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二十五章 神墓安息树

《陨神记》 第二十五章 神墓安息树

    无数虫子啃咬的痛苦感渐渐消失了。

    这些喇叭花形状的鲜艳花朵,是一种非常厉害的防御武器,能直接干扰人的精神,从而把人拖进某种幻术中去。四个新人已经统统昏过去。屠夫、金白、紫菱、纱木旻摇摇欲坠浑身是汗,云鹰和老酒鬼都差点中招了。

    幻术攻击之强力。

    本次遭遇之凶险。

    由此就可想而知了。

    云鹰瞧一眼被自己护住的蓝,小丫头吓得满脸都是泪水,只是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她似乎比云鹰更早发现四周出现的虫群,这个小丫头在某些方面的感知能力着实惊人。

    云鹰赶紧问:“你没事吧?”

    蓝赶紧摸摸自己小手,她刚刚感觉胳膊咬几口,现在看起来一点事情都没有,她死死咬住嘴唇,赶紧摇了摇头,不让云鹰为她担心。

    老酒鬼满脸凝重说:“刚刚是怎么回事?”

    云鹰目光环视四周,只见暴雨飞花覆盖整个空间,所有奇花都已经被打得稀巴烂,他也就放下心来:“这些奇异的植物能散发一种能削弱人的精神与意志的花粉,同时又会释放出某种精神能量,大概有直接干扰精神的作用,所以我们刚刚遇到的都是幻觉。”

    紫菱心有余悸:“幻境也能这么真实吗?”

    “幻境本身没有直接杀伤力,不过能造成非常真实的痛苦与恐惧,如果长时间被陷进幻境承受折磨,最终多半会导致精神的崩溃,轻则浪费一通力气精疲力竭而昏迷,重则遗留严重的后遗症甚至变成植物人。”

    四个新人陆陆续续醒过来了。

    铃铛脸色惨白如纸,慌忙摸摸自己身体,用颤抖的声音说,“虫子,虫子,好多虫子。”

    这个女孩的性格却比不得其他人这么强悍,所以直到现在都没有缓过来,那种强烈的恐惧感依然笼罩心头,犹如梦魇一般挥散不去。

    焚婉脸色不太好看,不过露出勉强的笑容,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这个骗人的把戏玩得也太真实了点,啧啧,倒是叫本小姐提前体验一把死亡的滋味,不过光靠这点能耐就想打倒我是不可能的。”

    这时虎鹤俩兄弟陆续醒了过来,本次遭遇让他们措手不及,所幸沉浸在幻境里的时间不长,猎魔师意志以及精神都比普通战士强,所以在经过一段时间修整就渐渐恢复过来。

    云鹰两眼瞥向纱木旻:“喂,你作为树谷的少族长,居然对这的事一无所知,连自己都差点挂掉了,这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我只是准族长,不是正式树谷族长,所以对这里的东西不太熟也很正常的。”纱木旻狡辩归狡辩,多少觉得事情十分蹊跷,所以又压低声音说:“我虽然没有进过神墓地宫,但是树谷人每隔几年就会到这祭祀神殿来祭司牧神,以前根本没有这些东西,我想多半是大长老布置在此的陷阱了。”

    “这个树谷里貌似有出人意料的东西。”云鹰若有所思,不过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哪怕明知大长老会有所准备,还是不得不就这样杀过去,他在周围环视一眼:“这里没有其他通道,神墓应该从哪里进去呢?”

    纱木旻走到祭坛上,双手合十,念念有词,突然割破手腕,殷红鲜血滴下来。当血被祭坛吸收,根茎泛起一丝红色纹路,最终血红纹缕藤蔓蔓延到正前方,所有覆盖藤蔓根茎好像都活过来,全部都犹如蟒蛇般活动游走着分开,让一扇巨大而又精致的石门呈现在了眼前。

    众人看的啧啧称奇。

    一般人没有办法打开神墓。

    云鹰的空间能力也没有办法穿过,因为神墓笼罩着一层很强的结界能量,只有具有特殊血统的族长,或手持相关圣物的大长老能打开。

    石门缓缓推开。

    神秘气息铺面而来。

    一条甬道幽深宽阔,呈现在了眼前,浮雕满布,爬满藤蔓,其上悬挂一颗颗灯笼般发光的果实,正被悬挂在这些藤蔓上面,所以能够照亮整个视野,整体给人一种非常古老的感觉。

    纱木旻在面对这个古老而神秘的地宫时,她的脸上露出无比虔诚的表情,双手交叉于胸前,跪在祭坛前,对神墓拜三拜,嘴里喃喃说道。

    “伟大的牧神,请原谅我打搅您的长眠。”

    云鹰看得有些不耐烦:“不要浪费时间了,我们赶紧进去吧。”

    小怪鸟率先化作金光冲进甬道,以最快速度在甬道一个来回,最终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陷阱,其他人陆陆续续走进其中。

    这里处处都充满着一种神秘而又诡异的气息,犹如冥冥中有什么东西在注视着他们一样。

    这是一个埋葬着古老神灵的地方,其中可能掩藏着树谷的终极秘密,

    众人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心情变得有些不太自然,既紧张又有些期待。

    纱木旻轻轻吹响圣笛。

    无数拥堵在甬道尽头的藤蔓尽开。

    一个古老的大殿呈现出来,神墓前殿规模比祭祀神殿大两倍,最引人注意的是,神殿正中央有一棵巨大无比的树木。

    这地宫里长着一棵树,本来就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更何况这棵树的样子是在太诡异,这棵大树上面摆着数十个木制棺椁,这些棺椁可能并非摆上去的,简直已经跟大树长到一起,这根本就是一棵奇怪的棺椁树。

    云鹰心里发毛有种不祥的预感:“这棵树是什么名堂?”

    纱木旻面对这棵漆黑的怪树时,她赶紧双手合十,满脸虔诚表情:“这是守护树谷历代族长们的安息树,他们在逝世以后,遗体都会被送到神墓里,全部放在这棵安息树上,为牧神永远的守护神墓。”

    众人都感到无语。

    这都什么奇怪的习俗啊。

    纱木旻又开始闭目祷告起来。

    云鹰有些不耐烦,却也是强行压着性子,他知道树谷族长不像大长老,大长老是树谷部族人民选举产生的,族长则是根据血统代代传承而来,所以这棵破树上面的人,多半是这个家伙的列祖列宗呢。

    现在希望列祖列宗显灵。

    千万不要在出什么怪事了。

    纱木旻冗长的祈文念完,她表情复杂看着古树,轻轻地叹息一声:“我们继续走吧。”

    众人刚想绕开古树前进的时候。

    金白突然开口说一句:“棺椁好像动了一下。”

    此言一出,众人一惊,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所以全都停住脚步。

    云鹰几乎是在同时感觉到,从安息树上传来一种若有若无的波动,随后整棵安息树都开始抖动起来,从里面发出若有若无的声音,犹如鬼哭,让人恐惧,突然一声声断裂的巨响响起。

    一座座巨大木棺椁落在地上。

    全部都是竖着插进地面,犹如一把把利剑一样。

    云鹰感觉到法器的波动越来越强烈,只是依然没有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他赶紧问旁边的纱木旻。纱木旻脸色苍白摇摇头,她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安息树一直是先祖庇佑树谷的祥物,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故呢。

    “妈的,死鬼复活了,我就知道在坟墓里不会遇到好事,大家准备战斗!”

    云鹰话音刚刚落下,最前排大棺椁,突然就崩裂开来,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此人大约两米左右的身高,从头到脚一丝不挂,皮肤表面布满树瘤,基本已经无法分辨五官了。

    这是变异人吗?

    不,不太像。

    这个浑身长满树瘤的壮汉通体缠绕着某种法器波动,他却已经没有神智,当感觉到入侵者存在以后,二话没说,犹如野兽,低吼一声,骤然向他们冲过来。

    纱木旻呆呆站在原地,现在发生在眼前的事情,恐怕已经远远超乎她的想象,这可安息树里面长眠的人,可全部都是她的祖先啊。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这是树谷历代族长长眠的地方啊!

    焚婉二话没有多说,双手聚起一个大火球,她迎面就向这个复活的怪物丢过去。这个怪物速度起初非常迟钝,可是走出棺椁没有几步以后,它就变得越来越快,当面对袭来的火球时,左臂突然炸开一般,爆出无数的藤蔓,竟然形成一个盾牌,硬生生挡住高温火球的袭击。

    云鹰皱皱眉说:“小白,去搞定它。”

    金白受到命令,立刻腾身而出,几根丝线在双手纠缠,树瘤怪人发现他冲过来,右手好像弹簧刀一样弹射出去。金白身手倒也冥界,他快速躲开此击,双手在对方手臂一绕一切。

    整个手臂就被切割下来。

    那只掉在地上的手臂依然跳动个不停,犹如离开水跌在地上的鱼儿一样,反倒是树瘤怪人断臂部位,又有大量根茎开始生长,竟然正在重新长出一条手臂。

    金白没有给它机会,无比锐利丝线不断缠绕,最终同时收缩,猛烈的一切割,树瘤怪人堪比钢铁的身体,犹如豆腐般被切成七八块掉在地上。

    干掉了吗?

    众人都产生这种疑惑的时候。

    树瘤怪人被切成好几段的身体并没有死,从体内不断伸出藤蔓根茎,它们互相连接起来,最终又重新从地上站起来。这个时候这个树瘤怪人已经变得无比诡异,他的脑袋在三四米高,胳膊在四五米远,中间被细细的根茎缠绕,活像一棵古怪之极的树。

    可所有人都能感觉出来。

    它正在快速合拢,恐怕不需几秒就会恢复原状,所以大家都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这个东西根本杀不死!

    这个时候其他木棺椁纷纷裂开,每一个木棺椁里都走出一个树瘤怪人,其中有男有女,只是都面目全非了。

    云鹰脑海里冒出一个名词。

    神侍!

    (半醉游子公众号bzyz1234陨神记公众号yunshenji半醉山庄qq群125666571游子之家qq群227832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