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二十六章 险象环生

《陨神记》 第二十六章 险象环生

    现在遇到玩意儿与天云城遭遇的黑暗战士其实一样,不过当时遇到的怪物给人感觉更接近不死黑煞的一点,现在遇到的这些树瘤怪人更接近天云城的神侍一些。

    神侍魔侍,归根到底,本质相同。

    这种东西特殊的人形法器,据说制作中需要融进神魔血,所以被称之为神侍魔侍,这种东西制作过程其实是非常苛刻的,神魔大战时期并没有听说过哪一方曾经量产过这种玩意儿。

    神墓安葬历代族长的安息树与木椁,大概是一种转化效果的培养器,与天云城地下的那种培育黑暗战士蚕蛹装置没有太大区别,只是更古老更原始,更需要漫长的时间,以缓慢速度把人体转变成神侍。

    树瘤怪人生前都是树谷的族长。

    这些历代族长或多或少具有一些精神力。

    这种人大概符合被制作成神侍的条件,所以被要求安葬在这棵安息树上的木椁里……总而言之,虽然牧神之侍制作方法古老又缓慢,但是远比天云城里速成的黑暗战士更完美,几乎具备跟流离风手里不死黑煞一样的不死之身,现在统统被唤醒,情况之糟糕,也可想而知。

    “爸,妈,各位先人,你们为什么不能安息!”

    纱木旻看着面目全非狰狞万状的树瘤怪人,她甚至无法从中分辨自己的亲人,犹如面对的是一群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一种强烈痛苦与绝望在心中激荡,最终转化成愤怒的呐喊。

    “你们是树谷的领袖,你们是牧神的仆人,为什么要变成恶魔阻止我们!”

    “喂,冷静一点,它们并没有变成恶魔,反而是距离牧神更近了一点。”云鹰知道这个场面会对纱木旻造成很大刺激,可是现在情况危急,若是纱木旻还掉链子,那可就真要完蛋了,“它们早已没有思维能力,你就算把喉咙喊破也没有用。”

    纱木旻始终无法接受。

    自己最敬爱的人,为什么会变成人不人鬼不会的样子?

    “这只是人形兵器,或者说是特殊的傀儡法器!”云鹰感觉到树瘤怪人身上渐渐苏醒的强大力量,这可是相当于同时面对好几十个类似黑煞那样的怪物,他能不直冒冷汗么,“让它们停下,让它们停下,否则都要死在这里!”

    说时迟那时快。

    现场局势根本不容许云鹰解释神侍这玩意儿,其实就算要解释云鹰也解释不通,只来得及说两句话,树瘤怪人就开始前进了。

    树瘤怪人身上苏醒神秘的力量。

    一根根锋利藤蔓就好像数以百计的锐利长枪泛着绿光刺过来。

    老酒鬼脸色一沉,手中铁杖光芒暴涨,瞬间一扫而过,藤蔓纷纷破碎,其他人手忙脚乱开始攻击,只是不管火烧刀劈都无功而返。

    灵月云轻轻一跃,凌空洒出千百花瓣镖,犹如狂风骤雨覆盖过去,一道道强有力的钉进怪物体内,几乎从头到脚都被打成筛子。

    焚婉一个火球丢到中间炸开。

    数个木树瘤怪人都被火焰给点燃了,

    这样两重攻击打在身上,几乎都把对方变成红烧刺猬,这样打击按理说没有啥生物能承受,只是树瘤怪人却连哼都没有哼一下。

    它们非但屁事没有,反而继续操纵植物,正在对众人展开反击,其中为首几个树瘤怪人,从体内释放出大波类似孢子的粉末,顷刻间把火焰给熄灭,犹如一片云笼罩祥其他人。

    “小心有毒。”

    大家脸色骤变连连退避。

    铃铛雪白脸颊和颈部沾到一点孢子,她顿时感觉到一阵奇痒和奇痛传来,一种紫色嫩芽迅速从娇嫩皮肤里钻出来,这种东西非但生长速度很快,同时会分泌出强烈的毒素。

    惨叫一声。

    当场就倒在地上。

    大量肉芽在颈部继续生长。

    灵月云脸色大变:“铃铛,不!”

    屠夫怒吼,举起短锤,奋力一甩,铁刺锤头弹出去,铁链拉动巨大锤头,以千钧之力,重重轰在一个树瘤怪人胸口,这股不逊色巨象冲撞的距离,几乎将树瘤怪人的身体给打碎,周围几个树瘤怪人都被震飞。

    这样的攻击连一点效果都没有。

    树瘤怪人碎开部分很快就长好了。

    屠夫铁锤收回时,其表面沾满孢子粉,其中一部分飘到右手手臂,痛痒难忍感,从手臂里传来,大量紫色肉芽不断地冒出来,让人简直感到触目惊心。

    “火!”

    焚婉知道屠夫意思,一团火焰直接点燃手臂,周围人都能感觉到皮肉烧焦的感觉,那些肉芽自然就停止生长,被这种恐怖的高温给杀死,屠夫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他好像天生就没有痛感一样。

    紫菱、虎鹤兄弟,全都尝试以驱魔弓远程射杀。

    灵月云密如暴雨瀑布的攻击,焚婉不断抛出的炙热火球,简直就没有断过。可这些树瘤怪人速度虽然不快,但是无论如何都是杀不死的,这让他们几乎感到绝望,从来都没有遇到这样的怪物。

    云鹰见情况节节败退,脸色变得很难看:“你到底能不能让它们停下?”

    纱木旻不是不明事理的人。

    现在所有人都陷进危机,如果还这么矫情会害死大家的。

    她拿起圣笛使劲吹,她把停止的思想,以笛音向树瘤怪人释放出去,只是让纱木旻绝望的是,树瘤怪人在感觉到圣笛声音以后,它们的身体仅仅是稍微停止半秒,旋即就开始继续展开进攻了。

    云鹰气急败坏叫起来:“你这个狗日的破笛子关键怎么就不能发挥点用处?”

    纱木旻都快急哭了。

    她也不希望这样子啊。

    树瘤怪人凶猛攻势之下,大家绝对支撑不了多久,纱木旻在这么短时间里,她却根本想不出应对的办法。

    云鹰迅速冷静的观察,他敏锐发现几个细节,树瘤怪人任何攻击,全都是绕过纱木旻的。

    换言之。

    树瘤怪人并非无法识别纱木旻。

    树瘤怪人攻击对象是一切进神墓的外来者。

    纱木旻有着族长血统,所以本来能合法经过这里,若是纱木旻没有带着他们这些人,那么现在这个机关根本就不会启动,因此最起码纱木旻是安全的,哪怕其他人死光了,纱木旻也不会被干掉。

    这种怪物不能硬拼,人力终究有限以有限对无限是愚蠢的行为。

    哪怕最强的猎魔师也会被耗光力气,所以想战胜树瘤怪人,只有一个办法可以用,那就是想办法破坏他们复活重生的能力,一举将力量之源给切断!

    “这些家伙的能量是从这棵破树里发出来的!”

    云鹰掏出石咒,迅速数箭射过去。

    石咒的力量直接把对方上半身石化,能量箭本身的冲击力又促使身体炸开,结果满地都是变成石头的碎块,哪怕是神侍在受到这样的攻击之后,他们恢复速度也会迅速变慢。

    “纱木旻,这些怪物不会伤害你,你来掩护大家战斗,大家一起掩护我,我要过去砍掉这棵树!”

    话音刚落。

    云鹰不由分说就冲出去。

    树瘤怪人好像能洞察云鹰的企图一样。

    它们纷纷把攻击对象集中到云鹰身上,云鹰面对铺天盖地的攻势视若无睹,他直接开启虚化穿透而过,无论是毒孢子还是各种打击,全都无法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害。

    是死是活就看这一把了!

    云鹰冲出树瘤怪人组成的人墙,手持石咒,连续几箭,全部都打在安息树上,安息树表面顿时出现大量的石化现象。

    树瘤怪人发疯般对云鹰展开攻击,云鹰在攻击过程中,已经尸体化了,这种时候遭到群攻是很危险的。

    “快上!”

    老酒鬼以曙光守护者给云鹰加持几重光辉,他的铁杖同时隔空敲翻好几个树瘤怪人,金白、屠夫、以及灵月云小队,全都一拥而上。

    纱木旻冲在最前面。

    树瘤怪人智商似乎不高。

    它们不能攻击纱木旻,若大家都以纱木旻为挡箭牌,这些树瘤怪人打起来顿时就变得畏手畏脚,因此也就给其他人可趁之机。

    云鹰已经来到安息树面前,双手窜出两道银色光辉,犹如两道激光般狠狠刺进石化的树身,宛如切豆腐般左右同时斩开,骤然间一声炸响出现,整个大殿都被气流给充斥。

    树瘤怪人复活能力迅速被削弱。

    老酒鬼再次以铁杖劈碎一个树瘤怪人,树瘤怪人倒在地上就再也没有爬起来,其他人纷纷对树瘤怪人展开猛攻。

    “成功了!”

    焚婉一个火球把一个树瘤怪人给烧死。

    “指挥使,你真是太厉害了!”

    她激动的跳起来,她在对云鹰佩服,简直到五体投地,甚至到崇拜的地步,置之死地而后生,也不过是如此吧。

    云鹰当机立断的判断,几乎救了所有人的命。

    当所有人都这么想时。

    从前殿的通道里面,几道巨大身影飞掠出来,它们趁着云鹰等人正在与树瘤怪人恶战的时候,突然间就对这些人发起袭击。

    “不好,是栖龙!”

    云鹰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神墓里面怎么也会有栖龙,这些凶猛栖龙以极快速度掠过众人,紫菱被一爪子掀翻在地,金白也被栖龙给撞倒。

    几个黑衣人坐在栖龙的背上,手里端着神域的速射连弩,一波凶猛的弩箭,犹如狂风骤雨倾泻下来。

    灵月云小队都被覆盖在当中。

    这场偷袭来的太突然,黑衣人又是针对队伍里实力最弱的群体下手,灵月云本人都来不及防备,她勉强挡开四五支高速弩箭,胸口肩膀就同时被射中,至于小队里几个新人,更是直接血花四溅,直接倒在了地上。

    灵月云眼睛顿时红了:“不!”

    栖龙骑兵一波偷袭顺利得手,它们在大殿一个回旋过后,正要趁着他们没有反应过来,第二波猛攻就要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