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四十章 来了一个能打的

《陨神记》 第四十章 来了一个能打的

    纱木旻还是纱木旻。

    清纯美丽,楚楚动人,犹如林中精灵。

    她的衣服都没有任何变化,正是树谷风格的绿色衣裳。

    可老酒鬼与纱木旻相处时间比云鹰更就,而老酒鬼这样的阅历与眼光更是远胜云鹰,云鹰都能轻而易举发现的变化,难道老酒鬼会发现不了?

    哪怕外貌一模一样,但是给人感觉无比陌生。

    纱木旻眼里没有任何情感,特别是眼睛,高高在上,充满威严,所投向这些人的目光,犹如一头翱翔九天的蛟龙,正俯视着地上爬行的蝼蚁。

    这怎么可能是多愁善感的纱木旻?

    绿晶栖龙王挣扎着爬起来,虽然受到老酒鬼两次重击,但是神兽体质并非普通生命,所以并没有遭遇到致命损伤。

    老酒鬼立刻眯着眼睛警觉起来。

    这头水晶栖龙没有报复或反击,反而对老酒鬼不管不顾,非常敬畏垂下头,硕大身体缓缓匍匐着,犹如一头温顺的宠物狗。

    这是一头能媲美圣殿守护兽白玉龙狮的超级神兽,只是在纱木旻这个年仅十七岁看起来清纯可爱的女孩面前,竟然表现出如此温顺而又敬畏的态度,这让人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研究。

    纱木旻手掌绽放出淡淡的绿色光辉。

    栖龙被轻轻抚摸时,其体表裂痕迅速修复。

    纱木旻垂下手臂,双眼流露出怒意,“这是你干的?”

    老酒鬼被凝视的一瞬间,哪怕是他这样的人物,竟然也感觉到铺天盖地的压力席卷而来,周围空气仿佛凝固一样,不过老酒鬼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虽然明知道对面的人深不可测,但是还是插科打诨说:“小丫头片子,你这是干什么?你不是还想雇我来保护树谷么,我仔细的想了想,倒也不是不能考虑。”

    纱木旻眼里流露出杀机:“滚!”

    这一个字声音不算大。

    整个神墓都摇晃。

    整个地面岩壁包括头顶,突然间全都出现裂痕,无数翠绿的藤蔓钻进来,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所有人都被装进深海箱子,而这个时候箱子突然间出现裂痕,结果导致水流倾斜而入。

    “住手!老酒鬼是自己人!”

    云鹰直接拦在纱木旻面前。

    纱木旻面若寒霜,充满冷酷的威严,她是高高再上的神,这些家伙闯进树谷闯进神墓,是对她最大的冒犯。

    神是不容侵犯的!

    所以都得死!

    至于什么自己人?这些凡人也配么!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些人可能会猜到纱木旻的牧神身份,他们绝不可以活着离开这里!

    她就准备动手将这些凡人全部灭口的时候,突然从灵魂或者精神深处,有一个意志在蠢蠢欲动,让她爆发的精神力突然出现絮乱,从而一下子停滞了所有动作。

    这个身体主人的意志没有消失?

    牧神夺舍身躯时,纱木旻意识并没有完全消散,因此在精神里面保留下来。只是牧神的意识太过强大,所以已经将其完全压制住了,可是多多少少会带来影响。

    牧神对几个人兴起杀意的时候。

    纱木旻意识就会下意识的出来阻拦。

    虽然纱木旻不可能是牧神牧灵的对手,但是多多少少会造成一些阻碍,老酒鬼是风景呀:“这丫头片子中了什么邪?!”

    “少废话!”云鹰赶紧瞪他一眼说:“快走啊!”

    纱木旻躯壳里拥有牧神强大的精神力,她作为一个神,更是地位超然的主神,自然是远远超越凡人的存在,除非是神魔大战时期的传奇猎魔师那种级别的存在,否则就算是猎魔大师,纱木旻也不放在眼里。

    她根本不需要招揽什么手下。

    老酒鬼在她眼里算个屁!

    老酒鬼意识到事情有点严重,立刻纵身一跃,犹如苍蝇掠地,他抓起不能动的紫菱,以最快的速度从洞窟里逃出去。

    灵月云小队似乎也结束战斗。

    老酒鬼撤过来的时候,他们都遍体鳞伤的倒在地上,金白已经精疲力竭,阴罗早就沉睡了。

    树神侍没有任何智慧。

    当在迷宫般通道里不断游走被十几次切割以后,终于无法反复复活,最终力量耗尽,现在变成满地碎块,碎块依然没有死去,犹如搏动的器官,仍然在抖动个不停。

    屠夫已经死了。

    其他人还剩半口气。

    老酒鬼没有说情况,他直接让所有人撤离。

    众人都不明所以,不过见老酒鬼如此,只好强拖着身体撤走了。

    云鹰跟蓝留在纱木旻面前,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有一种直觉,牧神是不会杀云鹰的,因为牧神会出现在这里,似乎是与一个古老约定有关系,哪怕是因为这个原因,牧神也不会轻易杀他。

    至于蓝?

    小丫头始从始至终看到整个过程。

    可是牧神的骄傲,让她不屑对小女孩下手。

    当牧神纱木旻成功把意志给压制回去的时候,她看向云鹰的目光充满怒火,只是随随便便一抬手,云鹰就感觉到有某种力量,当场将其掐到半空。

    纱木旻眼睛像灯泡般在放光,一股蓬勃的力量仿佛要从身体里透出来:“你以为我真的不会杀你?”

    云鹰感觉到强烈窒息:“那你就动手吧!”

    纱木旻眸子里光芒越来越强烈,一股强烈杀机在身体里涌动,犹如翻滚的巨浪持续好一阵子,最终被她强行给压下去:“我就看在无寂面子上,留你这一条小命。”

    无寂是谁?

    前任魔王么!

    纱木旻走进通道,笛子轻轻一吹,阴罗布满空间丝线,这一刹那脆弱的仿佛是蚕丝,全部一根根在笛音的震动中断裂,满地碎块好像听到号令的小兵,全部兴奋的互相拼组融合,最终又重新变成一个人形的存在。

    它看起来依然非常丑陋,不过比最初样子完整了很多,现在看起来不像是一个拼凑起来的怪物,而是一个三米多高,全身青绿色的超级变异人。

    树神侍正式成形了。

    这个小巨人走过来,犹如一座铁塔,又好像忠臣侍卫,正一丝不苟守护纱木旻左右,正如同流离风操控不死黑煞一样。

    这回不好办了。

    纱木旻本来就是怪物一般的存在,现在又将两个货真价实的怪物收为己用,如此树谷将成为一支一场强大的势力,未来树谷任何选择或战队,恐怕都有足够的实力改写格局。

    “冒犯树谷者,死!”

    纱木旻低喝一句,目光锐利无比,如磨好的尖刀,让人感觉到一股莫大危险气息。

    水晶栖龙感觉到主人身上躁动的杀意,立刻拍打着双翼向神墓外面而去,他们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所过之处草木纷纷让路,最终出现一个巨大的通道。

    嗷嗷!

    水晶栖龙是从树谷神树树中飞出来的!

    当阳光洒落下来,纱木旻威严的目光中透出一种对自由的满足。

    为了这样的自由付出封印千年的代价也是值得的,但是绝不能让神山那帮家伙知道她的存在,所以所有闯进树谷可能知情的人都要灭口。

    森林上空,数以百计的栖龙不断盘旋,他们正在疯狂袭击侵入者,这批侵入者的结构非常复杂,其中既有神域里面的猎魔师,也有来自荒野里面的战士,更有一股人身上散发着阴暗邪恶的力量。

    封印了千年。

    世界变了么?

    水晶栖龙发出长啸。

    栖龙收到命令,统统相互退开,为伟大的王,让出一条路来。

    纱木旻站在威风凛凛的绿晶龙王背上强势登场,这样华丽方式以及强大的气息,现场这些人就算想忽视都难。这一时间,审判者联盟,神域远征军,莽夫团团体,三方势力全都注意到纱木旻。

    “是她!”

    “怎么会是她?”

    惜云银月和流离风等人都露出不敢置信之色。

    纱木旻以高高再上威严目光扫视着这群人:“牧神的尊严不容亵渎,你们既然闯进了这里,那么就去死吧!”

    森林眨眼间活过来一样。

    无数藤蔓和树根浪潮般涌动。

    人群顿时响起连连的惨叫声。

    纱木旻发动攻击进行无差别打击。

    栖龙群重新展开攻势,它们与刚刚一团散沙的战斗方式不同,此时此刻就像是训练有素的士兵,全部排列着整齐阵型以有条不紊方式发起进攻,因此打得这批人手忙脚乱。

    太突然了。

    这个强大的女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纱木旻纯粹是无差别攻击,无论他们属于什么阵营,既然出现在了她的地盘里,那就是她的敌人。

    牧神眼里容不下敌人。

    所以统统都要死!

    赤龙眼看着自己部下死伤惨重,哪里还能撑得住气,燃天旗一抖,火光四溅,全力出手:“让我来会会你!”

    火龙刚刚成形。

    笛音袭来。

    火龙碎开。

    赤龙大惊。

    纱木旻挥舞笛子,隔着上百米一刺,轻描淡写,十分随意。赤龙顿时感觉恐怖的力量袭来,他慌忙举起燃天旗抵挡,结果被一招逼退上百米,从七窍中都流出血来,他显然伤的不轻。

    赤龙修为是这里面最高的。

    哪怕赤龙都一个照面被打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恐怕有着难以置信的实力。让人无法理解的是,这个女人看起来也太年轻了!哪怕是天云城最顶尖的天才们,恐怕也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实力吧!

    惜云银月看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满腹疑惑。

    这个人不就是以前跟在云鹰身边的纱木旻吗?

    纱木旻拥有与生俱来的特殊潜力,可应该不至于强大到能一击逼退赤龙的地步,这个人到底经历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都变成这样子,想必树谷发生了剧变。

    银月连忙一跃而起站在纱木旻面前:“云鹰呢?!”

    纱木旻哪里知道云鹰是谁,她根本就没有问云鹰名字,当见到一身白衣胜雪、风华绝代的银月,特别是感受到天圣神衣的气息时,她的心情顿时变得极其糟糕甚至愤怒。

    正所谓睹物思人,这件强大的神器,自然是从千年前流传下来的,流让其想起什么让她讨厌的东西来。

    “死了!”

    纱木旻直接回一句。

    银月冷若冰山的脸,骤然间出现变化:“什么?不可能!”

    北辰曦等人在听到这句话时,他们也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旋即北辰曦脸顿时涨红了,她大声地怒喝道:“是你杀死了他?!”

    “你们问这么多干什么?”纱木旻冷笑着说:“今天一个都别想走,你们全都要死!”

    栖龙王嘴里吐出一团绿色火焰直接向惜云银月而去。

    惜云银月本就不是怯战之辈,现在对方都主动出手了,她又怎么可能会乖乖站着挨打?更何况她现在一肚子火,因此毫不犹豫一剑劈过去。

    冬归雪、北辰曦、影擎苍,三个人同时飞身而起。

    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强大,虽然不晓得什么来历,但是如果不联手,光凭他们中任何一个都毫无衡算。

    纱木旻以长笛为剑,瞬间劈出一道光芒,一道光芒变成六道,六道又变成三十六道,几个人都被数道剑光击中,同时留下一大片血雾,从半空中陨落下去。

    其中银月一个人承受大部分攻击。

    天圣神衣最大的用途是辅助,虽然也具备防御力,但是无法抵消这样的攻击,这个家伙太强了,而且出手速度太快,银月自从四年前与苍冥一战以后,她再没有遇到过让她毫无还手之力的对手。

    又是一个回合!

    绿衣女子一个回合打败神域四大天才!

    人类到底是怎么了?这么多年过去了,难道越来越弱了么!

    当年十大传奇猎魔师的传承,如今的人类又得到了几分水平?这种对手实在是太没有意思了!

    纱木旻就要准备大开杀戒了。

    突然,从远处传来轰隆的巨响,那声音听起来好像一道闷雷,哪怕相隔很远距离,人们都能有一种万马奔腾的气势,更能感觉到一阵强大无比的力量,犹如天神降临般来到这里,正在急速的赶过来,他的速度很快,这阵闷雷般的声音,其实就是高速移动产生的。

    什么人?竟然能造成如此声势!

    纱木旻眼睛微微眯起来:“终于来了一个能打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