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三十五章 还差一点点

《陨神记》 第三十五章 还差一点点

    蝰蛇制造的镜像水晶,是媲美沙之书、天圣神衣,天灭审判的史诗神器,它能复制任何等级低于本身的神器,同时也能制造出镜像人。

    云鹰忍不住感叹:这对父子果然都是怪物呢!

    蝰蛇提着光剑缓缓走过来,一根根追命箭则停在半空在精神操控中蓄势待发,每个箭头都开始亮起光芒,箭身犹如驱魔棍发动一般高速的旋转起来积蓄能量。

    这是准备将追命箭里的力量,全部在一次性攻击中释放出来,从而达到最大的杀伤效果。

    蝰蛇本尊的眼神依然是那么古井无波,一切都好像已经胜券在握,毕竟云鹰相对他来说,还是太年轻太稚嫩了一点。

    “那种爆发力应该只能使用一次吧。”蝰蛇盯着云鹰问:“我很好奇你准备怎么抵挡接下来的进攻?”

    云鹰经过短暂惊骇以后,立刻就开始冷静下来,他始终是不信邪的,还就真没见过无懈可击的神器,一般来说神器越是厉害消耗也就越大。

    无论镜像水晶多么变化多端。

    其持有者的能量一定是守恒的。

    因此蝰蛇使用镜像水晶维持这么多镜像本身,就是一个极消耗精神的过程,何况同时使用这么多件神器,如果换成一个普通的高阶猎魔师,恐怕现在已经累到用驱魔棍的力气都没有了。

    蝰蛇就算修为不输银月,也无法负荷这样的战斗。

    他没有天圣神衣这种不断供应力量的神器,现在应该已经消耗大半,如此高强度的战斗又能持续多久呢?至于把剩余的精神一分为四,虽然看起来气势汹汹颇有噱头,但是实际上多半外强中干,镜像蝰蛇能维持攻击几次?

    几分钟以后,所有镜像多半会像泡沫一样自行崩溃。

    另外,镜像水晶是有限制的,其实仔细分辨,云鹰不难发现,每一个镜像与镜像水晶都有联系,正是镜像水晶在源源不断输送力量,这些镜像才能够维持稳定。

    换句话来说。

    所制造镜像数量越多就越不稳定。

    镜像离开的距离越远,所维持需消耗的精神就越大。

    云鹰摇着头无不惋惜:“蝰蛇老板果然不凡,难怪有本事做出这一系列事情来,可惜,可惜了。其实以你的能耐,本来无论干什么都能出人头地,可偏偏要选择一条最难走的路。”

    这不完全是在拖延时间。

    云鹰很少会佩服谁,现在面对立场不同的蝰蛇,心里倒是产生几分敬佩之一,他的实力,他的深沉,他所做的事情,抛开立场不谈,无不是值得佩服的。这种男人迟早会成为不输给他父亲红一的强者。

    当然。

    前提是不陨落。

    天才易早,比如焚婉。

    蝰蛇淡淡地说:“其实我羡慕你,生的自由,死的自由,索性所欲,了无牵挂,只是从一个男人角度来讲,你却是不合格的。”

    云鹰现在是能拖一秒是一秒,所以露出饶有兴致的样子:“怎么说?”

    蝰蛇上前一步,步伐铿锵有力,如山临盆,一股强大气势弥漫开来:“每个男人一生中,总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舞台,哪怕是必死的角斗场,也应该义无反顾走上去,浴血奋战,永不后退,就算死在这条路上,最起码也死而无怨。”

    云鹰说道:“你有没有想过,你所做的根本徒劳无功。”

    “小的时候,我觉得蜉蝣撼大树的故事十分可笑,可随着后来年龄增长,我渐渐开始改变看法,就觉得一点都不可笑而是可敬。每个时代都有英雄,只是我更愿意以敬畏的眼光去瞻仰英雄路上的累累白骨,正是这些默默无名的白骨铺垫出足以托起英雄的伟大高度,正是这些在历史连姓名都没有留下的牺牲者托起民族的脊梁。”

    蝰蛇说话间又踏出一步。

    他的气势越来越强了。

    无畏,坚毅。

    一往无前!

    “你或许觉得我们的行为十分可笑,你或许觉得我们就像那微不足道的蜉蝣,居然痴心妄想的想要撼动大树,但我愿意做那愚蠢的憾树蜉蝣,也愿意成为英雄脚下枯骨的一具!我或许会失败,但是会有人踩着我的尸骨走向更远的地方!”

    两人短暂而诡异的对峙。

    云鹰是佩服蝰蛇的,蝰蛇也是欣赏云鹰,奈何两人注定要成为对手和敌人。

    蝰蛇抬起一只手:“我的事没做完,我不能倒下,请你去死吧!”

    四个蝰蛇同时射出一道光束。

    十几支追命箭总算要爆发了。

    “真抱歉。”云鹰以敏锐无比的感应能力,一瞬间就预判出四道光束轨迹,竟然纵身一跃以难以置信的角度,从光线交织的网络里穿梭过去,两把剑就要挥动起来,“我也不想死。”

    耳畔响起刺耳的尖啸!

    那些追命箭终于再次开始发起攻击了。

    一支追命箭以数倍音速呼啸而至,云鹰右手银蛇劈过去,砍在追命箭之上,让云鹰感觉到一股大力传来,整个手臂都变得酸麻起来,追命箭偏离原来的轨迹,瞬间贯穿粉碎几根石柱,最终轰隆一声将岩壁炸出大窟窿来。

    好可怕的力量!

    简直不逊色大口径榴弹炮了!

    蝰蛇没有半点手下留情的心情,其余追命箭纷纷凝聚出最强的力量,他们不仅仅瞄准云鹰,更瞄准了弱小的纱木旻。

    云鹰面对这种攻击都觉得够呛!纱木旻哪里躲得开?

    这个时候,四个蝰蛇同时开始活动,四把圣光十字剑同时出击,四道绚丽夺目的剑光,从呼啸追命箭间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覆盖过去,正在与追命箭共同凝成一张严丝合缝的大网。

    此网天衣无缝!

    云鹰插翅难飞!

    云鹰本打算以放风筝的打法,最大限度拉开距离以增加蝰蛇消耗,现在看来这种方式是行不通的镜像水晶会跟随蝰蛇的移动而移动,所以始终维持所有镜像的稳定,现在又已经被狂风骤雨的攻击给包围。

    云鹰像暴风雨中间一叶扁舟。

    他就快要彻底被狂风巨浪给彻底吞没了。

    树谷大长老目睹蝰蛇与云鹰的战斗,这两个人惊人的战斗力,自然给他造成深深的震撼,同时目光也变得异常炙热起来,虽然早就听说神域里面的猎魔师有着不可思议的能力,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强到这种地步。

    树谷被封闭太久了。

    树谷已经完全跟不上时代了吗?

    幸亏牧神遗留大量的遗产,栖龙是这帮猎魔师的克星,几百上千的栖龙足以死守树谷,哪怕是神域也休想攻破这个地方。

    差一点点。

    只差一点就能解开封印。

    牧神最重要的遗产就要出世了。

    大长老相信只要获得这件东西,那么就可以真正的力量,他就可以带领树谷所有人走向自由,甚至可以把树谷里的战士,也培养成为神域猎魔师那样的强者。

    纱木旻带来的这个年轻人明显不是蝰蛇的对手。

    现在已经是死路一条!

    纱木旻感觉到两支追命箭已经锁定了他,一股强风好像刀子般迎面割来,其中更是夹杂着碎石,让粉嫩肌肤顿时受伤多处,一种死亡的气息,让她感到遍体冰凉,一片苦涩与绝望。

    她已经很努力想要拯救树谷了。

    她也尝试过努力做好这个族长。

    可是为什么只能成为一个累赘?

    云鹰已经到千钧一发的关头,纱木旻眼见就快被追命箭轰碎,一种强烈的不甘感,从纱木旻的心中涌起来。

    从腰间抽出圣笛。

    纱木旻发出最后的抗争,那是一道悠扬的笛音,只是并非以声波方式传播,而是从每个人心里响起来的声音,一股强大的精神冲击波,瞬间席卷四面八方。

    所有追命箭像是受到干扰。

    全部微微停滞了一下。

    竟然全都停止攻击。

    蝰蛇感应到突然冒出来的冲击,他立刻就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因为他发现所有追命箭与他的联系都被中断。

    霎时间,本用以封杀云鹰的巨网,立刻就因此而出现多处破绽,云鹰避开呼啸而过的剑光以后,终于完成的力量的凝聚,一个瞬间移动跳到几十米外。

    他抬头看一眼。

    所有的追命箭都停在半空了。

    纱木旻居然以圣笛控制住这些神器,这种效果就是连纱木旻自己都没有想到,她拿到圣笛并且掌握圣笛以后,只知道圣笛能释放出一种精神波,用来操控没有智慧的生物体。

    她万万没有想到。

    这种精神波能割断追命箭这样远程神器与使用者的联系,最后甚至直接剥夺其控制能力。圣笛也是一件史诗级的神器,这件装备的能力,自然不会那么单一的。

    这时云鹰一声大喊:“打破他的镜子!”

    纱木旻顿时领悟,她赶紧吹响圣笛,追命箭同时激射而出,蝰蛇想要阻止,却被云鹰一剑阻拦。

    其他三个蝰蛇提起剑就要劈向云鹰。

    十几支追命箭同时轰击水晶镜面。

    云鹰眼看就要被三把光剑给分尸的时候,十几件神器同时释放最大力量,瞬间将那块镜面给轰的四分五裂,光剑之刃就在云鹰眼前几寸的地方消失,所消失的不仅仅是光剑,三个镜像人也全部消失不见了。

    镜像被破了!

    蝰蛇大怒!

    他抬起手对纱木旻射出一道死亡的光芒,纱木旻胸口被光线贯穿而过,整个身体像一张纸般高高抛飞起来,重重地摔在好几米外的地方,她的身上出现一个拳头大小的贯穿伤,其中骨骼和组织都被超强的能量给灼焦了。

    “你这个混蛋!”

    云鹰怒吼着冲过来,一道银色剑光划过。

    蝰蛇左手直接被砍断,鲜血顿时从里面喷洒出来,一脚踢在蝰蛇的胸口,蝰蛇胸膛被踹的凹陷下去几寸,肋骨断裂插进肺里,口鼻同时喷出学来,仰面向后面重重地摔倒在地。

    这一幕让大长老露出惊色。

    他抬头看一眼祭坛,水晶基本融化殆尽,一个人影在里面越发清晰起来,还差一点,还差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