,此地已经不宜久留,所以立刻离开这里。

    云鹰找到一个地势比较低洼的洼地,天在这个时候已经完全黑下来,小怪鸟被放出去监视,大家能放心的在这里过一夜。

    灵月云与紫菱,两个精神天赋的猎魔师,她们开始一起研究栖龙交流方式,紫菱将传感针插进栖龙的头部,她能够感觉到栖龙传出来的情绪,只是栖龙毕竟不是人类,所以在紫菱看来这些情绪十分凌乱无法破解。

    没有关系。

    奴役之环能管理栖龙的思想。

    读心传感针则负责将新思想导入。

    两件神器相互配合,最终果然制造出假信息。

    紫菱激动万分的说:“我们好像已经成功了。”

    灵月云没有想到能完成这种任务,她却并没有表露出来,只是以平稳口气说:“现在还不能这么快下定论,先实验一下再说。”

    言毕。

    灵月云操纵栖龙离开这里。

    栖龙拍打着翅膀前往高空,栖龙开始传播需要支援的信号,只见在短短几分钟时间里,附近密林里出没的栖龙,全都从密林里面飞起来,十几头威力强大的栖龙,全跟在这头被控制的栖龙屁股后面。

    没有错。

    这还真有效!

    云鹰的一个奇思妙想变成现实,其产生的直接效果就对现在的环境带来翻天覆地的改变。云鹰必须趁着主宰栖龙的意志发现前,先利用这群栖龙做一些有价值的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