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三十七章 牧神降临

《陨神记》 第三十七章 牧神降临

    云鹰脚底没有一块完整的血肉,他弯腰捡起一块布满裂痕的水晶,依然滴淌着温热的血液,这是蝰蛇留下来的唯一遗物。

    这是一件强大无比的神器!

    云鹰没有作为战利品拿走的打算。

    蝰蛇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云鹰尽管对蝰蛇喜欢不起来,但还是决定做一次遵守诺言的男人。

    十几个红衣教士彻底坐不住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蝰蛇会死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手里。

    “这个畜生!”

    “他杀了蝰蛇!”

    红衣教士们都暴怒,哪里还会管什么封印?蝰蛇在他们的眼里跟英雄没有什么区别,他不仅仅是红一的儿子,更是促成荒野联盟的最大功臣。

    蝰蛇眼睁睁被杀死。

    这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他们能不愤怒,能不歇斯底里吗?

    大长老脸色大变,祭坛顶部满布光芒的封印,只差一点点眼看就要破开了。

    这么多天辛苦,现在成功近在咫尺,居然停止了下来,难道最后功亏一篑吗?只是蝰蛇一死以后,他根本管不了这些人。

    云鹰皱起眉。

    十几个红衣教士虽说实力一般,但是以云鹰现在的状态,恐怕还真不那么容易对付,正当十几个红衣教士准备发起进攻的时候。

    空间剧烈震动了起来。

    人们耳边都响起了爆裂的炸响。

    那个放在祭坛上面的悬浮水晶,突然被一股由内而外的力量给冲开,无数碎片好像雨点般不断向四面八方洒出来。

    云鹰在一瞬间撇见祭坛上的东西。

    那封印在里面的东西,竟然一套漆黑的盔甲。

    这倒不是人类风格的盔甲,而是一种类似强殖盔甲的东西。

    何为强植盔甲?那是一种传说中直接与人肉体相连接的战甲。

    这种盔甲一旦穿上,就与身体彻底融合,从此变成身体一部分了。

    光。

    强烈的光。

    整个空间都被光芒充满。

    有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降临在天地间!

    这回不要说是云鹰,哪怕普通人都能感觉到精神波动,正有一股强大无比的精神在空间释放,最终又全部聚集在变成一个光芒万丈的人影。

    “终于……醒了。”

    光人低声说一句话。

    每个人都感觉精神在站立。

    光人伸出手对着地上一具遗体,犹如受到能量的牵引,这具遗体缓缓飘起来。

    向前一步。

    光人直接走过去。

    最终融进躯体之中。

    这个过程又爆发出一股极强的力量,其他人在猝不及防中被猛烈冲击波给掀飞了。云鹰目不转睛看着刚刚发生的一切,他可以确定刚刚走出来的光人,其实就是一个强大到超乎想象的生命。

    莫非就是千年前的牧神?

    这却不是最让云鹰吃惊的。

    云鹰最震惊的地方是,光人选择的躯体是刚刚死去的纱木旻,当光人与纱木旻的身体结合在一起以后,纱木旻整个人就被光辉给笼罩在里面,犹如一个光芒万丈的蚕茧,正在发生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变化。

    这个过程持续十几秒钟。

    最终一双纤纤玉足飘然落地。

    那个本来永久闭上眼睛的绿衣少女,全身都笼罩在神圣的光辉中,当重新的睁开双目,清澈干净的双眼,已完全发生变化。

    一双眸子直接绽放出光芒。

    犹如两个炙热的小型灯泡。

    从中透出一种至高无上的威严,犹如主宰着天地万物的帝王,让人有一种不可忤逆的权威。

    这脸依然是少女美丽的脸。

    天真纯洁与单纯荡然无存。

    这个少女表现出来的是一种历经沧桑的老成,她喃喃自语起来:“无寂老鬼没有骗我。”

    纱木旻所受到的贯穿伤完完全全的愈合了。

    云鹰看过去的时候,半点疤痕都没有留下,光滑肌肤好像凝脂白玉打造而成,还会散发出莹莹的光芒,让人有一种不真切的虚幻感。

    除非是具有极强再生能力的超级变异人,否则以正常人类的恢复能力,几乎不可能自行修复这种伤口!

    最重要的是。

    纱木旻已被蝰蛇杀死。

    一个死人怎么会活过来?

    纱木旻瞳孔光芒渐渐收敛了,周身覆盖的神辉也渐渐消散,她变成更平常没有什么两样,首先就向云鹰看过来,更准确的说是看向云鹰的空间之石。

    好陌生的眼神。

    这具躯体里的不再是纱木旻了。

    她是一个从来不认识,却强大的可怕的存在!

    红衣教士都面面相觑起来,谁都没有遇见过这么诡异的情况,所以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撤!”

    其中一个为首者发出命令。

    红衣教士刚准备逃走,四周地面就统统碎开了。

    无数藤蔓仿佛大量游蛇般钻出来,红衣教士连抵抗的机会都没有,瞬间就被淹没在其中,无数藤蔓都刺进他们的身体里,所有人都在惨嚎中被这些藤蔓吸成干尸。

    纱木旻好像清理苍蝇般清理这些家伙,她随后就转身向祭坛方向飘身过去,树谷大长老目瞪口呆看着走过来的纱木旻,突然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用颤抖的声音说:“牧……牧神!”

    纱木旻挥出一道手刀。

    树谷大长老头颅直接滚落在地上。

    他临死时,双眼圆瞪,满脸不敢置信。

    纱木旻轻描淡写杀光在场的所有人,最终把目光落在云鹰的身上,“你就是被选中的继承者?”

    云鹰直勾勾看着突然间拥有不可思议力量的纱木旻,“你到底是谁?”

    “神王之下,六大主神之一,我以前的名字叫牧灵,拥有支配森林与草原的能力,所以被凡人成为牧神。当然,我现在的名字叫纱木旻,只是树神谷的新任族长。”纱木旻一张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突然间露出一种不耐烦的感觉,手指轻轻地动了动,正在压抑着什么,“现在拿着属于你的东西,趁我没有做决定杀你之前,离开这里。”

    云鹰完全懵懂:“你在说什么?”

    纱木旻皱眉:“这套魔王盔甲,我已经守护整整千年,我完成自己的诺言,现在是该交给传承者了。”

    魔王盔甲?传承者!

    云鹰看着悬浮在祭坛上面的狰狞盔甲,他突然间发现这套盔甲的样子,竟然与苍冥外形有那么点相似,难道这玩意儿竟然是魔族之物?

    魔王?那不应该是与神王对立的魔族最高领袖吗?

    云鹰终于明白怪石以前的主人是谁了。

    他就是千年前战败的魔王!

    云鹰所获得的力量。

    是魔王的传承!

    纱木旻见云鹰脸上表情阴晴不定,她就已经看出一些端倪,“你该不会对这些完全不知道吧?”

    云鹰点点头:“我获得这块石头只是偶然而已,我根本不知道其中的力量到底属于谁。”

    “不可能啊,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纱木旻皱着眉仔细思索起来,只是大概沉睡千年的关系,她发现自己出现很多记忆空缺,所以一时间也没有思绪,最终只能摆了摆手说:“我不管你们魔族出了什么事,赶紧把这个东西拿走吧,它本就不该属于这里。”

    云鹰以前完全不知道自己获得的是什么传承。

    现在晓得原来是战败的魔王传承,他就不得不小心警惕起来了。

    云鹰见过的魔族就只有苍冥,苍冥的力量足以同时对付十几个高阶猎魔师,他在魔族里面也不是什么长老之类的人物,即使如此都强大到这种地步,那么魔王是何等的存在呢?!

    云鹰简直不敢想象:“我穿上这套盔甲会怎么样?”

    纱木旻淡淡地说:“你将获得魔王全部的传承,从此以后将成为新一任的魔王,你将有命令群魔的权利。当然,新一代的魔王诞生,神山不可能坐视不管的。”

    这句话本身蕴含的信息量就已经很惊人了。

    云鹰接受魔王的传承以后,难道就会变成新一代的魔王?

    这种事情是云鹰以前想都没想过的,他的眼里魔族是何等神秘的存在,他就是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跟魔这种东西扯上这种关系。

    其次,这些话,从纱木旻口里说出来太奇怪。

    这个纱木旻是神族啊,她怎么会守护魔王的盔甲,又怎么会眼睁睁看着魔王诞生?这完全颠覆云鹰的认知!

    云鹰使劲摇摇头:“我不可以穿这个盔甲!”

    纱木旻眼睛又开始亮起光:“魔王的力量对你没有诱惑力?”

    云鹰只想说诱惑个屁,惊吓还差不多,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讨生活的家伙,这辈子能成为猎魔大师那样的存在就已经是顶天了。现在突然有人跳出来跟他说,他只要穿上这套盔甲就秒变魔王。

    这种事情让人怎么接受得了?

    这就好比一个乞丐在街头流浪,突然路过一座皇宫的时候,有人跑出来就把他往皇宫里拽,说他才是这座皇宫的主人。

    云鹰说:“我根本就不知道魔王传承这回事,我跟魔族一点屁关系都没有,这件盔甲我不穿!”

    纱木旻狐疑打量云鹰半天。

    魔族找一个人类来当王?

    这听起来好像不合常理!

    纱木旻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既然这个人类拒绝成为魔王,她也懒得管,反正这是魔族的事情,魔族有没有王,光她屁事!

    云鹰犹豫好一会儿问:“纱木旻,我是说原本的纱木旻……她还在吗?”

    从远处又传来一阵剧烈震动声。

    云鹰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老酒鬼和金白他们都在陷入苦战,现在都这么久过去了,他们也应该结束战斗了吧。

    (陨神记公众号:yunshenji半醉游子公众号:bzyz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