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二十二章 不分胜负

《陨神记》 第二十二章 不分胜负

    几道尖锐破空音在耳膜炸裂。

    云鹰感觉几道危险的能量以肉眼难辨速度袭来,他赶紧开启虚化状态的同时,淡青色半透明的高压空气弹,从身体里面穿过轰击在地面上,让地面瞬间像水面被投掷石块,所有碎叶泥土统统被掀起荡到半空。

    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

    漆黑密林亮起一道非常耀眼的光芒。

    那好像是一道青芒好像飓风似的能量,从黑暗中呼啸着释放出来,以撕裂万物的恐怖声势席卷而来,云鹰不敢抵挡,忙避开攻击区域。

    一棵需要五六人方能合抱的大树,瞬间就被这股力量给击中,当场好像被一把乾坤巨剑给斩中,从正中央硬生生被切成两半。

    飓风鞭挞也落空了。

    可不代表攻击结束。

    数个青色能量构成的回旋手里剑,犹如蜂群般发出嗡嗡的声音,从一个青衣女子身体为中心向周围发出,非常灵活不断改变姿势,正在迅速绕开大树,全都向着高速移动的人影切过去。

    四面八方都被覆盖这种攻击覆盖了。

    云鹰被逼到避无可避的情况之下,青衣女子手持长鞭,完全无视重力法则,双腿踏空,急行而至,一头青丝飘舞,面孔平静淡然,如传说中风暴女神,她手中力量已经再次凝聚。

    无论云鹰做出什么躲避动作。

    她都有把握趁机一击而中。

    风轻舞是风系猎魔师,有数件风系神器,所以要论速度的话,只怕比赤龙还快得多,云鹰跑不掉也不能跑,否则其他人一旦被追到,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我当是谁这么热情,原来是风教官!”

    十几道青色回旋手里剑以一种天衣无缝的方式合拢。

    云鹰眼见着就要被这些削铁如泥攻击给切成几十块的时候,突然就消失在原地,同时间出现在风轻舞的背后。

    十几个青色手里剑都撞在一起而互相弹开并且抵消了。

    又是瞬移?

    风轻舞一言不发回头,长鞭犹如飓风过境一般,所过之处,草木皆断,森林里面没有任何东西能挡住风轻舞一击。

    这种攻击方式有明显缺陷。

    森林地形的障碍会有效削减攻击力。

    风轻舞的实力无论有多强,也会事倍功半,凭白消耗气力。

    云鹰快速靠近风轻舞,两道银色窜出,扭曲着,跳动着,犹如毒蛇,犹如闪电,风轻舞就快被银光围住时,双腿用力一踢眼前的虚空,却结结实实踩在压缩空气上,整个人轻盈而又迅速倒退十几米。

    云鹰盯着风轻舞。

    风轻舞盯着云鹰。

    两人相互对视时有一种奇怪的陌生感。

    整整三年相处却像从来没有认识彼此一样。

    风轻舞想不明白云鹰身上稀奇古怪的能力到底从何而来,更想不明白云鹰为什么会在短时间获得这么强的力量!

    云鹰也完全看不透这个女人。

    地狱谷三位指挥官,一个是该死的兵痞流氓,一个是猥琐话唠老头,惟独这个女人既养眼又低调,虽然平时的话不多,但是让云鹰颇有好感,只是云鹰完全没有想到,风轻舞居然会走到这一步。

    为什么要背叛神域?

    这样一个淡泊而又低调的女人会是野心家?

    如果不是的话,这一切行为,又有什么目的,她在追求什么?

    风轻舞长鞭绞缠起来,最终凝成一根青色长棍,两腿在空中一蹬,犹如箭般从半空向云鹰射过来,一双淡泊而又平静的眼睛没有任何情感色彩,她还是像以前这样,从来都不屑解释着什么。

    她心里在想什么从来没有人知道。

    她的心里有什么秘密也从不会透露半点。

    云鹰没有选择,如此强敌在前,只能全力一战。

    刹那间交锋高达百余次,让人眼花缭乱目接不暇。

    风轻舞不愧是风属性的神器,每一次舞动都会掀起很大的劲风,非但有着风的迅猛锐利,更蕴含着惊人气势与威力。

    云鹰幸亏被老酒鬼的曙光守护者加持过,所以在攻势方面虽然弱一筹,但是也能分庭抗衡,两条跳动的银蛇在眼前乱舞,从从密不透风的青色里钻,犹如一条条歹毒的银蛇,恨不得一口把风轻舞咬穿。

    “大姐,不得不承认,你还真有两下子。”

    云鹰一边打一边说话。

    “你这么能打又这么漂亮还能带兵的人已经不多了,你干点什么不好,天下之大哪里去不得?非要跟神域作对干什么,劝你还是赶紧回头。”

    说话间。

    两个破绽露出。

    两棍子敲在胸口。

    云鹰被打退好几步。

    风轻舞一脚横空,踏风靴压缩空气,向前扫出一道青色风刃。

    云鹰银蛇一闪咬住风刃将其击碎,风轻舞不给云鹰半点喘息时间,长棍又一次舞动狂风覆盖过来,她的速度实在太快,云鹰周围全都是棍影子,若非加持曙光守护者,他刚刚挨这两下就会被重创。

    “你真以为我打不过你?”

    风轻舞一棍直捣头颅而来。

    云鹰大怒,漆黑瞳孔深处,两道猩红火焰冒出,瞬间印在风轻舞眼睛里,风轻舞感觉好像有一根针刺进大脑,让她本来毫无破绽的状态被破坏。

    两条银蛇急速游走过来。

    风轻舞脸色惨白,却依然挡开一次攻击。

    另一条银蛇刁钻绕过长棍咬在左肩,一个贯穿血洞出现在背后,她的身体晃了晃,闷哼一声,吐出鲜血,凌空倒退几步,半边身体很快就被流出来的血给染红了。

    云鹰出手没有半点手下留情。

    他刚刚也是纯粹冲着杀死这个女人为目的出击的。

    云鹰很清楚地狱谷指挥官的作风,如果云鹰在出手的时候有什么残念或保留,那么很有可能死的就是自己,他不管风轻舞到底想干什么,但是风轻舞不念旧情冥顽不化,那么就送她上路吧。

    风轻舞没有想到云鹰如今的实力。

    她知道云鹰刚刚施展是一种精神攻击。

    风轻舞无法理解这种攻击方式,云鹰发出攻击是从身体本身发出,竟然并没有利用任何神器,就好想他自身就拥有某种力量一样。

    风轻舞一咬牙。

    伤口收缩,止住流血。

    她长腿连续踢出两脚,两道青色风刃一纵一横,以十字形攻向云鹰。

    云鹰没有躲避直接以银蛇撕开风刃,双手释放出两条乱舞银蛇,诡异莫测难以分辨的攻击轨迹,让风轻舞再也难以难完美的防御,大概抵挡三四秒钟,又一道银蛇击中身体。

    一剑直接割喉而过。

    风轻舞雪白颈部被起开。

    一大蓬鲜血从里面喷洒出来。

    云鹰狠辣一剑直接割断这个女人的动脉。

    风轻舞捂住脖子,脸色变得更加苍白,双眼瞳孔开始收缩,她已经感觉到死亡正在靠近,只是从来没有想过,最后有可能杀死她的,竟然是这个青年。

    云鹰又一剑刺向胸口。

    风轻舞凌空急退,半空全部都是血珠,她的头发披散开来十分凌乱,一只手提着青光四射的长棍,一只手无助被切开来的脖子,一双眼睛死死盯着云鹰,那目光里充满钢铁般坚定与烈火般的战意。

    她并不怕死。

    但是不能死在这里。

    否则她的存在将毫无意义。

    这个小子果然越来越强大了啊。

    云鹰没有给她任何思考时间,他的身影闪电般在树林穿梭,两条银色的长蛇仿佛蓄势待发,好像要在这一击将她的身体彻底撕裂。

    风轻舞瞬间脑海一片空白。

    这种直接面对死亡的感觉很久很久没有体验到了,大概来到地狱谷成为指挥官以后,她所消灭始终是一些流民、叛徒或者平民,所以一颗心渐渐开始懈怠与麻木了吗?

    那一天夜晚出现在地狱谷的人。

    他改变风轻舞以及地狱谷的命运。

    风轻舞出现在这里,又何尝不是想证明自己?如果就这么死了,那么一切就毫无意义,所以决不能死。

    刹那间。

    风轻舞眸子仿佛变成青色。

    她的力量骤然提升数倍都不止,一条长棍疯狂旋转起来,犹如一个肉眼难辨的风车,又好像一个倒灌而下龙卷风,无数风刃交织缠绕,犹如要把一切卷进去东西都绞碎。

    云鹰脸色微变。

    从战斗中突破自我吗?

    风轻舞是三位指挥官里最年轻一个,其实力却是三个指挥管理最强的一个,她不仅仅精通战术,更是一个有着出色潜力的猎魔师,对一个优秀的战士来说,任何生死一线的时刻,都是突破的最佳时机。

    云鹰割喉一剑不够深。

    虽然割断大动脉,但是对普通人致命的伤口,对风轻舞来说却还不够,正因为强烈的死亡威胁之下,让风轻舞跨越停滞多年实力,让她在一瞬间爆发出比平时强大一倍的力量。

    今天与云鹰这一场战斗。

    反倒是因祸得福了。

    云鹰不敢再硬拼,只能改变策略,放弃主动进攻,一个瞬间移动避到远处,风轻舞的风刃一口气释放出来,犹如风暴般肆虐过茂密森林,所有大树都被千刀万剐般,出现密密麻麻深浅不一的切口。

    这女人以后怕是更难对付了。

    云鹰估计老酒鬼快完事了,所以打算带着老酒鬼一起撤退,倒不是云鹰怕了风轻舞,哪怕风轻舞变强一些,可是依然在承受范围之内。

    云鹰要是全力以赴谁死谁活还说不定呢。

    可他必须节省力气,因为神墓里大概还有一场硬战要打,所以在风轻舞这里耗掉太多力量是很不理智的。

    “风教官,今天就玩到这,我们后会有期。”

    云鹰要是想走的话,根本没有人拦得住,风轻舞看着这个远去的小子,她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