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陨神记 > > 第四十二章 男人的选择

《陨神记》 第四十二章 男人的选择

    疯狗顶在前面砍杀多少老鼠已经数不清,整个人就像血肉池里捞出来一样,粘稠的鲜血碎肉铺满全身,分不清楚哪是他的,哪些是巨鼠的了一

    这些恐怖的变异生物个体战斗力比不上腐狼,但是论嗜血和疯狂的程度,竟比腐狼有过之而无不及

    狡狐拍拍云鹰肩膀并对身边人喊“帮忙!”

    疯狗战力再强,也快到强弩之末,巨鼠血液不仅仅有毒性,同时还很容易造成感染,疯狗现在满身都是伤口和鼠血,他的状态已经非常不妙

    疯狗一旦没顶住

    雇佣兵就危险了!

    云鹰端起猎枪就跟着佣兵冲上来,他仿佛把满腔愤怒都通过钢珠散弹宣泄出去,瞬间击倒数只企图伺机扑来的暴鼠

    这时

    鼠群内部突变

    数只绿毛酸液鼠,数只红毛爆炸鼠鬼鬼祟祟的钻出来,这些危险的特异变种体一旦接近山洞,那么就很有可能对雇佣兵造成巨大伤亡

    它们是近战者克星,绝不能让它们靠近疯狗!

    狡狐子弹一颗不浪费,全精确射进特异变种体巨鼠体内,他始终把威胁阻挡在安全线以外,周围战斗也愈激烈起来,血肉横飞,血肉横飞,满地鼠尸都快堆积成小山,腥臭鲜血流淌成小河!

    最起码六七十只巨鼠被干掉

    一场罕见而且惨烈的荒野厮杀!

    雇佣兵多数负伤,战斗力直线减弱,狡狐弹药也已经所剩不多了,可战斗过程不断有巨鼠补充进来,巨鼠总数量看起来始终没有减少过!

    鼠群规模庞大像是一大片黑色海洋

    佣兵苦苦殊死抵抗,是波涛汹涌海浪挣扎一叶孤舟

    狡狐两把改装手枪疯狂喷射怒焰,对凶悍无匹的暴鼠而言,没有太大威慑作用,这些畜生依然前赴后继的涌来,现在狡狐只剩最后一个弹夹,疯狗受创过十五处,哪怕是作为强大进化者,他也已经快要抵挡不住了

    云鹰早就丢掉猎枪,两手挥舞三棱钢管继续战斗

    暴鼠被干掉数量达到**十多只了

    雇佣兵渐渐开始出现伤亡

    “啊!”

    一个前线雇佣兵被几只巨鼠咬着拖出洞穴

    狡狐连忙开枪打死巨鼠,其他人来不及去救援,更多巨鼠就扑过来咬住了他,大腿啃的血肉模糊,几乎只剩下骨头了

    他想考双手拼命想要爬回来,却被巨鼠不断向后拖去,十指在地上刮出十条深深长痕

    最终淹没进无穷无尽的黑色海洋之

    “可恶啊!”

    雇佣兵愤怒之下,更疯狂反击杀戮

    这战斗眼看着变成一场两败俱伤的血拼

    不过鼠群数量足以死死压制雇佣兵,若是继续按照这种状况下去,恐怕攻破仅仅是时间的问题

    不过就在这时

    人们没想到事情生了

    从鼠群央出一阵刺耳尖啸,极具穿透力,清晰传到每个人耳朵里,其带一种威严的感觉暴鼠像得到王者的号令一样,全部停止继续攻击倒退几十米

    鼠群分开

    一只与众不同的巨鼠走出来

    它的毛皮是白色的,光滑得犹如绸缎一般,既能四肢并用爬行,也能站立着行走,普通巨鼠三倍体型,几乎跟人类差不多了

    双方相隔一段距离

    银色巨鼠直直的站起来,一双乌黑眼睛扫视过来,每一个人都能非常清晰感受到眼神里蕴含的东西,是智慧,冷酷,残忍、阴森……

    这不是一只野兽的该有的眼睛!

    更不是一只野兽该有的样子!

    这个生物从头到脚、眼睛、耳朵、鼻子,嘴巴,拥有钢刀一样锋利的利爪,鼠类特征都被保留下来,从目光、从神态,从举止来看,却完全像是一个人!

    鼠王!

    这就是鼠王?

    哪怕经常出没荒野有足够见识阅历的雇佣兵,当面对眼前这个生物的时候,他们依然有一种自内心深处渗进骨子里的悚然

    鼠王面对伤痕累累、筋疲力竭的雇佣兵震惊,尖嘴微微咧起做出一个表情……一个嘲笑的表情

    这到底是不是在笑?

    也许是,也许不是,也许鼠王不知这个表情含义,只是由情绪牵引皮肉自然组合形成,却正好达到这样诡异的效果

    震撼!

    惊悚!

    恐惧!

    无法相信!

    这一幕足以让人永生难忘!

    云鹰曾经见过无数恐怖画面,从来没有一个能与这个笑容媲美

    雇佣兵彻底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这么惨,这次雇主感兴趣变异鼠王——赫然是一个有智慧的鼠人!

    虽然说现陷阱和埋伏,雇佣兵就大概想象到了可能性,可是当真正出现在眼前时,无论是云鹰这样的小菜鸟,还是狡狐疯狗这样的老鸟,都难以相信和接受眼前的事实!

    这换谁能接受?

    这个世界看来是真的疯了!

    否则怎么连一只老鼠进化出了智慧!

    狡狐更是追悔莫及,若知道鼠王如此怪物,恐怕再借一个胆子给他,也不敢接这个任务啊,这颠覆人们的认知,更完全出人们的想象

    鼠王指挥暴鼠军团暂缓进攻

    因为伤亡太多了,人类比想象强

    虽说鼠群继续围攻,足以将他们淹没撕碎,但恐怕也会付出巨大的代价,因此鼠王想用其他办法来对付这些家伙

    雇佣兵被鼠王阴险残忍打量,这目光犹如是看待砧板上的鱼肉,心里有一种很荒唐也很不祥的感觉

    “砰!”

    毫无预兆!

    狡狐抬手一枪

    暴鼠是鼠王控制,只要将鼠王鼠王射杀,暴鼠失去指挥肯定会混乱,雇佣兵们还有一线逃脱生机

    开枪瞬间

    鼠王幻影般腾挪开来

    一只巨鼠替代它,脑袋被轰得稀烂,其他巨鼠受到刺激,立刻又躁动起来,好像想重新起围攻

    鼠王顺势扑上去把两个不听话的暴鼠当场被撕碎,鼠王对着其他巨鼠不停尖啸和警告,让本来躁动的鼠群又重新恢复了平静

    从鼠王吼声和尖啸来分辨,它最起码能出十几种不同音和音节,这几乎具备组成语言的条件了!

    字和语言是明的火种和源头!

    也就是说,如果真的有足够数量和足够时间,这些生物完全能进化和繁衍出全新智慧种族,那种场面光想想就觉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鼠王的警惕心太高,他观察雇佣兵很久,非常明白雇佣兵能力,狡狐肯定是射不的,如果连狡狐都射不,其他雇佣兵更是想都别想

    云鹰望着密密麻麻暴鼠

    心只剩一片绝望!

    没希望了!

    现在疯狗伤势严重而且精疲力竭,狡狐没剩几颗子弹可以用了鼠群在鼠王控制之下围而不攻,只要把雇佣兵困三天两夜,没有水和补给的佣兵就不攻自破!

    鼠王指挥巨鼠,分成两群散开

    几百只暴鼠左右围住洞口周围,不过却在央空出一大片场地

    雇佣兵一个个面面相觑,什么意思?想诱佣兵突围?雇佣兵又不是瞎!

    这时鼠王垂下身体,四肢落地,快上前,姿态像一只猫,机敏而又警惕,狡狐几次想要动手,不过手腕微微一动,鼠王跟着微微一动,他根本没有把握射杀鼠王!

    “这个怪物单独过来了!”云鹰见此立刻说“好机会,我们冲出去杀了它!”

    鼠王这么容易杀就好了!

    谁不知道是不是一个圈套?

    狡狐摇摇头说“不要冲动,先看看它想干什么!”

    当鼠王距离足够近之后,它又用两腿站起直立,不过接下来所做出举动,让现场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鼠王抬起手臂伸出一根手指

    它指着雇佣兵里面的一个人

    几声尖啸声,回响在耳朵里,如针刺般尖锐,从散出浓浓的挑衅意味!

    它想和雇佣兵单挑?

    鼠王选的是雇佣兵库克

    现在库克状态还是不错的,最起码不想疯狗一样伤痕累累,再加上他狗熊般的体型,所以站在雇佣兵里很醒目

    “该死的老鼠!”库克经过短暂的失神之后,他受到莫大耻辱一样破口大骂起来,“草,单挑就单挑!你以为老子会怕你!”

    “不要冒险!”狡狐阻拦库克说“这个家伙实力不明!”

    库克目光清明看狡狐一眼“老大,这是唯一的机会!”

    狡狐依然不同意“不行,太危险了!”

    库克争辩道“我们必须近距离接触才有机会杀掉它,周围这些老鼠都听这个头目号召,因此只要干掉这个家伙就还有逃一线生机!”

    说有道理

    雇佣兵强行突围没有任何生还希望,唯一机会就是借机把鼠王给灭掉,但是这其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库克真的是鼠王对手吗?

    疯狗坐在旁边喘着粗气“你有没有想过,你就算能解决它,你也回不来了!”

    周围都是巨鼠

    一个人出去与鼠王单挑,哪怕是真的能杀死鼠王,巨鼠失控暴乱之下,他也会被淹没在其,几乎没有任何逃回来的可能

    “哈哈哈,我当然想过”

    库克毫无畏惧笑几声,他的目光坦然而真诚,没有任何畏惧或迟疑

    “狡狐老大、疯狗老大,当年没有你们从奴隶贩子手里把我捞出来,恐怕这条命早就埋在荒野里了,这些年受了你们太多照顾,大家都是老爷们,有些话藏在心里就好,说出来也就太矫情了,让我去,别拦我!”

    雇佣兵们都沉默了

    狡狐和疯狗对视了一眼,狡狐长长叹息一声

    “你没义务为我们送死,你不能去!”云鹰站起来反对“反正今天多半也是逃不出去了,大不了一起死吧!”

    “小菜鸟,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你确实是很可靠的家伙但是你还太年轻了,不过相信终有一日,你会成为真正的男人!”

    库克高大魁梧身形与瘦弱云鹰形成鲜明对比,他拍拍云鹰肩膀,朗爽大笑几声这个粗狂的荒野男人抄起两把斧头走出去,被染血的阳光重新洒满像一件战袍,他的步伐铿锵有力,好像不是必死的决斗场,而是迈向一生最为重要的舞台

    “那时你一定会明白我的选择”