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二十八章 隐藏的秘密

《陨神记》 第二十八章 隐藏的秘密

    可惜。

    真的太可惜了。

    云鹰看着焚婉的尸体,心情十分的沉重。

    灵月云小队的年轻人里,焚婉无疑是最出色的一个,身世,相貌,资质,无不顶尖,性格也是最为突出,虽然没见过什么世面,难免有些傲气和盛气凌人,但是年轻人不都是这样的么?为什么命运就不能给她成熟的机会么?

    焚婉若能经历本次任务活下来,她回去以后肯定会成为一个真正优秀的猎魔师,最起码成就方面能轻而易举超过灵月云,未来成为天云神域的中流砥柱。

    非常遗憾。

    没有假设。

    天才易夭,让人唏嘘。

    铃铛抱着焚婉尸体放声痛哭起来,她自己的伤势都没有恢复,毒孢子在脸部与颈部长出很多肉芽,几乎有毁容的危险,只是在巨大悲痛之下,她根本无暇顾及这些问题了。

    南鹤和南虎也在抹着眼泪。

    他们两个感到愧疚而又自责。

    朴石副队长惨遭杀害时,他们虽然同样感到愤怒无比,但是并没有强烈的悲伤情绪,焚婉与他们年纪差不多,又是他们中最出色的,相互认识已经很多年,彼此早已经建立很深厚的情感与信任。

    现在就这样死在眼前。

    如何不让人感到难过?

    焚婉最不该死去的人啊,他们甚至宁愿死去的是自己,因为相比焚婉来说,整个小队其他成员就算加起来,恐怕在前途与潜力方面都比不上她。

    灵月云缓缓把焚婉眼睛给合上,她重新站起来的时候,脸上已经看不见任何悲痛,她到底不在是几年前初次失去同伴的她了。

    焚婉的死,是队长的失职,她既悲痛也自责,可作为小队头目,她不得不收起自己的情绪,顺便说几句焚婉会安息的,她的灵魂将将前往神山之类的屁话,众人围在一起想焚婉尸体鞠躬。

    紫菱感到非常触动。

    哪怕是凶恶的屠夫,此时此刻都对焚婉表达敬意,正因有无数这样的献身猎魔师。神域才能永远保持昌盛与繁荣。

    蓝始躲一个石碑背后,正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她的实力过于弱小的关系,所以战斗一开始就藏在最后面,反而没有受到任何攻击,毕竟对于其他人来说,她的存在就像一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

    谁会分心去对付一个小白兔呢?

    蓝眼睁睁见到焚婉死去,她的心里同样十分难过,这个鲜活而又厉害的身影,今后永远都看不见了吗?这就是死亡,残酷又公平。

    纱木旻伤势不轻,只是经过简单治疗就没有大碍,她看到焚婉的死感到非常难过,全都是因为自己尽到责任,所以才会导致这种事情发生。

    她现在深刻认识到能力与责任的重要。

    老酒鬼依然是副没心没肺的老样子,这样老油条早惯人间生死,正准备说两句时,耳朵突然间动了动,他顿时警觉起来。

    “你们几个差不多就行了,没时间哭哭啼啼的,快收拾收拾,准备逃命去吧。”

    云鹰在这个时候也感觉到异常,当他看过去的时候,顿时有种见鬼的感觉,原来是被切成满地碎块的树瘤怪人居然还没有死。

    无数碎块无声无息的巨龙起来。

    它们表面长出很多藤蔓,乍看就好像一只只章鱼,彼此互相吸引靠拢,最终开始缝合融合。树瘤怪人并没有恢复原状,而更像是一个手艺拙劣额裁缝,硬生生将几十个树瘤怪人缝合成一个。

    新生怪物,大约四米多,其样子非常丑陋,从头到脚都是缝合的痕迹,大量章鱼触手般的藤条,犹如没有减掉的线头,又好像是毛发,正在缝合处飘舞。

    虽然还没有正式成形。

    但是已经重新散发出恐怖的气息。

    这七拼八凑刚完成一半的怪物,此时此刻已经恢复行动力就迫不及待踉踉跄跄的移动起来。

    安息树明明已经毁掉了。

    树瘤怪人为什么还不死?

    云鹰眉头紧锁,他把问题想得太简单,树瘤怪人就算不能从神墓汲取能量,它们自身也是拥有很强力量的,所以想一次彻底击杀根本不太现实。

    妈的,几十个树瘤怪人融合的这架势,云鹰怎么就联想起深中道那个该死的老混蛋呢?当初深中道融合几十个黑暗战士,他的力量就已经强大到无法对抗,现在树瘤怪人几十个融合成一个,恐怕威力绝不比深中道差啊。

    这超级神侍不是这些人能对付的存在。

    “快撤,快撤,立刻离开这里。”

    云鹰趁着超级神侍没有完全成型,立刻就命令所有人开始撤退,纱木旻手指向一个殿门,让所有人从这个方向出去。

    众人都成功离开前殿的时候。

    从背后传来非人的恐怖咆哮。

    纱木旻望去,心中顿时一寒,超级神侍已经彻底成形了,这个家伙肩膀,胸口腹部,乃至手臂,全都是狰狞万状的面孔,它的头部是四个脑袋连接在一起形成的,无论从哪一面看过去都可以是正面,如此恐怖的生物已经超出想象,远比想象极限的恶魔更丑陋。

    大殿地板寸寸碎裂。

    无数枝条藤蔓撕裂地板,从大地里面喷涌出来。

    超级神侍仿佛在刹那间把整个前殿都变成流动的植物世界,它恐怖而又狰狞的身影,正踩着植物形成的浪潮,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正急速向着这些人追过来。

    纱木旻喊道:“关上这门!”

    云鹰跟老酒鬼同时发力,神殿厚重大门缓缓并拢,最终赶在植物海洋淹没过来前,终于顺利的把门给关上,只是从门外传来狂风骤雨般的击打声,这样的一扇门到底能支撑多久还很难说。

    大量细小植物直接以门缝里钻了出来。

    这扇门根本不足以抵挡这个怪物。

    “这东西太厉害,不要管它了,快离开这!”

    云鹰带着众人在神墓地宫里好像无头苍蝇般乱窜,只是无论走到哪里,总有植物追上来,这个超级神侍力量好像无穷无尽,又好像跗骨之蛆般黏上这些人,无论如何都甩脱不掉。

    幸亏地宫规模很大,结构极其复杂,犹如迷宫一样。

    云鹰慌不择路的逃跑过程中,他也不晓得来到什么区域,只见前面突然出现一个山洞,这与神墓其他地方都不一样,神墓整体是一座庞大地宫,所有建筑都是精心修筑而成。

    惟独眼前这个是一个自然的洞穴。

    云鹰问纱木旻,纱木旻一脸茫然,神墓自古是树谷禁地,每年祭祀多在神墓外的祭祀大殿巨型,每当族长逝世时,人们才会进神墓安葬安息树,其他时候就算是族长也很少进来。

    这个神墓内部区域,别说是纱木旻就是历代族长,恐怕都不能完全搞清楚,她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在神墓深处,竟然有这么一个奇怪的山洞。

    不管这么多了。

    超级神侍是一个狠角色,现在没有其他路可以走,只要能不跟它对上都行,所以云鹰直接带头走进山洞。

    这果然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山洞。

    整个山洞异常潮湿弥漫着一股腥味。

    紫菱好像发现什么惊奇的事情:“你们看,这是什么东西?”

    山洞密密麻麻摆满巨蛋,每一个都比鸵鸟大三倍不止,遍体雪白,透着微绿,蛋壳异常坚固,紫菱拿驱魔棍用力戳戳好几下,终于裂开一条缝隙,从里面掉出一个浑身都是粘液的小东西出来。

    这东西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脱了毛的鸡,全身都呈现出新嫩的粉红色,蛋里面孵育的生物,几乎已经成型了,恐怕不用多久就能破壳而出。

    大家沿着洞窟走出一段距离。

    所有人都惊讶地发现,这个洞穴空间里面,竟密密麻麻全都是巨蛋,纱木旻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的存在。

    这到底是来到了哪里?

    神墓里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东西呢?

    这个时候走在最前面的云鹰,突然间身体微微颤抖一下,犹如是触电般微微僵直,表情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老酒鬼发现云鹰的异常:“你怎么了?”

    云鹰摆摆手,两眼看着前方,若有所思起来,他问身边纱木旻:“你对神墓到底了解多少?这真只是埋着牧神遗体的地方吗?”

    纱木旻被问的愣住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云鹰突然有这么一问。

    其他人对此也感到有些怀疑,如果仅仅只是一个墓地,为什么要布置树瘤怪人这样的存在来守墓?这里又怎么会有这么多奇怪生物的卵呢!

    “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闻传说在神墓地宫最深地方,隐藏着树谷里的终极秘密,哪怕是历代族长也没有办法探知秘密真相,但据说那才是树谷建立的真正意义所在,也有可能是树谷里最终极的宝藏。”

    纱木旻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眉头一点点皱起来。

    “现在神墓出现这么多变化,我怀疑是大长老利用外来者的力量,正在企图打开这个秘密,我们的时间可能不多了。”

    蝰蛇么?

    这个混蛋真是喜欢搞鬼啊!

    云鹰想到这,目光浮现出一抹锐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