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三十六章 陨落

《陨神记》 第三十六章 陨落

    纱木旻被一个触目惊心的伤口贯穿了。

    这个伤口足足有一个拳头大,周围组织纷纷已碳化,几乎不可能再生了,哪怕铃铛也没有办法修复。

    纱木旻精灵般清秀美丽面孔流露出痛苦的表情,两只眼睛死死看见云鹰,立刻一只手抓住云鹰的手,以微弱而沙哑声音问:“我要死了么……”

    云鹰很想说放心吧,这是小伤死不了之类的屁话。

    只是话到嘴边就被咽回去,怕是连自己都没法相信。

    纱木旻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呢?这种伤别说是身体进化程度并不高的纱木旻。哪怕是放在云鹰身上都必死无疑啊!

    云鹰能感到生命以惊人速度在其体内流失,他扶起纱木旻,握住她的手说,“别害怕,忍一忍,很快会过去,没有什么大不了。”

    纱木旻露出落寞而又悲伤的表情。

    两滴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下来。

    纱木旻无比虚弱楠楠说:“我是不是……特别的没用?”

    云鹰握紧拳头说:“这次如果不是你出手,我已经被蝰蛇给干掉了,你救了我一命,你怎么会没用?没用的是我!”

    纱木旻目光变得稍许欣慰。

    她觉得自己一直都是个累赘,总算是在最后时刻发挥点作用。

    纱木旻的时间可能已经不多,云鹰本以为纱木旻会交代树谷的事情,如果纱木旻让云鹰帮他处理树谷的事,云鹰肯定是不会推辞的,谁知道在这个时刻,纱木旻突然说了一句。

    “让我再看一看你的脸好吗?”

    云鹰把面具缓缓的拿下来,一张年轻而又清秀的面孔出现在纱木旻面前。纱木旻盯着这张熟悉的脸,他脸上再没有平时嬉笑与轻佻,只有严肃与凝重以及一丝愧疚。

    这才是真实的云鹰啊。

    纱木旻从漆黑眸子里流露出一种悲伤痛苦的情绪,她仿佛如释重负的长长呼出一口气,非常艰难且又自嘲的一字一顿说:“这一个月虽然吃很多苦,却给我留下很多珍贵的回忆……我们是朋友吗?”

    “废话!我们一直都是!”

    云鹰喜欢与纱木旻吵架拌嘴,犹如两个天生合不来的冤家,但是这并非是因为讨厌这个女孩,恰恰相反是对纱木旻是有所好感,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表现。

    云鹰遇到过很多优秀的女人,知识渊博的彼岸花,美丽坚毅的惜云银月,简单平凡的露莎,仗义豪情的北辰曦,她们每个都有着独特的魅力。

    可彼岸花太复杂,惜云银月太高贵冷艳。

    露莎被云鹰当成妹妹,北辰曦则被当成兄弟。

    纱木旻是一个不曾被藏污纳垢世界污染过的精灵。

    她多愁善感,她善良单纯,她恪尽职责,她与所有人都是不一样的,她对财富权利与力量没有追求,最大心愿就是为树谷安宁,为族人能好好生活。

    这本该是一个无忧无虑生活在林间的精灵。

    为什么命运命运推动着卷进这场争端里去来呢?

    纱木旻表情平静,而且充满安详,没有太多不舍,没有什么遗憾,她在最后时刻想明白,其实自己一点都不讨厌云鹰。

    她隐约看见了光亮,犹如见到有人影向他走来,那是已经死去的父亲、母亲、小长老荆棘,他们面带微笑,正在想她招手。

    云鹰抱着渐渐陷进弥留少女,轻轻地叫了一句:“纱木旻,对不起。”

    “云鹰,我要走了……你要像以前一样,自由的活下去!”

    少女带着一丝萌芽的悸动。

    她缓缓地闭上眼睛。

    今年仅仅十七岁。

    这个时候,整个空间剧烈抖动,祭坛有什么东西在缓缓苏醒,是一种亘古就已经存在的强大意志,威严,伟大,神圣,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

    纱木旻已死?最大障碍就彻底消除了!

    树谷大长老紧张的注视着水晶封印。

    那尚未完全溶解的水晶上面,突然间出现一道道裂痕,每一道裂痕里面都透射出光亮,犹如有什么东西主动冲击封印,好像迫不及待的想从里面出来一样。

    牧神的封印就要被打开了吗?

    大长老露出狂热而振奋之色。

    这个同时又感觉到一阵发自灵魂的颤抖。

    从牧神封印里面流露出来的气息,竟让他感到一种异常强大的压力。

    云鹰小心翼翼把纱木旻放下来,少女好像仅仅只是睡着,他生怕会打搅到对方睡眠一样。

    他从地上站起来。

    面具又回到脸上。

    那是一个无悲无喜的鬼脸面具,只是面具下面一双眼睛充满血丝,这一刻有野兽在胸腔肆意冲撞,那种冥冥中呼唤越来越强烈了。

    一种可怕的破坏欲充满大脑。

    让他想摧毁这里所有的一切。

    蝰蛇也重新站起来,他看一眼纱木旻说:“我不想杀她,但她必须死。”

    两个人忘记环境忘记时间,相隔百米左右的距离在对视,哪怕相距这么远,他们都能清楚看清对方的眼神,那是一种歇斯底里绝不后退的杀意!

    好了。

    双方都没后退的理由。

    他们命中注定在这里相遇,他们命中注定有一场宿命的生死之战,他们命中注定只能活下来一个!

    云鹰紧紧盯着蝰蛇说,两只眼睛燃烧着猩红火焰:“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蝰蛇没有被激怒,犹如是在跟朋友聊着再寻常不过的话题,所以很是心平气和的说:“如果我死了,请把我的遗物,带给阿莎和幽灵,她们都是苦命的人。”

    云鹰点点头:“可以。”

    蝰蛇问:“那么你的遗言呢?”

    云鹰想了想说:“我死了,不要埋葬,不要立碑,请找一个高山悬崖,让我的骨灰随风撒进荒野里吧。”

    蝰蛇的眼睛微微明亮几分。

    落叶归根,终是如此。

    这个小子连死都要享受风的自由么?这个男人确实是值得敬佩的!

    “好!”

    两人说完了。

    蝰蛇伤势非常严重,左臂被斩断大量肋骨断裂脏器受损,最重要的是精神基本耗尽,现在局势分明对他非常不利。

    虽说如此。

    毫不在意。

    那张仿佛大理石雕刻出来的脸上,只有一种平静稳重的淡然笑容,一枚晶莹剔透的水晶握在手里:“我们一击决定胜负!”

    云鹰的眼神就好像是极其克制的野兽。

    他的直觉一向敏锐的像野兽,蝰蛇眼睛里找不到丝毫退缩。

    这个站在对面的男人,此时此刻也是一只野兽,野兽没有走到绝境,只是受伤了而已,受伤的野兽,往往更危险。

    “就这样吧!”

    云鹰将空间怪石扯下来握在手里。

    蝰蛇嘴里不断流出血,染红大半边身体,内伤可见十分严重,他却对此丝毫不在乎,右手握紧镜像水晶。

    这件珍贵而强大的神器表面开始出现细细的裂痕。

    让人乍看就好像是快要被猛烈的力量捏碎一样,从这块水晶里面释放出能量,正在被蝰蛇的身体迅速吸收,他的力量以惊人的速度急速恢复起来。

    真没想到打到这种地步了。

    蝰蛇居然依然留有底牌没用!

    镜像水晶里的能量,是一种镜像化的精神。

    这种精神力从神器里面抽取出来,虽然能够快速恢复蝰蛇的消耗,可是却会对神器带来非常巨大的伤害,所以水晶上面冒出大量裂痕。

    蝰蛇一旦恢复精神。

    云鹰还有胜算可言吗?

    云鹰这次彻底豁出去,紧紧地握着空间石,全身肌肉仿佛紧绷到极致的弓弦,突然间向着蝰蛇快速射过去。

    蝰蛇的镜像水晶已经被裂痕给充满了。

    他发出一声宛如平地惊雷的怒喝。

    光剑再次在手中出现!

    耀眼的光芒充满整个天地,犹如银河倒倾,天为之崩,地为之裂,日月为之黯然!

    云鹰没有被这声势吓倒,他知道在这种时候,有任何一丝一毫迟疑,他都将必败无疑,所以将全身心都投入到这一击中。

    愤怒、悲伤、痛苦。

    各种情绪都在心中凝聚。

    云鹰绝不想死在这里,正如蝰蛇所说的一样,他就算要死,也要死在属于自己的舞台上,而不是默默无闻的死在这里。

    “开!”

    云鹰发出一声怒吼。

    那银色光芒化作闪电,从衣袖里钻出来,与巨大光刃接触,瞬间就把光刃给切开数米,蝰蛇凝聚全力一击,实在是太强大了,光凭这种力量还不够。

    云鹰不管不顾继续向前。

    他脑海里出现老家伙的身影,他脑海里出现四年来经历一切,他还没有在这个世界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与方向,所以绝对不能在这里倒下。

    空间石骤然绽放出耀眼的光辉。

    云鹰似乎找到当初对付沙帝时的那种感觉,一股强大无匹的蓬勃力量,瞬间就充满云鹰全盛。

    银色闪电本来就快要枯竭了。

    此刻绽放出耀眼无比的光芒。

    银光一闪而出,十几米的光剑,全部爆炸碎裂开来,犹如漫天飞舞的萤火虫,那银色的蛟龙快速掠过中间,所向无敌,势如破竹。

    蝰蛇被银光贯穿。

    整个身体炸开一般。

    无数血肉碎片向外面喷洒。

    这一瞬间感觉自己好像飞起,大脑一片空白,他在最后的时刻,所想到的不是自己输了,更不是对死亡的恐惧。

    从脑海里浮现的是一副泛旧的画面,那是小时候一家人团聚时的样子,星光,绝尘、朗逸,活泼的银月堂妹,交谈欢笑,其乐融融……这个景象在脑海尘封多年了。

    小银月眨着一双美丽的眼睛看着他,“风回哥哥,天天练习好累呀,你能陪我玩会儿秋千吗?”

    “好呀,我们走。”

    蝰蛇露出温暖微笑。

    那个英俊温和的大哥哥风回,伸出温暖的手,牵住小银月,两人在醉人的夕阳里渐行渐远。

    他,天云神域最杰出的天才之一,惜云朗逸的独身子惜云风回,审判者教会的最高级成员之一,曾以一己之力拉开荒野与神域大战序幕。

    蝰蛇死于神域远征军新任神鹰指挥使之手。

    从此世界上再没有这个男人。

    终年二十六岁。

    (陨神记公众号:yunshenji半醉游子公众号:bzyz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