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二十七章 千钧一发

《陨神记》 第二十七章 千钧一发

    云鹰连肺都快气炸了!

    该死的王八蛋,居然搞偷袭啊!

    蝰蛇大概知道云鹰能感知神器,所以用来偷袭的部队里面,竟然没有一个是猎魔师,所以从潜伏到出现,云鹰都没有提前察觉。

    云鹰有一个战斗习惯,战斗开始瞬间,先把小怪鸟放出,让小怪鸟在空中掌控并监视战场变化,因为小怪鸟是云鹰的神兽,所以一旦发现危险心意相通,立刻就会有所察觉。

    正因为如此。

    云鹰几乎不可能被偷袭,所以根本没有再做这方面防备,谁知道神墓地宫结构复杂,这些黑衣人骑着栖龙突然出现,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黑衣人要是早出现两分钟。

    他们会被一起卷进树瘤怪人战斗中。

    黑衣人要是晚出现两分钟。

    云鹰这边基本已经解决,他们就不会有任何机会。

    让人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在云鹰破树瘤怪人不死之身,两边都胶着恶战的时候,突然间发起自杀式的猛烈奇袭。这个时机把握实在是太完美了,哪怕云鹰这边高手数量很多,却没有任何人可以应对这种突然的变故。

    一个箭筒射空了。

    又掏出一只装好。

    黑衣人端起弩准备继续扫射时,突然一道金光迎面撞过来,神域战弩好像一张纸般顷刻间就被撕碎,继而有被贯穿胸膛而过,从胸腔到后背造成一个比拳头还大的通透窟窿。

    金光速度余威都不减。

    又撞在第二个人身上。

    云鹰精神控制激发小怪鸟发动冲刺攻击,其速度能达到三四倍的音速,因此穿透力与杀伤力比一般的重弩还要强,这些虾兵蟹将哪里能挡得住,半空几道光芒闪过的时候,他们就全部跌落栖龙的背,一个个都死的不能再死了。

    云鹰一个瞬移跳进树瘤怪人中间,两条灵巧银蛇一左一右钻出,正竭尽全力的抵挡这些树瘤怪人。

    老酒鬼倒十分默契。

    云鹰刚刚插手进来阻挡。

    他就改变目标,从战斗里抽身,骤然腾空挑起,落向一只栖龙。栖龙仰起头就要咬他,老酒鬼铁杖率先落下,一棍子将栖龙的颈椎打得爆裂。

    栖龙哀嚎。

    从半空就要落下。

    老酒鬼在栖龙身上一踩一跃跳向下一头,栖龙对猎魔师的力量有很强抵抗能力,可当遇到老酒鬼这种神域顶尖的战士时,简直就是遇到命中克星了。

    一个照面。

    三招之内。

    栖龙在老酒鬼面前不堪一击。

    五头栖龙,先后坠地,不是打爆脑子就是击碎脊骨,即使个别几头还没有死透,现在也彻底的残废没有战斗力。

    老酒鬼已经击溃五头栖龙,云鹰堪堪撕裂四个树瘤怪人,因为黑衣人偷袭来的太突然,其他人暂时没有恢复战斗力。

    云鹰哪怕冒死阻拦也拦不住这么多神侍。

    现在浑身都被剧毒孢子沾到,肉芽不断从皮肤里钻出来,这些该死的东西好像直接将根系深植进痛觉神经里,那种痛苦绝非语言能形容,当然云鹰对疼痛忍耐力很强,他不在乎这种伤害,因为体内有侵入者,这种东西就算再厉害,也顶多是皮肉之苦,无法造成深层损伤。

    现在最头疼的问题是树瘤怪人依然剩余一大半。

    树瘤怪人已经抓住破绽,爆发出一大堆散发着绿色光芒的藤蔓,犹如万箭穿心般向地上的众人射去。

    云鹰脸色大变!

    不顾被毒孢子感染。

    正要聚集力量前去阻拦。

    只是这么做无论如何都太迟。

    灵月云小队、金白、屠夫等人,全都会有生命危险。

    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刻,有一道绿色身影拦过来,纱木旻不顾自己死活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双手展开挡在众人面前。

    数百根锋利藤蔓尖刺迎面而来。

    几乎就在她的眼前停下来。

    其中一部分几条来不及停止,立刻深深刺进纱木旻的身体,让她一下子受创十几处,当场就受到重伤,闷哼一声就倒下去。

    这种舍命保护行为又有什么用?

    她小小的身子能保护多大范围?

    树瘤怪人同时出手召唤的攻击,当然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这些藤蔓很快就绕过纱木旻,它们继续对众人发起攻击。

    异变又出现了。

    众人间冒出一股阴冷的杀气。

    几道肉眼无法分辨细微寒光割裂虚空,藤蔓被工整的切成好几段,犹如是被世界上最锋利的激光刀砍断一样,每一个切口都光滑整齐的难以想象。

    树瘤怪人尚未重新组织力量。

    银色小刀一把把射出,全部钉在它们身体周围,每一把小刀都连着细丝,几十柄仿佛针般的小刀射出时,立刻把最锋锐的细丝送到树瘤怪人中间,每一根细丝都亮着光,预示着充满强大能量。

    一个满脸阴狠桀骜杀气的金发青年将细丝都掌握在手里,他的喉咙深处发出一阵犹如野兽出笼的狂笑,同时又有一种难以压制的埋怨与恼怒。

    “你这个蠢货!早就该放我出来了!”阴罗声音仿佛是恶魔在嘶吼,“这些垃圾差点杀了我们!”

    杀意就像洪水般释放出来。

    阴罗歇斯底里的长啸,十根手指,猛然交叉,让丝线做相互运动,从树瘤怪人身体切过,简直犹如割麦子一样,瞬间大半树瘤怪人切成工整的好几段掉在地上。

    难怪这么厉害。

    是阴罗出来了。

    云鹰知道阴罗金白的关系,金白天生有两个思想两个精神,二者同时生存在一具躯壳之内,绝大多数的情况之下,金白都是一个腼腆的英俊青年,只有在某些特殊的时候,又或者受到某种刺激的时候,阴罗才会从他的体内苏醒。

    阴罗不需要修炼。

    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金白能力每提升一分,阴罗大概就会提升三分四分。

    因此阴罗虽然永远不需要修炼,但是实力却永远远超金白数倍,这就是这个黑暗精神的可怕之处。

    这是阴罗第一次全力出手。

    云鹰推测已经达到一般的高阶猎魔师阶段。

    树瘤怪人虽然都很厉害,但毕竟没有受人操控,又没有任何思维能力,所以眼睁睁看着阴罗将高能量丝线布满周围却无动于衷,最终犹如割麦子般被一瞬间切割。

    嗖嗖嗖!

    丝线收缩!

    银色小刀回来,最终全部合拢,只变成一把,小刀很特别,小刀跟手指差不多长,只有一厘米粗,细小锋锐,寒光闪闪,特别适合用来解刨剔肉,大概是阴罗这个家伙的独家法器。

    “杀我?你们这些垃圾也想杀我!”

    阴罗无比狂妄狰狞的大笑,银色飞刀再一次抛出,一把飞刀变成十几把,每一把都牵高能量丝线,。

    这一阵仿佛发泄般疯狂乱舞之下。

    树瘤怪人被不断切割,每具平均都碎成了十几块。

    碎块像垂死的蟑螂般在地上翻滚,基本已经没有什么战斗能力了。

    阴罗清理掉麻烦,他觉得并不过瘾,这么久压抑,必须得到释放,光凭清理掉这些怪物怎么够呢?他要杀人,他想尝尝鲜血的滋味,他想聆听凄厉却悦耳的惨叫。

    他的目光落屠夫身上,一阵夜枭般的低笑,“我记得你想挑战我对吗?现在给你机会!”

    屠夫彻底惊呆了。

    他以为自己这几年已经变强了很多,当现在面对阴罗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想法多么可笑。

    这个怪物基本达到高阶猎魔师水平,这已经跻身天云城遗留水平,屠夫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正面打败一个高阶猎魔师啊。

    “你老实点!”

    云鹰从后面走过来,狠狠地瞪阴罗一眼,他在与金白相处这些年里,虽然没有见识过阴罗的真正实力,但是最起码也与阴罗见过几次面,所以也算是熟人。

    阴罗舔了舔嘴唇:“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命令本大人?金白这个没骨气的家伙居然甘心给你当手下?老子不爽,很不爽了,我要连你一起杀!切成碎肉!剁成肉酱!”

    云鹰双瞳冒出猩红火焰:“你试试!”

    阴罗脸色顿时一变:“这种下三滥的招数算什么本事,你够钟就跟我光明正大打一场。”

    云鹰的精神攻击作用在实力差不多的猎魔师身上,只能对其造成短暂的停滞、晕眩、头疼的效果,若是作用在实力更弱的生物身上则可能出现迷幻、控制、昏厥之类作用。

    阴罗是一个精神状态非常不稳定的家伙。

    因此阴罗有一个很大弱点,他特别惧怕精神攻击,因为他现在能出来,纯粹是因为阴罗意志压过金白意志,如果阴罗精神受到强有力冲击,那么他的意志就会出现松动,那个时候就算不用打,阴罗也无法维持而消失。

    云鹰没有时间理会这个疯子。

    现在最重要的是了解伤亡情况。

    云鹰先检查重伤的纱木旻,他看见纱木旻流血很多,但是气息稳定,没有生命危险,正当松一口气的时候,耳边响起一个绝望的低鸣。

    灵月云背对着抱着一个女孩,跪在地上,双肩颤抖。

    云鹰看到这一幕,他的心顿时一沉,立刻走过去一看。

    焚婉,这个天资横溢的少女,现在就躺在灵月云的怀里,她身上被高射速战弩射中七八次,绝大多数被攻击到的部位都不足以致命,惟独有一箭直接射进太阳穴里面。

    大脑肯定已经受损。

    她的身体不受控制抽动起来。

    焚婉瞳孔放大,两只手胡乱挥舞,像想要抓住些什么。

    云鹰急忙大声喊道:“铃铛呢?快叫铃铛过来!”

    铃铛中毒孢子侵蚀,现在刚刚昏迷中醒来,她知道这里的情况以后,慌忙就跑过来,当见到焚婉的样子时,她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泪水顿时一滴滴夺眶而出。

    “没治了。”

    “你他妈治都没治就说没救了?”云鹰看着这个女孩一脸软弱的样子,他简直恨不得一个巴掌过去,猎魔师里怎么会出这么弱的家伙,“我命令你,快给她治好来!”

    铃铛轻轻将拔出来,其中带出大量粘稠脑组织,锋锐的弩箭尖端泛着绿光,她手链释放出柔和光芒,正在给焚婉愈合伤口。

    她很清楚焚婉的状况。

    这种情况不可能有救。

    她只能一边治疗一边流泪。

    “焚婉的脑部是致命损伤,何况箭是涂有剧毒的,毒素在大脑里扩散开来,我,我……真的没办法。”

    铃铛的能力对任何器官任何组织都有效,惟独对大脑不一定能产生效果,因为大脑组织太复杂,不是把失去修好这么简单。

    何况就算能完整修复又怎么样?

    科黑衣杀手所用之箭都涂有剧毒,用在普通人身上见血封喉,哪怕是猎魔师也难以承受,更何况是射进脑子里,这根本没有办法治疗。

    焚婉还有意识,嘴里喃喃地说:“指挥使……”

    云鹰伸手抓住她胡乱挥舞的手。

    焚婉气息正在迅速衰弱,她从眼睛里流出一条血泪:“其实我一直想对你说一句……对不起,我不该对你那么无礼……”

    灵月云死死握住她另一只手:“你别说话了。”

    “不,我要说,我再不说就没机会了……我不甘心,好不甘心。”焚婉浑身都颤抖起来,“我不该死在这里……我不该死在这里……队长,我不该死在这里……”

    焚婉不断重复着。

    最终身体不再动弹了。

    她的眼睛始终瞪着,已经彻底没有身材。

    灵月云露出无比悲痛表情,她可以理解焚婉内心的不甘,这是一个真正的天才人物,她是猎魔师学院里第一名毕业的,无论是哪一方面的成绩都名列前茅。

    一个天才人物!

    十六岁啊!她才十六岁!

    她未来至少都是高阶猎魔师,她有着让人羡慕的出生与天赋,她也有着非常远大志向与梦想,可她还没有向人们绽放自己的光彩,可她还没有来得及施展自己才华与抱负,竟然就已经提前陨落了。

    天下最大悲哀,莫过于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