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二十四章 树谷禁地

《陨神记》 第二十四章 树谷禁地

    这洞穴奇怪与以前见过的洞穴不一样,因为洞穴并非是岩石的结构,从脚底到墙壁再到天花板,全部都是树根环绕铺起来,一圈一圈,一层一层,直达深处,让人感到非常震撼。

    突然。

    四面八方蠕动起来。

    整个洞穴就像巨大生物的肠道,所有人像是被这个生物吞进肚子里的食物,正在这样蠕动的肠道里面等待着被消化,云鹰赶紧警惕起来:“小心,有陷阱!”

    话音刚落。

    漆黑树根,四散而下,从周围伸出,犹如危险毒蛇,又犹如锋利铁刺,每一根遍体呈漆黑形状,只是末端尖锐呈现出鲜艳的红,哪怕不用亲自去尝试也能感觉到,这玩意儿肯定是锋利而又尖锐,保证能把一群人当成肉串给串一个遍。

    焚婉惊呼一句:“出口消失了!”

    云鹰回头就发现,树根在扭动过程中,整个螺旋收缩起来,前一刻还存在的洞口,只是眨眼间的功夫,连出口都消失不见,所有人都陷进一片黑暗,大家都能清楚感觉到,整个洞口在迅速的缩小。

    紫菱有些慌起来:“这可怎么办?”

    哪怕不被树根刺死,多半会被通道给卡主,甚至会被挤扁在其中,虽然紫菱遇到过不少棘手情况,只是没有应对眼下这种处境的经验。

    “这多半是大长老在激活禁地里的防御功能,现在禁地会进攻一切外来的侵入者。”纱木旻没有亲自管理过禁地,所以不晓得怎么解决这种情况,只好把圣笛拿起来轻轻一吹,精神融进笛音当中,对周围发出命令,“全部退下!”

    正在蠕动的洞穴停止。

    所有触手般的树根停止。

    这些树根像得到命令的士兵,全部一个个收缩回去。

    众人长长的松一口气,幸亏纱木旻能够搞定这里的机关,否则怕是千幸万苦跑到这里,最后反而是要栽在这个里面。

    “大长老肯定在神墓之内,多半已经发现我们了。”纱木旻一张脸十分严肃与凝重:“神墓里面有多少陷阱,我也不是很清楚,何况现在敌暗我明的,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麻烦。”

    外面都被凶猛的栖龙布满。

    几人现在就算想离开怕来不及。

    “一个坟墓而已,即使有些机关陷阱,难不成还能比外面数以百计的栖龙更凶险?”云鹰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好奇看向老酒鬼:“我刚刚见到你打那个狗东西的时候,居然能一招破开那么多火焰,你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的?”

    老酒鬼满脸不屑翻翻白眼说:“老子比这厉害多的时候你还没见识过呢,这两下子算个什么本事。不过也多亏纱木旻这娃娃给我吃过一个什么东西,没有想到还就真有了那么点作用。”

    云鹰目光落在纱木旻身上:“你们这里还有这种宝贝?不如也给我也弄几个吧,我这么辛苦做了任务以外的内容,总得有点其他方面的回报。”

    这个无赖还真敢狮子大开口!

    纱木旻给老酒鬼吃的能是凡物吗?

    那是树谷里一种圣药,千年前牧神遗留给树谷人的宝贝。

    整个树谷都没有几件,纱木旻舍得那给老酒鬼,主要是动招揽这个老酒鬼的念头。

    毕竟,虽然老酒鬼邋遢一点,但是终归没有什么恶习,至于喜欢喝酒谈不上毛病,以树谷的资源和实力,他下半辈子在酒缸里游泳都没问题。

    这样一个高手留在树谷,无疑是一个很大的安全保障,当时没有想到树谷情况比想象中严峻这么多。

    至于云鹰,这个家伙,即使送上门,也是不要的。

    否则树谷还不被他搞得鸡飞狗跳?

    云鹰本就习惯性的调侃一句,这种药就算效果再好,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用啊,只是当听说此药这么神奇以后,他的心里就忍不住开始泛起嘀咕。

    紫菱发现这一点,她忍不住问:“前辈,你在想什么?”

    云鹰问老酒鬼说:“红一的伤更重,还是你的伤更重。”

    老酒鬼如实回答到:“老子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奇迹,红衣那点伤势就算对他造成一些影响,但是还不是一样在荒野里以一人之力对付我们好几个还差一点把我们干掉了,你说谁的伤更重?”

    这就麻烦大了。

    树谷有药能给老酒鬼带来效果,那么这种药要是落在红衣的手里,岂不是能将红一的伤势全部恢复?红一要是能发挥出完整的实力,那么一位猎魔大师的威慑力,无异与这个世界的终极武器!

    没再啰嗦。

    几人继续走。

    这个树洞尽头有一个非常宽阔的空间,这个空间里出现很多花花绿绿的藤蔓,每一根藤蔓都挂满各种发光的果实,正是在这些果实的映照之下,所以大殿看起来并不昏暗。

    大家发现从小小的出口走出来以后,大殿四面八方都被数以千计的树根缠绕,所以这里已近是尽头,所以再找不到其他出路。

    云鹰走在这里。

    总有不太好的感觉。

    树根神殿中间是几座高高伫立的祭坛,每个祭坛都同样被藤蔓给缠绕,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树谷部族的人,用来祭司树神的祭司大殿,所以还没有到达真正的神墓。

    云鹰刚刚想开口发问,耳边捕捉到一点轻微的声音,他立刻追溯到声音发出来的源头,原来在这些人走进祭祀神殿的时候,从附近缠绕的藤蔓上面,突然就开出一种犹如喇叭花的花朵。

    这些花朵非常鲜艳。

    云鹰听见的就是花开的声音,只是数以百计千计的花同时盛开,犹如某种热烈的欢迎仪式,这明显是在某种神秘力量催动之下进行,所以处处透着一股邪异的感觉。

    “这又是怎么回事?”

    云鹰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只是话尚未说出口的时候,从四面八方墙壁树根缝隙里面,突然间就冒出一大片漆黑的东西,那玩意儿犹如潮水般落在地上,瞬间就像四面八方迸散开来。

    “虫子!”

    “啊,是虫子!”

    蓝脸色苍白发出惊叫。

    数以千万甚至上亿的虫子,从墙壁树根缝隙里面钻出来,每一个虫子仅仅指甲盖大小,它们都有着漆黑而又冰冷的甲壳,以及猩红而又嗜血的眼睛。

    南鹤拿出驱魔棍就要清扫这些虫子,驱魔棍扫过之处,甲虫纷纷爆碎,只是这个举动顿时刺激到其他甲虫,数以千计甲虫打开翅膀,全部向南鹤的身上蜂蛹而至。

    “啊!”

    南鹤发出凄厉的惨叫,整个人都被一层黑色裹住满地打滚,他的兄弟南虎见状就要上去救他,结果一脚踩进虫群里,无数虫子顷刻间爬到他的身上,从皮甲的缝隙里钻进去,咬穿肚皮血肉,在体内肆意横行,最终从眼睛,鼻子里钻出来。

    所有人都被吓懵了。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虫子呢?

    云鹰赶紧把蓝拉过来用斗篷盖住她,同时回头对纱木旻喊道:“喂喂,这又是什么机关,快点关掉它啊!”

    纱木旻手足无措起来,她对神墓知之甚少,所以根本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神树里面怎么会寄生这么多嗜血的甲虫呢?关于这种虫子,纱木旻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焚婉已经受不了了。

    她双手托起一个火球就像虫群丢过去。

    这枚温度惊人火球落在虫群中间,瞬间点燃数以万计的甲虫,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些甲虫一部分当场就被烧焦烧死,另外一部分非但没有被烧死,反而吸收一部分火焰,让它们身体散发出光芒,犹如一只只萤火虫般向焚婉身上撞过来。

    啪!

    甲虫撞在身上裂开。

    一团火焰就在焚婉身上点燃。

    焚婉惊骇欲绝拼命扑打着身上火焰:“队长救我!”

    灵月云想出手却已经太迟了,她眼睁睁的看见,无数火焰甲虫,犹如流星雨般,全部击打在焚婉的身上,最终焚婉整个人被点燃,犹如一个人形的火球般在火焰里面乱窜,晶状体被烧裂,让她失明看不清东西,只能到处乱窜,声带被烧毁,让她无法再发生,只能满地的打滚挣扎,最终被汹涌而来的虫潮给淹没。

    虫群数量实在太庞大。

    铃铛在逃跑过程中也被扑倒淹没血肉四溅。

    屠夫挥舞锤子砸翻一批又一批甲虫,只是他的身体已经被虫子给蛀空,早已经是血肉模糊的样子,只是他异常悍勇依然在拼死抵抗。紫菱、纱木旻、甚至是老酒鬼、以及云鹰。

    这些人身上都遭到甲虫攻击,这些甲虫就算咬不烂老酒鬼的身体,也能通过人体鼻腔、嘴巴、眼睛、耳朵等地方钻进体内,最主要的这东西数量太庞大,哪怕是再强的人在这样情况之下,也根本没有抵抗的办法。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云鹰死死抱住蓝,他感觉自己被咬几十处,有几只虫子甚至钻进肚皮,正在腹部大口啃食着内脏,那种痛苦几乎让他昏厥过去。

    不!

    这根本不对劲啊!

    云鹰大口大口呼吸着,突然间在这个时候,他感觉到一股奇异的香气,气味,是气味!

    “憋住呼吸!”

    “快憋住呼吸!”

    “是幻象,全部都是幻象!”

    云鹰憋住呼吸,即使是如此,虫群依然在进攻,他知道某种精神物质已经入侵大脑,现在就算是屏住呼吸也已经来不及,他感觉越来越多虫子充满体内,意识也已经越来越昏沉,这样下去就彻底完了。

    “灵月云,攻击这些花!”

    灵月云已经醒悟过来,立刻抛出暴雨飞花,数以百计的花瓣纷纷而下,周围藤蔓表面鲜艳的喇叭花,全部都被齐齐的切断。

    虫群规模果然开始减少。

    全部犹如春阳融雪般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