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三十八章 信仰的力量

《陨神记》 第三十八章 信仰的力量

    云鹰与蝰蛇交手时,其他两头战斗,同样已经打响了。

    阴罗本来打算以丝线封锁树神侍的前进,谁曾想布置尚未完全完成的时候,树神侍居然发动召唤的技能。

    霎时间,无数木脸藤蔓怪,犹如源源不断生长出来的树叶,从左右上下的言毕里长了出来。

    太诡异了。

    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能力。

    这些东西都是独立的自由个体,整体看似像藤蔓编织成的怪人,没有脖子,头体相连,脸部是一个木面具般的面孔,狰狞邪恶,让人发毛,犹如是某种成精的妖邪。

    木脸藤蔓怪开始集体进攻了。

    它们走路时,一步一缓,虽然行动速度比较缓慢,但是个个力大无穷,一双手臂如锤能把岩石捣碎,足以将人身上任何部位的骨头给敲断。

    最重要的是数量太多了。

    它们在不断增加,简直无穷无尽。

    木脸藤蔓怪攻击方式不仅仅是单纯的捶打,每个藤蔓怪都拥有远程攻击的能力,它们能把锋利藤蔓像箭一样射出去,又或者用长满毒荆棘的藤蔓当成鞭子套住敌人。

    “快退!”

    灵月云激发暴雨飞花,瞬间爆发百上千上前,瞬间淹没眼前空间,每一道花瓣都具有子弹般的威力,怪物被打得身体碎片四溅。

    木脸藤蔓怪不是正常的生物。

    因此它们没有半点恐惧的感觉。

    哪怕被打得支离破碎,哪怕快要被射成筛子,它们依然迈着机械的步伐继续前进,即使偶尔有几个倒下,从后面又很快有新的补充过来。

    前赴后继。

    无休无止。

    其中一个木脸怪陡然挥手,从胳膊射出一根树藤,其速犹如弩箭一般,竟摩擦空气发出破空,众人连忙互相躲避。

    噗一声。

    树藤刺进岩壁。

    大家近距离观察发现树藤表面都是倒刺,从颜色来看多半有强烈的毒性,这要是被刺在身上,多半是会吃不了兜着走。

    树神侍已经越来越近了。

    阴罗在这种情况之下根本没法完成布置,最终所有人都是死路一条的下场。可木脸藤蔓怪依然在增多,僵直着身体,蹒跚的步伐,毒藤连续抛射,犹如一台台不断设计的机弩。

    灵月云说:“我们挡不住,撤吧!”

    “不能撤!”屠夫凶悍的双目圆瞪起来,他为灵月云提出这样的建议而感到愤怒:“猎魔师宁可战死也不能放弃任务!”

    灵月云脸色很难看。

    她真想说去他妈的任务,只是灵月云也清楚,现在根本无处可逃,无非是早死晚死的问题。

    木脸怪数量越来越多。

    这些东西并不是生物,所以身体里面没有器官,这也就意味着没有弱点,所以想杀光它们谈何容易?反倒是这些家伙即能近战也能远距离攻击,光凭这些人不可能挡得住。

    “诸神赐我力量!”

    屠夫喉咙里涌起咆哮,右手挥舞锻锤砸出,千钧锤骤然射出,黑色铁链哗啦啦作响,骤然间越过十几米空中,迎面击中一个木脸人。

    那面具一样的脸被砸得稀巴烂!

    木脸破碎以后,从体内冒出一股气息,那本来藤蔓编织身体,骤然失去某种支撑,全部散落开掉在了地上,从而变成彻底不会动的藤蔓。

    众人同时感觉精神一震。

    是脸!

    这些怪物的弱点是脸!

    屠夫一击成功试探出木脸藤蔓人的弱点!

    灵月云赶紧带着铃铛和虎鹤兄弟以驱魔弓击杀,虽然木脸怪的脸十分坚固,但是也抵挡不住去驱魔弓,一道有一道能量箭呼啸而过。

    一箭一个。

    不拖泥带水。

    木脸怪眼见就快要全部倒下去了。

    众人以为局势有所缓解,正准备趁机发起反攻,一举彻底消灭这些怪物时。数几道异常凶戾的藤鞭,从背后狠狠抽打在铃铛身上。

    一击之威。

    可裂磐石。

    铃铛皮甲顿时破开一道大口子,哪怕以猎魔师的体质,也一下子受伤不轻。其他人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又一条藤蔓缠住铃铛的脚,让铃铛一下失去平衡,她还没有来得及甩倒,就被拽到了后面去。

    “不好了!”

    “我们的后面也有这种怪物!”

    众人集中精神对付木脸藤蔓怪的时候,树神侍的召唤范围已经开始变大,好几十个木脸怪从背后诞生,从而与前面一百多个藤蔓怪形成了夹击之势。

    铃铛因为是治疗人员。

    她本被习惯性保护在队伍最后面的,结果反倒是被木脸怪给偷袭得逞了。当场木脸怪放出的藤蔓缠住,惊叫着被拖着拽进木脸怪中间。

    木脸怪直接围了上去。

    众人只能听见一阵尖叫。

    灵月云勃然大怒,一百多片金属花瓣,全部纷纷扬扬落下,漂浮四周,互相组合,最终变成一种锥形的金属花。

    “放开铃铛!”

    灵月云操纵锥形花精准射进一个木脸怪的脸部,金属花的穿透力虽然强,但是本来不足以杀死木脸怪,可每一朵金属花在打进去以后,立刻就从里面向外面产生了爆炸。

    无数金属花瓣喷涌而出。

    木脸怪的整个头部当场给撕碎了。

    六七个木脸怪倒在地上,全身散架,不再动弹。

    大家已经可以看见铃铛了,她倒在地上全身血肉模糊,正努力着想要从里面逃出来,这时一个木脸怪抡起双臂就锤在铃铛背上,铃铛重重倒下,这次七窍流血,当场失去意识,也不晓得是死是活。

    虎鹤兄弟也彻底怒了。

    铃铛是一个好脾气,非但乖巧腼腆,而且听话懂事,为人低调谦虚,因此平时与大家关系都很好,现在这样一个美丽而又亲和的同伴,竟然血肉模糊生死不知倒在眼前,哪怕稍微心中有一点热血的人都会怒不可遏。

    焚婉已经死了。

    那位天子横溢的女猎魔师平时一颦一笑都已经永远定格。

    难道还要牺牲铃铛吗?不!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这悲剧不能再重演了!

    灵月云能操纵的金属花瓣数量有限,当顺利解决掉一批木脸怪以后,她不及凝聚更多的金属花瓣,阴罗挥手抛出一片寒星,飞刀化成雨点,瞬间碎开好几个木脸,只是依然是不够的。

    铃铛的命危在旦夕!

    这是两道年轻人影急速冲出去。

    灵月云急忙喊道:“别去!危险!”

    南虎南鹤两兄弟平时不敢违背队长的命令,此时此刻却充耳不闻,选择继续向前,两个人互相对视一眼,从彼此眼睛里看出坚定。

    他们两人实力并不太强,这样冲进一群木脸怪中间,简直与找死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此时此刻他们已经顾不得这些了。

    如果连伙伴陷进险境都救不了。

    那还做什么猎魔师?

    铃铛要是就这样死在眼前,他们两人将留下一辈子的愧疚!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东西是比命更重要的,他们宁可死在拯救同伴的过程中,也不想躲在背后苟且偷生!

    每个猎魔师都有自己的骄傲。

    哪怕是像他们这样的新人!

    “哥,用那个吧!”

    两人同时拿出一块神器,乍看好像是半块玉佩,两个人要是加起来,正好就是一块完整的玉佩。此玉遍体雕刻着复杂符文,若云鹰在这里肯定能感觉到,这是一件蕴含着强大能力的神器。

    两人从猎魔师学院毕业以后得到这件传家宝。

    从始至终从来就没有使用过。

    这件传家宝不仅仅是一件强大神器,更是一件非常特殊的组合神器,它想要成功的发动,非但需要足够的精神,更需要两个人彼此绝对信任,同时意志、精神、信念完全统一。

    南虎兄弟从小就是一起长大的亲兄弟,可就算是如此也很难达到这种灵肉的高度统一,惟独在现在这种关头,他们或许才可以心无旁骛。

    木脸怪迎面就向两人冲过来。

    这一次不成功便成仁了。

    两个人同时激发了神器。

    这半块玉石里散发出灰蒙蒙的能量,当能量传递到身体上时,两人的身体也开始迅速雾化起来,两个人的身体神奇的消失,犹如两股烟雾互相吸引汇集到一起。

    双头,六臂,三米高,全身半虚无化,犹如天神下凡。

    灵月云当然知道两人带着一种奇特的融合神器,只是这类神器使用难度极高,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会在这个时候用出来。

    两人通过发动神器,从而暂时性转化成某种量子态,两股量子态相互融合以后,最终就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不仅身体融合,更是力量、精神、体力,各方面的同时结合,也绝对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

    两个人精神完美融合以后。

    他们能爆发出平时四倍的力量!

    哪怕是灵月云也不一定能对付这个量子巨人了。

    两兄弟双头六臂,瞬间撕碎几个木脸怪,一拳头打在铃铛面前一个木脸怪身上,恐怖的能量直接将其木脸碾成焦灰,他们拖着重伤的铃铛就开始后退,木脸怪同级不停地打在他们身上。

    没有什么用。

    两人并非正常的血肉之躯。

    灵月云和阴罗的攻击已经到来了。

    这些木脸怪数量不多,两轮攻击之下,全部被消灭。

    只是背后的木脸怪被消灭,前面木脸怪数量依然很多,屠夫一个人拿着链锤在前面抵挡,连续砸碎十几个,但是也负伤好几十处,他真不愧是出了名的悍勇,竟然以一己之力挡住木脸怪前进。

    阴罗脸色一变:“已经来不及了!”

    从通道里大量密密麻麻植物,犹如洪水又犹如千万条毒蛇,正在迅速的倾泻蔓延过来,这些木脸怪动作迟缓不足为虑,只要给他们足够时间倒也能消灭。

    可最可怕的树神侍就快要杀到眼前来了。

    “我可以抵挡一阵子!”屠夫浑身都是血,他却毫无感觉般,挥舞链锤砸碎一个木脸怪,“你们快去布置,快点!”

    灵月云难以置信:“屠夫,你这是……”

    “不要浪费时间了!”屠夫怒吼道:“你们不能都死在这里,那些年轻人是神域新一代,你们也是比我更优秀的猎魔师,神域还需要你们!”

    众人都沉默了。

    这个凶悍果决又残忍的屠夫,有一天也会掩护别人而甘愿献出自己的生命吗?

    这些人里面甚至有一个,曾经将他千刀万剐施以各种残忍折磨,让他变成人不人鬼不鬼摸样的仇人。

    屠夫咆哮道:“快!”

    阴罗森森一笑,“你倒也是个男人,既然如此的话,我们之恩怨,下辈子在了。”

    他率先开始后退。

    灵月云见状如此,她没有更好办法,她必须为自己的队员生命负责,因此只能开始后退。

    屠夫一个人剩下来。

    虽然已经伤痕累累,但是看起来意气风发,犹如一个高傲的战士,终于迎来人生最伟大的战斗。

    以神域伟大的精神起誓。

    神之战士决不屈服!

    进攻!进攻!

    为远征军!为了神!前进!天云永存!

    屠夫在狂热的精神之下,他开始对木脸怪发起殊死猛攻,这一瞬间他仿佛爆发出远胜平时数倍的力量,一锤子扫出去整整轰碎一片木脸怪,哪怕是高阶猎魔师的力量不过如此。

    他陷进前所未有的疯狂。

    他的眼光是反而变得深邃而震惊,犹如在无数个日日夜夜面朝圣殿祈祷。

    他看着一个又一个木脸怪物,正在自己的战锤之下粉碎,他感觉到此时此刻力量好像无穷无尽的涌出来。他几乎以一己之力清空整个通道,现在每前进一步,就是堪称奇迹的表现。

    木脸藤蔓怪越来越少。

    屠夫的心在澎湃,神之战士的灵魂在苏醒,残酷战斗激发了潜力,让他感到一种兴奋,一种战斗的兴奋与快感,他达到以前从来没有打到过的高度,原来信仰真的可以化作力量!

    他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非但没有一丁点惧意,反而有种强烈的期待与渴望!

    无数藤蔓蜂拥而至。

    终于一个高大身影出现在中间,犹如踩着绿色浪潮前进的魔神。

    真是一个无比丑陋而恐怖的家伙!

    从头到脚最起码有十几二十个头颅,整个身体好像是用几十个残尸碎块以拙劣的裁缝技术缝合起来的,它的身上却散发出无比强大的气息,这股力量几乎是不可战胜的。

    前进!

    前进!

    神山永存!

    天云永存!

    远征军必胜!

    屠夫毫不犹豫发起最后的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