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三十一章 对决蝰蛇

《陨神记》 第三十一章 对决蝰蛇

    云鹰瞬间移动完成了。

    三人出现在巨大洞窟的附近。

    这里布满天然的钟乳与云母,有数十个黑衣战士分布其中,正中间有一座草木编织而成的高大祭坛,祭坛顶端竖立悬浮着着一块发光的不规则水晶。

    云鹰凝神向水晶注视时。

    他只感觉在这块散发光芒的水晶之中,竟然隐隐约约封着一个黑色人形的轮廓。

    云鹰脸色微变。

    牧神的遗体吗?

    那仅仅存在传说中神秘而又强大的神族!

    云鹰能清楚感觉到一种异常强大的气息,正在从这个轮廓里散发出来,那种冥冥里始终在联系着云鹰的呼唤,也是从这块巨大的水晶里面散发出来的,只是云鹰搞不明白为什么会跟神搅在一起。

    水晶不透明。

    云鹰看不清里面到底是什么。

    现在似乎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云鹰清楚地看到一排红衣教士,正围坐在祭坛旁边,每个人身上都在释放精神能量,而伴随着这股力量的灌注,祭坛里封印着人形轮廓的水晶,犹如一块寒冰般冒出淡蓝色的寒气,以非常缓慢的速度一点点溶解。

    他们想融化这块水晶放出里面的东西吗?

    云鹰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如果这块水晶里面封的东西,真就是千年前创造树谷的牧神遗体,那么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这些混蛋吃饱了没事做吗,为什么非要把牧神遗体给挖出来?

    云鹰目光又落在周围几个人身上。

    突然,他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几分。

    因为就在这些人里面,有好几个是熟悉的身影。

    其中最引人注意的一个,无疑是那个穿着黑色皮大衣,板寸头发,面容刚毅,眼角有几道疤的男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以一己之力给世界捅了一个大窟窿的蝰蛇。

    蝰蛇身边站着两个人。

    其中一个穿着黑色衣服挂着长刀,有一头乌黑的长发,她没有戴面罩,露出异常美貌冷艳的脸,这是蝰蛇最信任也是最得力的帮手,黑幽灵。

    另一个却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她有着一张非常精致乖巧的脸颊,亚麻色的头发略微卷曲,目光清澈纯洁,身体单薄瘦弱,给人一种强烈的保护欲,不是别人正是露莎。

    云鹰都快把牙咬碎了。

    蝰蛇这个王八蛋搞出这么大的乱子,他知不知道自己随时随刻都可能被神域里最顶尖的高手,如影千面这样的人物亲自出手刺杀,可却还把露莎这样的普通人带在身边,这个家伙想害死这个女孩吗?

    云鹰强行压抑心中的恼怒,他的目光落在另一个身影身上,这是一个非常年迈的老头子,那绿色服饰与纱木旻身上衣服风格很像,还手持一根长长的木杖,慈眉善目,须发皆白,眉心有几道深沉的皱纹,那眉宇间给人一种亲和感。

    “他就是大长老。”

    纱木旻显然发现这个人,她紧紧握着两个拳头,同样也快要把牙齿给咬碎了。

    大长老带来这么多外来者到神墓,又利用神墓企图控制树谷,这已经是亵渎行为。

    最最过分的是,他居然对装着疑似牧神遗体的晶石进行破坏!

    纱木旻感觉再无法忍受心中熊熊怒火,大长老已经彻底抛弃作为一个树谷人的良知。

    云鹰做一个噤声手势。

    现在先看看情况再说。

    蝰蛇双手环抱胸前,深沉目光打量祭坛,“按照这个速度封印即将解除,不过请容许我好奇一回,你就对它这么感兴趣吗?”

    大长老轻轻咳嗽:“我在神墓里发现一座古老的石碑,那是千年前牧神创建树谷时里留下,其中就有一段预言记载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牧神不仅拥有圣笛和神兽,他似乎还拥有更重要的宝物,但我找遍整个神墓都没有找到,只有可能被牧神佩戴在了身上。”

    “你为一件谁都没有见过甚至不知虚实的宝物,就愿意付出这么大的风险?这挖掘牧神遗体要是在树谷传出去,恐怕你的子民都不会在相信你的任何解释。”

    “你不理解这件宝物的重要性。”大长老表情淡然说:“我不需要被人理解也不想做任何解释,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树谷。”

    大长老当然不会透露所有内容。

    那一段神秘预言对这件东西是有介绍的。

    它非常清晰提到,此物将在千年后重现于世,而得到这件物品的人,将拥有与诸神对抗的力量,他将成为打破神魔桎梏的唯一希望。

    这样简简单单一句预言还不够?

    大长老相信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

    因此大长老不认为自己亵渎牧神。

    牧神陨落时会留下这样的预言,不就是在待后人前来挖掘吗?

    大长老想到这些年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他越发相信自己背负着重要使命,只有他能带着树谷部族走出树谷,让牧神后裔拥有主宰自己命运的能力,甚至在这一切背后,还赋予更大的使命给他们。

    树谷封闭千年。

    现在是时候出世了!

    蝰蛇能看出大长老有所隐瞒,可他知道不该问的不问只是说:“我已经完成自己的承诺为你解铠封印,那么你是不是也应该对我们的事情有所交代?”

    “这是自然的,既然答应了,我决不食言。”大长老没有说话从怀里取出一株草药,这株草药看起来好像某种灵芝,只是有一种晶莹剔透的感觉,一看就是某种奇物:“这株药牧神留给树谷的圣药,我想就表达我的诚意了。只要我得到牧神的全部遗产并彻底统治树谷以后,树谷将于审判联盟展开正式合作,”

    蝰蛇眼里流露出一丝喜色。

    他的任务到这里已经全部完成。

    这株药足以恢复父亲全部的伤势。

    几个人说话之间,祭坛悬浮的大块晶石,又溶解了一部分,按照这样的速度下去,其中被封住的东西很快就要出来了。

    大功就快告成之时。

    蝰蛇突然感到有些不正常,当他目光向周围扫去的时候,只见原本被他分布在附近的黑衣战士,竟然无声无息全部倒下去一大半。

    蝰蛇眼睛里闪过一丝凌冽的寒光,开始轻轻摩擦戴着手指上佩戴的戒指,这枚戒指渐渐散发出亮光,一股强大的杀意,从体内散发出来。

    “有人闯进来了。”

    黑幽灵与其他剩余的黑衣战士全部拔出自己的武器,大长老以及大长老身边的两个壮汉也都警惕起来。

    这怎么可能?

    大长老清楚神墓的凶险。

    这些人就算能摆脱神侍以及蝰蛇安排的伏击,他们也不可能通过绿晶栖龙的阻挡,除非是神域里面最强大的几个人亲自带队,可是这些人不可能来的这么快,何况神墓只有纱木旻可以打开,以纱木旻这个丫头的性格,她不会相信神域里来的大人物。

    蝰蛇轻描淡写地说:“既然已经被发现,那就老老实实现身吧。”

    众人面前出现一个身影,这是一个不算高大的人,他穿着陈旧甚至破烂的灰色斗篷,大大的兜帽底下,戴着一个鬼脸面具,全身都藏在斗篷与面具之下,所以无法分辨年龄与性别。

    蝰蛇嘴角露出一缕略微讥诮的淡笑:“我就知道是你!”

    纱木旻能信任的就只有云鹰,云鹰也确实有这种能力避开重重阻挡出现在这里。

    “云鹰大哥怎么会是你?”

    露莎看着大家剑拔弩张的样子,她露出紧张的表情,生怕两边会打起来。云鹰在看见露莎的时候,隐藏在面具下的眉头皱紧,他现在甚至怀疑蝰蛇把露莎带到这里来,就是为了作为人质来对付他的。

    大长老看着这个无声无息出现在这里的人,他倒也是沉得住气,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因为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拖延时间,就差一点点就可以完成了。

    蝰蛇看着云鹰说:“你走错路了,停下,回头,然后加入我们吧。”

    “求求你不要跟养父打。”露莎满脸期待的对云鹰说:“我最近跟在养父身边,我知道养父在做一件关系到所有人大事,他们所做的很伟大。云鹰大哥您也是荒野人,难道不应该站在荒野这边,为荒野的生存而战斗吗?”

    露莎亲眼目睹蝰蛇摧毁神域长城,又亲眼看着荒野联盟的建立,露莎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荒野人,她从来都没有去过神域,她对这个世界了解不多,只知道养父做的事情关系到所有荒野人。

    他在拯救荒野。

    他在改变这个世界。

    这是一个无比伟大的事业。

    云鹰却无动于衷,只是淡淡地说:“如果真为荒野就不该挑起这样的战端,荒野对付远征军胜算渺茫,更不具备对抗整个神域的力量,这种行为犹如螳臂当车,所有荒野人都会为你们的野心陪葬,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这种事情发生。”

    云鹰承认荒野拥有很强的力量。

    可是却还远远无法正面对抗神域。

    现在要做的应该是远走高飞,到更远,远到连远征军都追不过来的地方,好好的养精蓄锐才对,就红一带着的这些人,他们想跟神域作对,胜算根本十分渺茫。

    这场战斗一旦打起来却会旷日持久,所造成的杀戮与死亡将持续很多年,云鹰没有红一蝰蛇那种追求解放的伟大精神,他的目光很短浅,他只知道,千千万万的生命,不能为无谓的战斗而失去。

    蝰蛇说:“无论成功或失败,总要有人去做的,难道不是吗?”

    云鹰眼睛微微眯起来:“我想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蝰蛇同意,轻轻叹息,最终还是走到这一步了吗?

    他骤然间抬手向云鹰射出了一道光束。

    (陨神记官方公众号:yunshenji半醉游子官方公众号:byzy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