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四十一章 直面生死

《陨神记》 第四十一章 直面生死

    云鹰渐渐被一个梦魇般挥之不去的可怕念头笼罩了一

    难道说巨鼠最近几天都在观察雇佣兵,现在针对雇佣兵的行为,专程布置的一个陷阱,为了把雇佣兵一打尽?

    不可能!

    一定是想多了!

    这太惊悚,太离奇,太怪诞,太让人无法接受了

    云鹰见到满地鼠毛又看一眼周围的地形,他的脸色却还是变得越来越白,心里忍不住想到这些畜生能布置这样一个陷阱,除非智慧已经接近人类的水平!

    巨鼠仅仅是低级的变异生物,无论是现代还是旧时代,这种生物往往都处于生物链的底层云鹰很难想象,老鼠能够做出这种事情,这个世界一定是疯了!

    狡狐阴晴不定的脸色说明,他的想法与云鹰不谋而合,不过狡狐到底经验丰富,大风大浪都是经历过的,因此没做出半秒迟疑,立刻就大声喊一句

    “快撤!”

    大家顿时如梦方醒时,从峡谷口就传来嘈杂声音,隐隐夹杂着一两声枪响和惨叫,外面放哨的几个弟兄出事了!

    疯狗立刻命令道“库克,乌拉,去看看!”

    乌拉的度在雇佣兵团最快,六条腿高运动,像一阵旋风冲出去,个荒野骑兵纷纷驱使着大脚鸟跟上去,其他佣兵则徒步向峡谷口狂奔

    云鹰心不详感觉越来越重

    这次肯定是要出大事了!

    几分钟的功夫,乌拉就重新回来,他身上多出很多伤口,个荒野骑士变成六个,库克还提着一个伤员,这个伤员腹部被完全咬烂,多半是已经伤到了内脏,最致命一个颈大动脉的破损

    “快救人!”

    几个佣兵手忙脚乱想帮忙,只是伤员大动脉被撕裂,鲜血根本止不住,喷泉一样涌出来,他非常勉强的睁开眼睛,伸出血肉模糊的手,非常无力抓住身边同伴,几乎用尽全部力气在说“外面被包围了,我不行了,不要管我,走,走……”

    如海如潮吱吱怪叫响起,是巨鼠的尖啸,数不清的巨鼠!

    每一个人都觉得被人泼一盆冷水,心最后一丝希望都浇灭!

    “这到底怎么回事?”疯狗愤吼冲过去一把就将库克揪了过来“其他人,其他人呢?”

    库克苦涩的摇摇头

    疯狗根本来不及暴怒货,最糟糕的情况就出现了

    从峡谷里钻出大量巨鼠,犹如一波潮水般蔓延过来,有一些从岩壁缝隙或地穴钻进来包抄左右和后方,从规模来看的话,最起码有五六百只!

    该死的!

    这都快可以形成一场兽潮了!

    雇佣兵实力就算非常强劲,如何对付这种规模和数量的巨鼠?

    雇佣兵想都没想就准备撤,狡狐准备把地上重伤同伴背起来,结果低头一看现,这个人不晓得什么时候已经断气了

    周围无数巨鼠就像浪潮般涌上来

    “别管了!”

    “走!”

    “走!”

    二十几个佣兵开始疯狂后退

    云鹰在跟着撤退过程,他清楚看见躺在地上的雇佣兵,被凶恶的巨鼠拖进了鼠群里,犹如一个脆弱的纸娃娃,落进一群疯狂的孩子手里,不一会儿就在四面方的争抢支离破碎了

    云鹰在黑旗营地呆了一个半月时间

    黄泉雇佣兵团里面的每一个佣兵都认识而且很熟悉了

    这个平时喜欢以捉弄他为乐的家伙,现在就在眼前死去并且被撕碎,这让云鹰心里非常不好受,他直到现在才不得不承认,虽然很不喜欢黑旗营地,但是已经融入了这个佣兵团队里

    一个同伴眼睁睁死在面前却什么都做不了

    这种感觉真是让人悲愤而又无力,

    冰凉的漆黑三棱钢管紧握!

    云鹰的双眼被血丝渐渐占据,这时一只比野狗还大的巨鼠迎面扑了过来,这变异过的巨鼠有着剃刀般锋利的爪牙,拥有很强的杀伤性,一旦被扑倒在地,后果不堪设想

    一钢管凌空敲上去

    巨鼠头破血流摔在地上

    不过,这种畜生凶残无比,虽遭到重创却不足以击退,反而更疯狂嗜血的起了攻击,这次周围又两只巨鼠,敏捷如豹,凶狠如狼,窜过来就起了围攻

    “滚开!”

    云鹰钢管左劈右砍勉强击退两只,另外一只直接偷袭扑倒云鹰背上,它用倒钩般利爪勾住皮甲,在背伤造成一条巨大伤口

    三棱钢管旋转一圈

    反手握住,狠刺背后!

    巨鼠身体被戳出几个血窟窿,不过依然顽强的不肯放手,它甚至还企图扑上来咬住云鹰的脖子这个危急的关头,乌拉六肢并用冲了过来,他一把将巨鼠扑翻在地,用血盆大口咬碎巨鼠的脑袋

    “乌拉快走!”云鹰刺死一个企图偷袭乌拉的巨鼠,那又腥又丑的血喷出来洒在脸上,他还没来得及抹一把,四面方又有更多巨鼠围过来

    砰砰砰!

    三声枪响!

    狡狐回头射了三枪

    三个巨鼠倒了下去,云鹰赶紧和乌拉跟上来

    “菜鸟们,别乱,别乱!全都跟紧点!”狡狐远距离又开枪,射杀数只躲藏在鼠群里的危险酸液鼠,“库克去探路,找个能藏身地方!”

    疯狗好像风车般挥舞着两把雪亮的砍刀,犹如绞肉机般在前面开路,不管巨鼠多么凶猛起攻击,全部都被疯狗砍瓜切菜般劈成地上一堆烂肉

    几个荒野骑士骑着大脚鸟率先突围

    库克在峡谷里转一圈,竟幸运找到一个山洞

    “有个山洞!”

    “快进山洞!”

    雇佣兵一路杀到山洞

    这个山洞空间刚好能容纳雇佣兵躲藏,若借着山洞进行防守,生存的概率将会大得多!

    雇佣兵就要进洞,四五只体型特别壮硕的巨鼠窜出来,这些该死畜生已经埋伏一小批在里面,不过这点数量对雇佣兵是构不成威胁的

    “吼!”

    疯狗就像野兽般将靠近的巨鼠全都劈得稀烂,当疯狗劈翻最后一只巨鼠的时候,从黑暗里面又跳出来了一只,疯狗条件反射般就要挥刀去砍

    狡狐远远地看见这只巨鼠,眼睛顿时瞪大,大声的吼道“爆炸鼠!快闪!”

    这只老鼠体型比普通巨鼠小,毛皮都是火红色的,若在正常光线之下,肯定非常鲜艳醒目这与酸液鼠一样,是一种特异变种老鼠,它的体型不太大,其实体内蕴含很强的爆炸物,若是生了爆炸,非但疯狗和周围几个雇佣兵都在劫难逃,这个山洞也会被炸塌掉的

    没有了山洞庇护

    雇佣兵必死无疑!

    无穷无尽鼠潮将吞噬一切!

    完了,完了,已经来不及了!

    这个千钧一时刻,有一道敏捷无比黑影窜出来,他以惊人度和弹跳力跃起,用嘴巴凌空咬住爆炸鼠,六条腿落地瞬间像马达般高运作,瞬间冲到洞穴之外

    云鹰大喊“危险!回来!”

    乌拉摆动硕大脑袋把爆炸鼠抛出,这一只火红色毛皮老鼠刚刚抛出不到两米,骤然轰的一声,犹如平地轰雷,大量火和光释放了出来,犹如手榴弹爆炸产生的威力,地面给炸出一个小坑

    乌拉被炸得飞出去,躺在地上,六只抽搐,却没能爬起来,他显然受到严重的重创,几只巨鼠立刻过来围住了他,乌拉遭受到啃咬,挣扎着哀嚎却无法反抗

    “乌拉!”云鹰双眼彻底被血红占据

    库克急忙想拽住他“不要冲动!”

    云鹰力气大的出奇,库克都拽不住他,云鹰像疯子一样歇斯底里冲出去,钢管扫飞四五只要袭击乌拉的巨鼠,他身上被巨鼠利爪造成好几道巨大伤口,十几只巨鼠已经把他和乌拉一起围住了了

    狡狐双手枪焰不断连续绽放,周围巨鼠一只只倒地,不过很快又有更多巨鼠围上来,有枪的用枪,有弓的用弓,雇佣兵重重掩护之下云鹰总算冒着一身伤口把乌拉拖回来了

    狡狐愤怒对云鹰吼道“你疯了?要不要命了!”

    云鹰抬瞪着他争辩道“我必须救乌拉!”

    哪怕是狡狐与云鹰对视一瞬间,他也被对方的眼神给震慑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疯狗,你们挡住洞口,其他人快来帮忙!”

    大家手忙脚乱把乌拉抬进去检查伤势

    众人心里一沉

    伤得太重了!

    乌拉头部都被炸得严重受损,半边脸都已经没有了,甚至能看得到颅骨,一只眼睛都被炸烂了,两条腿被炸断,拼命喘粗气,已经不行了

    乌拉被佣兵团从小养到大

    因为是一个高度变异人,其行为方式与野兽没有区别,可虽然平日被当做看家护院的猛犬而已,但是他确实已经是这个团体不可分割的一份子了

    没错

    乌拉高度变异丑陋不堪,凶猛残暴,以人肉为食,可遇到危险的时候,乌拉却不顾自身安危,正是因为他的挺身而出,换来雇佣兵一线生机

    他是一只野兽却又强过这个时代大多数人!

    云鹰不知道该怎么帮助乌拉“你一定要撑住,药呢,拿药来啊!乌拉需要治疗!”

    雇佣兵无声叹息,全都退到旁边

    乌拉睁开一只眼睛,出几声低低悲鸣

    这时狡狐走到云鹰的身边,抽出一把匕递给他

    云鹰难以置信看了看乌拉又看了看狡狐“什么意思?你们什么意思?”

    “乌拉现在很痛苦”狡狐一张胖脸充满悲痛,“他把你当做朋友,所以选择让你送他最后一程”

    送他一程?

    云鹰呆呆的接过匕,他看着虚弱的乌拉,乌拉睁着一只眼睛看着他,从他的目光里流露出痛苦和不舍

    “乌拉想活着,不过他已经活不成了,荒野任何地方都无法治愈这么重的伤,何况就算真有奇迹出现,他也将面临永远残废,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狡狐一脸郑重的对云鹰说“你是是一个战士,不要辜负战友的信任,这是乌拉最后心愿,不要让他看不起你!”

    乌拉已经没救了

    云鹰知道却无法接受

    现在变异人强悍生命力反而变成延长痛苦的诅咒,解除痛苦是作为同伴所能做的最后事情

    可乌拉救过他的命啊!

    云鹰怎么下的去手?

    狡狐低沉声音响起“你是在荒野里成长,所以应该直面坦然面对生死,这每一个荒野人人必须的经历和考验这个是非颠倒的年代,活着不一定是幸运,死亡未必不是解脱,你能听懂我的话么?不要浪费时间了,乌拉现在很痛苦!”

    云鹰沉默几秒钟,复杂而激烈心里斗争与挣扎,全部都在这个时间里进行

    他不知道对还是错,但是不得不做出选择

    云鹰还是缓缓举起匕,嘴里低声呢喃道

    “乌拉,永别了“

    ”下辈子,不要再生在荒野了”

    乌拉在最后时刻,他又睁开眼睛,看一眼熟悉的人,目光里充满了感激和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